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三、山贼拦道少年开打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8-12-28 11:09:18am

奇幻·玄幻


九歌知名度高,这个祖师爷虽然归隐了,也不妨碍他在外响亮的名气,尤其九歌祖师爷还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做到天地同寿的人。

天地同寿是个什么境界没人说得清,反正不是他们这些小辈可以揣测出来的。

与雨田尊齐名的还有白夜尊和御陵尊,但这两位目前下落不明,消失得非常彻底。而且虽然威名远扬但是比起雨田尊还是默默无闻了一点,最近人们都鲜少讨论这两位的事迹了,过不了多久恐怕会消失在历史中吧?

汪葬天抬眼看着这可能已经活了千百年的男人,目光略失礼地小心观察对方,想看看这人和他有何不同。

令人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应该属于一个高人的特征,雨田尊就像一般街上的路人,除了外貌过人以外其实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气场和气势。他还以为九歌祖师爷会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就像其他家族前辈那样老归老但有威严,不过想想,雨田尊天地同寿,年轻英俊一点也不奇怪,何况方才男人用剑指着金兽的时候多少还有点「雨田尊」的样子,只是把剑一收后看起来比那些仙风道骨的修行人还要平凡。

实在是太接地气,太平易近人。

太像个人。

「别。」雨田尊有点无奈地摇摇头。九歌把他的名字弄得太夸张了,害他都不好意思在外面说自己叫雨田,「其实九歌那群人跟我没多大关系,我只是在很久以前教过九歌第一任掌门和他的追随者一些招数、一点法术,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创立门派后居然还供起我来了……好吧,他们孝心天地可鉴,实在让人欣慰。」

「雨田尊在上,晚辈不敢怠慢。」

「不必太过拘谨,放轻松。」

「是。」雨田尊感觉上挺好说话的,人很好的样子。「那少年是?」

风掀起了少年面纱的一角,汪葬天觉得自己看见对方笑了。

邪魅狂狷的一笑。

阴邪得很。

是妖魔?

不。他立刻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妖魔固然擅长伪装和魅惑,但是需要被镇魂符压制的对象只能是灵魂或凶尸,这少年恐怕是被不好的东西上身了。

而且还不好解决,所以才会用镇魂符把那东西困在人体内不让他出来作怪。

「他惹上了麻烦,我正要带他去寂雪观给那里的人瞧瞧。」

寂雪观善渡魂,既然是为了少年去那里的话那么汪葬天想的果然不错,少年是被附身了。

雨田尊和少年并肩在前方走着,时不时低声说些什么,从汪葬天这个角度可以看见雨田尊的脸色阴沉。

就在他们一行人终于要穿越森林之际,雨田尊突然停下脚步,汪葬天同时也注意到了四周有悉悉索索的动静,然后是亮起的火光。

接着从暗处冲出来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把他们三个团团围住,雨田尊见状依旧保持沉着,只是细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头。

「得罪了!」大概是看他们之中那个瘦弱的少年最好欺负,山贼头领拉住少年的胳膊往自己的怀里拽,动作粗鲁极了,惹得少年咳嗽了声,面纱也掉了下来。

少年果然长着一张十分讨喜的脸,年长者会宠、年幼者会亲,双眼却如万丈冰似的把人盯得直发毛。

那人挟持了少年,他高举手里的大柴刀,拉开嗓子大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欲从此路行,留下买路财!」

有雨田尊在,自然是轮不到汪葬天来紧张,他只是想:如果他们知道被打劫的对象是鼎鼎大名的九歌祖师爷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趁我现在好好说话,给我滚。」

雨田尊瞬间切换成他九歌祖师爷的气势,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发抖,威压万丈,可这群山贼没那么好沟通,不接受雨田尊要放他们一马的好意。

汪葬天本着当个吃瓜群众的打算,默默退开一步,下意识往少年那里一看,惊讶地发现有一行深色的液体从少年左眼流下。

「雨田尊!」汪葬天出声提醒。

泣血,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雨田尊表情变了,不再是泰然自若的样子,「放开他!」

