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7、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13 9:04:43pm

奇幻·玄幻


3-7

輕輕嘆了口氣後沒有說什麼,他發現自己似乎懂得什麼叫做容忍與寬恕。「你怎麼跑過來了?不用在你的位子上呆著嗎?」

「不用,這段時間其實是要讓靈魂們從沉眠中清醒,跟這世界做最後的告別,等到這些都結束了,我們才需要打開冥界的大門。」帕米薩拉爾搖頭解釋。

「這個儀式,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厄臨終於問出他最大的疑惑。「這禱詞不像是招喚神僕的儀式啊!後面的比較像,但前面的根本一點也沒提到神僕,這到底是什麼?」

「這!」幾個人面面相覷,這小鬼怎麼這麼聰明?

「劍靈,你又瞞了我什麼嗎?」厄臨笑瞇瞇和善問,但跟他熟了的帕米薩拉爾可不這麼認為,每次當厄臨蒐集到罪證時,表情就是這樣,然後就有人要倒楣,很明顯這次若是給他的答案他不滿意,那樣自己就可以好好的領略ㄧ下厄臨的本事了,是要把自己回爐,還是送給那個老男人在自己身上又親又舔?

光想到這裡,帕米薩拉爾就不寒而慄,連聖靈冥吻都顫抖著發出嗡鳴,另ㄧ旁的其他冥神使者大開眼界,ㄧ像傲氣十足的帕米薩拉爾竟然變成這樣,他在闇夜聖者手中是受到怎樣的折磨?經歷了什麼可怕的遭遇?

「小厄,呃,闇夜,這不能這樣說阿!因為這個很難解釋,你聽我解釋阿!因為你沒學過相對應的知識,我真的很難解釋,所以才會這樣說的,其實我說的也沒錯,只是比較節省一點而已,省略了一些步驟。」帕米薩拉爾真的是百口莫辯,厄臨就認准了他,其他人都不去逼問就只盯著他,讓他好有壓力。

旁邊的神僕們就只負責看戲,厄臨哪天決定使用一下先進的陷害手法到他們身上的時候他絕對不幫忙!真是太可惡了。腦中想歸想,厄臨的威嚇近在眼前,還是快點解釋好度過這關吧!

帕米薩拉爾正色清清喉嚨開講:「原本的招喚神僕儀式非常的複雜,而且既煩瑣又冗長,還需要大量的虔誠信徒,珍貴的材料,以及一個上位亡靈聖者,簡單來說,那個儀式還蠻好理解的,就是不停的聚集信徒的信念,利用亡靈聖者特有的能力快速的製造出一個安全堅固的通道,讓神僕可以從冥界降臨。」

帕米薩拉爾停下來看看厄臨,確定他聽的懂現在在說什麼後繼續說:「但是現在的狀況你也知道,我們沒有ㄧ大堆的信徒,也沒有空讓你學會儀式,而且你也不是上位亡靈聖者,甚至才剛經過閉目的考驗,因為這些情況,我們這次使用折衷的方法來處理。」

這時,ㄧ直在旁邊聽著的卡薩佩提開口接下去:「你剛才進行的部份,是我們最常做的工作,將靈魂直接送入冥界當中,讓靈魂回歸到該去的地方。」

「那跟平常我的工作有什麼不同?」厄臨皺眉,如果可以這麼方便,那他以後就不用到處跑了,這種好事怎麼不早說?

3-8

「這樣子並不能讓靈魂完全離開,你看,天空中的靈魂雖然很多,但還有更多散落在地面上不願離開,這些能走的了的靈魂其實都是有些執念而留下來,但因為時光的消逝或者是其他原因,他們留下的原因早就消失了,可他們也錯過了前往冥界的時間不得不滯留下來,到最後不得已之下消散於世間,你這次讓他們有機會不用看著自己逐漸消散,而讓他們能夠順利的脫離,真是太好了。」

「不對,古‧拉爾就是自己離開的,他已經死了上萬年了,還不是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厄臨搖頭。

「古‧拉爾?那把禍亂之劍?」幾位冥神使者面面相覷後,小心的問:「你見過他?」

「見過,他敎了我ㄧ陣子的劍。」厄臨點頭,所有冥神使者都露出敬佩的眼神看著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這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孩子卻有辦法把桀驁不馴的帕米薩拉爾收拾的伏伏貼貼。「怎麼了嗎?」

「沒什麼,我繼續說。古‧拉爾他在死亡前就是一位絕世的強者,我現在說的只是普通的平民的狀況,這兩者之間有非常大的不同。」見厄臨能夠接受後,卡佩提斯繼續說:「所以,你剛才舉行的部份叫做救贖,剩下的就是讓這些靈魂們好好的排隊然後打開冥界之門送他們走,這同時會把這個區域內的靈魂碎片帶進去,所以這裡的靈魂風暴應該就會減弱了。」

「如果這樣就行,那為什麼還要召喚神僕?」厄臨雖然不想要為了這種事情像是救火員ㄧ樣全大陸到處跑,但若真的要如此他也是能接受的。

「這世界這麼大,你ㄧ個亡靈聖者忙完之後,大概就要過勞死了。」帕米薩拉爾丟過去一個白眼,平常連拿東西都懶的站起來的厄臨會這麼勤勞?

「帕米薩拉爾說的沒錯,世界實在太大了,只有你ㄧ個亡靈聖者是絕對忙不過來的,只有我們冥神使者這種不會累、不會渴、不會餓,又擁有ㄧ定的操控靈魂之力的能力的人才能做到,所以必須招換另外三位被緊急招回冥界的冥神使者,他們還會帶著這次專程做出來的工具回來,然後我們要分散到世界各地去收集靈魂碎片,最後集中起來請你把他們送回冥界去。」

「所以,等一下趁著這時候冥界大門打開的時候,你再發出引導禱文,讓神僕可以藉著禱文從裡面衝出來,所以正確來說,你只有進行召喚神僕儀式的ㄧ小部分,其他的都由這些想去冥界的靈魂還有冥界那邊的努力來完成,要把給虛體靈魂走的通道拓寬加大,讓有實體的神僕也能走,還逆向行駛,這次冥界真的會累垮,希望大人沒事。」

眾冥神使者擔憂的討論著,厄臨的煩惱卻更深了,他頗為擔憂的繼續問:「如果這樣,用這種投機取巧的方式會不會引發什麼後果?」厄臨的擔憂不是沒有原因的,在跟帕米薩拉爾越來越熟後,厄臨也逐漸的接受了這世界的法則這個觀念,以往的他心中,規則只有一種,那就是國家的規範,然後他學會了道德的規範,來到這世界之後,要他在這個充滿了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的世界在多接受一種規範,對他來說好像也不是什麼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