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记二 : 云·迷失 - 1-开端

西瓜冰≪有关都市传说的那些事≫  - 发布于2018-12-05 4:09:33pm

其他·同人


话说回来,成为了吸血鬼……类吸血鬼,似乎对自己的生活没有影响。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随着闹铃的声音起床,随意地打理自己以后吃着面包和煎蛋,最后走路上学。虽然说一开始还是会担心自己会不会继承了吸血鬼的其他东西,但似乎只有吸血鬼的不死之躯被我继承了。

我既不害怕阳光,也不害怕大蒜……

好吧,雨音和我说过,吸血鬼不怕大蒜。相反的,身为吸血鬼的雨音好像还蛮喜欢吃大蒜的呢。

不过,我不害怕阳光这点,是我怎么想也想不透的。既然是类吸血鬼,那么应该和雪音说的一样,多少也会有点吸血鬼的弱点才对,但就现状看来,我似乎没有继承吸血鬼的弱点。

天底下真的有那么好的事?

置己于死地而后生,而只得到了好处?这对我也未免太过好了吧?

我在此向各位读者道歉,我确实是不应该乱改成语,但这个时候,用我的视角来叙述故事的话,用‘置之’应该没有那么妥当吧?因为踏入地狱大门然后掉头回来的,正是我,并非其他人。如果这一次的故事依旧是让上一曲的旁白来说的话,那么‘置之’确实是比‘置己’要适合许多,也正确许多。

说到上一记的旁白,我在他口中好像变得有点沉默帅气兼沉着啊。如果我在这一曲没有表现出那种态度、让各位读者失望了的话,我很抱歉,但这就是我。我不会因为单纯想要让人家觉得‘哇他好帅’就去改变自己的行为。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青少年自我中心吧。

不过我并不觉得羞耻。反正我年轻(总觉得这句会引起众怒)。

“成了类吸血鬼以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容易走神啊。”

雨音靠在我身旁,躲避着雨伞遮不到的阳光,小声地取笑着我。

“只是有件事情我怎么想也想不透而已”我小声地回应她的取笑。

我们之所以会小声交谈,是因为我们身旁还有另一个人。

今天,我成为了类吸血鬼的一个月以后,我、雨音以及同班同学艺龄相约出来逛街。

这件事是艺龄提出的。说是我来了这里一个多月,好像也没听我说过平时周末都在干嘛。说实在的,这种事情,我说不出口啊。刚来到这里的首两个周末我都只是窝在家里而已,看书看电视用电脑看直播……

等等。

我描述着的应该不是废物吧?

不是废物对吧?

总之,第一和第二个周末的事,并没有之后的难以启齿。毕竟,我在来到这里的第三个星期成为了类吸血鬼,然后……

接下来的每个周末我都待在雨音的家,任她鱼肉。

虽然我是类吸血鬼,就算死了也会复活,但在那些日子里,我是真的比死还要难受。雨音在这方面也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迟钝。

“你们两个窃窃私语的,说着什么啊?”

艺龄站在一旁,似乎是听到了我和雨音的对话,掩着嘴好像是在偷笑一样看着我和雨音。

“没有,什么都没说。”我回答道。

虽然艺龄算是我的新朋友里最要好的那一位(包括雨音),但她并不知道我和雨音之间所发生的事,我也没有想要告诉她的想法。不过,这并不代表我永远都不想要跟艺龄说这件事。

我只是觉得就现阶段来说,突然之间跟她提起这件事的话只会有两个结果。第一,她会把这整件事情当成是玩笑,然后觉得我脑子坏了。第二,她会相信我说的话,然后远离我和雨音。

这两件事都不是我想要的,尤其是觉得我脑子坏了的那一部分。虽然我也不想要失去这么好的朋友,但我更不想让人家觉得我脑子坏了。

“真的吗?”

艺龄并不相信我的话。

“我们能说什么啊?”雨音笑着说:“说刚才妳挑的电影有多烂吗?”

好痛。

我听到艺龄的心正在哀嚎。我感觉到艺龄的心正常淌血。

“妳是这么觉得的啊!”

艺龄先是大喊,但后来不知为何,拉下了脸,露出一副无奈至极的样子。

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这一次,我必须站在雨音那里。

艺龄,妳选的电影真的太烂啦!

