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三:大力洲潘衡村 - 回二十六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2-17 5:09:02pm

其他·同人


“她是怎么了?难不成被什么阿姨刺激成这样了?没想到活了几百年第一次还会这样……”少年嘀咕着,安抚好晓红后便走到楼上。他敲了敲门:“喂,芷恒,还好不?”

房间里没有回应。一定有什么端倪自己看不出来了。少年试着再敲,门突然开了,是依旧没有表情的芷恒,“进来吧,有事要跟你说。”

就连语气也是平淡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少年一阵鸡皮疙瘩,但还是走进房间里。

“你想讲什么,说吧。我……我不会嘲笑你的!”少年坚定地说,殊不知自己却是为何。

芷恒没有搭话。

“喂,你……”少年猜测道:“你该不会被她吓疯了吧?”

“几百年我还是头一次见。”芷恒突然冷笑,“真是有趣、有趣。”

“我很好笑吗?”拜托,不要一直说外星文好吗。

“现在问题,算解决,又不算。我也不知为何。”芷恒微皱眉头,“我以为执行任务了便可,可是好像错了呢。原来,不是每一个任务都可以处理得妥妥当当。”

“你的意思是什么啦?”少年开始不耐烦了。

“我问你,如果两个人互相喜欢对方,他是可以为此冒险的吗?尽管没什么胜算?”芷恒问。

“哈?你问这干嘛?”少年越发不明白了。

“你尽管回答就是。”

“其实……我也不知道啦。可是,这也没有一个固定答案,不是吗?”少年只好如实回答。

“哦,对了,对了。”芷恒一脸恍然大悟,“这任务,也要告一段落了哟。”

“呃,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啊?”少年觉得自己已经满头都是星星了。

“我想说,要让晓红父母再次复合,无望了。”芷恒摇头,“这样做,是对他们最好的。守护者就是要让他们幸福,而不是在乎任务上的要求,不是吗?”

“啊,什么……”少年惊讶地说:“晓红知道了,不会让她伤心吗?”

“我想不到其他办法了,现在只能安慰她了。虽然看起来对她残忍,但真正却是对她好。”芷恒望着楼下的晓红,叹了口气,“她可能没办法接受吧,不过爸爸呢,一定不会抛弃孩子的。是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少年不住问。

“一个……复杂又纠结的感情。”芷恒如此解释。她想起左邻右舍、晓红母亲、晓红父亲和阿姨说的每一句话,句句都深刻的烙印于脑海。他们如此自私,难道没想过晓红的感受吗……如果知道这是一个没有结果的感情,为什么还要结婚,生下晓红,再让她跌入永无止境的漩涡?过了那么多年,芷恒以为自己已经封闭内心,没想到这所谓的情感却还是清晰可见。她发呆着,打从为晓红心疼。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这任务,我就交给你去做吧。”任务失败,芷恒已无脸面对晓红。当初兴致勃勃的拍着胸脯说一定会让她重新得到爸爸,可现在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呢……

“可是,我不会安慰小孩啊?你经验那么多,这事应该交给你去做才对啊!要是适得其反的话,我可能被辞职了。”少年连忙拒绝。

“这任务大多都是我去执行,你凭什么拒绝?”芷恒恼羞成怒,生气又带着威严地骂道。

“是……是你自己要帮我的啊。”少年说出这句话后深知不对,紧接着又改口:“对不起啦,看你脸色不好,我还推卸责任……”

“想将功补过,就照着我的话去做。”芷恒命令道。少年只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走到楼下去。

之间发生了什么呢……只能让芷恒自己说了。

晓红见少年走到客厅处,不住问道:“大哥哥,芷恒姐说了什么?我爸爸怎么样了?”

“还好,还好!”少年只好笑着安慰道:“有晓红在,你的爸爸绝对安然无恙。”

“可是,爸爸呢?爸爸不是应该在晓红身旁的吗?”晓红又问。

“这嘛……”少年迟疑,又问:“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喜欢!只因为有妈妈在。可爸爸在,那就更完美了。”晓红兴奋地说:“因为爸爸喜欢四处带我去玩!爸爸也会做饭,很好吃呢!虽然有妈妈在也很好,不过我不敢对爸爸回来有希望。要是连妈妈都离开我,我会很伤心的!”

“总比好过妈妈也离开你是吧?”少年说,心里有些小雀跃。

“对!”晓红点头,笑着说。

这下没问题了。晓红能渡过这关!少年暗自赞叹她的懂事,也知道这下任务就能完成了。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又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找芷恒姐。”说毕,转身之时,芷恒却匆匆忙忙往门口跑去。少年马上叫住芷恒:“你去哪里?”芷恒仅是回答:“找一个人。”

×

晚上。

少年躺在草丛处,观望着天空的星星。他双手放在颈项后,回忆着与猜测芷恒所经历过的一切。还有刚才感到不对劲的纸条,也想不出为何。

他从口袋里拿出纸条,一遍又一遍地读着。他读得不耐烦,干脆把纸条弄成一团,欲丢掉,又把它放回口袋里。

“这里是晓红的家,又不是垃圾桶,我丢什么垃圾?要爱护环境啊,……,懂吗。”少年无法叫出自己的名字,只好跳过。对了,捡到的记忆碎片这么大的事怎么差点忘了呢。少年马上拿出记忆碎片,形状似三角形的小碎片在手掌里不太显着。明明是透明得可以以晶莹剔透形容的三角形玩意儿偏偏却在名字上那么重要的地方却被刮花了。或许上天不让自己知道名字吧,少年苦笑。也不知芷恒去哪了,到现在还不回来。参加了一年一届的守护者宴会?也没邀请少年去,太不讲情谊了吧。

“随便她吧,反正是我的上司,去哪里我也管不了。去吃好料了?噢噢,也不邀请我去……”少年自言自语,玩弄着手里的碎片。转念一想,来龙去脉自己连皮毛都不知道,何谈任务成功?要是属上问起,自己叙述不出来,那也太丢脸了。既然芷恒那么喜欢卖关子,那么自己推理算了。

少年闭上眼睛,回想着晓红亲戚朋友对晓红父母的评价——

“晓红母亲平易近人,很喜欢与我们说话。父亲则严肃了点,不过适当时候还是会开怀大笑。夫妻和睦相处,我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说到这我就生气了,他们好端端的离什么婚?有为晓红着想吗?她父亲哪是个伪君子,我看着他就讨厌。她母亲也很可怜,面对这种丈夫还忍气吞声。”

“他们哪平时都不错,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晓红父亲就郁郁寡欢,母亲也脸色苍白,不发一语了。我觉得呢,他们正在隐藏自己的情绪,好像定时炸弹般可能会大爆发呢。阿姨呢好像是什么地方大人物。小弟,我劝你一句,这事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又想起了纸条上的字:“‘我知你是守护者,所以诚意邀请你前到我方秘密基地,0号公寓。”

如此推断,什么阿姨绝对不简单。她究竟是什么身份,竟能让芷恒如此避退三舍,终止执行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