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守护者的责任 - 回五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1-19 8:28:44pm

其他·同人


“哇,简直比wifi的网速还快呢!”少年说着时,食指大动,狼吞虎咽的把饭菜一口又一口地往嘴里送。

“我们业者讲求效率,绝不能怠慢半秒。”妇人望了望吃饭的两人,内含深意地笑了笑:“怎样,好吃吗?”

“味道不错。”芷恒满意地点头,之后又吃一口饭,含着细细咀嚼。

“阿姨,您的生意冷淡,生活还过得过去吗?”少年含着饭,含糊地问。

“当然过得去,绝对过得去!”妇人凑上前,不怀好意地笑:“我来此地,只为寻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少年疑惑地问道。

“一个‘有力量’的东西。”妇人狂笑:“只要吃了那力量,我就变得强大,也不管生意的问题了,哈哈哈!”

“阿姨,您的意思是……?”少年尝试理解妇人的话。

“四号守护者,您就别再装了,让在下吃了您的力量,变得强大吧。”妇人险恶地笑了笑,并一副嗜血的模样。少年惊觉不妙,警惕而害怕地盯着妇人,往后缩了缩。妇人笑着望着两人,正盘算着如何解决。少年眼角瞄着门口,缓缓地起身,欲逃离之时,门突然“碰”的一声关上了,吓了少年一跳。少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突然觉得全身乏力,肚子绞痛不已。少年惊慌失措,痛苦地按着肚子,直冒冷汗。妇人再也不掩饰自己的身份,大笑起来,走到两人面前。

“你竟然……!”少年痛得脸部变形,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

“四号守护者啊,您就别再反抗啦。初代守护者,您怎样也想不到吧?”少年顺着妇女的视线望去,只见芷恒神色痛苦,但还是一脸镇定与严肃地瞪着妇人。少年想象了自己怕得要死的模样与芷恒的鲜明对比,真想笑出来,但却笑不出。都死到临头了,只好乖乖地闭上嘴巴了。

“你真是强者,我也为此感到佩服。”芷恒弯腰,做了副恭敬的模样,期间却微微皱眉。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只是想不到您们竟毫无警惕之心。世人所说的‘守护者是强大的’,也不过如此。”妇人嚣张地说:“您们现在就是待宰的畜牲了。看在您们属上的份儿,在下不会让你们太痛的。就只是,疼一点儿。”

说什么疼一点儿之类的废话,分明是来夺取力量的嘛!少年想揍妇人一顿,但使不上力来,结果只有干瞪眼的份。

“您们知道在下为什么会发现您们的身份吗?在下的这家村子里只是凤毛麟角的客栈哪,专为有力量的人而存在着。而且,在下一早就嗅出您们特殊的味道。初代守护者,这您也知道的吧?”妇人说道。少年望向芷恒,芷恒点头道:“据我所知,你是妖兽吧。”

“至少被您们和人类如此称呼的吧。在下族群,也就是妖兽,正如动物一样,天生有着比人类更灵敏的嗅觉。这正是妖兽的特别之处。不过,还不够。在下族群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打败人类。像您们这种特殊力量,正是在下等妖兽求之不得的。今日您们落入在下手中,这正也是天意吧?”

什么鬼天意,是你自己垂涎于我们的力量吧,不过你捉错人了啦!我没力量,我才刚刚当上守护者,连皮毛都没学会。老天,才刚当上守护者,居然就要“狗带”了,看来谁也没自己厉害了。少年心里哀号着,艰难地转过身,看芷恒是否有一死的决心时,芷恒却像个问题少女般频频发问。老天,怎么一直发问,快想办法呀!少年痛得开始失去意识,视线变得朦胧。不过芷恒与妇人的对话,却听得一清二楚。

“你可否报上名来,让我们认识认识?”

“好勒,既然您对在下如此好奇,在下不妨告诉您们吧。在下是第三十八种毒的毒兽,芸毒兽。您们中的,确实是在下的芸毒。”

“芸毒?”少年瞪大眼,妇人点头说:“在下毒兽的种类分为三百余种,芸毒兽只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即使在下不拿您们力量,您们也随着时间折磨至死,化成灰烬。到时候,您们就失去了守护者的职位啦——到时一下子空了两个位子,世界大乱的日子就不远了。到时候一定很刺激哦,哈哈~”

“死变态!世界大乱很爽吗!到时候,你说不定活不下来吧?”少年生气地大骂,却不小心弄疼了肚子,直皱眉头。

“没关系的,在下已经厌恶了这沉闷的生活。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您们就乖乖的将其力量交付于在下吧。先从初代守护者开始,或许比较好呢。‘先主菜后甜点’,是吧?”妇人上前来,阴森地笑着,抓住了芷恒的手。少年挣扎着爬起来,却已没了力气。他干脆闭上眼,打算认命……

就这样死去了吗?

连身世也找不到,就死于这家伙口中。说什么也不会甘心……或许会带着遗憾吧。就连强大的首长也救不了自己了……自己不知会变成怎样呢。届时世界大乱,自己的家人怎么办——

“你以为事情真如你想象的那样吗?”

一句话打断了少年思绪。他抬头,朦胧中见带着不怀好意笑容的芷恒——不,重点是她正反手抓住了妇人的手。妇人大吃一惊,未预想到芷恒竟会反抗。芷恒缓缓站起身来,一稍用力,妇人被踢飞至千里之外,并且撞上了柜台处。芷恒的气色好了许多,少年也稍微放下心来。她对着妇人坏笑,双手插进口袋,好像要看什么好戏的样子。

“你……怎么会……”这回轮到妇人口吃了。她一时间无法起身,只有生气与惊讶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