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4-2 蝙蝠蛇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13 9:02:04pm

奇幻·玄幻


我會飛了!

話雖如此,但其實也只是一隻會飛的魔物把我強行帶走而已。

這段時間裡我並不是乖乖束手就擒什麼都不做,無奈這巨大黑色魔物的力氣比我想像的還要大,而且雙手被它條狀的身體緊緊纏繞我也不好使力,最後只好放棄掙脫的念頭。

冷靜想想,我應該要安分任由它帶我走才對。畢竟現在離地面已經不是一段距離,而是好大段好大段距離。要是我不小心掙脫它的束縛或掙扎過度,導致它覺得累了而鬆開我,從這個高度往下掉的話,我的天命鐵定在撞上地面的那瞬間一併歸零。

我知道高防禦或許能夠抵禦這點衝擊,但是……用自己的命去嘗試未知事物,這也未免太白痴了。

這麼思考著的我,身體一下子就放輕鬆,希望它可以舒服地束縛我,隨便去哪裡都可以,總之不要讓我掉下去就好。

由於飛行速度太快,呼嘯而過的疾風刺得眼睛非常不舒服。我索性閉上眼睛,想著一個問題——我該怎麼找回神武?

神武一個人沒問題吧?要是再被一群小魔物圍攻就糟了。

嗯,沒問題的,他可是冷靜、酷帥、完美的神武啊,又不是白痴如我…………幹嘛罵自己?

話說回來,雖然面對著不知道會被帶到哪裡去的恐懼,但我還是第一次在空中飛行耶,只是身體處於無法自由動彈的狀態就是了。

使勁抬頭看了一眼綁架我的魔物,它很明顯就是一隻巨型蝙蝠蛇。光滑表面的肌膚,漆黑細長的身體有著不規則線條的黃色花紋,強壯厚實的黑色翼膜用力拍動著。毫無疑問,它就是蝙蝠蛇王。

它雙眼堅定直視無限延伸的上方。只見通道越來越狹窄,它偶爾左閃右避從山壁表面突出的障礙物。當接近洞窟頂端時,便迅速拍動右翼往左邊急轉彎,接著進入一個剛好能容納我們的小洞口,然後持續飛行至今。而這裡似乎是白豆子效力範圍的極限,我的視線漸漸變成一片漆黑。

蝙蝠蛇王突然收起翼膜緊貼身體兩側,接著一個急俯衝往下墜落!宛如利刃的疾風彷彿一刀一刀地撕裂我的臉皮,呼吸越趨困難。

疾風無預警地隨著“噗嗬”一聲霎時停止,黑暗中我感覺到身體正緩緩降落。蝙蝠蛇王忽地發出咿兮怪聲,接著像丟垃圾那樣把我丟了出去。

在什麼都看不見的情況下,我冷靜地以雙手護住頭部,雙腳縮進懷裡,身體彎曲呈球狀,做好心理準備等待撞上什麼的瞬間。

雙臂傳來巨大痛楚——應該是撞上山壁——身體稍微反彈後往下墜落。落地期間,右腰似乎撞到一座從岩壁凸出來的什麼東西。我發出嗚咕的悲鳴,帶著強烈痛楚滾落到凹凸不平的岩石地面去。

蝙蝠蛇王持續發出刺耳的叫聲,回應它的咿兮聲也越來越多。

我睜開眼睛,除了視界所顯示的天命,其餘皆是和預想的一樣——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不對,還有無數對血紅眼眸懸掛半空。

在漫天紅眼中,有道帶著殺氣特別強烈的視線正盯著我看。理智告訴我,那恨不得將我剝皮拆骨的視線應該就是蝙蝠蛇王了。

耳邊傳來無數蝙蝠蛇叫聲和翅膀拍動的噗噗聲。蝙蝠蛇王的叫聲略顯不同,聲音比起小怪更為尖銳刺耳。即使周圍充斥蝙蝠蛇的叫聲,我還是可以在黑暗中辨別它們的首領就在我正前方不遠的半空處。

