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三:大力洲潘衡村 - 回二十三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2-12 9:57:54pm

其他·同人


是她。少年呢喃,拿下面包吃着。此人正是昨日看见的彩发修道女,不过……她为何会在这里?少年纳闷,欲上前叫住她,但停了下来。他看向旁边的大树,走到大树后,以大树遮挡身体,以便观察动静。修道女背对着他,像在寻找什么,又像不是。她缓缓转过身来,一脸坚定。她像在……等某个人。她拿着毛线把玩着,边阅读课本。如此大胆地站在路中央,不会顾及自己的安全吗?少年不解其动机,只好如此僵持着。

不知过了几分钟,少年觉得厌烦。要不绕道好了,绕那么几分钟或许她就离开了,不过关于自身身世的事又不能就此不管……这样呆住也不是办法,要是过了半小时,完蛋的绝对是自己无误。算了算了,只好走去面对她了。即使有什么动机……也不敢碰到守护者头上来的。

做好了决心,少年大口啃完剩下的面包,正要走出马路时,修道女又抬起了头,让少年不得不又缩回身子。她合上了课本,一个深意的笑容让少年百思不得其解。她要离开了?看似却不像,修道女玩弄了一番毛线后,叹了一口气。突然说话,让少年吓了一跳:“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她怎么知道我……难道她一早就在这里等我?不可能啊,昨日眨眼不见人影,难不成已搭上火车?即使修道女也没有这快速移动的超能力,看来还是静观其变的好……”少年心里嘀咕着,再探头望望,却发现修道女已经看着自己。少年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躲着,心中当然希望只是巧合的好。

“你已经被发现了。难不成我要叫你名字?我不知道你的名字,白色寸衫少年。”修道女又说。少年望了望自己的衣服,是白色寸衫……少年只好吐吐舌头,笑着走出,“哈哈……我只是,路过啦!不想却见你站在路中央,我只好为顾及你安慰为你看看车子……我们昨天也见过面了是不是?”

“你总算出现了呢,白色寸衫少年。怎么,这算对峙是吧?”修道女把课本放于手心,念了几句咒语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对……课本变成一卷和另一只手一模一样的毛线。她诡异地笑着,把玩着两手的毛线,“也对,决斗是不错的。来玩一场不会耽误你的时间吧?”

“什……什么对峙啊?别说得那么严重,我根本没有跟你斗的意思……”少年勉强笑道。想起与芸毒兽打的情形,少年可是受够了。他没欠修道女什么啊,为什么修道女要“追杀”自己到这啊?对了,昨天他撞到了修道女,但决斗啊,这不至于吧?难道这人真那么小气?那自己也太倒霉了,莫名奇妙惹上了这种人。若她术语高强,那真不好说。

“说什么都没用了。拿出你的实力吧!”修道女语毕,侧过身来,一手伸前,另一手弯曲着对着少年。双手一紧握毛线,毛线发出淡淡的光芒,随即越来越强烈,形成两个椭圆黄色小球。远处便可看见其光芒的强大,这叫少年如何相斗啊?况且芷恒不在,自己会有胜算吗?这也来得太突然了吧……若坐以待毙这绝对不行,那么只能召唤出芸毒兽了。不过,术语又该怎么念?芷恒从未教过自己,好生令人着急。少年紧张得不行,不断回忆着芷恒念过的术语。对了对了,凡芷恒念过的术语一定有几个字是固定的,只有剩下的词是该要召唤的东西的名字。事到如今,只能试试了!

一理清思绪,少年依照着记忆有模学样的伸出手,闭上眼睛,大喊道:“芸毒兽请听我指令,速速……”

“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修道女一声大叫,少年差点被背过气来。他抬头,望着修道女一脸兴奋的模样,又是满头雾水。现在在搞哪一出啊?又是对峙又是什么找对人……少年看着她,听着她的下文。只见修道女嘴里唠叨着什么,手中的毛线的光芒暗淡下来,其中一手的毛线变回课本。她转过身面对着少年微笑着,已不如方才的杀气重重,“你果然就是我要找的人!你果然是……”

“果然要找的……什么人?”少年没反应过来。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后会有期!”修道女招手,嘴角上扬,往前方跑去,只剩下愣在原地的少年。少年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远去的修道女,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啊对了,差点忘了这么大的任务!少年着急起来,跑进了50号屋子里。

×

“哈……哈……差点来不及了……”

少年喘着气,用手扶在篱笆门上。晓红见少年回来,一脸高兴地奔奔跳跳着往少年跑去,“大哥哥,你终于回来啦!晓红已经等了好久哦!”

“对啦,晓红想你这个朋友想得久了。她一早就在门口等你呢。”晓红身后传来妇女的声音。少年顺着声音看去,发现了一身朴素的妇女。妇女身材中等,一脸憔悴,仅以马尾束在头后。她以亲切的笑容望着少年,正如晓红说的温柔般。

“这位就是晓红的妈妈吧?安娣你好!”少年不忘礼貌地称呼道。

“这破屋子啊,只怕你不嫌弃。尽管住下来吧!我也该去工作了,晓红,好好招待这位朋友吧!”妇女说完,提着工作包,便焦急地往外跑去。晓红笑着解释:“我妈妈就是那么忙,她不喜欢迟到的。”

“我理解啦!对了,芷恒姐呢?”少年看了看四周,连个影子也不见。该不会她不守时啊?少年心中一阵怒火,什么嘛,叫人非得守时不可,自己却不守时。少年又想起自己刚才那跑得气喘吁吁的模样,打从为自己心疼。

“芷恒姐很早就回来了,可不见你踪影,她先去询问我妈妈,然后又出去找我爸爸了。我要跟去,可是她不给我跟,非得要我等你不可。好啦,你也回来了,我要去找我爸爸啦!”晓红说完,要跑出去,少年连忙阻止,“你一人出去不好啦!要不我陪着你?”

“好哟,不然芷恒姐也会担心的。”晓红点头赞成,跑到屋子里。不一会儿,她拿着家门锁匙走出,“咔嚓”一声便锁上了家门。她走来,笑道:“妈妈都是这样,我当然要学学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