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82.与众不同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8-12-14 10:37:49am

奇幻·玄幻


“大龙,撤了!”

战斗才刚开始没多久,黎空又执行了一贯的作风。逃跑的方式还是老样子,和大龙兵分两路,稍后在约定的地点见面。

黎空会逃跑,谢夏早已料到。在这个时间点逃跑,将“囧样”强行烙印在谢夏一行人脸上。

“蓝黎空,你太卑鄙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谢夏喊道。

“卑鄙?我这叫卑鄙的话,你们一千人对付我们三人又要怎么解释?还是说,我们三人面对一千人,将近十二小时仍然没有退场,你觉得不爽,所以就诋毁我?不爽的话,就秀出你的本事,追上来啊!”黎空回头,嚣张地向谢夏一众比了拇指朝下的手势。

不论黎空有无挑衅的举动,更不管逃跑的背后隐藏着何种阴谋,谢夏本来就没有打算放过黎空,追上去是必然的选择。

纸鳞龙仍然健在。在场的守护灵,皆暂时无法使用归无。

面对放肆的纸鳞龙,谢夏只能选择让其中一个守护灵留下,待消除纸鳞龙后,再和其他人汇合。

“骑士们在这里!”

“话说那不是纸鳞龙吗?难不成夕雨一行人也在这里?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机!”

传入耳中的群众吆呼声,解决了谢夏所面对的烦恼。时机是如此地巧合,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不由得谢夏认为,胜利的女神还是她们的同伴。长期下垂的嘴角终于得以抗拒重力的拉扯,往上扬起。

“同伴们!我们需要你们的协助!骑士们必须去追杀蓝黎空,然而前方有纸鳞龙的阻扰,希望你们的守护灵能将它抹消,再跟上我们!”

“当然没问题!”

众人一齐呐喊,气势是如此激昂,响彻云霄,震撼大地,吸引了寻找敌人的人,加速了宙扬的心跳。

咕咕作响的肚子,混入急促的呼吸声,把宙扬的体力到达极限的讯息透露出来。

下午醒来后,黎空一行人只是吃过一些干粮,仅能起到暂时充饥的作用。并非说他们没有准备其他食物,而是因为全部食粮都藏在大龙的背包里。

必须尽快甩开他们,寻找一个地方休息。

转个弯,大龙近在咫尺。汇合后,就能拿到食物,也能迅速逃跑了。

霎时,眼前闪过一道蓝色光芒,被光芒划过的地方产生了一道障壁,阻断了三人汇聚的路线。那高度,超出了视线最广泛的范围。纸飞机和天步可以到达那个高度,但耗费的时间应该不短。

“试看用归无吧!”

夕雨按照黎空的话语行动,一掌拍在障壁上,换来的结果是全身触电。这障壁,不是守护灵的技能。

“该不会是道具制造的吧?对方是那个‘暴力螃蟹’,拥有道具并不出奇。”

“障壁的尽头不知在哪里。要更换路线吗?”说毕,宙扬继续调整呼吸。

表面上是一副“我还能跑”的表情,实际上宙扬已经意识到双脚变得沉重,背着黎空将很难继续奔跑。

黎空也是意识到这一点。正是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累赘,黎空才实行在解决圆桌骑士阵营其中一位主要兵力后逃跑,寻找落脚处休息的计划。此刻冒出带电的障壁挡路,是预料外的事情,然而黎空必须立即解决。

强行破坏不知能否行得通。选项一,从黎空脑海消去。

可以叫大龙把一袋饼干扔过来,但无法担保饼干可以穿过障壁。即使穿过了,也可能会被电压给烧成灰烬。选项二,落得和选项一同样的下场。

“宙扬,这里附近有能通去对面的地下通道吗?”

宙扬左右转身,手机的灯光照耀视线要到达之处。

“真遗憾,没有秘密通道。不过,这里有些石屋有暗室。”

“很好!先躲进去,调整好再继续逃!”黎空的眼中,闪烁着一线希望。

“等一等,只有我们能进去罢了。大龙那边没有这种石屋,该怎么办?”

问题是如此地难缠,才刚解决一个,又衍生出另一个,完全不给黎空的大脑任何休息时间。

“大龙,暂时分头行事!稍后把你的位置发送给我们,宙扬会把地图和路线画好,给你方向!”黎空把语音信息发送给大龙。

虽说黎空只是向大龙传话,宙扬仍能知晓黎空的意图,立马拼上全力,在谢夏一众发现他们之前,藏身到石屋的暗室里头。

想到曹操,曹操就到。

守护灵扎了一头脏辫,黄色的外衣印着青竹蛇的图样,造型算是黎空目前所遇过的守护灵当中最特出的一位。瞧他那样貌和手上的鞭子,无需看名字就知道,那是余炜纹的守护灵——西尔本。

只有西尔本一个,不成威胁。

这家伙明知打不过我们,还要挡在这里?这分明是要拖延我们的时间,摸清我们的逃跑路线。黎空不禁如此思考。

“你们无路可逃了!”

西尔本发动攻势。黎空还没有任何打算,夕雨和知秋只能被动式地进行防御。

“怎么不攻过来?小看我吗?还是累得说不出话了?”

“你觉得我在小看你,那就这样认为吧!我们确实很累,但还能说话。话说,你想退场的话,我们就成全你!夕雨、知秋,把西尔本打飞!”

炜纹从这番话解读到一些讯息:黎空打算速战速决,因此知秋担任强攻者的角色。

对西尔本下指示前,粗略地猜想对方的行动,是炜纹的习惯。

虽说炜纹完全不擅长拟定战略,可这习惯使他能提前对一些事情做好防范措施。如此迅速地追上黎空,也是多亏了这个习惯。

但,炜纹有一个致命性的坏习惯。

一旦想到了对方有何行动,就不会往下继续想。

“西尔本,专注回避知秋的攻击!”

