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章 - 缘分开始

胡须怪人≪我的生活遇见了他≫  - 发布于2018-12-18 12:35:58pm

都市·爱情


一如往日,礼汶慻提着还没睡醒的身体拖着地走进了学校。礼汶慻前脚进了学校,章恺欣后脚就抵达学校。章恺欣走到了每天都要集合的地点,就看见了礼汶慻已经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脚,头靠着手臂,那双亮丽的大眼却在闭着。

章恺欣好笑地摇摇头,轻快地走到礼汶慻身边坐了下来。礼汶慻的警觉性不错,感觉到有人来就立刻睁开眼睛,见来人是章恺欣后,懒懒地伸出手,突然大力捏了捏章恺欣那张婴儿肥的脸颊,惹来某人的不满。

「啊——————礼汶慻!!」章恺欣吃痛地大叫,立刻把礼汶慻那只可恶的手给拉开,双手捂着脸,两只大眼睛怒瞪那个在傻笑的礼汶慻。

「嘿嘿,傻婆,小声点~」 礼汶慻的睡意就这样被章恺欣的叫声给轰走了,立刻精神奕奕地睁大她的褐色眸子盯着她说道。本来礼汶慻刚刚的坐姿已经很丢人女生的形象,现在倒好,她直接脚交叉坐着,双手伏地,一脸欠扁地看着章恺欣。

章恺欣无言地看着礼汶慻,拍拍自己的蓝裙,再看看礼汶慻时候,摇摇头,很无力地叹气。

「唉!」这声唉直接让礼汶慻的手差点无力拐下去!

「唉屁啦你!」礼汶慻幽幽瞪着章恺欣说道。

在去年好不容易撑过中三PMR的大考后,她和章恺欣,还有一些好友都很不容易地[再次]聚在同个班级。礼汶慻和章恺欣早在中一学期就认识了,只是没想到接下来的每一年都是同班同学,这让礼汶慻感到庆幸能认识到什么叫做友谊!虽然自己已经有一位更早认识的好姐妹,只是可惜对方成绩比自己好很多,所以没机会和对方同班,可是礼汶慻仍然相信她与对方那份可贵的友谊。

「礼汶慻大姐,我拜托可以不要这么不淑女吗?都高一了!是学姐了!给那些学弟学妹看见,丢不丢人啊!」章恺欣狠狠拍打礼汶慻的那两只大腿,[啪啪]闪亮的声音发出。

「吖吖,我只是捏你而已叻!干嘛打这么用力?!」礼汶慻皱着眉头,可怜兮兮地秀秀自己的腿。

章恺欣才不管礼汶慻的埋怨,然后两人又像平常一样打闹着,接着来同班好友一个一个到达学校,随着早上的集合时间到,一位纪律老师拿着麦克风开始和各位学生说话后,集合上的学生们才依依不舍地停止打闹的早晨,排好队伍准备每一天的国歌和校歌。

《4A3 -美术本级班》

自从从中一四班级跌入倒数第二班级的礼汶慻,感觉特别开心!

在雨民高中的班级有分类,从一班到六班。

礼汶慻和章恺欣之间竟然有那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缘分,一起进入前四班,一起跌入最后第二班。虽然章恺欣很清楚知道礼汶慻有个更好的朋友,而且礼汶慻很善良,她都不介意把自己的朋友都介绍给全部人互相认识,一起当朋友。

礼汶慻的那位好朋友是从小学就认识了,意外发现彼此是邻居,结果这认识就认识了快八年多,章恺欣记得当初礼汶慻知道自己不能和好友同班时,情绪有些落寞。可是她却在下课的时候就立刻拉人来介绍给他们认识,显然礼汶慻很看重这位朋友。

如今,礼汶慻还是和那位朋友无缘同班。不过礼汶慻似乎不在乎这点,因为她曾说过真心当你是朋友,不会在意这些的。

「礼汶慻!」在礼汶慻刚进入自己的教室的时候,有个女子叫了她的名字。

闻言,礼汶慻还没把书包放下,便立刻抬头一看:「筱楽?怎么了?」

她直接咚咚咚地往自己的位子放下书包,然后又咚咚咚地跑到教室门口。

筱楽,杨筱楽就是礼汶慻多年的好朋友。

「喂,恺欣,你说这次那个女的又要做什么?」黄凯茵一见到杨筱楽就忍不住拉扯章恺欣的衣角,小声说道。

黄凯茵是章恺欣的同座,而礼汶慻是一个人坐在她们身后的位子。

「我怎么知道?八成又找慻子做什么了吧?」章恺欣皱着眉头看着在教室门口的两人。

章恺欣和黄凯茵其实对杨筱楽的印象不怎么好,不过因为礼汶慻的关系,她们都尽量配合。

章恺欣曾经和礼汶慻说过,人总是会变,友谊也会有,故意这样说来暗示杨筱楽这个朋友有些怪。可是那个傻女礼汶慻很无辜地眨眨眼睛,说什么友谊能超过五年是坚固的!差点让章恺欣当场吐血死。不过见杨筱楽也没对礼汶慻做出什么事来,所以选择做旁观者。

在章恺欣和黄凯茵的监督下,礼汶慻和杨筱楽的谈话结束了,然后礼汶慻一脸哀怨地走回自己的位子。

「你怎么了?她找你干嘛?」章恺欣在礼汶慻一坐下准备趴在桌子上的时候开口问道。

「啊就布告栏的事情呗~」礼汶慻有些纳闷地盯着杨筱楽给她的东西,嘟着嘴巴嘀咕着。

这个丫的杨筱楽,要不要这么勤劳啊?才开学不久就一直要开始让她开工,她的假期心情都还没消失呢!

