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二、金森林遇神人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8-12-27 10:22:59am

奇幻·玄幻


这个天地分三界:九重天界、人界、幽冥鬼界。人界居民包括人类、妖族、精怪、禽鸟、走兽与植木。他们皆以修仙修真为荣,堕落幽冥为耻。而过去人界是由皇族领导,不过最后一代皇帝沉迷邪术,勾结魔道,魔教教主在那时更被贵为国师,引起正道极度不满,所以就被仙门百家拉下了台。现如今人界的修士多到满大街都是,还各自成立了门派、自创仙家,其中最有名望的莫过于以不骄不馁尽心求上为训的九歌,接着是号称千秋不衰的卫家,之后才是各门各派。

天刚蒙蒙亮,天际呈现鱼翻白肚皮的颜色。市井小街就开始热闹起来,商贩开始叫卖,和上街物色菜色的妇人们讨价还价边聊天。

近日,街上全都在流传一个消息:苍羽汪家掌门汪葬天走火入魔,一夜屠尽门下三千弟子。

商街里的一个小茶馆内,休闲的茶客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起这件事。

「我听说汪葬天一路东上,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别说了,我从竹志镇过来的,你们是没看见镇上被血洗的样子,野狗食尸、秃鹫吃婴,人间炼狱啊!」

「好好一个人怎么会搞成这样呢?」

「都说修仙修道的都不是什么好事,你瞧,好好一个汪葬天这都成了个杀人魔!」

……

茶楼里聚集的客人七嘴八舌地讨论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他们或许不认识彼此,但只要意气相投、骂的对象一致,大家就是朋友。

角落,一位青年用颤抖的手端着几乎全洒出来了的茶,他满脸的疑惑不解:他、汪葬天怎么就走火入魔,屠了自己的三千弟子又屠城屠村呢!?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见这类滑稽的传言了,可是他本人根本没有做过这些事情,这在他记忆里也完全没有的事,怎么就记在他账上了!

他还曾经去和那些长舌路人理论过,说他汪葬天没做过那些事,对得起天地良心,结果就被暴打一顿,说他想出名想疯了……不过也多亏那一顿挨打,他才知道自己不止丢了宝剑,而且还很有可能丢了一身修为。

可是不对啊,他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明明还使用过灵力。

怪了怪了。

细思极恐,他不再多想,招来小二结账,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他势必会继续追查那冒充他名之人。可这时灵时不灵的能力……要他怎么去替自己的三千弟子复仇?

听那些茶客说「汪葬天」一路向东,那恐怕不是漫无目的的,而竹志镇刚被屠城,「汪葬天」又偏好找正派人士下手,那他下一个目标不出意外恐怕是寂雪观。

他走出茶馆,外面街道就是个大集市。闹市繁华依旧,尽管这是被苍羽汪家庇护的小镇,但是这里完全没受影响。没有人会真正关心一个仙家门派的陨落,那么残忍又无奈的事情在这些安居乐业的百姓眼里只是饭后的谈资罢了。

可如今的他孑然一身。

去寂雪观吗?

他知道捷径,从他的所在地穿过金森林的话可以省下许多路程,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不知能否安全通过。

不管了。

他当天就决定出发,带上简单的行囊就上路。他过去也曾进去金森林,多少还是有那么点把握的……大不了逃呗!

金森林之所以叫金森林,是因为里面养着一个金兽,那是个身上长金子的巨兽。它平时都在沉睡,只要不惊扰它就不会有危险,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碰它的金子,掉落到地上的也不行。

好多人冲着那堆不能碰的金子来的,通常都回不去了,而一般有能力制衡这金兽的都不缺钱,于是乎,这个金兽就成了森林守护神在这里住了这么久。

是夜。

森林里。

金灿灿的生物一甩尾巴,大片金沙落到地上,倒映着月光闪闪发亮地照亮整片森林,这也是金森林这名字的由来。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个金兽比他上次见到的还要更暴躁了些,一直不安地狂甩尾巴。

察觉到金兽异样的原因,汪葬天立刻躲在一棵树后,努力藏起气息。

一个男人站在金兽面前,与其对峙。

好大胆!