『咿兮兮兮!』

蝙蝠蛇王突然大叫,原本處於警戒狀態的蝙蝠蛇忽地齊聲回應,接著包圍我的翅膀聲鋪天蓋地朝我直撲而來。

看不見的狀態下沒辦法使出全力戰鬥,也沒時間讓我翻找不知掉在哪裡的背包裡頭的白豆子。

我邊靠直覺閃躲撲咬邊試著揮舞夜行者,劍刃傳來崁入肉裡的觸感,同時咿兮聲變得淒厲與尖銳。

每當我感到自己被包圍,便使出【旋風斬】將蝙蝠蛇群彈開,脫離困境。但效果不顯著,不到五秒鐘,又會有一群新的蝙蝠蛇湧上來填補空缺。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某種巨大東西忽然從後方把我撞飛,猛地撞上山壁,肺部的空氣像是被人強行擠了出來。不用多想,那一定是蝙蝠蛇王!

我撐起身體,手中緊握夜行者,撈擊、直劈、斜斬、突刺!

稱不上劍技,乍看之下我只是在胡亂揮砍而已。這是我首次在黑暗中進行戰鬥,既無法短時間內適應,也沒辦法用聽覺在混亂中找到出口。情況對我非常不利,必須盡快想辦法逃離這裡才行。

彷彿一世紀那麼漫長的五分鐘,我在黑暗中邊移動邊使出【旋風斬】,逐漸掌握該地形的模糊面貌。當我緊貼牆面時,身體還未碰到壁面,後腦勺便敲到了山壁。

有鑑於此,這應是一座半圓形空間。

從牆的一邊到另一邊大約要二十步,我推測直徑約為三至四公尺,也就是說,此處空間不大。

蝙蝠蛇王不時朝我腹部或背部來個斜角三十度俯衝猛撞,偶爾刮個強風把我吹飛至山壁或角落。無論我怎麼攻擊,就是無法找到蝙蝠蛇王確切的方位。它應是在我無法觸及的半空中盤旋吧?那樣的話,就算我全力跳起,夜行者的長度也未必勾得著蝙蝠蛇王。

要是劍刃可以再長一點就好了……

…………

這……這是什麼感覺?

夜行者彷彿回應我的心聲,劍柄從我掌中吸收魔力,我在無意識中——就像配合夜行者的指引——將魔力轉化為風屬性並注入長劍中。

劍刃閃爍翠綠色光芒,在黑暗中格外耀眼,接著劍尖前端把這股風屬性的魔力凝聚起來延伸出大約一米長的無形刀刃。

我試著揮舞,透過劍刃發出的微弱光芒,我看見夜行者輕易地將蝙蝠蛇的細長身軀一分為二。

攻擊範圍不止增加了許多,威力似乎也上升不少。我又驚又喜,努力將風屬性注入劍刃的感覺記在腦中。托劍刃發出的微弱光芒的福,現在我可以看見短距離內的事物,說不定……

既然看得見,我把心一橫,邁開腳步在黑暗中揮舞夜行者,猶如鬼神。在翠綠的死亡之光下,蝙蝠蛇頓時失去大量同伴,而這接近屠殺的肆虐終於讓蝙蝠蛇王失去耐心和理智,大叫了一聲刮起暴風,接著蝙蝠蛇群不再三五成群撲向我,而是同一時間全部飛撲過來。

