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记三 : 书琦·才能 - 1-前夕

西瓜冰≪有关都市传说的那些事≫  - 发布于2019-01-11 6:19:08am

其他·同人


吾爱有二,其一为女,其二为男。

榜首之女为母,榜首之后却非父。

嗯?有点难理解?

不是啊……

诶?这样不行吗?

那……我重新整理一下好了。

咳咳。

世界上,我最爱的有两个人。第一个是个女性,而第二个是男性。或许,很多人会认为排名第一的是母亲,排名第二是父亲。不过,对我来说,不是这样的。这样子的说法只对了一半。

前半部分是对了,母亲是我最爱的人,没有人能够替代她。不管是谁都好。绝对没有人能够替代我的母亲。就算是结婚生子了,他们也会排在第三顺位或之后。这么说的话,好像有点对不起我将来的孩子们啊。不过,这只是我的顺位排列,榜上的排名是前是后,对于我对其他人的态度影响甚少。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接着说明下去。毕竟都说到这里了,如果不把后半部分说清楚的话,这一整件事就会不明不白,有种龙头蛇尾的感觉。

顺位第一是母亲,对于很多人来说,顺位第二就是父亲,但对我来说,顺位第二的,是风萧,我的恋人。

父亲呢?

他……

他不值得在这一个榜上占一个位子。

这是我的家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避重就轻。但是,把父亲摆在风萧之后,应该说是所有人之后,是有原因的。

我和风萧两人初次相遇是在初中一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和他同班,因为某些事情互相帮忙了好几次,之后还在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他妹妹雨音的事,觉得有点可怜所以就决定帮忙了。最后,就和各位知道的一样,成为了恋人。

作为恋人,风萧提供的比作为亲人的父亲还要多。出身于平凡家庭的他,比起父亲还要了解我对精神依靠上的需求多过金钱上的需求。

所以,我爱风萧,多过爱我父亲。

……

唔……

果,果然没有办法不羞红着脸说出这段令人害羞的话……

我抱着双膝,把自己那红得发烫的脸埋进膝盖里,逃避着在房间里的空气。即使它们没有生命,即使它们没有感觉,但就在我说出那段话的时候,我感觉到它们正耻笑着我。

对于很多同龄女性来说,向自己的伴侣说一句‘我爱你’是很正常的事,她们甚至可以无视其他人的视线、当着众人的面前说出这句话。我……

我不行。

微微地抬起自己的头,看着窗外花园里的龙船花灌木丛,自己的心情似乎已经平复了下来。母亲说赏花可以宁心定神,确实是如此,原本刚说完开场白以后就变得乱糟糟的心已经定了下来。

五月的第二个星期六,母亲节前夕,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着母亲节礼物。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副水墨画罢了。出生于著名风水师家庭的我,对水墨画和书法非常熟悉,一副水墨画不算什么,所以我才会说这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母亲节礼物,重不在金,而是情、是意。只为应酬而花个一千块钱去买个贵重礼物回来丢给母亲的,不是真心,而是假意,是为了做给他人看得一出戏。

虽说如此,但我并不喜欢自己的画。不是画得不好,这幅画可说是我到目前为止画得最好的一幅画了,就画工来说我很满意,只是我不喜欢自己画作的主题。作为母亲节礼物来说,我这副龙船花灌木丛的水墨画似乎不够应景。如果要画花的话,康乃馨无疑是最适合的,遗憾的是家里的花园并没有康乃馨,其它种类的花也没有龙船花可爱,所以只能画龙船花了。

虽然可以出门去花店里找,但是应该没有花店会愿意让我坐在那里画水墨画吧?去花店不买花而是坐在那里画画,会被认为是怪人啊。

不过如果画得好的话也可能会被当成街头艺术家哦。但如果是我的话,或许会被当成是个在街头胡闹的小孩子吧。

“书琦,在吗?”

