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三:大力洲潘衡村 - 回十八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2-03 2:40:18pm

其他·同人


“现已抵达大力洲福镇村。请想抵达此目的地的乘客下车。”

“喂,少年,开眼啦!已经抵达z世界凡间了。”耳边传来芷恒催促地声音。少年缓缓睁开眼,发现一部分的乘客已经下车了。少年忙起身,却被芷恒强力压下他的肩膀,使他一屁股坐了下来,肩膀还传来阵阵疼痛感。

“这里是福镇村,不是潘衡村啦!你刚才发什么愣?”芷恒觉得自己丢脸死了。

“咦,是福镇村呀……第一次搭火车,难免会不习惯啊!”少年反驳道。

“小弟,搭火车这种事多几次就习惯了呢。我以前也很不习惯的。”芷恒身旁地棕色外套妇女不知何时醒来了,“你是新来的吧,小弟?没见过你呢。”

“哈,连这种事也得让陌生人教训呢,胆小鬼。”芷恒插嘴道。

“就算我胆小也不由得你来教训吧!”少年红着脸大叫道。

“哈哈,看你们为这点小事斗嘴,有点像我呢。”妇女优雅地问:“不知你们此番前去有何事呢?”

“我……”少年迟疑了一会儿,说:“我找人。”

“原来如此。我本想去找晓红的,但还是算了。都过了那么久了,她该忘了我吧?”棕色外套妇女面露悲伤地说。

“等下……晓红?”少年觉得这名字挺耳熟的。

“嗯,你认识她吗?”棕色外套妇女抬头问。

“等下,该不会就是……!”少年睁大眼,激动地要说出来,但碰上芷恒那凶狠地眼神,只好更改句子:“我想问,她住哪里?”但又觉得不对,又补充道:“不,不!别误会,我们压根不认识!”这句话才是真话吧,少年想。

“晓红住潘衡村呢,和你们将去前往的村子一样。啊,我不是有意偷听的,对不起!”棕色外套妇女一脸歉意,之后又说:“我是她的叔母,由于先生常到别村公干,所以我经常到她家串门子,逐渐地感情便越来越好。她是个乖巧的孩子呢,可我没这个福气与她一起了……半年前,我因车祸去世,当我看见她哭泣的脸孔时,我的心好难受,好像裂开一样。可上天还不放过她,父母发生了争吵,还离异了,可恶——!”

正如妇人所言,蓝晓红父母确实离异,少年想。他望着妇人,听着下文。

“从此,我到先生那看他时,也顺便来探望晓红。可她不知是不是因为父母的关系,她好像忘记我了……”棕色外套妇女哽咽起来,一脸悲愤:“他们好好的离什么婚?那么小的孩子,却让她受此折磨……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安娣,我想晓红这孩子肯定记得你的。更何况这也是上天给予她的考验,这样她才能更独立坚强,不是吗?”芷恒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谢谢你,小妹。你的心意我已领了。”棕色外套妇女顿了顿,问:“不知……你们能否替我传话给晓红?”

“说吧。”芷恒说。

“帮我转告给她,叫她别伤心,我很好,而且父母的事也别太伤心了。这愿望好奢侈……你们遇到她的机率一定很小吧?不过,已经够了。我把期望寄给你们了……谢谢,对不起。”

“安娣,我们一定会遇到她的。”少年坚定地说。

“你们……也去她家附近?”棕色外套妇女猜测道。

“不是,不是!我……我!我们……!”少年“啪”一声打在座椅上,并用手支撑着起身看着棕色外套妇女,一脸激动,却接不了话。棕色外套妇女和芷恒吓了一跳,芷恒见少年将暴露自己的身份,呵呵笑着接话道:“他相信那个信念啦。对不起,他就是那么激动。”

“没关系。总之,谢谢你们了。”棕色外套妇女尴尬地笑,随即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声音,棕色外套妇女起身道:“我先走了,再见。”

“掰掰。”芷恒笑着招手,之后别过头来的却是一脸埋怨的表情。

“为什么你不让我说出,反而让她傻傻地等待?”少年生气质问。

“多想想自己吧,少年!这也是为顾及大局,说出了大家都不好过!”芷恒怒瞪,指着他鼻子骂道。

“我才不管啊!真烦咧!这样很辛苦的!”少年坐了下来,一脸赌气地样子。

“欸,你真幼稚!真令人怀疑你的心灵年龄是多少啊!”芷恒骂道,之后语气放缓下来,眼神里浑浊不清,“等待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嗯,说的也是……”少年怒火一下子被浇灭了,不过又疑惑地问:“可是,等待为什么是一种幸福?”

“那是安娣对我们的一种期望。要是她心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希望,并让自己坚强、好好地走下去,不是很好吗?等待,为何一定是痛苦地呢……”

少年顿时只听见火车擦过空气的“沙沙”声响。他的心,突然安静了。

×

“已经到了,快点下车吧。”

耳旁传来芷恒的声音。有一部分乘客已经下车,少年忙往车门口跑去。欲下车,却被芷恒拉住,还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快速前行。

“别被人发现了。三二一,跑!”

“呃发生了什么事?喂……等下!呃啊下面是空的我要掉下去了啊啊啊!”脚一扑空,两人都掉了下去。芷恒原想平衡身子,可少年死死拽着,也一同跌下去了啊!

“你这笨蛋快放开我手啊!要跌下去了!哇啊,来不及了!”芷恒惊慌失措,两人一同跌到了地上。少年背脊传来一阵疼痛,挣扎着爬起,背脊又传来剧痛!

“痛死了痛死了!欸,你是不会用术语吗?”呻吟着起身,边用手护着背后,十足像个老爷爷。芷恒气得跳起来,微微皱了下眉头,便开口大骂:“你一直死死的拉住我,我一慌,有时间念术语吗!”

“对啦,首长永远都是对的!”少年指着屋顶大叫:“火车好停不停居然停在屋顶上!等下……怎么不见其他乘客啊?”

“早就离开了啦!”芷恒像想到什么似的压低声量,“快跟我来,千万别被人发现。”

“咦?光那些乘客早就看见我们啦!”少年摸不着头脑。况且现在已接近晚上,除了亮起的街灯。这屋子看来阴森森的,杂草众生,光想着进去都觉得可怕。屋子看来没人住的,不会被发现才对?

“我不是说乘客,是凡人!”望着窗户里亮起的灯光,芷恒多少也有些许着急,“快,去那边的草丛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