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八章 - 离开

第220个路人≪绝命逃亡记≫  - 发布于2018-12-31 1:10:35pm

灵异·鬼怪


我和影从杂物间出来后,就听见了楼上传来李健的救命声。大致上是那个小女孩在我这儿吃了一波亏,于是把目标放在他身上了吧。

我俩也不多耽误,立即上楼和李健会合。我到了楼梯处才发现我们所在位置正是六楼,而李健发出的喊叫声则是七楼。这时,我和影就看见楼上出现了一个大影子,似乎正扑向我们这里。

“嘭”的一声,李健从楼上飞下来站在楼梯处的我和影。未顾得上吐槽他,我眼前便见到了一个红衣女鬼。不过她这造型真的是一言难尽………

漂浮的黑色长发,苍白且毁容的脸蛋,脸上流着鲜血的伤口,一双没有眼皮的血红色眼睛,身穿红色连裙衣,双手还自带锋利的指甲。

我的天,被两个大男人压着的我被这一幕给吓得想尿尿了。先别说她那个怨恨的眼神,光只是她现在露出的笑容都够我受了。

“滚开!滚开!你们这两个坑队友快闪开!”

我大声的对着影和李健说道,眼见这两人笨手笨脚的从我身上离开,真让我想一脚踢开他们。不过这力气被眼前的女鬼帮我省下了,女鬼直接捉住他们俩的脖子便把他们两人往不同的方向给丢去。

等等,这不是说笑的时候,这女鬼似乎把目标转向我这儿了。大概是刚才她的老公和女儿和她抱怨了,所以她就把目标放在我身上了吧?

我连忙带爬的和她拉开距离,默念咒语使出刚才的金手指剑。随后就装逼的对着她叫嚣着:“来啊!爷爷我不怕你!尤其是你家老公!吃软饭的家伙!做鬼都做得那么失败!”

好吧,小孩别学我这惹鬼方法,会死人的。随着我的叫嚣完毕,一阵阴风向我吹袭。等我睁开眼睛之时,只见一双怨恨的血色眼睛愤怒的瞪着我。

我立即用手中的剑指划向眼前的女鬼,然而情况非常尴尬。她对我眼前的金手指剑毫无反应,甚至直接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往后方丢去。

“哇噢,这女鬼居然不怕金色光芒?既然不怕,恐怕不只是厉鬼那么简单了…”

整本阴阳术的笔记,攻击类型的阴阳术老爸就只考了我这个金手指剑。既然这招不管用,我只能使出我最拿手的技能了………

“大伙们听着!待会我念完这个咒语大家要跟上我的动作!”

我没理会影和李健怎么反应便擅自开始念起史上最强的阴阳术。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念完后,我脚底一抹油的直接狂奔下楼。一旁未来得及反应的影和李健迟疑了几秒钟才跟上我的脚步。照我这反应,那女猛鬼怕是还处于懵逼状态。

我一路狂奔至三楼,就再次遇上了那个男生小鬼。这小鬼一路上并未出现,此时突然出现并非有好事发生。一脸苍白的他把头扭了过来看着我这儿,一双黑不溜秋的眼睛,苍白的皮肤盯得我心里发冷。

我停下了脚步,与那个小鬼互相盯住。外面的暴风雨仍然下着,可里面的气氛却静止得非常可怕。仿佛整个大楼里只有我和那个男生小鬼,正当我盯得麻木之时,那个小鬼的眼神露出了凶光冲了上来对我张开血盆大口。

“卧槽!这套路好深!”

还未做出反应的我只能以手遮挡头部避免它的大口把我的头给咬断。此时,我身后传来了嘈杂声。没错,那两个连滚带爬的跑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谁没长眼睛,两人再次把我给压倒在地上导致那个小男鬼扑空一场。我连忙钻出他们那个笨重的身体,立即默念咒语再次使用金手指剑。

我见金色光芒散发出来后,便像个战士一样冲了上去把这个小男鬼给一刀两断!正当我想来个二连砍时,小男鬼的魂魄已经魂飞魄散了。也许,他的怨气并非如前面四个鬼重吧?

然而情况也并非乐观,那个红衣猛鬼此刻便追了上来。也不知道我头脑在想着什么,逃命时刻居然想起了昨晚看到的妹子。

“想什么想啊泽宇!昨晚那个妹子明显就是眼前这个猛鬼所COSPLAY的!”

还未等我开跑,影和李健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把我一人丢在三楼里独自面对这个猛鬼。

“哇啊!”

不知怎么的,我的腰部突然大量出血。不对,与其说突然,不如说是那个手掌印的关系。我腰部现在觉得像是被某个人用手大力的扭着,连皮带肉的扭,疼得我跪在地上用双手按着左手边腰部。

此时我抬头望着眼前的猛鬼,它似乎切换了形态。一双空洞的眼睛,快裂到耳根处的笑容,漂浮成扫把型的长发,没错了!她就是昨晚的那个妹子!我的天,这猛鬼挺会COSPLAY的嘛~

等等,这不是欣赏的时候。双手沾满鲜血的我此时心里非常的慌,这疼痛感非常真实,仿佛就是像是里面的肾脏被人活生生的180°扭过来再扭回去。

已经完全失去走路力气的我只能跪坐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来临。此时,我看见猛鬼后面似乎伸来了一只人手。手里拿着一张符纸,这符纸一碰到这猛鬼便发出了烧着生肉的声音,滋滋作响。

这猛鬼似乎很怕那张黄色符纸,察觉到疼痛感的它立即冲向某个墙壁消失不见。同时间,我的腰部不再疼痛,只是鲜血一直流着而已………

我从背包里拿出绷带包住了伤口,什么?你说你想看看伤口是怎么样的?好吧,我这儿就形容给你!

伤口呈圆形,伤口附近的皮肉都被弄成旋转型,对了,这只是伤口的外表,接下来说的才是重点。我左手边的那个手掌印腰部,活生生的被那个猛鬼给破了一个大洞,由于皮肉瞬间撕开消失的原因,疼痛感久久未散,包扎的时候我还能清楚看到里面被白骨保护的肾脏。

然而这白骨的情况也不乐观,白骨那里多了几条裂痕,要是再遇上这猛鬼,我的肾脏怕是会像前面所形容的一样,被她180°扭来扭去。

至于救了我一条的小命的那个人,正是我的好朋友,李健。由于他出发时身上带着符纸,他在逃跑之后良心发现又跑回上来拯救了我。

“好吧,我们这几个怂包快从这儿撤了,要是再遇上那猛鬼,我恐怕得把命交代在这儿”

影和李健也是有我这个想法,于是我们不顾外面的暴风雨,由李健拿着符纸走在前面逃出了这个猛鬼大厦。当然,过程中可是苦不堪言。影一旁扶着脸色苍白的我走着,李健负责护住我们平安的离开这个高楼,简直有够刺激的。

我们用大厅里的椅子砸开玻璃门后,便立即离开这大楼。由于刚才在大楼里一路上有李健的符纸保护,那个猛鬼一家人全不敢靠近。如此看来,这李健的符纸必定受高人开光过。

就这样,在离开那个猛鬼大厦后我们便在这个暴风雨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