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她家住在他对面 - 第十章

廖小刀≪她家住在他对面≫  - 发布于2018-12-05 4:09:23pm

都市·爱情


十、没有默契的朋友当然还是朋友

.

这天的比赛倒还算顺利,比赛结束后吴老师又带大伙儿去吃大餐,只不过这一餐是肯德基。

因为是决赛的关系,许多原来没法陪同的家长都特意抽空出来与孩子作伴,就连余嘉楠的妈妈都来了。全场十多名学生,就只有沈杺一个人的妈妈缺席了,自然免不了别人同情的目光。

“小心,你的爸妈没来吗?”其中一个高年级的学姐皱起眉头,善意地问。

她的爸爸就坐在她旁边,一面将盘中的炸鸡皮剥下来放到她的盘中。“对啊,小妹妹,你爸爸妈妈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沈杺看着那名学姐笑脸盈盈地将方才那块脆鸡皮拿起来吃掉,强忍着想吞口水的冲动,极力挤出一丝毫不介意的笑脸,说:“啊,我妈妈今天得上班呢,没法和我一起来。”

学姐拿起可乐喝了一大口,听了她的话,睁着大眼,有些不可思议。“那你爸爸呢,怎么不一起来呀?好不容易进入总决赛的,这么大的事儿,他们不会根本不放在眼里吧?”

爸爸?

沈杺恍惚了一下。她低头将一块鸡丁送入嘴里,心底莫名的苦涩。

“小兰,乱说什么呢!”学姐的爸爸见沈杺忽然沉默,还以为是被自家女儿的话刺激到,抬手敲了她的头一下,厉声训斥。

学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仰着头,不满地嘟哝:“爸你干嘛打我,我又没说错,总决赛啊,这么重要的事情,身为父母怎么可以缺席?你看你不也是来了。”

“那是因为我刚好有空,你不理解别人的家事就不要乱说话。”

“什么嘛……”

旁边的父女俩一唱一和,让沈杺很是尴尬。可她还是保持着笑脸,低头喝水,假装对眼前的一切都不在意。

不管是对那些有父母陪伴的小孩的羡慕,还是对爸爸忽然的憧憬,她统统都要假装不在意。

她的妈妈才没有不重视这场比赛,只是妈妈太忙了……对,她只是太忙了,真的没法抽空过来陪她,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沈杺狠狠地撕下一块肉,塞进嘴里大口咀嚼。原本香脆好吃的炸鸡不知何时变得干硬无味,就连咽下去也分外辛苦,在食道里缓缓下滑,疼痛的感觉自内蔓延开来,令她几乎窒息。

她连忙拿起可乐,喝下一大口,不适感这才随着她喝下去的那口可乐冲至肠胃,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内心的那股闷气,却怎么也咽不下——不是想不开,只是,在心里的闷气,究竟该滑到哪里去,沈杺不知道。

因为不知道,所以就无法解决。

“她妈妈当然不在意这场比赛了。”坐在她旁边的余嘉楠嘴里还咬着鸡肉,说话时有些含糊不清:“人家木小心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表演多的去了,要是每一个小比赛都看得这么重大,那她妈岂不是不用上班,干脆改当她的小秘书不就得了。”

“嘉楠,说什么呢!”余嘉楠的妈妈拍了下他的脑门儿,训斥道。

余嘉楠没看他妈妈一眼,继续仰着头,漫不经心地说:“物以稀为贵知道吗?上次沈杺去北京比赛那会儿,她妈不还是特意请了一整星期的假陪她去玩,明明比赛也只有三天来着。”他好像把嘴里的鸡肉吞下去了,咬字终于恢复了正常:“那时候连我妈都只请了四天的假,上天还真不公平。”

余嘉楠的话明显是在吹捧沈杺之余还不忘酸一下别人,沈杺虽然觉得酸人似乎坏了点,但内心却暖暖的,有一点莫名的感动。

那一刻,她忽然不后悔交这个朋友了。

一个除了苏敏琪之外,还会维护她的人。

尤其维护了她,还被自己的妈妈拍脑门儿。

“吃你的鸡肉,胡说八道什么!”余嘉楠的妈妈有些无奈,往他的盘子里面又塞了一块鸡丁,有些歉意的看向那对父女。

余嘉楠委屈地看了妈妈一眼,随后哼了一声又看向沈杺,“喂,小心你说话啊,这么谦虚干嘛,真不像你。”余嘉楠推了她一把,一脸坏笑。

沈杺回瞪他一眼,可仍无法掩饰内心小小的开心。“才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妈只是忙而已啦,才没有那么多闲工夫陪我参加这种比赛。”

“是啊是啊,这种比赛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代表省的才有意思。”

余嘉楠紧附和,让沈杺有些囧。其实余嘉楠说的并不是她要表达的,反而把她想表达的都扭曲了,她甚至没敢望过去看那位小学姐一眼,想也知道人家此时会是什么表情。

她伸手扯了扯余嘉楠的脸,笑,“嘉楠,你还真了解我哈。”

余嘉楠用力转头,甩掉沈杺的手,对她呲牙一笑,“彼此彼此。”

沈杺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所谓“了解”其实是贬义。

其实,除了外星语之外,沈杺和余嘉楠真的很没默契。

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回到家了。

“妈,今天这么早?”

