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2:莫要对视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8-11-19 10:06:03pm

奇幻·玄幻


夜郇唤出了长枪,将其置于两个风漩涡之间,总算暂时拦住了风漩涡。风漩涡来势汹汹,怕是长枪也撑不了多长的时间。

他双臂一提,直接把君幂扛起,风一般的速度冲出所在地。

下一秒,君幂猛然感觉酸痛感传遍全身上下,浑身的细胞都在发麻。

勉强地睁开眼,只见夜郇仿若被逼退般,再次飞跃回风漩涡之间,眼神闪过前所未有的凝重并且环视了一周。

跟上夜郇的视线,君幂总算看清了,四周均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笼罩,只要触及那股力量,浑身即如遭雷击。

那是一种阵法。

难怪颜无天由始至终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偶尔得意一笑,压根儿不怕他俩逃跑。

她倒是不解,为何颜无天身边的洪逸灵一张脸皱成了一团,紧盯着夜郇好似害怕他就此粉身碎骨。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阻拦着风漩涡前进的长枪更是缓缓曲起,似乎随时就会承受不了那力度而断成两节。

雯时,夜郇毅然收起长枪再次险险闪躲,同时手上迅速捏着君幂看不懂的手诀接着纵然屈下身躯,双手搭在地面上,脸上满是恍然大悟,似乎看破了什么破绽正。

阵外的颜无天扬起一抹惊异,双眼一眯,手中的铁扇微微一震,一道强而有力的风刃打在阵里,风漩涡被下达命令般,进击的速度更甚。

纵然夜郇再厉害,可如今正全身灌注于破阵的夜郇根本腾不开手,只好和颜无天硬碰,看看谁的速度更快。

“夜郇,小心!”

“小心背后!”

君幂和洪逸灵,几乎是同一时间喊了出来。

情急之下君幂挺身护着夜郇,而洪逸灵则曲起变形的手往阵里飞去,身上的黑色玫瑰印记上一道亮光一闪而过,随即身上爬满了暗红色的纹路。

看着就像裂痕又像符文。

她一手便轻松拦住了风漩涡,拉出阵外。离阵后的风漩涡顿时就像没了电的风扇,越渐慢下最后消失。

而这无疑给夜郇开了一个生门,夜郇抓紧机会,带着君幂逃之夭夭。

“洪逸灵,你......!”

君幂隐约听见颜无天和洪逸灵那头似乎起了小小的矛盾,然后遍体的寒冷逐渐将她的意识吞没。

夜郇,带着君幂离开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天界。一踏入天界的领域,身上的衣物一个闪动,立刻恢复了一身古装。

他低头望了怀里的君幂一眼,视线固定在逐渐灰蓝的皮肤上。

原本还停留在手臂的灰蓝已经开始往上蔓延,不间断的寒意从君幂体内流出,甚至轻触她也会落得被冻伤的下场。

见君幂紧闭着双眼,红唇却用力地抿着,俊郎的脸上不禁眉头一皱,也没打算掏出令牌抱着君幂直接越过守门兵将快步走到御仙池。

她的血液已经冻成冰霜,灰蓝色一旦蔓延全身,君幂必死无疑。

望着那毫无生气可言的面孔,那冻成紫色的唇瓣,僵硬的身躯,夜郇只看了一眼也清楚知道君幂究竟是受了多大的痛苦。

只有御仙池救得了她,所以他刻不容缓。

在旁的守卫兵将,辨清来者便是大名鼎鼎的夜郇将护,加上他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所以即使已经看出怀里的女生不是天界之人且伤势严重,也只好看在交情的份上,不多加为难。

夜郇做事一向有担当,相信待事情缓了下来自会亲自向天神禀报一切。

御仙池那头,两位仙婢正在池边打扫,一抬眸就见除了宋恒武神,对于他人都一概爱理不理的夜郇将护竟然破天荒地带着一个女人回来,而且女人一身显眼的灰蓝让她俩这新来的仙婢一时忘了反应,更忘了请安。

毕竟她俩刚来天界不久,也没什么机会见上这些阶品高的神明。

夜郇的眉头,一直到了御仙池出现在他的视线才稍微松开。他大步流星地走到池边,毅然松手将君幂扔进池里。

君幂一触及池水,立刻直线往下沉到池底,一头及肩的头发于水中散开,像烟雾般在水中飘摇着。

夜郇站在池边没有下去把君幂捞起来的打算,静静地看了好久,久得两个仙婢都忍不住上前查看。

她俩就怕一不小心闹出什么愣子来。

良久。

良久。

只见君幂缓缓地从池底浮了上来,在水面上载沉载浮,脸上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不少。

