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章 - 六人影

胡须怪人≪我的生活遇见了他≫  - 发布于2019-01-05 6:29:44am

都市·爱情


礼汶慻真心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还真的"不得了"。

她看着眼前的这位学长,她真心不知该如何吐出自己的感言。不过再仔细看一看,这学长怎么那么眼熟啊?她在哪看过他吗?

男子眼睛眯起,见这妮子一脸困惑,歪着头,眼睛还直直地盯着自己,那双非常明亮的眸子即便躲在那大框眼镜后面也很明显地写着「我很像见过你」的神情……

他嘴角一弯,心里不禁因为这一点而开心了一点点~

「呃,学长,虽然我是觉得自己很像在哪见过你,可是你今天这样来我班是有什么事情吗?上课铃声都快响了……」礼汶慻往他身上上下左右看了看,结果脑袋瓜还是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他。

还有还有,为啥这学长在听了她的话后,脸色突然变得好阴啊~

「我叫姜岩。」闻言,他不禁黑了脸,虽然心里不悦,但是却不自觉想要让她记住自己的名字。

「姜岩?」礼汶慻被他突然报上自己的名字来而懵了一下,有些疑惑然后又傻傻地重复念出他的名字。

嗯,原来他的名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感觉还真的让他此刻的心很没用地开始扑通扑通地跳。

「咳咳,对。所以从现在起你得牢牢记住我的名字!」内心兴奋但外表上却一脸冷酷的姜岩缓缓地站了起来......

一百八十公分高的他一起身就直接让身高只有一百六十公分高的礼汶慻看起来娇小了许多。

「呃,为什么要记住你的名字啊?」闻言,礼汶慻奇怪地瞪大眼睛看着他。

姜岩眯了眯眼,弯下腰来和礼汶慻对视。

「因为姜岩将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他嘴角弯起一个好看又让礼汶慻感觉到毛毛的弧度,眼睛直勾勾地对着她那双明亮的褐色眸子霸道地宣布道。

咯噔——他这样突然的对视让礼汶慻很没用地往后退一步,皱着小脸,撇着嘴地看着他,脸上很明白地写着这个学长很奇怪。

呃……他到底想干啥啊……

————————————

六人影——

据说六人影是雨民高校里的有大大名气的校园男神组合......

有我校聚受老师爱戴,女同学爱慕的冷酷男神; 姜岩。

有我校让女同学爱慕却不敢靠近的冷漠男神;五陌燃。

有我校非常有名气的暖男神; 张笙秦。

有我校非常受男女同学的爱戴和崇拜的圣约翰队员里的男神; 寻岑也。

有我校最让老师头痛却阳光得受同学爱戴的阳光男神;成天行。

还有我校唯一能够和姜岩在成绩上来个一比高下的青文男神;锺景翔。

而这六人影里的老大,此刻是一脸嫌弃地站在礼汶慻面前,看着她吃着那不健康的零食。

礼汶慻一脸无奈又无语前方的人,鼓着腮,狠狠地吃着自己刚刚一放学就去买的零食。

「我说你啊,能不能少吃这些?」姜岩皱着眉,看看礼汶慻那丰满的圆丁丁身材就知道这妞是个吃货,幸亏她有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要不然她这样的吃法,直接变成一粒球了!

「学长,你很奇怪叻,你干嘛放学不回家,反而跑来看我吃零食啊?」还有我吃多,干你什么事啊? 礼汶慻不回答反而反问姜岩起来,非常识相地把最后一句话留在心里说。

殊不知她脸上的表情却把那藏在心里说的话给清清楚楚地演示出来。

「哼?那你怎么放学不回家,跑来吃这种不健康的食物?」闻言,姜岩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说道,还伸手把她的零食抢过来。

「诶诶诶! 你干嘛抢走我的零食!!那是我的!!!」手里一空,礼汶慻惊讶又生气地对姜岩吼道,下意识上前要抢回自己的零食。

姜岩见身高只到自己的胸膛的礼汶慻,嘴角不禁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俊脸上意外有着他不知道的温柔的神情来看着她。

「有福同享,这包零食你都差不多吃了一半,另外一半就由我来帮你吃完吧~」说着说着,姜岩趁礼汶慻因为听了他刚说的话而呆楞了,直接把零食倒进自己的嘴里,一大口就解决了。

「呀————你怎么可以这样随随便便把别人的食物给吃了!!我有说要跟你分享吗?你这混蛋!」礼汶慻回神过来便看姜岩一副津津有味地把她的零食给啃下去,身为吃货的小火直接升上天,礼汶慻的小宇宙直接开始爆炸,直接对姜岩吼道。

呜——她的零食还很可怜地进了这个混蛋学长的肚子了啦!

