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四:零号公寓的主人 - 回二十八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8-12-23 12:42:59pm

其他·同人


告别了晓红母亲后,我便开始思索。想起晓红母亲刚才的脸色,它告诉我她似乎没在对我说真话。

依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我觉得晓红母亲有异,只有去问晓红父亲才能知道其中的破绽。看来不能等少年了,这样能避免他们有时间串通好。

询问了晓红父亲的门牌号码后,我便往外冲。一股微弱的力量拉住我的衣角,我知道那是晓红。只见晓红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弱弱地问道:“芷恒姐,带我去找爸爸好吗?”

“晓红乖,你在这里等大哥哥好吗?待会儿他找不到了会着急的。”我忙敷衍道。可晓红把衣角抓得更紧了,渐渐地嘟起了嘴巴。

“就等下。屋子很靠近呢,我很快就回来了。待他回来了,就带你去,这样总可以吧?”我见她依旧坚持陪我去找她父亲,又补充道:“我有急事,晓红就等会儿吧!晓红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不是么?”

这回,她终于松手了。我笑着说谢谢,便跑向1391号屋子。

没什么功夫就到了1391号屋子。这些年慢慢累积的实力吧。

我走到篱笆门前,发现屋里平静得不寻常。他们出外了?我也不能贸然跑进别人屋里,便试着在篱笆门前大叫:“有人吗?”

屋里并没人回应。

我再叫了几次,只能肯定屋子真没人了。看着锁着的篱笆门,我只能越过它。脚刚踏上铁条,突然发现篱笆门随着我的力量往前推。我敏捷地缩回脚。试着轻轻一推篱笆门,篱笆门便随着刺耳的摩擦声打开。篱笆门并没锁。我呢喃着,直走进屋子里。

不对。篱笆门没锁,且没人在家。经验告诉我,这可能是一个陷阱。该不会是我想多了呢,我也不知道。我只好带着警惕之心,走进了屋里。

我望了望客厅四周,风扇还开着,只是连个人也没有。这怎么回事呢……我思索着,赫然想起了邻居与晓红亲戚朋友的话——

“那阿姨是个不简单的人,你最好不要惹她。”

那么说,晓红父亲被她捉走了?可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她已经知道我的到来,所以特意让篱笆门开着?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到来?莫非……

这屋里,或许留下了纸条,否则她不可能会特意让自己露出破绽。我找遍了屋子,果然让我找到了那纸条。

我读着读着,脸色聚变。

这无疑让自己跌入危险之中。我不会明白阿姨到底是什么来历……

直到少年叫我,我才反应过来。我不能再犹豫了。多一分钟,晓红父亲陷入危险的百分比就会增加。

我草率地与少年和晓红解释了几句便往0号公寓走去。期间我明白过来,0号公寓不存在,凡人根本看不见,看得见的仅仅是我们这些守护者、有力量的人等不平凡的人。

这么一来,那阿姨又隔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看来我不让少年和晓红跟去是正确的。晓红跟去只会添增一份危险,少年仍然是出生之犊,也不知道阿姨到底是什么人物……

不要再想了。从现在开始,我得提高警惕,认真注意每一个细节。我走到所谓的0号公寓前。那是一个十二层楼的公寓,每层楼又分成六间屋子。公寓被油漆得透红,带着时代久远的味道。

当然还有一股……杀气。

可能是她生气我们来干扰她的幸福吧。对不起,我只不过是执行任务而已。晓红父亲的安全,我也得必须担保。

深吸一口气,我走到公寓处,并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之后,我就走到电梯处。刚要选择按钮,我发现到了贴于电梯旁的信封。

信封上写着“来自远方的客人”

我把它拆下,并打开它。信又写着“初代守护者,我知你的目的。若想相见,请到第十二层,我的办公室处。”

很显然,这信是写给我的。我把它攥紧,按下电梯按钮,走进电梯里。

电梯缓缓上升,期间看见了玻璃片外的、一堆贪婪的妖魔鬼怪。它们个个都是以人的样子现形,张牙虎爪、争先恐后地往我冲来。它们像失去理智般敲打着电梯门,玻璃片也被刮得面目全非。我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它们,直到它们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原以为削弱和掩盖了部分我和少年的气味就能防止它们发现而造成大乱,没想到它们的嗅觉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看来这方面还要再加强了。

“叮”电梯门随着声音打开,我来到了第十二层楼,阿姨的办公室。我走出电梯,端详着这所谓的办公室。第十二层楼与一般的公寓单位无异,不过我知道这内有乾坤。若仔细观看,第十二层楼是不存在的。它的样子呈半透明状态,就连妖魔鬼怪也看不见,已经是至高无上的级别。电梯里的按钮也是透明的,依我的判断,就连信封也只有我看得见。

我走到其中一个单位前,拉开门把,稍微用力一拉,里边的情况显现于我的面前。说它是个普通的居家场所,它更像个游乐场,滑梯跷跷板等凡是想到的游乐场用具都能在里边找到。这层楼的全部单位都是贯通的,从这里到尾端,都有三百米那么长。游乐场以白色色调为主,用具也被油成白色,有隐藏作用。从这里,我可以闻到很重的妖魔鬼怪气味。它们都隐藏在这四方,就只差对我做出攻击。

看来晓红的阿姨是想与我斗不可了。

尾端处,能看见白色宝座上的女人。此人闭上眼睛,用手托着面颊,一副悠哉的样子。她穿着一身火红的洋装,在这白如玉的场景中十分显眼。她就是晓红的阿姨了吧……我想道。

但,却又让我想起了属上。

她身旁,正站着一个穿着灰色便衣和黑色休闲裤的男人,手被扣上类似手铐的红色火圈。原本应该是害怕的男人,却一副无关紧要,情绪表现得不寻常。他应该是害怕才对么,为什么却看似若无其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