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二:前往守护殿 - 回十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1-24 8:26:46pm

其他·同人


芷恒厌恶地看着少年吃完煎蕊后,趁村长不注意时,溜出了涅槃村。

少年见自己已离开涅槃村的领地,又开始啰里啰嗦起来。

“刚才怎么见你那么紧张,你过去不是训练了好几代的守护者吗?噢,还是叫我帅,慌了?”少年说着的同时还摆着恶心的姿势,令芷恒简直想作呕。

“对,你确实‘衰’,衰得不能再衰。”芷恒如实招来,“我老实跟你说吧,训练守护者这种事我从不干涉。可是二、三和五号守护者太忙了,我不得不接下这个任务。见你和芸毒兽战斗,我真是……紧张死了。”

“他们是个怎样的人?”

“我也说不清。到时候你会遇见的。”芷恒抬头,说:“他们虽然是守护者,但他们也有恶魔的一面。当然,也有天使的一面。”

“那意思是?”少年疑惑地问。

“他们不能算是好人,也不算是坏人。他们,也有做错事的时候。虽然我们是守护者,但未成为守护者之前,我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即使有了忘记药,他们也不肯忘却先前的记忆,是吧?如果是你,你会忘记吗?”芷恒问。

“噢,我打死也不会忘记。”

“你的想法和他们一样。要是上属硬消除他们的记忆,他们生气起来,届时肯定大乱。与其如此勉强他们,为顾及大局,顺他们的意更好。若是我,我也不会消除记忆。正如你所说的,即使是悲伤的回忆,也有那份责任去承担。要是消除记忆,之后却因好奇心而探索回来,到时候不是功亏一篑,且更痛苦吗?”芷恒这么说着时,更像在说给自己听的一样。

“那你生前的记忆是存在着的?可以告诉我吗?”少年好奇地问。

“这个,关你什么事?笨蛋,先搞好自己的事先吧。”芷恒不太想道出自己的往事。

“说出也不行吗?”少年以祈求的目光望向芷恒。

“什么嘛——之后我说就是了。现在,我一点也不想提起。”芷恒别过头去,尽量不让自己改变心意。她不是很滋味儿地望向前方,脸上完全没有笑容可言。

“喂,不准食言哦。我最讨厌说话不算数的女生了。管你首长还是什么东西——我也把你当一般人看待的。”少年认真地说。

“呵呵,你脑袋到底装什么东西啊?遇见首长的礼数我都替你省掉了,别给我在这得寸进尺。”芷恒走上石桥,边威胁地说道。

“遇见首长的礼数?长怎样的?”

“一跪二拜三招呼。怎么,想试试?”芷恒挑眉道。

“噢,你当我在拜谁?”少年抱怨着,不爽地别过头去。

“知道就好。总之给我乖乖的,去见我们属上。但遇见属上的礼数这回事,可是少不了。到时如果得罪了属上,我绝不会‘保释’你的。”

“呵,我绝对会乖一点啦。啊,这些鱼儿好漂亮!”少年凑上前来,望着石桥底下悠游的七彩鱼只。少年眼里闪着兴奋光芒,伸出手来,碰碰这些鱼儿。鱼儿被少年的举动吓跑了,但还是不影响少年观赏鱼儿的心情。

“这些鱼是‘阴魂鱼’,只有z世界的死去的另一个世界才有。阴魂鱼没有躯体,只有灵魂,且长生不死,除非受到严重伤害。这鱼儿没啥用,只是作为观赏罢了。”芷恒连正眼都没瞧过鱼儿,径直地往石桥尾端走去。

“阴魂鱼很美呀!你快来看这鱼!红色的,很抢眼呢!”少年大叫道。

“不用了。没什么好看的。”芷恒边走边无趣地说道。

“明明很好看!喂,看一眼啦。就这么一眼。”少年疾步跑向芷恒,欲拉住她,她回头瞪了少年一眼后,少年吓得缩回手。她沉默地望了少年一下后,说:“与其在这里拖延时间,更不如捉紧时间去守护殿吧。那些鱼儿,没有那个权利让我们观赏。”

“这些鱼儿,不是用于观赏用途吗?我们不是该把它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吗?”少年不解地问。

“你真的很幼稚咧!那些鱼,有什么好看的?又不能解决问题,简直是浪费时间!”芷恒生气地咆哮,跺了一脚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少年慌乱起来,连忙追上。

“喂,你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不是我要说你——”少年一急,生气地指着她说:“难道你为了命令而丢失了生活乐趣吗?只为命令而存在,从不为自己而活的人,根本与傀儡无异!”

芷恒停下了脚步,脸上闪过一丝忧伤,但又纠结着该说什么。她紧盯地面,坚持不回头。她紧握双拳,不发一语。

“好啦,是我语气太重了,是女生都会被我骂哭啦。对不起啦,那些鱼都变得不好看了。”少年见情势不对,赔笑道。

“你说得没错。经过这几百年的洗涤,我已经对事物失去兴趣了。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以命令而存在着。连对一个能观赏的时候,都对其失去了热忱。”芷恒平淡地说,看不出她到底有没有哭。

“是不是活久了,世界上的东西都被你看遍了?”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呃,鱼儿还是看一下吧。”芷恒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重新踏上石桥,并没有什么感情起伏。她走到石桥前,凝视着河里的鱼只。少年觉得尴尬,只好走到芷恒身旁一起观赏着。

观赏了将近一分钟,芷恒便离开石桥。少年跟上前,询问感想。

“嘿,有什么想法?”

“没有想法。”芷恒心虚地说,干脆板着脸孔掩饰心情。她哪敢告诉少年,她这么一观赏,好像找回了以前的自己?

两人继续前行,突然看见了前方的透明桥。透明桥的上方以云朵覆盖着,看不清天空上方根本有什么。芷恒往透明桥走去,望了一眼上方后,冷淡地说:“这一上去就是守护殿了。”

“你怎么一脸不高兴似的?”少年问。

“踏入守护殿这种圣洁之地岂有嘻嘻哈哈的道理?至少认真而严肃点吧。”芷恒从口袋掏出斗篷,“是时候穿上了。穿上后快走吧。”

“好勒。”少年戴好斗篷,之后望了透明阶梯一眼,“我那么重,这阶梯不会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