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她家住在他对面 - 第十一章

廖小刀≪她家住在他对面≫  - 发布于2018-12-06 3:35:06pm

都市·爱情


十一、除了累赘还是累赘

.

那一餐吃得还算融洽,陈叔叔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看沈杺的眼神也不似其他叔叔那般复杂。只是,沈杺始终无法真心喜欢起陈叔叔。

因为那一天听到的。

陈叔叔不喜欢自己,沈杺知道的,甚至他还希望妈妈可以放下自己,和他在一起。她虽然不想成为妈妈的累赘,可若说要离开妈妈,她也仍是会惶恐。

她不过才九岁。

一个九岁的小孩,本就没有爸爸,如果还要再失去一个妈妈,要她如何是好?

她不敢多想。

吃完晚餐的时候,陈叔叔主动留下来和妈妈一起看电视。

妈妈和陈叔叔在客厅看电视聊天,沈杺在一旁写作业。只是,她一直忍不住将注意力放在妈妈和陈叔叔身上,都半小时过去了,她连一题都还没写好。

陈叔叔的工作是给人卖房子的,妈妈似乎正在和他讨论关卖房子的事情。沈杺忽然想起刚才回来的时候,妈妈正在浏览关于卖房的网页,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妈妈说过,这间房子是她和爸爸离婚时判来的。

否则她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如何买得起这么好的房子。

只不过,现在妈妈似乎要把这间房给卖了。

沈杺对这里不能说完全没有感情,尤其她在这里的威望之高,还有余嘉楠和苏敏琪在,更让她舍不得。只是,如果妈妈真的再婚,并且把这间房给卖了的话,那她还有可能再见到余嘉楠和苏敏琪吗?

还有她的蟋蟀爱好盟友们。

沈杺不敢去想。

她喜欢现在的生活,和余嘉楠打打闹闹,偶尔欺负一下苏敏琪,然后再各种坑余嘉楠。

她想,如果妈妈真的要再婚,如果她真的没办法和妈妈一起生活了,那她就搬到余嘉楠家里去!才不管他乐不乐意,反正到死也都赖着他就对了,况且,沈杺一想到那位到凡间做慈善的仙女姐姐余芝玲就特别开心,要是她愿意把自己接回去那更好。

沈杺一心沉浸在搬到余嘉楠家后的点点滴滴,每天都有余芝玲姐姐烧的菜,还可以听她用一口好听的普通话讲故事,多美好的生活啊。

当她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妈妈和陈叔叔已经停止了对话,气氛忽然有些僵硬。

“紫兰,你考虑一下吧,以你现在的能力,确实没办法再独立生活了……所以我想给你一个家,好吗?”

陈叔叔有些恳求似的语气,轻如烟,轻轻地传入沈杺耳中。

妈妈恍若未闻,目光紧盯着电视机。

沈杺用力在书本上写下了两个字,大脑似乎停止了思考,随后陈叔叔的一声叹息传入她的耳中。她听见陈叔叔说了句我还有事先回去了,随后便离开了。

沈杺没敢回头看妈妈一眼。

她不敢看妈妈此刻是什么表情——是果决,还是犹豫?

反正,妈妈此刻的表情,应该就代表了沈杺的未来吧。

她低头看向作业本,却发现最后一题上她已经写了两个字——不好。

和题目完全不相干的答案。

她苦笑了一下,用橡皮擦用力地擦拭纸上的答案。

光阴如梭,时光飞快。

沈杺从没敢和余嘉楠还有苏敏琪提起妈妈的事情,她怕只是自己多心,其实妈妈才没有要卖房子的打算。当然,其实她更希望真的只是自己想多了,无论妈妈再婚与否,她们都不会离开这里的。

她希望真的如此,因此更不想和他们说。

只是,暑假前夕,妈妈却突然和沈杺说,夏天的时候她得到韩国出差,说是有一个很大的项目要谈,可能需要花上一个多月的时间。

“妈妈一个人去吗?”

沈杺放下手中的笔,转过头去看向正在扫地的妈妈。

妈妈愣了一下,笑了笑,说:“还有你陈叔叔。”

沈杺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她继续写作业,假装对妈妈的出差并不在意。“早点回来哦。”她挠了挠自己的头,漫不经心地说道。

妈妈走了过来,忽然用力揉她的头发,说:“妈妈再早也需要一个月,这段时间你就搬到大舅家里去住,好吗?”

沈杺闻言,却是下意识抗拒,方才略微的忧伤烟消云散。

妈妈只有一个哥哥,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两家人极少见面。沈杺记得她的大表哥木杨最喜欢抓虫子来吓她,记得有一次去大舅家玩,这个大表哥更是捉了只有毒的毛毛虫捉弄她,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敢到大舅家去玩,就是怕遇见这个比她大一岁的恶魔大表哥。

“我不要去大舅家……”她有些为难地看向妈妈,委屈地道。

“为什么呀?大舅那里不好吗?还有你木杨哥哥陪你玩呢。”

“可是木杨哥哥他老欺负我,我才不要和他玩。”

妈妈有些苦笑不得,“那不去大舅家你还能去哪啊?你说说,要是你有地方可以去我就答应你。”

沈杺认真地想了想,应道:“余嘉楠家。”

她是真心觉得自己可以在余嘉楠家住一个月。

他家有游戏机,还有一个会做菜的仙女姐姐,虽然仙女姐姐并不是每天都能去他家。沈杺想,就算在他家睡不惯,反正余嘉楠的家离她家也不远,晚上还可以回家睡觉,岂不是两全其美?

