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4-1 解散的小隊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12 8:13:16pm

奇幻·玄幻


洞裡的溫度和外面正中午大太陽散發出的酷熱形成強烈對比。前方看似永無止盡的石道不時有股冷風迎面吹來,彷彿惡魔冰冷的氣息,吹得我瑟瑟發抖。

越往深處走,外頭照射進來的光線越顯不足。在前面大步流星的神武,其背影逐漸於我眼前變暗時,我問:

『有沒有什麼可以發出光亮的魔法啊?』

我知道這問題問得有點無知兼不知所謂,但我還是想問。

『有啊。』

回答倒是出乎我意料。

神武從左邊褲帶裡拿出了什麼,只見他將手上的東西輕輕往地面丟去,發出“啵”的輕柔聲響,洞窟深處也傳來輕輕柔柔的回音,隨即那東西的落地點發出刺眼光芒。

半饗,眼睛終於適應突如其來的亮光,原本黑暗神秘的洞窟瞬時變得明亮,一覽無遺。

環顧四下,發現我們正處於一道非常寬敞的石路上,左右兩邊的山壁刻滿各種魔物的圖案。

我湊前看去,圖案竟全是起始之森的魔物。

野豬、天空魚、七彩猴子、狂暴兔、大嘴鳥、草梅鹿、飛球鼠,還有一些沒見過的四腳爬行魔物、擁有細長身體和翼膜的飛行魔物,還有一隻頭上有一對卷角的人形魔物。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酷似牛的圖案應該就是纓牛了。

我把視線從山壁移開,往石路前方看去。那是一道彷彿永無止盡的隧道,再往更深處看,裡頭則被黑暗籠罩,什麼也看不見。

頓時領悟剛才那陣光只能在一定的距離空間裡發亮而已。

『剛才你丟的是什麼?』

神武理所當然地回答:『白豆子。』

『從露婆婆那裡買來的十顆奇怪的豆子?』

『嗯。』

『取名的人腦袋一定有問題,直接叫發光豆不就好了,簡單易懂。什麼白豆子,難道還有紅藍黑綠豆子不成?嘖!』我不屑地說。

『有啊。據我所知,紅豆子是以前人們打獵時讓獵物陷入昏迷用的,但後來發現人類長時間吸入紅豆子所產生的煙霾會有致命的危險,於是禁止製作和販售;而藍豆子可產生淡藍色氣體,強制讓空氣中的水分不斷增值、分解,最後在氣體範圍內降下水珠,遠看就像是只有那個特定區域在下雨的奇景。買藍豆子的主要都是農夫,可大大減輕農夫澆水的工作負擔;至於黑豆子則是冒出濃煙來發出信號,以求達到狼煙的效果;然後,沒有綠豆子這種東西。』

茫然聽著神武滔滔不絕的一長串講解,我臉上應該露出了似懂非懂的表情。

見我沒有反應,神武索性閉上嘴巴,直接轉移視線指著前面未知的暗處說:

『走吧。』

۞۞۞

不知不覺,山壁兩側的圖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排列整齊、約有拳頭般大小的密集小洞。由於排列得太整齊,乍看之下密密麻麻的洞口讓我頭皮發麻。

我有輕微的密集恐懼症啊……

只想著快速離開這裡的我,忽然注意到周圍漸漸暗了下來,立刻聯想到白豆子的效力正逐漸消失。

神武伸手進口袋裡準備拿出第二顆豆子,我阻止了他轉而從自己的背包暗袋裡拿出一顆白豆子,接著像是宣洩這幾天積累的疲勞般,準備將豆子狠狠摔在地面。

『啟人不要!』

神武不知為何突然斥聲阻止我,然而白豆子已經脫手而去。白豆子著地的瞬間迸發出強光,同時也發出足以撼動洞窟的巨大聲響。

為啥聲音會比神武丟的時候還要巨大?

劈啪劈啪劈啪……劈啪劈啪劈啪……

什麼聲音?

我和神武舉目四望,可寬敞的石道一目了然,沒有任何異樣。

聲音越來越接近,甚至依稀可聽見某種類似『咿兮』的奇怪叫聲。

霎時,大量黑色物體從密密麻麻的小洞中不斷湧出,空蕩的迴廊瞬間充斥劈啪的翅膀振動聲和黑色物體的咿兮叫聲!

兩隻黑色物體冷不防撲來我脖子張口就咬,我感受到微弱的痛楚,隨即粗暴地徒手一捉,握拳的右手有兩隻從指縫中露出醜陋頭部的魔物,我將之狠摔地面,但沒用,它們很快又再飛回來,似乎沒受到什麼傷害。

我拔出愛劍,眼角瞄了神武一眼。此刻他和我有段距離,同樣也被無數黑色物體攻擊中。

印像中,神武對這種細小但數量繁多的小魔物沒轍,他並不像我可以使出範圍技來趕走圍繞自己的魔物。

必須趕快去救他才行。

我冷靜地判斷後,使出範圍技——『旋風斬!』

我大聲喊出劍技名稱的同時,身邊也捲起一陣狂風,瞬間彈開所有接近我的黑色物體。它們沒有被旋風斬一擊奪命,由此可推測這群飛行魔物有一定的防禦值和等級。

然而魔物並沒有被旋風斬給嚇著,數量不減反增。

我在無意中做出和旋風斬一樣的準備動作,只是腰身更加下沉,使用更強大、彷彿快扭斷自己身體的力道在原地旋轉。

正常來說,旋風斬只需轉一圈便可發動,但我現在捲起暴風後依然持續旋轉。隨著旋轉速度與圈數的增加,風圈範圍逐漸擴大,緊接著遠處的黑色物體漸漸被風暴圈的異常吸力吸了過來。