「诶,你们看你们看,那个女同学竟然说我们的姜岩学长是混蛋!」礼汶慻那声吼叫一完,直接让还在学校游荡的学生纷纷走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竟然有人那么大胆说雨民高中的风云人物是个混蛋!

闻言,礼汶慻回神过来,便发现附近有许多人在看着她与他……有些人的眼神中有着愤怒,有些有着欣赏?

哦乖乖,她到底都干了什么事情啦~竟然大庭广众地对有许多爱慕者的姜岩学长大吼!礼汶慻在心里为自己感到悲哀地想道。这些看热闹就算了,结果没想到还有一位不知哪班的同学说的下一句让礼汶慻差点直接倒地。

「呃?这不是4A3班的礼汶慻吗?那个大胆班长吗?!」不知哪班的A同学拉着身边的B同学兴奋地说道。

「欸~对叻!很像是她叻!啧啧啧,没想到她的胆子大到连姜岩学长都不怕。在下佩服!」B同学一脸佩服地点点头赞同道。

佩服你的大头鬼啦~礼汶慻闻言便一脸苦哈哈地往那两位的同学看过去,结果头才转过去就被突然伸过来的手给扳回去……

礼汶慻一脸呆呆地看着此刻竟然在用着他的大手捂着自己的头的姜岩,接下来她就清楚听见周边有一系列的吸气的震撼的呼吸声。

「你在看什么?」姜岩不知何时换上一脸高冷地看着她说道。

「你放手啦~」礼汶慻压根没在听他问什么,只想要甩他的手,但是怎么用力要拉开他的手都不能,明明她没感觉他用多的大气来捂着自己的头啊。

「礼汶慻同学,我劝你最好现在好好听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姜岩不喜欢她这样不专心地对待自己,下意识直接冷冷地开口说道。这话一出,本来认真要挣脱他的手的小女人直接停顿下来,然后才抬头和自己对看。

嗯,很好,那双褐色的眸子现在是充满着火气地瞪着自己呢!

礼汶慻最不喜欢人家在她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下对她这样说话了!零食被这个混蛋抢过去了,还被那么多不认识的同学看到她对他大吼就算了,现在还这样一副高高在上地看着自己说话!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呀?我干嘛一定要听你说话!放开你的手啦!欸欸欸欸欸欸——你这是干嘛!混蛋!变态!啊————」礼汶慻一边呱呱叫,一边不知哪来的大力量,直接甩开他的手,结果害得他措手不及,这么一甩,身体一时不稳直接往礼汶慻的身上跌去。

还好他的身手不错,大手下意识张开,快速挺住就要跌下去的身子,然后紧紧抱着差点和自己一起跌倒的礼汶慻。

这女人倒好,从一开始的挣扎和哇哇大叫到现在一脸震惊,呆呆地在他怀里僵着不动。

不过,这算是他得到了一些些福利来满足刚刚不知怎么生起的怒气吧?这小妮子抱起来好有满足感!

「哈————————我的天!!」这时不知那个该死的家伙发出了声音,让礼汶慻立刻回神回来,小脸一下子红扑扑起来,麻利地推开他,让姜岩一脸懊恼又生气地开始抬头找那个不识相的家伙!

「呃呃呃呃,拜拜!!」礼汶慻被这一切突然所发生的时候被愣得一扎一糊地,管脸不脸红,直接捂着自己的脸颊说声拜拜就立刻启动逃离现场的,直接留下一脸哭笑不得的姜岩看着那离开的身影。

隔天————

「怎么又是你啊!」礼汶慻刚踏入学校就直接见到昨天让她大出糗的混蛋,所以让她一见到他,口气直接变得非常不好。

姜岩本来冷酷的俊脸在一见到礼汶慻的时候难得出现了一丝温柔的神情,再听看看这女人说了什么,嘴角更明显地露出一个弯儿。

「学长来欢迎你上学,不行吗?」姜岩认真忍住心里的笑意,轻声问道。

「欢迎我干什么?」礼汶慻从他眼睛里看出了一些笑意,下意识地往后一步,一脸防备地看着他说道。

「啧,你这是什么表情?难得我这鼎鼎大名的好学长站在校门口等着你的到来,你难道就一点高兴也没有?」姜岩心里的笑意越来越深,但是还是忍住了,一副你该感到荣幸地看着礼汶慻说道。