「看把你紧张的!」那山贼头领掐着少年的脖子,嘿嘿嘿地贱笑:「这小美人怕不是这有钱公子的男宠吧?只要你乖乖把钱财上缴,我保证你的小可爱不会有危险。」

「你说什么!」雨田尊怒吼:「有危险的是你!」

仿佛就是为了印证雨田尊说的是对的一样,一双枯瘦漆黑的手从山贼头领背后长出来,死死擒住他的脖子,像他对那名少年曾经做过的那样。

「救——」话还没说完,山贼头领魁梧高大的身躯突然往后一倒,他被黑手掐得几乎窒息,脸色青紫,瞪大了布满血丝的双眼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

少年站在地上,一脸淡定地望着山贼首领被黑手拖走,耳边尽是对方的凄厉惨叫、树枝被压断声……最后是一种古怪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硬生生地折断一样,森林回归安静,空气中的血腥味却变的浓重。

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吸引住注意的人们没有发现少年泣血的双瞳慢慢染上别的色彩,就连眼白处都是完全的漆黑,而他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扭曲狰狞。

少年身边的不详之气变重,环绕着他形成一种肉眼可见的黑雾,然后缓缓扩散开来,范围越来越大,人被包围在其中只感觉胸口被压迫的闷闷疼痛,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汪葬天不管三七二十一,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竖起手指不停地虚画镇魂符。他算半个符修,而镇魂、安魂、洗魂,这三样是符修修灵的基本,自然难不倒他,无奈他的灵力无法正常凝聚,被不详之气包围下更是难以定下心来画符,前几张都没有成效。

少年无视汪葬天,迈开脚步往那群粗壮大汉的方向走去,他抬起手,长长的袖子随着动作向上拉高了一节,露出他几根手指头。

他的皮肤呈现中毒者般的灰白色,越接近指尖处颜色越深。

杀意渐浓。

「给我滚!」知道大事不妙,雨田尊拦住那少年,对那群粗汉吼道:「还不滚,你们有九条命也不够他杀!」

一群粗汉没见过这种场面,大概行劫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种邪祟,连滚带爬地快快离开原地。

雨田尊拿起少年的面纱,那上面也写满了镇魂咒符,他直接将其摁在后者脸上,见对方还有反抗之意,他脸上顿时掀起一阵不耐烦之色,接着非常简单粗暴地把人推到在地上,然后一拳揍下去。

真的是揍,而且没有任何术法加持。

雨田尊下手一点也不知道放水,挨揍的少年眼睛周围立马起了黑紫淤青,当场昏了过去。

「你什么个东西竟然还想跟老子斗,给我注意点,小心我打死你!」

缚在少年身上的镇魂符发出一道闪光,瞬间让躁动不安的邪气安静下来。由此可以看出画符之人道行很高,镇魂符的能力被发挥到极限,甚至达到了束魂的地步。

「尽给我做些有的没的。」雨田尊啧了声,拎着少年起身,十分随便地把少年往肩上一扛。他望向汪葬天,关心道:「你无事吧?」

汪葬天点头表示没事,目光却带着一丝恐惧放在少年身上。

刚刚那是什么?

那黑色的、如枯木树枝一样的细长双手是怎么回事?

他不禁好奇,少年体内寄宿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来头?

看着汪葬天惊魂未定的样子,雨田尊解释道:「他被大煞之物附身了,要不是看他还是个肉体凡胎,怕他撑不了,不然老子一巴掌就可以把里面那家伙给逼出来了。」

祖师爷大人说话口气活脱脱就是一街边混混,汪葬天都觉得雨田尊说不定要做往地上吐唾液这种不文明之举。

……这人跟他知道的九歌祖师爷出入可不是一般的大。

说好的仙气缭绕、不苟言笑呢?

这怕是个假的雨田尊吧?

还是说九歌的记载有误,过度美化了他们家祖师爷?

嗯,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