肌肤上的灰蓝色也已经褪至颈部以下。

此时夜郇才松了口气,视线不再只围绕着御仙池里的君幂打转,轻启唇瓣“你们俩是新来的仙婢吧,这姑娘我在这里守着,劳烦帮我整顿出一间客房,一个时辰后回来把这姑娘带回客房安顿。”

“是,奴婢这就去给姑娘整顿出一间客房来。”

一觉醒来,君幂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房内古风的摆设还有身边照顾自己的两个女孩也都穿着和电视剧一样的古装,让她一度以为自己还在梦境当中。

“君幂姑娘,您可算醒了。”

见君幂醒来,扎着单辫子的女孩熟练地把床边的帘子给整理好,端起一旁桌上的金盆子,领着一件小毛巾大步流星走到床边,“奴婢刚为姑娘打了一盆水,水温刚刚好,姑娘先稍作洗漱再用膳吧。”

另一个扎着双辫子的女孩则忙着把热粥端进小碗里,小心翼翼地把粥摊凉。

君幂的脑子短路了好一阵子,连忙撑起身子地环绕身处的房间。

待头昏的感觉稍微褪去,她惊觉四周诡异得很,古风的木制拨步床,古风的木制房间,古风的木制门槛还有门外那无一不被五彩缤纷云霞笼罩的景象。

特么地梦幻,还有那两个女孩身穿古装自称是奴婢的女孩。

思量间,两个女孩均已凑到了床边,张嘴就是一阵嘘寒问暖。

“君幂姑娘,粥已经凉了,赶紧喝吧,您大半日没有进食,肚子肯定憋得难受。”双辫子的女孩抬起勺子,欲把粥喂进君幂的嘴里。

“这是哪里?”

君幂并不打算就这么接受陌生人的好意,抱着被子缩到一角警惕性地问道。

没想到单辫子的女孩微微一笑,答道“这里是天界,夜郇将护将您带回来的。”

双辫子的女孩点头如小鸡啄米,接着又道“当时奴婢和姐姐还在御仙池打扫,突然夜郇将护火急火燎地走来,怀里抱着姑娘,姑娘奄奄一息,双眼以下的肌肤皆是一片灰蓝,而且在蔓延当中。奴婢一见姑娘的伤势严重,吓得不轻,夜郇将护二话不说就把姑娘给扔进池里,这才延缓了姑娘的伤势。夜郇将护在旁足足守了一个时辰,直到姑娘肌肤上的灰蓝尽退才吩咐奴婢把姑娘带回来。”

“是啊,要不是这御仙池能治百病,愈百伤,恐怕姑娘......”话说到这里,单辫子姑娘赶紧呸了一声,怪自己胡乱说话。

仔细回想,君幂确实想起了先前遇上颜无天一事,也难以想象自己就这么来到了天界。

可一想到夜郇毫不客气地将她扔进池里,她不禁脸部一抽。

就不能温柔些好好地放下去吗,好说歹说她也是个姑娘家家呀!

这才弄明白事情的开头,君幂的肚皮就开始抗议性地敲锣打鼓,引来女孩们的窃笑,催促着她赶紧把粥喝下,否则身子骨扛不住。

君幂这下也不好拒绝,便告诉女孩她自便即可。

才没喝下两口,门外响起略显沙哑的声音。

“君幂姑娘身子已无大碍。”

飘在空气中的尾音刚刚落下,就见以为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手里扶着鹤杖,跨过门槛,一步一步略显缓慢却又平稳地走进房里,脸上面色红润。

两个女孩一见老人家,立刻站起身来鞠躬“白发真者。”接着灵活地收起东西,把空间留给君幂和白发真者。

“老人家!”虽然白发真者和君幂仅仅只是一面之缘,而白发真者也换了衣服,可君幂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当时问路的老人家。

“老夫乃白发真者。姑娘的事情,老夫已略有耳闻。没想到姑娘是白魔之主。姑娘可知道黑白双魔落入人间的始末?”

对于这人魔神之间的事情君幂一直都是云里雾里的,甚至连自己为何得到白魔也弄不明白,见她摇头如波浪鼓,白发真者这才把整件事情给她娓娓道,至于盗取黑魔的目的,至今还是个谜。

白发真者还一并告诉她为何对上颜无天的眼眸子后会浑身觉得冰冷。

“姑娘呀,如今你既为白魔之主,往后注定与魔交锋。记住老夫一句话,遇魔莫要对视,魔族体内天生有种寒气,非凡人所能耐,但凡对视十秒,遍体血液结成冰。”

虽然对于白发真者的话,她有些似懂非懂可是从那慎重的的语气,她多少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也认真地点头回应。

白发真者离开前,君幂斟酌着开口问了白发真者一个问题“黑魔借墨卿云的身躯苏醒,墨卿云的灵魂是否从此灰飞烟灭。”

结果白发真者沧桑的背影先是顿了一顿,良久才开口,语气中充满着不确定“或许如此,不过世事皆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