我没有说出来。她的心已经开始失血了,要是听到我这么说的话,大概会直接晕眩过去。我不想要背着一个情绪崩溃的女孩子在街上走。

我们三人在一间商场里走了好一阵子,不知是碰巧还是艺龄故意带我们去电影院,所以就决定看一部电影了。但是,我们出门之前都没有提前想要要看什么电影,所以我们两个人站在柜台前面看着放映时间表发呆。还有一个人呢?艺龄她一直在旁边用手机找电影来看。

之后,她似乎找到了有趣的电影,所以我们就一起买票入场了。记得是……呃……

在此,我想要拍手,向那部电影的制作组致敬。能够做出一部烂得让人连名字都记不住的电影,你们实在是太强大了!令人不敢恭维啊!

“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啦。”雨音皱着眉头,苦苦地回想着电影剧情,然后猛地睁开双眼。

“对不起,我回想不到剧情……”

啊……我想要再次向制作组致敬。

“其实我也觉得不是很好看。”艺龄微微地举起自己的手,苦笑着,小声说道。

“觉得不好看却要我们陪妳去看是什么意思?”我和雨音同时问道。

这种‘不能只有我受苦,其他人也要和我一样受难’的反社会行为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得到的啊!虽然很多时候我都会有这种想法,但到最后,我也只是‘唉,算了啦,当成是倒霉’的想法不了了之但艺龄她完全实践了啊!

“看电影简介的时候觉得有趣嘛。”艺龄鼓着脸颊,反驳道:“认真说来,我也是受害者哦!是他人不诚实宣传的受害者哦!”

“是啦是啦。”雨音打了一个哈欠,笑着说:“休息了一下子精神气爽,接下来有要去哪里吗?”

“我反而累了,花了我很大精神去理解那乱七八糟的剧情……”

艺龄摸着自己的额头。

或许是头痛吧,因为,我也为了理解那乱七八糟的东西耗费了不少精力,也感到些许头痛。

“现在时间也不是很早了。”雨音看了手表一眼,提议道:“回家休息吧。”

这么说来,时间真的不早了。

我们三个是在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出门的,看电影的时间没记错的话是下午一点半,现在是三点四十五分……

为什么这部烂电影也能播两个小时十五分钟?

总之,三点四十五分对很多人来说虽然只是中午而已,时间还很早但对我来说,现在再不回去的话我就来不及把家务做完了。一个人独居虽然自由,但只是看上去自由而已,自己的时间还是会被一大堆琐事束缚着的。就好像是一个人穿戴名牌,他有钱,但只是看上去有钱,他还是需要努力工作来还自己的卡债。

我好像扯得有点远了。

但是我对这件事的观点就是这样。

“你们两个有要事?”艺龄疑惑地问。

“也不能说是要事,不过我家里还有些东西需要整理。”我回答。

“我的话是回去看我哥有没有需要帮忙的。”雨音说。

“诶?风萧学长不是和书琦学姐去约会吗?”艺龄问。

啊,我记得是这样没错。

雨音一开始其实不想出门的。不是家里的家务很多,也不是和我或者艺龄闹翻了,她不想出门单纯只是不想要晒太阳而已。这一点我和艺龄都很理解。原本也不想要强迫她出门的,但是早上起来以后我收到了她的信息,说今天学长出门和学姐约会去了,自己一个人在家有点闷所以想要出门。

虽然,我猜想,如果我没答应跟艺龄出门的话,雨音应该只会要我过去那里给她练习吧?

这里说的练习,是让她练习吸血。这就是为什么我先前会说是任她鱼肉。她明明是一只吸血鬼,但在这种事情上显得异常的笨拙迟钝。

是的,她虽然是吸血鬼,但一个月前的那天是她第一次吸血,所以会笨拙一点也是正常的。但都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她竟然还没办法拿捏力度,每次不是咬得太深直接咬到我的骨头就是咬得太浅伤口和擦伤没两样,连雪音都开始担心起来了。

引述她的话,就是这样吧。

‘要我打赌到底是雨音会先学会吸血还是死神会先降临的话,我会把全副身家押在死神身上。’

换句话说,就是到了雨音死去那一天她都不会学会如何吸血。问起雪音会不会介入的话,这是她的回答。

‘废话,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也就是说,在雨音学会如何吸血的这段期间,如果她还没学会自己又饿了的话雪音会介入,代表雨音会活得很久。但是如果搭配上雪音的前一句话的话,就代表就算雨音能够活个几百年她还是学不会。

这……

在某种方面上来说,也算是奇特了。

对了,刚才是什么话题来着?

