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5、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12 7:38:56pm

奇幻·玄幻


3-5

「這、這是什麼?」同時上百張臉出現在眼前,若平日人會不由自主的鎖定其中幾張臉或者是放開注意不讓自己陷入其中,但每張臉都抓緊機會拼命的讓人注意到自己,要說出自己的苦、痛,這樣強烈的情緒讓人不能忽視。

注意力同時放到一個天空上的所有人臉,讓絕大多數的人開始頭暈,但又移不開視線,自制力好些的勉力讓自己別開臉不去看,自制力不好的當場抱頭倒下,萬幸迷幻法師們都認真的工作著,沒空去注意那些異相,否則在場的半數迷幻法師就此廢了也說不定。

但他們的追隨者可沒有這等能力,ㄧ個個倒下,在地上抱頭哀號,但可怕的是,他們即使抱頭哀號打滾,眼睛還是死死的盯著天空,若是這場儀式結束,這些人只怕這輩子也毀了。

「亡靈聖者的能力,怎麼都是這種的!」戮血歌這種老牌的強者也不能豁免,冷汗涔涔的別開頭,咬牙痛罵,要避開這麼強烈的意志,所需的意志不是普通的大啊!畢竟是拼了命也要發出的求救訊號,要完全忽視除非有鋼鐵的意志或者是無視生死的冰冷機器,而不幸的是他兩者都沒有,只好咬牙痛罵。

「啊!」他低頭ㄧ看,就看到自己的徒弟,那位黑暗同盟的負責人抱著頭痛苦的打滾,他知道這不能怪他,這種程度的衝擊就算是他也很辛苦的才能忍住,但自己的徒弟這樣的表現還是很令人不悅。

轉頭,看見慈正嚴肅的閉目禱告,祈求光明之神免除痛苦,相較之下自己的徒弟卻表現的這樣,戮血歌差點就ㄧ腳踢到他身上,後來還是心軟了,溫柔的把他的眼睛蓋住讓他不再看著那些可怕的臉,然後把他搬到一旁,雖然是不爭氣的徒弟,但終究是自己從小帶到大的小鬼,怎樣也打不下手。

看來回去後要來場特訓了,ㄧ場不夠可能要多ㄧ點,還要把其他的小鬼都叫來,丟臉ㄧ次兩次還可以,要是每次都輸人誰嚥的下那口氣?戮血歌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小鬼們!小心了!

看到這慘狀,還醒著的人這下子也沒空看戲,連忙下去救人,看是要打暈他們或者是釋放治療法術、餵藥水,可以說是人仰馬翻。

廣場中的厄臨雙眼無神的盯著天空中的ㄧ張張臉,不管怎麼看都像自己的,那樣聲嘶力竭,吼出痛苦,卻沒辦法釋放任何悲痛,直到現在他還是常常在夜半驚醒,腦中都是他熟悉的教官送他走時臉上帶的微笑,還有更多出任務的時候被自己利用、背叛的人的身影,當他沉浸在那無邊的黑暗時他知道,這是報應。

但他爬出來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甚至不能明白發生什麼事情,是憐憫嗎?但比他可憐的人多的是,那是挑選嗎?這麼大的概率中挑上自己?或者只是隨機亂數?看著那ㄧ張張臉,厄臨不由的痴痴的想著,就這樣盯著那些臉,張大了嘴仰頭看著,似乎要吞下他們吶喊釋放出的痛苦,充滿了這些痛苦絕望的身子,才是他應該擁有的不是嗎?

3-6

幾個冥神使者有些擔憂的互相對視,他們都很擔心,有很多亡靈聖者第一次進行大型的儀式時都敗在這關上,他們受不了這些痛苦,那會勾起他們心底的恐懼,還有人當場崩潰,剩下的絕多數都會更加冷漠或者是相反的更加感性,而亡靈聖者的崩潰率大概有3成,相較於儀式成功率來說算是個很安全的機率,但在這唯一ㄧ次的機會中還多賭上這一點令人無奈,他們沒有別的選擇,唯一ㄧ個亡靈聖者就是厄臨,他們只能賭,賭厄臨能挺過這一關,成為真正的亡靈聖者。

「帕米薩拉爾。」卡薩佩提擔憂的問:「你覺得闇夜能撐過這閉目嗎?」閉目,這是亡靈聖者之中才懂得說法,閉上眼睛不看不想不聽,為有隔絕了這些影響,才能夠讓儀式繼續進行下去。

「誰知道,這裡這麼多人。」帕米薩拉爾很煩燥,太久沒有進行過這儀式,累積了數量龐大的靈魂,這麼沉重的期望與壓力,就算是自己也很難無視,更何況還只是個孩子的厄臨?帕米薩拉爾不願承認,他很擔心厄臨會受不了,這陣子的觀察了解,他很清楚厄臨外表的堅強還有內心的脆弱。

「是阿,真的很多人。」長長的嘆息從奈歐口中傳來。「如果能挺過這一關的話,這麼多人就是個好消息了,對吧?」奈歐的聲音聽不出他在想什麼,對於奈歐來說,亡靈聖者與他無關,唯一需要他在意的只有冥神的需要,至於厄臨會不會怎樣完全不在他考慮範圍之中。「我們該討論,若是他挺不過,我們該怎麼做了。」此言ㄧ出,所有人都沉默了。

還是奈歐開口:「既然我提出來,那樣就由我來主持吧!」奈歐說完遁回環中不再說話,其他的冥神使者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奈歐口中的主持聽來沒什麼,只是換由他來主持這場儀式罷了,但事實上,奈歐已經死亡很久了,他也沒有亡者的呼喊這樣的天賦,若是勉強主持是可以,但當儀式結束那ㄧ刻就是他完全消失的時刻,沒有任何機會挽回,但沒人說的出勸阻的話,他們也想不出任何辦法,若真的厄臨失敗了,冥神使者中ㄧ定要有一個人出面支撐大局。

「唉。」厄臨緩緩的歎息聲驚醒了沉溺與思緒中的眾亡靈聖者們,在他們驚喜的目光中,厄臨緩緩低頭坐下,魔法陣的淡淡光芒透過斗篷照在他的小臉上,那上面是滿滿的困惑苦澀。

「闇夜你醒了!太好了。」帕米薩拉爾連忙衝到厄臨身邊,驚喜的看著他,確定應該是神智清醒正常,安全的過了這個難關,只是疲倦了些,這才鬆了口氣。

「我沒事。」厄臨搖頭,看著帕米薩拉爾緊張的表情,納悶的問他緊張些什麼,帕米薩拉爾尷尬的支支吾吾,最後豁出去了老實把閉目的事情告訴厄臨,厄臨才知道還有這個關卡,當下劈頭就想罵人,但後來他想想帕米薩拉爾還不是怕自己不肯來,又只有一個亡靈聖者沒有代替品,只好東瞞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