最最最大的重点是,她才不要去大舅家,她讨厌木杨哥哥,超级无敌巨讨厌。

尤其当年那两条毛毛虫,更是让她无比恐惧这个大表哥。

她可没忘当初他将两条粗大的毛毛虫放到她眉毛上的时候,是怎么笑哈哈的指着她的眉上的毛毛虫说:“哈哈,小心,你看你的眉毛多可爱,好像蜡笔小新啊!”

简直邪恶之极。

只是,妈妈听了她的答复,却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余嘉楠家?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呢,一个女孩子么能跑到男孩子家里去住?”

“可木杨哥哥不也是男孩子!”

“这不一样。”妈妈有些哭笑不得,解释道:“木杨哥哥是你哥哥,余嘉楠不是。而且就算你愿意,人家父母哪能同意啊?人家和你非亲非故的,干嘛要收留你?”

“谁说我和余嘉楠非亲非故了,他是我哥们儿,我不是经常去他家吃午饭。要我说,我和他都比我和木杨哥哥来的亲呢。”沈杺仰着头,理直气壮地应了回去。

她可没说谎,如果有一天,余嘉楠和木杨哥哥同时掉进水里的话,她一定会选择先救余嘉楠。

毕竟余嘉楠虽然讨厌吧,但他至少不会把毛毛虫放到沈杺的眉毛上!

妈妈哈哈笑了起来,刮了刮沈杺的鼻子。“好啦,别乱想了,反正呢,到时候你就只能到大舅家去住,知道吗?我都已经和你大舅说好了,大舅也特别乐意呢,还说你木杨哥哥特别想念你,准备了好多零食给你啊。”

沈杺不屑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作回应。

她才不相信木杨哥哥会这么好心给她准备零食。

他这个坏人,不把妈妈给她准备的零食抢去吃了就好。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杺做个了噩梦。

梦的画面很真实,真实到她都忘了自己正在熟睡。

画面中,她站在机场中央,妈妈和陈叔叔手牵着手,背对着自己,正往飞机的关口走去。

沈杺忽然觉得很奇怪。潜意识告诉她现在是下午时间,妈妈应该正在上班,可为什么,此刻妈妈会在这里,并且和陈叔叔手牵着手,拖着行李往飞机的关口走去?

妈妈是要离开吗?

是去哪里?

和陈叔叔吗?

为什么妈妈没有带上自己?

一连串的问题从沈杺脑中不停蹦出,她感觉大脑很是混乱,完全搞不懂此刻的状况。

只是很本能的,下意识的追着妈妈跑。

妈!你们要去哪里?!

她想张口大喊,可是,声音到了喉咙却完全发不出来,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妈妈和陈叔叔的速度很慢很慢,可是,离关口却只有几步之遥。她忽然感到莫名的绝望,眼睛鼻子酸酸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流出了泪水。飞机场内人很多,她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根本一点也不起眼,她甚至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存在一样。

因为不存在,妈妈才能牵着心爱之人的手,从此远走高飞。

也因为不存在,所以饶她怎么撕心裂肺的想要叫喊,都喊不出声。

也唯有不存在,妈妈从此才能幸福。

那一刻,沈杺忽然觉得,如果自己从不存在,似乎还不错。

她是个累赘。

于是奔跑的脚慢慢的就减缓了速度,眼中的泪还在流,可是极力向前伸展的手已经渐渐软弱,垂在了身侧。不用追了,她悲愤地想,她不过是一个累赘,妈妈都把她抛下了,她为什么还要自己追上去?

累赘如果不被抛弃就还是累赘,而若是被撇下了,那就在原地自生自灭就好,何必再追上去继续当一个负担。

只是,她刚一停下,前方的妈妈和陈叔叔却是回过了头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妈妈对沈杺挥了挥手,说:“小心,妈妈走了,你以后就和你大舅一起生活吧,那里有你木杨哥哥呢,木杨哥哥会很疼你的。”

那一刻,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囤积在眼皮下的泪水一瞬间涌了出来,四周很是昏暗,她略微急促的呼吸声分外明显。

沈杺连忙翻了个身,却撞到一旁的妈妈。

感受到妈妈身体的温度的那一刻,沈杺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只是,她没敢发出声,只能努力的抑制着自己,尽可能不要惊动妈妈。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每当夜里妈妈哭泣,都极力的压低声量。因为不想吵醒自己,因为不想扰了自己的清梦,更不愿让自己了解她此时的痛苦。

而沈杺之所以压抑自己,则因为,梦里面,妈妈脸上的笑容真的很幸福。

她想,如果此刻妈妈看见她哭泣,那么这个笑容就一定不会出现了。

她不当累赘,只为了妈妈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