“他们很快就会回家的,毕竟还得要准备我的晚餐嘛。”雨音苦笑着说。

“诶……难得妳肯出门想跟妳玩久一点也不行。”艺龄叹了口气。

艺龄和雨音的关系,听她本人说,好像是小学就认识了的。但尽管她们小学开始就是好朋友了,她们两个却从来没有在假日或者周末的时候出门逛街,艺龄也没有去过雨音的家,一次也没有。对此艺龄是觉得有点失望的,也有想过要私下打听雨音住在哪里,但最后因为不想要雨音生气所以就不打算这么做了。

“以后肯定会有机会的啦,毕竟我也不是很喜欢一整天窝在家里的,只是因为病痛才要待在家不出门。”雨音说:“想出门的话打个电话给我,得到允许的话就没问题了。”

“都从小学升上初中了,终于得到和雨音教教主一起出门游玩的许可了,令我受宠若惊啊不对,应该是感到三生有幸。”

艺龄的这一句台词实在是太过于奇特,是贬义性的奇特,是台词世界里的怪胎。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的怪胎,让艺龄能够把她此时的感觉用语言完美的说了出来。

为什么我会知道艺龄的感觉?

因为那家伙把自己的想法写在了自己脸上。虽然没有到‘怪胎’的程度,但也算是奇特至极。

“妳最近都看了什么书啊?”

雨音罕见地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最近一次看到这张脸露出这个表情,是我成为类吸血鬼的那个晚上。

呃……

所以这就是第二次了。不过,严格上来说的话这可以算是第一次。因为那个晚上露出这种表情的不是雨音,而是雪音。

“被教主用表情无情地杀害了……”

“再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我就要考虑和妳绝交了啊……”雨音担心地说。

艺龄是个书迷,是个小说迷,只要有空闲时间她多半都会拿出小说来读。不过,她读的都是什么书这我不知道。我有问过小说类型,但都只是得到她含糊的答案。

“好啦,不要这样嘛,开个小玩笑而已。”艺龄笑着说:“叫车回家吧。”

“不了,我们住在这里附近,走回去就好。”雨音说。

确实如此。

其实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我住着的地方和市中心是那么的靠近的,如果走对路抄对捷径的话只需要步行二十分钟就能抵达了。

“诶?你们住附近?”

“是啊,我走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回家,她家的话比较靠近,只需要十分钟。”

我和雨音的家相当靠近。

所以我才会周末两天都去她那里让她练习……

“诶!我这从小学陪妳上初中的朋友都不知道妳住哪里了!他!”艺龄指着我,盛气凌人的样子说:“他一个新来的竟然知道!”

雨音的脸上开始冒出问号,一个接一个、一打接一打,全部都冒了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感到疑惑。

“我以为妳知道的。”

她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出了这句话。这句让在场两人陷入混乱的话。

我才搬过来一个月多,不知道她们两人在我搬来以前到底是怎么过活的,但我很肯定的是艺龄不知道雨音的住处。不然的话,我们三个可能就不会站在这里大呼小叫了。

雨音暴走的时候缺课一天,那一天艺龄是想要到她家探望她的。奈何艺龄并不知道雨音住在哪里,所以只能打消这个念头。那个时候我很庆幸艺龄不知道雨音的住址,因为如果她知道了,还去了那里的话,我们三个人的结局肯定不同。至少不会和现在一样。

“为什么妳会觉得我知道?”艺龄板着脸问。

“因为妳是我的好朋友?我真的以为我告诉过妳的啊……”雨音回应道:“这段时间妳一直没来我家玩还以为是妳嫌弃——”

“不不不不不能去到天使的家我真的是上辈子——”

“绝交算了。”

“开玩笑的啦!”

一直到现在,我不太清楚她们两人的交流方式。

“要现在去一趟吗?”雨音笑着说道。

我真的不明白她们两人的交流方式。

上一秒说要绝交下一秒就把对方邀到自己家里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我一直以为是雨音不想要艺龄到自己家里去才没有和她说自己住哪的,实际上其实雨音还是很期待艺龄过去玩的啊。

“你要来吗?”雨音看着我问。

看来她们两个已经谈妥了。

“我就算了吧,我是真的有事做的。”我笑着回拒雨音的邀请。

家务繁忙,实在是没办法抽空。如果就这样放着家里的东西不管的话虽然不会很糟糕,但像我这种带有轻微洁癖的人,是忍受不了这点脏乱的。

“那我们在这里分开走吧。”

只能在这里分开走了吧?虽然我和她家距离相近,但其实不顺路,如果跟她们走的话或许还要花更多时间才能回到我哪里。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