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三:大力洲潘衡村 - 回十九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2-05 7:21:49pm

其他·同人


“凡人怎会看见我们啊?”少年又是一堆疑问。眼见脚步声已近,少年还是一脸悠哉的模样,芷恒气得跺脚,往草丛走去,“你不去是你的事,待会儿被发现了可别哭着找我。”

“喂!待会儿啊!这里那么恐怖,别丢下我啦!”少年慌忙地说道,往草丛里钻,不一会儿又被芷恒推开。芷恒用下巴努了努别边草丛,“去那儿,这里没位了。”

“真是要求多多!”少年暗骂,走到别边草丛躲起来。从草堆里能隐约看见一脸迷茫的妇女走出家门望了望,挠挠头后便走进屋里并关上了家门。少年长舒口气,若刚才迟了一步被妇人发现,肯定被当成贼不成,然后被送进警局。还有如果被妇人发现自己是鬼魂的话……哇,这可真像鬼片啊!

“少年,少年!”芷恒指了指斗篷,要求他戴上。少年点头。按照着指示戴上,并将其盖到身前来,才敢走出草丛。

“嘿,挺聪明的嘛,我说的话你都有听进去。”芷恒得意地笑。

“我就是神一般的队友啊,你现在才发现?”少年洋洋自得,突然想到了方才的事,问道:“对了,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凡人看得见我们?”

“唉,这说来话长,我概述便是。”芷恒快速解释:“由于要帮助凡人,守护者必须被凡人看见。不过别担心,守护者拥有与他人不一样的体质,所以他是能被所有人看见的。”

“那也真倒霉!那么说,这是天注定的啊!即使不想当,也非当不可。唉,我真倒霉……”少年不住叹息。

“这是命运吧。哎,这种情景大概晚上八点多了呢。”芷恒挑眉问道:“蓝晓红的门牌是几号?”

“说到这,我差点忘记了!”少年瞪圆了眼,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之后便从口袋掏出纸条,捧在手心阅读着,“门牌38号,看来很靠近啊。”

“这里是门牌一号,得走好段时间呢。认命吧,小子!”芷恒的语气虽像在嘲笑少年,可她脸色也没怎么好看。哈,就连首长也累了吧,首长也走得不耐烦了吧,还敢叫你老子走那么长一段路。少年心里狂笑,可脸却一派正经地问:“这大力洲,一定不止只有38间屋子吧?”

“说得没错,这里总共有几十万间不等。你问这个干嘛?”芷恒叉腰,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我只是想确定啦!”少年脸上堆满笑容,心里再次得意了一阵。哼,经过火车站的事,这次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38号?这已经算幸运了是吧。

“别废话那么多啊!快走啦。”芷恒转过身来,随即传来“咕咕”的声音。芷恒闪过一脸尴尬的表情,之后板着脸孔,一脸不高兴。

“首长肚子饿了……”少年像捉到把柄般指着芷恒。原来脸色那么差,是因为肚子饿了……少年真是无言啊!

“不想饿肚子的话就走快点。”芷恒快步前行,往右方走去。

说啥肚子饿,肚子饿的人是你才对吧!

“想医肚子的话就告诉我嘛!别走那么快,我要跟不上了啊啊——啊呀!”少年绊到一颗石头,失去重心跌倒在地上。膝盖又是一阵疼痛,今天真是倒霉啊!

“你怎么如此迷糊?这样下去,何成大事?我懒得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这家伙饿坏了吧,居然不等人!少年挣扎起身,往芷恒跑去。

这样一前一后的,感觉像是小鸡跟着母鸡呢。

说啥呢老子才不是小鸡啊!少年吃尽奶力,好不送礼跑到芷恒旁边。这家伙咋啦,肚子饿就变得那么有力!?

街上冷冷清清的,偶尔只有几辆车经过。少年有时看了几张广告,还有店里的商品。不时有几个路人走过,完全把他们当透明。少年试着伸出手晃了晃,没想到路人居然穿过他的手(!!?!),紧接着另一人穿过他身体。望着这番情景,少年很不是滋味儿,也感受到了孤单的可怕。

还有蹲在角落的小孩儿,披头散发的,并散发着黑暗的味道。没有人理她,少年也看得可怕。尽管她看不见少年,少年还是匆匆走过。

“嘿,时间已经不早了呢。”芷恒突然说道。少年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走远了。芷恒正盯着透明玻璃里的玩具摆设品,不,是里头的日历。少年走上前一瞧,发现里边正写着五月二十八日。原来已经年中了呢,少年暗忖。

“不就才几个小时嘛?顶多一天啊。”少年想起了早上的生死阁。少年把视线转移去透明玻璃……呃,没有倒影。

“在死去的世界可没这么算哦。死去的世界一小时等于凡间的三天,你试着算看?”芷恒抚摸着玻璃,像在摸着里头的粉色泰迪熊。

“拿小时来乘三,那么说……”少年伸出手指数算,突然睁大了眼,一脸惊讶,“老天,凡间居然过了一个月多了!”

“时间宝贵对吧?感觉留在凡间好啦,可适当时候也需要回去的。走了。”

怎么好像想要欣赏我晴天霹雳的脸似的。少年嘀咕着,看了日历一眼后,便走开了。

走了好段路程后,终于来到了38号屋子。少年有着说不出的的雀跃,心想终于有个地方好好休息了!写着38号的牌子有些生锈了,并钉于柱子处。屋子看起来普通不过,最令少年眼前一亮的莫过于立于篱笆门两旁的站立式黄色小灯。屋子分成两层楼,屋里还亮着光,想必这户人家还未睡去。

芷恒二话不说地爬上篱笆门,手脚敏捷地越过它。芷恒双手抱臂,等待他过去。

老天,篱笆门那么高,怎么跳得过去啊?少年伸出脚踩在篱笆门上,以试试其安全性。脚是抖的,可怎样也无法冷静下来啊!少年缓缓地爬上去,整个身子剧烈颤抖,心脏快速跳着,望下去更是冷汗直流。真心受不了自己这副模样,可脚也太过“警觉”了吧,就这样僵持住,十足像只大型无尾熊。

“僵在那里干嘛?不会跌死人的啦。”芷恒鄙夷地说。

“篱笆门你都爬过多少遍了,当然能说风凉话啦。让初学者多点时间好不好?”少年不满地说,边向蜗牛般缓缓地爬上去。好不容到达顶端了,天上的星空真美呀!少年泛起一丝成就感的同时,问题来了。

怎么下去?

少年望地上,又想起篱笆门高度,几近昏去。一个不小心,岂不是完蛋了?

“欸欸,这怎样下去?感觉真难啊。”少年挤出笑容,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着急至极。

“这么跳下去就没问题了啊,或是慢慢爬下去。”芷恒心不在焉地说。

什么嘛,说来容易,做就没出那么张嘴巴如此简单了。少年死撑面子,又说:“让老夫想想对策,此需一段时间……”

“现在就可以了!”芷恒等得不耐烦,干脆走上前,摇晃篱笆门。篱笆门剧烈颤抖,少年也吓得抱住篱笆门大叫:“哇啊啊你干什么啊!你想把篱笆门摘掉吗!”

“抱歉,我看不过眼啊,小子。我来帮你好啦!”芷恒坏笑,摇晃得更列了。少年一没抓稳,脚又滑了一跤,跌了下去……

“哇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