她换好拖鞋,却发现妈妈正坐在电脑前游览什么,匆匆瞥了一眼,是关于房屋拍卖的。

她的内心猛地一紧,妈妈这才回过了头来。

“妈妈今天不用加班,所以就早些回来陪你了。”她回过头去将网站全部删掉,站起身,拍了拍大腿,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洗个手就准备开饭吧。”

餐桌上,沈杺发现,今天妈妈煮了很多的菜。

可是,她刚一坐下去,却发现桌子上还有第三只碗筷,已经盛好了米饭。她有些惊讶,看向妈妈,正向说些什么,妈妈却先开口了:“小心,你还记得上次那个陈叔叔吗?”

沈杺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

她记得陈叔叔,当然记得,那个总是面带和蔼笑容的陈叔叔。沈杺甚至记得那天夜里陈叔叔是怎么要求妈妈抛下自己的,尽管她没听见谈话的内容,不过,从妈妈的话中不难听出,他追求妈妈,并想要妈妈放下沈杺。

陈若廷,陈叔叔的大名。

沈杺是知道的。

只是哪一天大脑太过混乱,她一时间忘记了。

“是这样的小心,一会陈叔叔要来和咱们吃饭,你要乖一点才行哦。”妈妈努力对她挤出一丝笑容。

她有些恳求似的语气,让沈杺微微心痛。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和叔叔吃饭。

从以前,在豪华的餐厅,到后来的普通餐馆,最后又到家里来吃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多少次了,那些叔叔们,在见了沈杺之后,几乎都没再出现过第二次。

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真正的大度,无视一个女人离过婚的背景,还接受她的小孩一起生活。

没有几个人。

陈叔叔第一次出现似乎是在一年前的事了,不久前重新联系上妈妈,现在又要重新出现在沈杺的面前了。她想,陈叔叔或许是真的喜欢妈妈的。

沈杺笑了起来,尽可能表现出期待的样子,“陈叔叔又来陪我们吃饭了吗?那我去穿漂亮的衣服!”其实不用的,其实都是装的,她并不会因为哪个叔叔的到来而开心,更不是真的想要为了自己在对方眼里有更好的“印象”而打扮。

即使是陈叔叔也一样。

只是这些,都是她表现自己“期待”的必备举动。

她宁可妈妈难过地想,“即使沈杺这么积极地要博取好感,能不能容下她这一点,也不是沈杺能决定的事”,也绝不希望妈妈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为了不让自己难过而压抑着,从此孤单一人。

妈妈还年轻,应该再婚的。

沈杺年仅九岁,可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东西,她都知道。即使没人和她说过,她就是知道,好像有谁强行给她灌输了这些知识,她就是本能地知道,有的时候,这些同龄人不知道的知识反而令她恐慌。

比如爸爸的走,是因为旧情人。

比如妈妈的美貌,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垂涎。

又比如妈妈离过婚,会失去很多择偶的条件,尤其她还带着一个小孩。

还有很多很多的比如,多到沈杺无从去想。

很多人说,单亲家庭的小孩都会有过于常人的敏锐嗅觉。沈杺觉得,这一点也绝非是错。

妈妈笑了笑,憔悴而美丽,很欣慰的笑。

沈杺立马冲进卧室里,挑了件最漂亮的连身裙换上,还特意将长长的头发梳了一半起来,松松的,有点像沈楠那样的发型。

她站在镜子前,将头梳放在了梳妆台上,抬眼打量起自己。她的刘海很长,被顺着梳到了后脑去扎起来,碎发四处乱翘,有点凌乱的自然。

只是,无袖的连衣裙却更凸显了她的瘦削。

明黄色的连衣裙被她穿得有些松垮,镜中的那个女孩竟显得如此营养不良,苍白暗淡的皮肤好像不健康的病人。她忍不住皱起眉,为什么,镜中的那个女孩,竟像一个极力想打扮成公主模样的穷女孩?

她觉得有些酸楚。

镜中苍白瘦弱的女孩那模样刺痛了她的眼,自卑感一下子涌了上来,令她无从是好。

她忽然想起今天在列队时看见的那女孩,即使穿着普通的校服,可人家斯斯文文的公主气质,却是连背影都看得出来的。

而她,只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

她苦笑了一下,换上一件素白的长裙和红黄色的格子衬,重新将头发梳成一个单调的马尾。回到镜子前,对自己呲牙一笑,总算正常了些许。

沈杺出来的时候门铃声正好响了起来,她愣了愣,下意识走过去将大门打开。

是陈叔叔,手里捧着一大个礼物袋子,鼓鼓的,不知道都装了什么。

沈杺立即对陈叔叔露出个乖巧的笑容,“陈叔叔好。”

“是小心啊?哇,穿得这么漂亮,是迎接我的吗?”陈叔叔笑得和蔼,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有一年未见,沈杺却觉得,他整个人都变了好多。

更和蔼了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