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一:守护者的责任 - 回九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1-23 6:40:53pm

其他·同人


夹杂着少年与妇人的尖叫声,妇人一时用完力气,桌子极速压过青色光束,并向妇人飞去。妇人一阵尖叫,少年大吃一惊,这次竟盯准了妇人,开始施加术语本能。危机时刻,妇人左侧突来一阵力量,身体竟不自觉地往右飞去。少年乘机盯准柜台上的胶纸,并且让其往妇人飞去。紧接着桌子撞上了墙壁,成了个稀巴烂,冒出股股黑烟。

待黑烟消去后,芷恒赫然发现妇人手脚已被胶纸封住。若硬施加芸毒的力量,芸毒必会被胶纸反弹回去,届时中毒的便是妇人。如此一来,就能肯定……

少年是胜利者!

此刻的少年开始失去意识,眼前开始变成白色。少年原想就此睡去,但听见芷恒的极力呼唤后,少年硬是睁开眼皮,重新在模糊的视线之中看见芷恒。

“喂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芷恒轻轻摇晃少年,试图让他处于清醒状态。

“怎么听不见……母老虎的……声音?哎哟……痛死了……我的脚……废了!肚子痛死了,要生了!我……怎会生孩子?”少年不停唠叨着,便痛苦地按着肚子。少年明显感觉不到脚的知觉,这回果真慌起来了。

“叫我母老虎什么的,下次再找你算账。再忍会儿,我将启动术语。”

“解毒兽请听我指令,速速解芸毒,若有所解,告知于我。解毒兽,启动!”

“解毒兽听我指令,速速离去,此非久留之地。解毒兽,收!”

“哎,你脚伤怎样?”芷恒突然问道。

“废啦!快帮我复原啊!”少年按着脚,急得大叫。芷恒伸出手来,念了一连串术语后,少年的脚围上了一层蓝色透明保护膜。少年碰了碰保护膜,保护膜呈弹性,不过总之脚依旧没什么知觉就对了。

“胶带怪的胶带并不是灵丹妙药,恢复需一段时间。放心,时间一到保护膜自然会消失不见的。”芷恒起身,指着芸毒兽,“现在你要处理的,便是它了。”

少年点头,起身后慢慢地走向妇人。妇人看见少年,眼神充满恭敬之意。

“呃……没伤着主人吧?”

“你主人我命硬咧!如果你刚刚被制服我马上就死掉了,你岂不是要‘守寡’?”

“喂,守寡不是这样子用的。”芷恒纠正道。

“哈哈哈,对不起。”

“其实在下有话要问您……若在下的言语冒犯了您的话在下愿意接受处罚。”妇人顿了顿,说:“为何您刚才要救在下?”

“呃,有吗?我也不太注意。母老虎,真是这样的吗?”少年笑问。

“我警告你,不准叫我母老虎!”

“好啦,好啦。其实即使不是出自我的本能,我也会救你的。你再说也是一条命,不是吗?”

“可在下已经说过,这样对待敌人不好。在下深怕这对主人您……”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我就是下不了手!这题目的答案有两方人,而我就是侠骨柔肠的那方人。敌人也是一条命,为什么我们偏要至对方于死地不可?再说,我也是很大方和善良的。”

“哎,自恋果真不是盖的啊。”芷恒双手抱臂,鄙夷地说。

“哇,你可不要尽坑人。我只是把我的心底话说出来罢了!”少年冤枉地哇哇大叫道。

“主人也说得对。主人如此善良,在下甘拜下风。不过,在下正式认您为主人前,可否有一事相求?”芸毒兽问道。

“看你如此支持我的份上,说吧,什么事?”

“帮我转告一下解毒兽,我很喜欢它的仗义。我们是朋友,不过看样子是无法遇见了。只希望它能快乐。”芸毒兽感叹道。

“为什么啊,你不能亲自向它开口吗?”

“当动物认领主人时,动物会失去肉身,与主人融为一体。这是万年不变的定律。”芷恒解释道。

“初代守护者……说得真对。不愧是初代守护者。”芸毒兽一脸佩服地说。

“什么啊我不收你了!我收你,并不是让你失去自由啊!”少年大叫。

“主人,您的心意在下领了,不过……请原谅在下不遵守您的指令。在下已经看了大千世界,已经腻了……再说,自从解毒兽走后,在下的生活已经没有意义。若能帮主人,那是在下最大的荣幸。主人请收我吧……在下没关系的。”芸毒兽说。

“若有动物的命运就是如此……不是回归尘土,就是与主人融为一体。融为一体或许是芸毒兽最好的选择,你或许已经帮到它。”芷恒感叹道。

“……噢,好吧。再见了,芸毒兽……谢谢你。”少年别过头去,“芷恒,如何收下?”

“若你在电视剧里,绝对是破功了。”芷恒见少年一副忧伤的模样,连忙改口:“不耍你了。跟我念术语,你在尾端加一句‘启动’便是。”

“好吧。”

少年随着芷恒念术语后,少年手里发出白色光芒,照耀在芸毒兽身上。芸毒兽微笑着,本身与周围发出刺眼的光芒,使少年和芷恒闭上了眼。当他们再次睁开眼后,客栈与芸毒兽不见了,只有热闹的街上。少年和芷恒站在一家店前,刚才发生的事简直就像幻境一样。

“芸毒兽,你一定要幸福啊……”少年看着自己的手,祈求道。

“好好干,不要亏待了芸毒兽。它是你的第一个术语外能。”芷恒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说道。

“术语外能?”

“它是术语本能之外的一个后天弥补的力量。哎,时间也不多了,赶快前往守护殿吧。”芷恒笑着,往前方走去。

“欸,等下……”

“等什么?”

“刚才只吃一口饭。吃不饱吧。我要吃煎蕊。”

“噗”

芷恒倒下,差点被倒栽在土里。要是和少年斗嘴,你就铁定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