房门传来敲门声,一时之间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并没有做些什么亏心事,只是不想要让母亲知道我正在画画而已。这是她的礼物,我想要把它作为一个惊喜送出去。

但是,自己的女儿是个会画水墨画的人,而自己的母亲节礼物是一副水墨画,这还算是惊喜吗?

我想不是,但我还是把画藏了起来。

“请进。”

房门慢慢地往内打开,只见母亲端着两个杯子走进来。

“书桌空空的,是在做些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事吗?”母亲见我的桌面空无一物,便如此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弄些和工作有关的东西而已。”我撒谎道。

事先声明,作为女儿来说,我肯定不是个好女儿,不管是以古代或是今时的角度或者规则去判断,我都不是个好女儿。古代来说,我未成年恋爱,已经破了大忌。就现时来说,我欺骗母亲,已经破了最基本的道德价值观。

虽然,我是为了准备惊喜,不过因此撒谎,或许有点不太适合。

我的谎话似乎让母亲担心起来了。

“一直做这些,真的没问题吗?”母亲的脸尽显忧愁。

“不过,让这份才能沉睡,是不是不太好呢?”我笑着反问。

既然我有了这份天赋,我就应该要好好的利用它才对。

“不过妳一直这样下去是会……”

“没事的,您不是一直教我要乐于助人吗?”

“如果后果是这样的话,我反悔了。”

“您也教过我如果做错了某些事,不要反悔,而是想办法进步。”我开玩笑道。

母亲听我这么说,原本那担心得好像快哭出来的脸一下子破涕为笑。

“都不知道应该说妳聪明还是笨了,只会按我说的去做。”母亲苦笑着说道。

“平凡的听话女儿呢?”

“太听话了呢。”

或许吧。

作为一个人来说,我好像是真的太听话了。基本上只要是母亲说的我都会照做,除了一件事。

“您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站起来,把椅子让给母亲。

现在才这么做是迟了点,不过是因为我找不到机会中断对话。在对话间突然站起来是不礼貌的,就算是让座也是如此。

“没什么,只是刚刚回来看到妳的鞋子,有点奇怪为什么妳今天没有出门罢了。”母亲回应道。

这也是我不是个好女儿的原因之一。自从我和风萧开始交往以后,我每个星期六都会跑到他家里去帮忙做些小事以及准备饭菜。他一个男孩子粗心得很,雨音的话因为是只吸血鬼,过的是夜行性生活所以早上都在睡觉。平日里她需要适应普通人类的生活而早起,所以她只能在假日补眠而已。

今天没过去是因为……

嗯。

“累了,不想出去。”

“真的是这样吗?”

母亲偷偷地笑着,用那好像早已看穿世间万物的眼神看着我,要我自己把事情说出来。

“和风萧吵架了?”

唔……

“是他的错。”我微微地别过头去,把自己的视线从母亲身上移到窗外的花丛那里去,不忿说道。

嗯。是他的错。

不是我不认错,如果我做错了什么的话,我肯定会当面向他道歉的。但是,这一次真的是他的错。即使我爱他,不过也没有到可以无条件接受他的负面行为的程度。他这样子的行为,以后肯定会拖累他的。我这是在为了他的将来着想。

嗯。是这样没错。

“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微笑着问:“跟我说一说。”

母亲节前夕还得用这些琐事来烦自己母亲,真的不是个好女儿啊。

“沉迷游戏废寝忘食,不可取。”我说:“前天帮他弄好了晚餐,叫他去吃饭结果他说游戏刚开始等一下才吃。明明就忙了一整个下午没有吃午餐了还要挨饿玩游戏,忍不住说了几句结果就吵了起来。”

那天下午,因为学校的纪律委员会需要开会决定某些事项,所以他必须留校开会。从下午三点多四点一直到傍晚六点多才回到家,心想他累了,想叫他先吃饭休息一下结果不知为何就吵了起来,之后就没有联络了。

“这样啊……”母亲点了点头,依旧是微笑着脸,好像这只是件小事一样。

这明明就不是件小事。

如果他再继续沉迷下去就不是废寝忘食那么简单了。

“男孩子喜欢玩游戏,这很正常的啊。”母亲说:“如果我有个儿子,我也会希望他会玩游戏啊。”

“与世人逆向而行?”

