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序、天逢雪我遇你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8-12-20 12:58:03pm

奇幻·玄幻


北風呼嘯,大雪紛飛。

銀裝素裹,分外妖嬈。

山間一處白玉宮觀,亭台閣樓,在鵝毛大雪襯托下給人種仙氣繚繞的錯覺。

觀內大殿。

襁褓中的嬰兒不哭不鬧,頗有靈性的大眼睛好奇地四處看,抱在母親懷裡還算安分。

他胸前有一塊紅色的玉,縷空雕刻出三朵蒼羽派象徵性的罌粟,栩栩如生,朵朵綻放的花兒鮮紅欲滴,在日光下閃爍著流光,帶著一種窒息的美感,而配得上這麼標誌性的首飾的人正是汪家公子。

在場除了小公子和抱著他的母親以外還有兩名男子,一位是丰神俊朗的男人,眉眼间透露着不可违逆的威严,全身散发着不怒而威的肃杀之气;另一位是眉目清秀的青年道长,一袭青衣道袍加身,一头墨黑头发则以竹簪束起,他手里拿着个拂尘,还有一把剑背在身后,姿态闲雅。

「汪掌門,貧道已準備就緒。」

「那就開始吧。」

青年道長點了下頭,隨後用手中拂塵輕輕掃過汪小公子的臉蛋。

興許是覺得搔癢難耐,小公子整張臉皺了起來,儘管沒有因此大吵大鬧卻也讓動手的青年道长倒吸一口氣,小眼神兒慌張地瞟向汪掌門那兒看,深怕自己會因此得罪這不好惹的主兒!

還好汪掌門對這點插曲完全不放在心上。

他們進行的這起儀式过程相當簡單,但卻對仙門百家出生的孩子極其重要。一般來說,嬰孩出生便伴生灵根,而三個月大靈性初長,是最適當的時候測驗其靈根與相生屬性,只要確認了其屬性和靈根,那麼以後在他的修煉上就能對症下藥,十分有幫助。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小公子身上什麼反應都沒有。

女人不解,「怎麼回事?」測驗結果本該會化作一點光芒集於眉心,顏色越純粹越好,怎麼她孩兒會對測驗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

「這⋯⋯」青年道長一臉為難,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個完整句子。

「不必多言。」男人捏了捏眉心,頓時覺得頭疼。

他的兒子,體內擁有的竟是虛無靈根。

虛無靈根代表什麼?代表那人没有慧根,悟性極差,將來恐無法順利修得正果。簡單的說,就是廢物一個!

男人極怒,轉身就將一記凌厲的眼神賞給身邊的妻子,女人倍感委屈,卻一句解釋都說不出口,誰會想到出自名門且有一定道行的夫妻會生出一個虛無靈根的孩子。

那,這該如何是好?

半晌後,男人輕輕嘆了口氣,內心做了一個決定。

他抬起手,靈力聚在掌心,紫色的靈氣濃郁得肉眼可見,帶著威懾力十足的殺意,眼看就要擊到孩子身上!

女人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緊緊抱著孩子、用全身護住自己的小孩,拼命求饒,「夫君不要啊!他可是你的親骨肉!虎毒尚且不食子啊!」

「天道無眼,葬送我兒的一切天賦!」他蒼羽汪家的孩子怎可以是一個廢物?與其讓孩子碌碌無為的過日子,到不如現在就結束他的生命!

就在这时,有人闖入打破僵局。

「掌門,有人將一嬰孩棄在了門口⋯⋯」察覺到現場氣氛不太對勁,女弟子說話的聲量越來越弱,最後噤聲。她不再廢話,提著手裡的一個竹籃,緩緩地走近三人。

小竹籃裡躺著一個小孩,襁褓中夹着一张纸,摊开一看只见二字:宁息。小孩看起來应该是刚出生的年纪,很是瘦小,似乎是營養不良,细胳膊细腿的好像稍微一用力就会断了,偏偏他的肌膚出乎意料的細嫩,肤白胜雪,吹彈可破,白白嫩嫩的,和小公子比起來非常沒有精神氣,一动不动,只是时不时眨动臉上鑲著的那一對不見混濁的灰色瞳眼。

灰眼十分罕见,而且有股淡淡的森然,給他增添了不少邪氣,與他對上視線時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持灰瞳者近幽冥。

男人皺起眉頭,本來兒子虛無靈根一事就夠他煩心的了,眼下又來了個異類嬰孩,他再也不壓抑怒氣,衝著撿回孩子的人發火,「這般不祥之子,你將其帶回來是几个意思?莫不是想敗壞我蒼羽汪家的名聲?!」

而女人懷裡的小公子不理解現況,只注意到小夥伴的存在,他忽然就鬧騰起來,不停伸長手努力想要夠著另一個孩子,一個勁兒地傻笑。

越看越來氣,男人冷哼了一聲,「把他帶下去,隨便找個地方埋了!」

「埋、埋了?」雖然深知掌門不通人性,但女弟子也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冷血,下意識重複了掌門的命令想要確認究竟是否真要這麼對待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孩子。

「難道你還想養著他等他長成什麼妖孽嗎?!」男人怒吼道:「持灰瞳者近幽冥!這小孩說不定是來自幽冥的野種,幽冥之主千年前率兵襲擊人界,我們多少同胞都死在戰爭中,難不成你要以慈愛之心原諒殺死那麼多人的幽冥鬼族?!」

「是,弟子這就去把孩子給解決了⋯⋯」

「且慢!」

青年道長出聲阻止,甩出拂塵掃過孤兒的臉,孤兒的眉心頓時亮起一道銀藍色的光,透明度極高,且純粹乾淨。

見狀,青年道長臉上堆砌出滿滿的笑意,他哈腰拱手,拉開嗓子以昭告天下之勢道:「恭喜汪掌門,令公子擁有雷系天靈根!」

汪掌門不明所以,「道長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要我堂堂蒼羽汪家的掌門認一個野種做兒子,演一齣貍貓換太子?」真要他这么做,他还不如现在就送这两个孩子上西天!

青年道長回以一笑,高深莫測,「此言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