「啊?这么快?这才开学不久呢,她就那么快要你做事情了?」黄凯茵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叫道。由于声音有些大,惹得章恺欣直接用自己的手堵着她的嘴巴。

「慻子,不是我说你啊。你不会觉得她根本就是把担子给你做完,然后事后她又邀功了!别每次都傻傻去帮她做完啊!」章恺欣一只手堵着黄凯茵的嘴巴,另一只手对着礼汶慻勾一勾。

礼汶慻眨啊眨眼睛,有些迟疑,不过还是乖乖整个头往章恺欣那里凑过去......殊不知,礼汶慻一靠近,章恺欣直接送个包在礼汶慻的头上。

「呜呜......你打我干什么!!」礼汶慻抱头痛哭,一脸痛死又委屈地看着章恺欣说道。

「因为你笨!」章恺欣毫无保留地骂礼汶慻,然后才放开差点快憋死的黄凯茵。

「噗~我笨的话,那你不是更笨。」礼汶慻毫不留情地顶回去,还翻个大白眼。

这个章恺欣,平常对自己的事情就是迷迷糊糊的,就对杨筱楽这个人特别敏感而已。

「丫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一个白眼是什么意思哦!」章恺欣直接被礼汶慻气结,大眼发狠地瞪着她。

礼汶慻虽然在友情和情感方面特白目,就偏偏在常识上是比自己好很多而已,外加那张毒舌的嘴巴!一天不没气死人,那张嘴巴就会自动跑出来骂人了!章恺欣在心里OS着。

「恩啦,恩啦~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清楚我自己在干吗啦~啊啊,老师来了。」礼汶慻刚说完就瞄到班主任老师来了,立刻送一个非常敷衍的微笑给章恺欣,转身坐好准备上课,气得章恺欣差点当场准备阉了她,如果黄凯茵没拉住章恺欣的话。

早层的课程就这样开始,时间随着老师教书的声音慢慢地过了好久,然后————

「铃——————」下课的钟声终于响起。

礼汶慻便像往常一样和朋友同步一起去食堂就餐,一路上乐呵呵地,满满的聊天的快乐。

短暂的下课就这样结束了,不过礼汶慻因为是班长的关系,在上课钟声要响起前便到了教师的办公室处理一些事情。

终于处理好事情后才快步地跑回教室,刚到教室门口钟声便响起了,不过她一进门就感觉了有着不一样气息在漂浮着。

她的眼睛骨碌碌地往四周望了望,发现了章恺欣一脸你快看看你的位子地看着自己,她只好顺着章恺欣的指示看过去。

呃……怎么会有五人站在自己的位子?

礼汶慻没想这么多,直接走到他们面前,一脸认真又奇怪地看着他们,然后问道:「请问,你们是走错教室了吗?」

这问题一出,章恺欣直接被礼汶慻的逻辑给打败了,难道这个丫头就没看见对方来势汹汹,是来找砸的姿势吗!?

五人难得很有默契地一起嘴角抽动,冒着黑线地看着礼汶慻。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他们是谁?

「喂,霸占别人的位子是没道德的人做的!快让开啦~」礼汶慻见他们没回答,小脸上开始写着懊恼两个字,然后有些生气地看着他们说道,说着话的时候小手还挥了挥像在赶苍蝇似的。

其他五人先走动起来,慢慢地成了一个围墙,她才发现原来五人的身后还坐了一个人,却没发觉她就这样被那五人围在里头。

这下礼汶慻开始有些纳闷了,一脸不爽地看着正在坐着自己的位子的人。

「呃,学长,请问您老有什么事情吗?干嘛坐在我的位子?」礼汶慻纳闷地看了看那个人身上穿的校服,发现跟自己一样,再看了看那个人的长相,恩,肯定比自己大,那么就是学长了。

「不错,小学妹~你现在终于认得出我来了?」男子闻言,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让他瞬间整个的气息变得不一样,有种危险的感觉。

男子眼神勾勾地看着礼汶慻,嘴上保持着微笑,但却让人觉得是笑面虎的感觉。聪明的人都是能轻易知道他这微笑是充满着诡计的笑意。

可惜,对方是礼汶慻。

「嗯哼,怎么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是学长啦~」礼汶慻傻气认真地点点头说道。

一瞬间,「噗—— 」

分别是围墙五人很有默契地噗嗤一笑,然后忍着不笑出声,可是他们因为憋笑,肩膀抽动得很厉害呀。

「……」男子笑脸直接收起,眼睛一眯眯,狠狠这样地瞪着这个该抓起打的女人!

「嗯?怎么了?难道……」礼汶慻看男子怎么表情变了呀,安静盯着男子几秒,眼睛一亮,一脸我猜对了吗?的说道:「难道你是长相比较老气的学弟??」

这下,那五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当场大笑起来。

男子冷眼看着已经笑到不省人事的五人,犀利的冷眼再往礼汶慻那里一看......

女人,你我之间的缘分现在已经成功连线了!你就乖乖等着我吧!

反之礼汶慻还一脸纳闷,微嘟着小嘴,皱着眉地看着男子......然后忽然感觉他那眼神异常地让她的鸡皮疙瘩瞬间报到。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