“至少比起在外面和其他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来得好。”

确实是有道理……

有个喜欢玩游戏的孩子(恋人也是如此,因为这就是风萧给我的感觉,他比较像是我的孩子)的话,至少他待在家里我们知道他在干嘛,而不是在外面和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混。但是都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了,这样下去他肯定会不得自拔。

“不过妳会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母亲说完一些有利风萧的话以后却又同意我的想法:“如果太过沉迷是会荒废学业的。”

“所以这是他的错。”

“但是,他在学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妳有问吗?”

我没有。

“或许,他是因为学校的某些事情搞得自己心情不好,才想要玩游戏发泄的。”母亲笑着说:“只是,他发泄着的时候,妳不适时的去说出自己的想法,才让他迁怒于妳,最后吵架了。”

或许是这样没错……

“怎么样?”

母亲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说。

如果母亲是要我和风萧把事情说清楚的话,那么他就应该过来找我。

无理取闹?

或许吧。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是他的错。明明我就在他身边,有什么不如意之事却不和我说,而是跑去玩游戏。

“在这方面意外的倔强啊……”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

“您觉得这是我的问题吗?”我问道。

母亲鲜少叹气,通常都是因为某人顽固至极不肯听劝才会这样的。

“这是你们两人的问题,一个不肯用心事去烦恼伴侣,另一个则不肯好好沟通。”母亲站了起来,把两个空杯子放到托盘上,说:“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这就是你们应该做的事,不然就分手算了。”

这怎么行?

“事到如今您还抱持着那个想法吗?”

“事到如今我认为妳有足够的判断力去决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母亲笑着说:“而且,如果我还在反对的话,还会游说妳去和风萧沟通吗?”

确实如此。如果母亲还反对我和他交往的话,这个时候就不会一直替他说话,也不会要我和他好好沟通、把事情说清楚了。

关于这件事,我必须说清楚。

我和风萧于初中二开始交往至今,其实不过两年而已。不过这两年的前四分之一的时间,我都是在母亲极力的反对下和风萧来往。母亲并不讨厌风萧,在她认同我们以后我看得出其实她是很喜欢的。她反对的原因是基于那个时候……应该说现在的我们还是未成年,而且都还在读书,担心会因此而影响我的成绩。那个时候大概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违抗母亲的命令了啊。

那个时候我和她下了一个赌注,要是我能够继续在学业上保持前十的排名,她就必须要同意我和风萧来往。我本是成绩优良的学生,保持排名前十不是问题,不过按照母亲的理论,我会因此掉出前十。不过,初中二的期中考证明我是对的。不但如此,我的成绩还因此进步了,所以她只能同意让我和风萧交往的。

现在看来,她似乎会威逼我,要我和风萧保持这段关系。

“亚历克西娅醒了吗?”我问道。

关于亚历克西娅的事的话,她在前几个月和我相遇以后就一直暂住在我家(严格一点来说是我和母亲的区域)。虽然她绝对可以保护自己,但我实在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在外流浪。她的主人不知为何把她丢在了这里,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在房间内和她的布偶玩耍。”母亲笑着说:“要带她出门吗?”

“嗯。”我回应道:“她好像有几天没出门了,想带她出去散心。”

这几天因为我需要上课所以没能和她一起出去。虽然母亲可以这么做,但我基于她的安全上,是反对母亲带亚历克西娅出门的。亚历克西娅是怪异,怪异之物相互吸引。我不想要母亲出状况。家里会安全无事也是因为我事先设下的结界(绝对不是因为父亲的无用盆栽),不然的话这里可能就会出现一堆怪异了吧。

“那么,看见风萧的话就要他明天过来吧。”母亲吩咐道:“明天这里依旧是只有我们几个而已。”

这才是母亲过来的目的啊。

“他肯道歉的话。”

这不是我的错,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