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一、主角自棺材中醒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8-12-21 1:30:43pm

奇幻·玄幻


悠悠转醒的时候,他看见绿色的幽光。

周身全是那种诡异的光芒,和他经常在深山猎场见到的鬼火几乎相同。

等到完全清醒之际,他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密封的空间,像是个棺材,密不通风,可是不知把他关起来的人施了什么手段,他竟然不会觉得窒息。

而且空間狹小得连翻身都不行。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他一出声,嗓子就如火烧般热痛,发出的声音也是沙哑的,一点也不像他自己的声音。

忍著不適咳嗽了聲,汪葬天打起精神,上下左右到处拍木板,一方面想着或许会有人来查看,另一方面也想找出可以突破的地方。

聽著木板傳回來空洞的聲音,他努力回想究竟發生了什麼。

他还有呼吸和心跳,绝对不是起尸,而且他也没有自己死掉了的记忆……

话说他怎敢奢望会有人来掀这棺材板,没有被埋起来就不错了,必须得想办法自救才行。

终于,他在对应自己心脏的木板上看见一道不怎么明显的阵法,那是非常复杂的一种高阶护身术,是以人体五行为模版画出的「护心」,一个人的五行或重或轻对于这道阵非常讲究,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不管是七孔流血还是筋脉全断,反正命就是没了。毕竟这道阵是女魔头白语妃创造出来的,想当初深云山一战白语妃大肆推广「护心」,多少人信她就有多少人死在这道阵上。

白语妃这人也是奇怪,最爱看窝里反的戏,上至皇家世子下至平民百姓,无一不受她祸害。因此世人送话——祸国殃民白语妃。

而且还是祸自己的国,殃自己的民,杀自己的人。

这十恶不赦的大恶人、白语妃符修的名号响当当,修为极高能力不容小觑,可她却专门捣弄一些旁门左道的妖术,所以基本上她已经是修真界魔修的标准了。

之前还听说千秋卫家的家主亲自收了这妖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自那之后就再也没听说过白语妃的消息。

不过好在他正好精通这些,作为一个优秀的符修,不懂些邪门歪道的禁术怎么行?

只是施术者修为不比他低,强行突破恐怕会遭到反噬。

想了想,他咬破手指,用血篡改那道阵法,加了几笔让困人的结界失效。

毁符不比写符难,只要知道构造就行。

绿光渐渐暗了下来,汪葬天蓄足了力一掌拍向棺材板,「无染心空,律令速达!起!」

一个人高的木板整个飞起撞上墙,啪的一声粉碎得彻底。

外面的新鲜空气真是久违了,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直到满足了才好好观察环境。

他首先去检查了几乎碎成渣的木板,从勉强拼凑起来的一小片面积可以看出这是以血书写,而他刚刚看见的那道「护心」与他的五行完全符合,定是非常熟悉他的人为保护他而设下。

接着,一番打量下来后,瞬间让汪葬天恢复自由的喜悦消失殆尽,回归平静。首先是他身上这紫底金纹的锦服,看起来像寿服……或许根本就是寿衣,总之这是让汪葬天心凉凉的最大原因。

周围景色非常熟悉,这是他苍羽派地下室,他作为掌门自然是知道这个地方的,除了这来路不明的棺材,其他秘籍、剑谱……全部都是他看到烂的东西。

可是他一点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又是谁把他关在棺材里,还把他关了多久。

他试着在心里默唤藏海——他的佩剑的名字。

可是他试了好几次都迟迟得不到回应,一而再再而三的奇怪事情让汪葬天皱起眉头。一般已认主的灵剑通常在被召唤后都会以主人的位置为目标自动归位,这次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和藏海的连接。

「怪了。」

只要他一说话喉咙就一阵火热,他难耐地皱起眉头,竖起两指虚化了一道符摁在自己的喉头,暂时性的压制住这莫名的灼痛。

清凉缓解了疼痛,但他明白这道符撑不了多久,脑内迅速搜索出几株可以医治灼伤的药材,想着,出去之后就让手下去寻来,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染上这伤痛的,不过还是及早根治的好。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他踏上向上通往地面上的楼梯。

地面几乎可以说是废墟一片,墙柱被打散了好几个,苍羽汪家的地盘好像被孙猴子大闹了一场一样,狼藉一片,混乱不已,四处都有干掉的黑色血迹,好几把眼熟的兵器断在地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头,殿外风景是刀剑冢的阵势。不远处,苍羽汪家的旗帜残破、随着风吹飘扬,他愣愣地走到那面旗帜下,系着旗帜的那支木杆上刻着几个字,看得出来刻字之人非常仓促,几个笔画都一下合成。他失魂落魄,顾不上喉间的炙痛,念出那些字:「苍羽派三千弟子在此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