「我干嘛要高兴,天天要上学又不是什么高兴的一件事啊!」闻言,礼汶慻挑着眉头,认真道。

「嗯?」闻言,姜岩一时呆愣地看她一会儿,他完全没想到这女人竟然那么认真回答哦~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在姜岩身后突然传出了几个人的大笑声,让礼汶慻不禁疑惑又好奇地往姜岩身后一看,就见六人影里的其五人竟然都在,而只有两位笑得特别夸张,另外三位只是脸上挂着轻笑。

「哼,寻岑也学长,你笑得太难看了!」礼汶慻撇着嘴看着其中笑得特别夸张的人说道。

寻岑也,圣约翰救伤队里的男“神”。同样也是圣约翰救伤队的礼汶慻不但认识他,平时圣约翰理事开会的时候还经常遇到,混得满熟了。

「对不起呀,慻子~明明是你刚刚那回答太认真得让我想不笑都难!哈哈哈~」寻岑也和另外一位互相扶持,一起大笑。

「……」礼汶慻无言地看了这两位一会儿,不禁直接翻个大白眼,然后转身直接越过他们往周会集合场去。

被“弃”在原地的姜岩也不气,反而好笑地看着她离去。

「呵呵,这慻子怎么不等我笑完再走呢?我话都没说完呢!」寻岑也满脸笑意地看着礼汶慻离开的背影,一并站在了姜岩的身边,见姜岩脸上那他都没见过的神情,心头一惊,再看看那个走路有些男子气的礼汶慻……

「别告诉我,你是真的对她有兴趣哦?」寻岑也有些开玩笑地看着姜岩问道。

「告诉你来干什么?你们看就是了。」闻言,姜岩立即收回看着那身影的视线,斜眼看了看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寻岑也地冷声说道,然后便把他一直藏在身后的记录簿拿出来,继续到校门口比较不让人发现的暗处站岗。

今天是身为学生会会长的他出来站岗抓迟到的学生的普通日子,只是没想到才站不到十分钟便在不远处发现那个依旧喜欢低着头走路的小身子慢慢地走来,让他一早就有了蛮愉快的好心情了。所以在礼汶慻刚踏入校门口前,他特意从暗处走出来,直接把自己晾在她面前。再看看她见到自己的那好笑的神情不禁他好气又好笑,这所谓的荣幸可不是谁能得到呢,这小妮子还敢嫌弃呢!

不过看在今天她让他的心情变得不错,所以他就不计较昨天她对他的小失礼了。估计如果让礼汶慻知道姜岩有这样的想法,应该立刻气得跳起来,咋咋呼呼地跑来找他理论,看看昨天是谁对谁失礼了!

寻岑也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换上了一脸深思地看着姜岩,心里开始涌起了当个看戏的好观众了!

「喂,岑也,刚刚看你叫她慻子,你认识她啊?」刚刚和寻岑也一起大笑的人正是成天行,他见寻岑也和姜岩谈完,也学着一脸深思地看着姜岩向寻岑也问道。

「不然呢?我和慻子都是圣约翰救伤队队员,都是理事会员,你说咱们认不认识呢?」寻岑也双手插入口袋,斜着头看着成天行说道。

「她很眼熟。」这时六人影的其中人在成天行和寻岑也身后开口了。

「哦?笙秦,你也觉得她很眼熟哦!」闻言,成天行立刻回头看着张笙秦说道。他从那天在教室见到礼汶慻的时候就觉得她很眼熟,但却忘记到底在哪见过她。

「嗯……不过刚刚听岑也说她也是圣约翰救伤队的人,我才想起什么时候见她了。」张笙秦一手握拳打着另外一只手掌,成功把记忆唤醒地看着成天行地说道。

「什么时候??」成天行好奇地跳在张笙秦身边去,一脸快给老子知道地看着他。

「去年的运动会。」这时又一道六人影里的声音回答了这道问题。

「诶??陌燃,你怎么知道?」成天行惊讶抬头看着五陌燃地问道。

五陌燃是六人影里所谓今年读完就要毕业的真正学长,也是六人影里最面无表情的代表者。成天行怎么也想不到五陌燃会加入这个话题。

「……」闻言,五陌燃选择看了成天行一眼,然后不再回答,继续背靠在校门口边的大树低头看着手上的跆拳道时间表。

「去年姜岩不是在运动会的时候受了伤,她很像是当时圣约翰出任务站岗的救伤队队员。」再来另外一道声音回答了成天行的问题。

「诶???景翔,你怎么也知道啊??」成天行一副我的妈呀地看着一向安静在读书的钟景翔惊讶道。

六人影里最沉默的五陌燃和钟景翔都难得假如这话题,但是,难道就他一个人完全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她吗???成天行脑袋闪过一个灵光,立刻一副老子终于想起了!地对他们说道:「哦哦哦!原来她就是当时给姜岩包扎伤口的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