擒賊先擒王,這是恒古不變的道理。

我利用【旋風斬】爭取些許時間,轉換方向往蝙蝠蛇王嘶吼的方向突進,果不其然看見懸掛在半空的它。

腳下奮力一跳,我來到蝙蝠蛇王的下方,增長劍刃的夜行者一個右斜斬,劍身劃出一條翠綠光芒,形成迷人的直線,劃破蝙蝠蛇王左邊的漆黑翼膜。

昏暗中,我瞧見它因翼膜遭到撕裂之痛而睜大雙眼咿兮兮地慘叫。它並未因此驚慌失措,反而用力拍動右翅,將還未著地的我重重甩到反方向的山壁。

我在撞上山壁的瞬間捉回平衡感,身體一轉,雙腳踢向山壁,往另一個方向直飛而去。

忽然,一個可以大量消滅蝙蝠蛇群卻可能傷害自己天命的念頭,閃過腦海。

我懷抱胸前,旋轉在空中短暫飛行的身體,劍刃朝外,隨著旋轉的軌跡形成一道危險的螺旋劍刃。

就像,一顆帶著劍刃旋轉的子彈。

佈滿在窄小空間裡的蝙蝠蛇群無處可逃,迎面撞上我無情的旋轉劍刃,無數的破碎聲自耳邊響起,譜寫成不太悅耳的交響曲。

短暫的飛行後,感覺就快撞上地面了。我嘗試停止旋轉身體,但在半空中我無法捉住任何東西作為立刻停止旋轉的定點,於是背部狠狠撞上地面,滑行一大段距離直到撞上山壁才停止。

這瘋狂的舉動所帶來的傷害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還要痛,就算視線不移向左上角我也知道此時的天命只剩下1。

我大口喘氣,從懷中拿出唯一一株憂麝草,二話不說往嘴裡塞。

熟悉的苦澀再次回到味蕾中,我摀住嘴巴忍住不吐出來,突然有點想念薄荷味的恢復藥水。

數天前第一次吃下憂麝草後,我回家稍微查了資料。憂麝草雖然苦味逆天,一株只能恢復一點的天命,不過卻有短暫增加攻擊力的附加效果。

我慶幸自己在此時此刻想起這件事。

該做個了結了。

蝙蝠蛇王似乎和我的思考同步,它一副蠢蠢欲動、打算也在這一擊中了結我的樣子。蝙蝠蛇王高速震動翅膀——因左翼殘破的關係,身體搖晃得非常厲害——並用力拍動刮起一陣強風,緊接著地面形成一股小型龍捲風。它不斷增加風的威力,龍捲風肆虐的範圍逐漸增大,最後彷彿使盡所有氣力,將翅膀拍動到底,龍捲風轟的一聲一口氣變得非常巨大,一步一步往我靠近。

鏘!

我將夜行者插入地面充作拐杖使力站起,靠著夜行者提供的微弱光芒左右張望,卻找不到可以躲開龍捲風的地方,迫使墜落在狹窄角落裡的我,只剩下一個選擇——

奮力一戰!

我舉起夜行者至齊肩,尖端指向龍捲風並仔細觀察風的軌跡,接著反方向使出劍技【絕對風域】。

『逆·風域!』

雖然已經產生風圈,但這種規模大小想要中和蝙蝠蛇王的必殺龍捲風,簡直是以卵擊石。我繼續原地旋轉,右臂伸得更為筆直,捲起更大的風圈。蝙蝠蛇王的龍捲風越發向我靠近,最後兩道強力暴風糾纏在一起,誰也不讓誰。

『喔喔喔喔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擠出所有力量,【逆·風域】的風圈持續擴大範圍,周遭的蝙蝠蛇群承受不住兩道龍捲風的吸力,紛紛捲進暴風圈裡,瞬間成了黑色風暴。它們無力地任由龍捲風擺佈,碎片爆散的聲音夾雜在呼呼的疾風聲中。

忽然間,兩股相逆軌跡的暴風相互中和,隨即無聲消失,周遭回歸一片寂靜,只剩下蝙蝠蛇王無力的翅膀拍動聲和我的喘息聲。

我趁它還未清楚意識到發生什麼事前,利用優越的速度衝到它底下,以彷彿要把地面踏破的氣勢往上跳。紅光包覆夜行者,宛如切開豆腐般輕易從蝙蝠蛇王的身體尾端切入,利落劃出S字型的曲線,最後劍刃劃出其頭部作為結束。

蝙蝠蛇王錯愕的雙眸睜得老大,還來不及發出哀嚎,華麗的爆炸聲率先取代了悲鳴,耀眼碎片在黑暗的空中往四面八方飛散。我維持單膝落地的姿勢——順便舒緩原地旋轉所帶來的噁心暈眩感——等待耳邊響起那令人愉快的聲音。

嗶鈴!

啊哈!我就知道打敗首領級魔物都會聽到這令人心曠神怡的聲響!

嗶鈴!

哦耶!連昇兩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