炜纹才刚下指示没多久,夕雨的枪口就对准西尔本腹部,一发零冲将西尔本轰飞,嵌入了石壁上。西尔本毫无防卫,知秋进入橙之魂强化模式,一记咆哮崩拳追击。西尔本像是炮弹那样穿过了石屋,飞到另一端去。

西尔本无法拖住夕雨和知秋太久,炜纹还是知道这一点,可他还是不自觉地张大嘴巴,无言以对。

“夕雨,发射‘冰雾弹’!时间不多,我们一定要撤了!”

“别想逃!缃蕾,把夕雨拿下!”

夕雨才将卡片塞入手枪,缃蕾的身影紧跟着谢夏的呐喊,映入黎空的双瞳。

前方出现一个虫洞,一只猛虎从中冲出来,挡住了知秋的援助。

即使来得及扣下扳机制造浓厚的雾气,夕雨仍会被锤子逮住,逃跑行动将变得毫无意义。

这下糟透了。

一个身影,在黎空面前迅速闪过。

火焰刀刃,挡下了锤子;水波刀刃,产生了螺旋的水流,在粗野的声音发出“漩涡之星”的呐喊下刺向缃蕾,靠着水压将她给击退;守护灵的右脚支撑身子,左脚一个侧踢把夕雨踢到一旁去。

黎空头转向左侧,红发的胖子果然站在视线范围内。

“出场的时机还真是与众不同啊。我欠你一个人情了,鲁瑟。”

“哼,正好在这个时机被我找到了这群家伙,算你走运。待费尔斯塔解决他们后,就轮到夕雨了!在那之前,你就尽情地逃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尽情地逃跑了!夕雨,发射吧!”

子弹撞向地面,产生的浓厚冰雾完美地隐藏了黎空一众的身影。

阻挡视野这一点,黎空和宙扬当然也会受到影响。只要打从一开始就认定好一个方向,看不见也不成问题,他们依旧能按照原定的计划逃脱。

冰雾覆盖了三间石屋,敌方无从得知他们会闯入哪一间石屋。

“那是夕雨的技能,用归无可以抹消,上吧!”谢夏仍能不失冷静地判断。

“竟敢无视我的存在?你们的胆子真大!费尔斯塔,用‘天浪之星’!”

水蓝色刀刃于费尔斯塔前方划出一道蓝光,如同异空间的出口,波浪一层接着一层涌出,以着吞噬对方的意图前进。

天浪之星的攻击范围,宽度约是成年男子横向伸直双臂的长度,高度则和一辆轿车的高度差不多。对付近距离的敌人,回避的难度极高。可现在,守护灵们和费尔斯塔隔着一段距离,攻击的轨迹轻易地被看破,凭着天步就能从上空跨过。不由得骑士们认为,鲁瑟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守护灵陆续腾空。

飞翔的火焰,唤起众人的记忆——费尔斯塔还有一把火刀。

“原来天浪之星是幌子。看来我们有些小看鲁瑟了。”

“不是大问题。全员注意,注意费尔斯塔的攻击,但不必专注于对付他!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清除浓雾,找到蓝黎空!”

“所以说了,你们别无视我!费尔斯塔,把他们全部干掉!”

费尔斯塔仍立在地面,频频使出远程技能击打空中的守护灵。

命中率十分低。顶多能拖住对方的脚步。

浓雾终究还是比预想中来得快消散。

鲁瑟脸上的表情,和谢夏形成完美的两极。

“可恶!鲁瑟,为什么你要协助蓝黎空逃跑?他不是你的敌人吗?难道被雷劈中后变成了笨蛋,连协助敌人这种蠢事都做吗?”满腔的不悦,是谢夏现在的心情。

“协助敌人是蠢事?你觉得是,但我觉得不是!这样做,才彰显出我是与众不同的存在!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让我变得与众不同的机会,就是我的美学!”

理性抵得住怒火的侵蚀。谢夏在随时会暴走的境地中,寻找了一线反击的机会。

“既然你那么喜欢与众不同,那我这里倒有一个让你更加与众不同的机会。”

“哼,那我倒要看看,那是什么机会了。”

“打败蓝黎空,就让你成为唯一一位副圆桌骑士。虽说是副圆桌骑士,但你仍能享有与其他圆桌骑士同等的权力。这有够与众不同吧!”

谢夏这番言论,让同伴们稍感讶异。

按照他们对谢夏的理解,这可以视为利用鲁瑟对付黎空的计谋,并非谢夏真要赐予鲁瑟如此职位,毕竟鲁瑟对他们而言,是一个问题人物。

利用完之后就舍弃,这点子不错。骑士们的脑细胞仿佛全员连接在一起,同时萌起此想法,不自觉在内心坏笑。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变成骑士,就和你们一样,怎么可能会让我与众不同?再说,协助你们的话,就会变成和你们一样,以数量欺压他人的存在。费尔斯塔是以寡敌众的存在,绝对和你们的守护灵不一样!我不想跟你们废话了,费尔斯塔,上!”

谈判决裂。鲁瑟立场已定,谢夏无论怎么说都无法让其动摇。

事态演变到如此情况,谢夏仅剩下对付鲁瑟这一选择。

想一想,也许这才是当下需要做的事情。

费尔斯塔单凭一人之力,就让五十名左右的守护灵退场。任鲁瑟继续放肆,会让骑士的兵力持续减少。于此刻此地解决费尔斯塔,才是铲除黎空前必须做的事。

“兵分二路,缃蕾和泉乐以最快速度解决费尔斯塔,其他人去搜寻蓝黎空。”

众人对彼此点头,了解当下要做的事后,各自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