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二章 - 阴风

第220个路人≪绝命逃亡记≫  - 发布于2018-12-24 1:32:55pm

灵异·鬼怪


外面的阴风越刮越大,躲在屋内的泽龙和晓东心知他们所躲的屋子迟早会被这风给破坏。

泽龙尝试在屋内搜索出可用来测试阴风威力的东西,然而他找不到。除了用自身的肉体测试以外,别无他法。

经过他们俩屡次三番的讨论,泽龙还是坚持以身试法。他走到了门外把手伸出去,未料他还未把整个手伸出去他的小指便被阴风给割断了。

“哇啊啊啊啊!!”

感受到痛处的泽龙发出喊叫声随后立即把未伸完出去的手给收回进来。一旁的晓东看见这情形了,不由自主的看着屋子,深怕这屋子就像泽龙的小指一样被风给割断了。

小指流着血的泽龙赶紧撕开自身的衣服,把小指包扎。随后他强颜欢笑的对着晓东说:“这风…并不简单,哈哈…”

晓东明白他这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这时,厨房里传出了声响。原本已经放下紧张感的两人顿时间又紧张回了。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厨房,发现里面的切菜板掉在地上了。两人站在厨房门外一阵子后发现没灵异事情,便走向前拿起切菜板。

率先拿起切菜板的晓东不小心看了一眼后便立即被吓得把切菜板扔去地上。随后他脱口而出了一句话:“这切菜板上…沾满着鲜血…”

泽龙并不相信,存放在这几百年的东西哪来的鲜血?于是他拿起切菜板,当他手指触摸到板上的鲜血时,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鲜血给吓得扔在地上。

“我的妈?!这哪来的鲜血?”

随着泽龙的大骂,厨房门外闪过了一个红色影子。察觉到有东西在背后的两人,立即把自己的视线转向了厨房门外。

然而他们并未看见任何人影,正当他们觉得这是自己吓自己时,外面传出了女子笑声。这笑声让厨房里的两人不寒而栗,顿时间就是跑出厨房观察外面的情况。

当两人回到客厅时,只见外面还是阴风阵阵。不时看见外面有木碎飞过,两人见没有什么情况便再次坐在了地上继续休息。

未等他们两人坐下,门上面的墙壁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随后那个墙壁便被阴风给刮成了木碎吹走了,两人见这景色顿时脸色苍白。

若整间屋子被这阴风破坏,他们俩也就只能成为肉碎的份儿了。此时,之前莫名其妙消失的医生再次现身。晓东墙壁上的影子,露出了医生的招牌笑容。随后晓东翻起了白眼露出笑容往外面冲了过去。

注意到晓东的泽龙立即伸手拉住了他,可惜他的这个举动是徒劳无功。被附身的晓东力气异于常人,泽龙完全拉不住晓东。被拉住的晓东则是凭借自身的力气把泽龙给拖了起来。

筋疲力尽的泽龙,不小心把手放开了。由于惯力的作用,被附身的晓东就这样子冲向了外面的阴风………跌坐在地上的泽龙见证了他最后一个同伴的死亡。

他看着晓东的身体被阴风给分尸,从尸体分成肉碎,再分成肉粉散播在空中。血液则是突然出现在空中一样,空降于地上。目睹一切的泽龙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那滩鲜血,他无法相信晓东的死亡……

这时,空气中除了充满血腥味,还出现了医生的笑声。那个笑声似乎别有用心,仿佛就在告诉泽龙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突然间,泽龙又想起了他叔叔给的符纸。他拿出符纸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如何躲避这场阴风。他想起了叔叔的那本书里记载着一种法阵,只要画出的符是准确的,那么它就会起效果。

他看着外面刮着的阴风,恐怕一时半会都不会停下来。此时,屋顶传来了声响。他清楚的知道这屋顶要是被吹破了自己也会死亡,于是他二话不说再次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在地上画出了法阵。

他仍然记得叔叔和他说过这法阵的威力,一个有实力的道士用了这法阵都会昏睡一天,由于泽龙的身体特殊无法支撑这种力量,叔叔曾经劝他别使用这法阵。

时至今日,他已经别无他法。他并不想被这突然刮起的阴风吹成肉粉,等他画好法阵后,嘴里便念念有词。此时,法阵被他成功启动效果了。可他同时间也开始体力无法支撑准备躺倒在这法阵里,在他昏睡前他把叔叔给的符纸贴在胸口处,用手紧紧压住作为保命牌最后的方法。

在他沉睡的时候,他隐约中似乎听见了石门被风弄倒的声音,随后他便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醒来时,天空一片浅蓝色。整间屋子已经被阴风给刮破了,周围只剩下木粉。

“啊……这是怎么回事?我熬过了…?”

泽龙并不清楚自己昏睡后的事情,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距离阴风刮起的那天已经过了三天。他不曾想过自己会昏睡三天,他看着自己身上的符纸,发现里面的符咒颜色已经暗淡了。

“看来这符纸帮我阻挡了许多鬼魂……”

随后,泽龙起身走向石门处,只见石门已经粉碎成小石块。正如泽龙之前所猜测的,那个如同外挂般的阴风把石门给吹倒了。如今,他不需要解决那该死的机关就能走出这座城镇。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看这座城镇。此时的他,已经清楚了这座城镇为何不能进入,因为这座城镇并非能用“诡异”这两个字形容。这城镇充满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鬼魂们的行踪并不像他之前所见证过的鬼魂,这里的鬼魂行踪不明,时有时无异常难躲。

他想起了三个死在这城镇里的伙伴,无奈的走出了城镇的门口,走出了森林,走出了城市,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从此不再探险,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嗯……爸爸,那个阴风会不会是特地帮你逃离的啊”

“不,孩子。那个阴风出现得太突然,至今为止我还是觉得那股阴风的出现是有一定的原因。” 泽龙用沉稳的声音,望着天空慢慢的告诉了坐在他前面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