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笨系统懒主角 - 周方舟打虎惨兮兮

一派胡写≪咸鱼大侠≫  - 发布于2018-12-17 11:42:07pm

武侠·仙侠


在生命遭受到妖虎威胁的同时,周方舟在破被子上睡得很舒服,完全没发觉自己身边有一条妖虎正在流着口水看着他。

不过,以他的性子,就算知道自己身边有妖虎,作出的应对应该是装睡然后乘机给妖虎一记狠的然后反杀那只笨妖虎吧

当然,以上的前提是他知道,现在他不知道,所以可以无视掉将重点放在剧情上......。

妖虎盯着周方舟看了一小会儿,下定决心低下身子作势欲扑解决周方舟当晚餐的时候,周方舟动了,他……,翻了个身就继续睡了……。

妖虎被周方舟吓了一跳,不过在看见周方舟只不过是翻了个身子而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之后就低吼了两声,一个猛扑扑向周方舟!

但是,妖虎扑了个空,因为周方舟不知道是睡姿差还是怎么着的,居然又翻了个身滚出了妖虎的攻击范围。所以,妖虎就这么巧的扑了个空,人没扑到反而扑到了周方舟刚刚睡着的破被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周方舟作为一个合格的野外生存者,最最最基本的警觉性还是有的的,虽然他的警觉性在这一年来的安逸生活里被消磨了不少,但妖虎发出这么大的声音他还醒不过来的话那他还不如乖乖去死了算了。

就在周方舟因为声响睁开眼皮的同时,他首先看见的,是一张正向他袭来的血盆大口!

如果周方舟只是个凡人的话,说不定下个瞬间就会迎来被妖虎给咬死的结局。

但很可惜的,勉强算是个武者的周方舟反应很快的来了个驴打滚儿滚,躲过了妖虎的致命一击。

周方舟在一个滚儿滚出险境并让妖虎一咬咬空后就接着打滚儿的后劲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手上握着的是一把趁着刚刚打滚儿的时候从被子底下抽出来的生锈短剑。

虽然这把短剑生锈了,但剑刃依然非常的锋利,伤到辟迈期没有真气护体不能刀枪不入的妖虎是没问题的。

周方舟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由于连续几次攻击都打不中而有些懵的妖虎,忽然眼神一凝,一个踏步冲上前去乘着妖虎没有防备的时候一剑刺去!

而妖虎虽然有些犯懵,但反应却很快,及时的提起了爪子当下了周方舟本应在背上造成致命伤的一刺。

可是,妖虎这一挡却因为来不及调动体内的力量而是依靠肉身吃下周方舟这一记在手臂上加持内息过后威力翻倍的攻击,所以妖虎的爪子就这样被周方舟开了一道几乎贯穿整个虎爪子的洞洞!

妖虎因为左爪受了重伤吃痛的大吼了一声,受伤的爪子反射性地往后一缩,而没受伤的右爪则是往周方舟拍去,这一下就如同刚刚周方舟一般加持了力量,掌未到风先至,微微吹起了周方舟额前的刘海。

好在辟脉妖兽还没生出相当于人族真气的妖气,不然周方舟绝对撑不过这个回合就会变成妖虎的晚餐。

妖虎攻击的这个时候正好是周方舟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就算还有几分力他也无法拿剑硬吃下妖虎威力十足的一击。

所以他只能内息灌入双脚加持之后往后方跳去与妖虎拉开距离,虽然这样就相当于放弃先手攻击的机会,不过开局就废了妖虎一只爪子也不算亏。

周方舟站好身子,短剑握紧精神绷紧的盯着虎目因为左爪上的痛楚而开始发红的妖虎毫不放松,因为他知道受伤的猛兽总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实力。

在受伤之后那怕只是一只兔子也能在人身上咬下一块肉,这种事情常年流浪在外的周方舟看过不少次了。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出来刷存在感了,不过他也知道周方舟正在战斗不好打扰省得一尸两命,如果系统有命的话……。