汪葬天偷偷地从树后探出脑袋来,对那和金兽对立的人一番打量。

男人束发戴冠,腰间挂着一把暗黑深沉的长剑,与他一身雪白的装束格格不入。虽说是一身雪白,但他衣裳袖口处均绣有一朵朵怒放的紫色兰花,并用金丝点缀,在月光下闪着细细碎光。

汪葬天认出那是九歌的衣袍。紫兰是九歌的标志,兰为花中君子,红蓝化合的紫色又意高贵。淡雅不夸张,内敛又含蓄的设计极配九歌不骄不馁尽心求上的祖训。

九歌人才辈出,其开门祖师爷雨田尊更是达到了天地同寿的无双境界,所以九歌在一众门派仙家中地位不低,一直是其余仙家门派的榜样。

金兽注意到了男人的存在,咧开嘴露出尖牙恫吓外来之客。

男人冷哼一声,对这头金兽极度不屑,他拔出腰间佩剑,那竟然是把罕见的黑剑,黑到形成了种将周围颜色扭曲吸收的海市蜃楼。漆黑剑身窄且细,隐隐散发着一股内敛的杀意,如沉静的潭水下暗藏杀机般。他用剑尖直指金兽的大肥脑袋,「伏。」

一道简单的指令,却让这害许多人吃了不少苦头的金兽垂下耳朵、乖乖被驯服。

「金兽没有威胁性,是森林的守护者,请仙人手下留情。」

男人好像早就发现了汪葬天在这,汪葬天突然出声也没有太多反应,只是挑了挑眉,而且他似乎也不打算说话,只是铮然一声把剑收回鞘里。

汪葬天正要上前去打声招呼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小小的拍掌声。他回过头,愕然发现有个少年悄无声息地站在距离他三步远处,冷漠的眼神盯着伏倒的金兽看。有节奏的掌声慢慢静了下来,而少年冰霜般的目光终于肯施舍给汪葬天半点。

汪葬天完全没注意到还有人在!

少年一收回手,全身上下就只有那双摄人心魄的双眼暴露出来,身上全黑的装束加了斗篷和面纱,不露一寸皮肤。

虽然只露出眉眼,但是不难看出少年长相端正,可尽管少年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汪葬天还是眼尖地在少年藏起手之前捕捉到一点异常。

少年衣服下的是镇魂符。

镇魂符,如其名就是鎮人魂固人魄用的。

而且镇魂符多数是用在人死之后,为的是将先人魂魄暂时弥留于人间。

可是这个少年没有一点死尸的腐臭和阴冷,显然并不是走尸凶尸一类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可真够大胆的,没有佩剑没有符篆竟然敢只身独闯这座森林?」男人笑了下,负着手缓缓走近两人,「最近的小娃儿可真是胆大包天,一点也不把性命放在眼里。看你不像是为财,那必定是有急事,我要去趟寂雪观,若是目的地相同不如结伴而行?」

「那……恭敬不如从命。」

男人点点头,随后可能觉得不保险,从行李中掏出一件衣袍递给汪葬天,「这个给你,保暖御寒还有护体作用。」看汪葬天似乎不打算接下,男人耐心耗尽直接丢了过去,「反正我用不着,都是别人硬塞给我的。」

汪葬天稳稳地接住那白袍,看清楚手中白袍的设计后手一抖差点把九歌的护体圣衣弄掉在地上。这是稀罕的上品,是九歌实验无数遍费尽心思、呕心沥血的作品!这白袍不仅用最好的绸缎布丝织成,而且还写有高级的护符,就算是名门仙家对这件衣袍也只能求而不得。

不要白不要……汪葬天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披上那件被符文加持过的外袍,紧紧跟上男人的脚步,「不知仙人如何称呼?」

男人止住脚步,表情有点僵,他道:「天雨田野,雨田。」

汪葬天闻言一愣,万万没想到居然被自己遇上这么个大人物,赶紧给对方行了个大礼,「九歌祖师爷雨田尊,晚辈有眼无珠失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