『神武,躲開!』

我將力量一口氣爆發出去,風圈以驚人的速度迅速增大,黑色物體全被捲進暴風的軌跡中,視野頓時漆黑一片。

——是時候了。

『絕對風域!』

我以右腳為根基猛地停止旋轉,風圈擴大至離我足有七步之遙,所有捲入風圈中的黑色物體統統變成碎片,化成光點。

劈啪劈啪。

還剩下零星的黑色物體環繞在我們四周。我站起身準備對它們揮劍,卻發現一陣天旋地轉。

鏗!

夜行者直插地面撐住物我單膝跪下的身體,數道劃破空氣的尖銳聲音從我頭上掠過,緊接著便是破裂的清脆聲響。

『這劍技是雙面刃,會使你暫時陷入暈眩狀態,無法即時投入作戰,以後別亂用。』神武的聲音自我後腦勺上方傳來。

『數量太多了,當下只能想到這招。而且說實在的,你也沒辦法一下子解決大量的小怪吧?反正這點攻擊應該還不足以扣除我天命,當然由我幫你扛下啊。』

神武伸手將我扶起,我巡視四周一遍,確認沒有殘餘敵人後,乖乖把夜行者收入背後的劍鞘裡。在仍然有點暈眩的狀態下,如果為了耍帥而把劍拋上空中任其落入劍鞘的話,我可能真的會被自己的愛劍插死。

我沒白目到這種地步。

當討厭的暈眩感終於消退後,我才發現神武手上正緊緊捉住一隻嘗試掙脫的黑色物體。

出於好奇心,我把臉湊上前仔細研究。

它細長的身體和過大的黑色無毛翅膀顯得格格不入,身體沒有四肢,鼻子和野豬有點像,不停伸出舌信發出咿兮聲。

『這傢伙很醜耶。』真的很醜。

『這是蝙蝠蛇。雖然單體攻擊傷害不高,但它們是群聚魔物,只在陰暗的洞穴裡出現,基本上白天都在睡覺。一定是你這白痴剛才丟白豆子時發出的轟然巨響驚醒了它們。』

說完,神武放鬆力道,蝙蝠蛇從束縛中解脫,往我湊得很近的鼻子咬了一口,然後迅速往洞窟上方飛去。

『可惡!再讓我看見你,絕對把你做成串燒!』

咻!

箭矢不偏不倚射中蝙蝠蛇的腦袋,在半空化成炫幻的光點。

『放走它搞不好會招來更多的同伴。』

『你真是鬼畜耶。讓人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希望卻在下一秒殺了人家。』

『它是魔物,沒必要留手。』

神武走過去回收鐵箭時,我問:『你不喝恢復藥沒關係嗎?』

他遭到大量的蝙蝠蛇圍攻,不可能完全沒受到傷害,神武的防禦值又不像我。

『沒關係。連續幾天下來的戰鬥,藥水只剩下三瓶,要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聞言,我不假思索彎身從大腿的攜帶包中抽出僅有的五瓶恢復藥,遞給神武。

『你還剩幾瓶?』神武邊伸手過來邊好奇地看著我。

『沒了,就這五瓶。』

伸出的手驀然停在半空。

他罵道:『白痴喔?你的高防禦不是無敵的,忘記刀疤猿王一擊便送了你半張往西天去的單程票嗎?』

我硬是把藥瓶塞進他掌心,說道:『前幾天越過邊緣河時,我找到了幾株憂麝草,雖然很苦,但對我來說綽綽有餘,沒問題的。』

他定格看著我,清澈的視線彷彿可以看透我的心。我知道他的腦袋此時此刻正在推算收下藥瓶後的利與弊,所以也任由他盯著我而不加以打擾。

數秒鐘後,『好吧,反正你有危險時,我再把藥瓶丟給你也行。』說完便把恢復藥納入上衣的口袋裡。

『有你在,我很放心。』我伸出右拳,等著。

這是我們從小就開始做的事——互相碰拳。

對我們來說有類似互相鼓舞、相信對方、安心等的意義。

神武露出受不了卻又有點愉快的複雜笑容,舉起右拳往我的拳頭伸了過來。

在快要碰上的那一剎那,洞窟上方忽然刮起強風。一隻超巨型的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到我上方,然後我身上被某種條狀的東西緊緊纏繞了數圈。

當我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時,我已雙腳離地,正往洞窟上方飛去。

『啟人!』

神武大叫,並往巨型黑影連射了數支寒冰箭,但黑影拍拍翅膀便輕易地把箭矢拍落至地。

我的雙手無法動彈,只能任由好友的身影逐漸離開我的視線。

一個急上升,眼前只剩下虛無的漆黑。

『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