所以系统很好心地为周方舟开启了血量和内息的红蓝双条显示代替嘴炮出来刷存在感。

现在,在周方舟的视野里妖虎的头上出现了一条被削掉差不多十分之一的血量红条和一条基本没扣掉多少的内息蓝条。

除此之外,他的左上角还有一条满满的红条和一条扣掉些许的蓝条,这就是周方舟的红蓝条。

如果只看表面的话,周方舟有着先手造成的伤害而对妖虎有着血量上的优势,但实际上妖虎上方的状态栏上还写着两个字,狂化。

这个状态周方曾在受伤的野兽身上看过了不少次,而每次他遇上这种身上有类似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些许战力的增益状态的野兽都没翻车的原因有很大都归功于这个状态栏显示了对手的状态。

不然,在没发现的状态下他也得要翻个几次车来累计经验意思意思一下。

所以周方舟不敢放松,他在等着妖虎出手的那一瞬间,因为只有那一瞬间他才能做到致命一击,而不是被妖虎瞬间接着力量优势做到反杀。

别看周方舟先手废了妖虎的左爪削掉了妖虎十分之一的血量,如果换成是周方舟被妖虎扫到那么一两下的话结局就很有可能是直接飞升成仙去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一人一虎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狂化的原因所以妖虎比较沉不住气,总之妖虎就率先出手了!

它上半身微伏,蓄力往空中一跃,在空中借助旋转的力量将尾巴如同棍子一般扫向周方舟,横扫一切的威势让人感觉几乎无法招架!

一般上来说,老虎有三种攻击方式,一扑二抓三扫尾,刚刚扑和抓都用过了并被周方舟险之又险的闪避,但这一次却将周方舟的退路给封锁,逼得他只能硬抗。

在刚刚与妖虎拉开距离的时候,周方舟在这个本来就不大的破庙从中间跳到了墙边,所以他不能后退,至于左右两边就更不用说了,都在妖虎的攻击范围内,有闪沒闪都一样,完全没意义。

周方舟见局势如此却并没有做出格挡的动作,而是将内息都用来加持手臂抓住了某个时机一剑刺出打算以伤换伤!

妖虎眼中露出了一抹讥讽,因为那怕是以伤换伤,周方舟被威力如此大的一击扫到的话不死也残,而它自己根本就不怕这么一下,因为想一击重创旋转中的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一虎一人一扫一刺,结局就是妖虎将周方舟扫飞出去撞破庙的破墙,等他落下来的时候嘴角就流出一抹血液,看这样子不是震伤了内脏就是断骨头了。

妖虎兴奋的低吼两声,眼里的讥讽不加掩饰,但接下来讥讽却慢慢的变成了恐惧,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地流逝,而丹田也传来一阵阵的痛楚。

妖虎低头看了看被鲜血不断染红的地板,又看了看扶着墙勉强站起身子站起来的周方舟无力地倒在地板上,现在就看得到妖虎肚皮上本是丹田的地方插着一把完全刺入里面,在外面看不到半寸剑刃的短剑。

周方舟咳嗽两声,视野里妖虎的血条正在不断地减少,因为失血过多造成妖虎的死亡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而周方舟的血条则是很危险的只剩下十分之一。

周方舟的右半边身子,也就是刚刚被妖虎扫到的地方他凭着痛觉感受一下大概是断了几根肋骨,而右手在攻击过后放开短剑的同时也被扫中,骨头大概是碎裂了。

“咳,真是险胜啊,嘶……,看来要去找些草药疗伤了,咳咳咳”。

看着被自己咳出的几滴血液,周方舟嘴角满是苦笑,他辛苦的盘坐在地上运起所剩不多的内息开始简单的疗伤以恢复正常的行动能力。

不然放在那边等他自己好都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恢复正常的行动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