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六十三黑章 黑之救援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9-01-04 11:31:12pm

奇幻·玄幻


「沒想到真的有用……」我驚歎自己臨時想出來的方法竟有如此奇效

在我和亞晴的面前,是害羞地遮蓋著自己眼睛的圍依。

還有因被圍依她極度害羞的強烈情感而被強制從她的身體分離了出來的獨眼幻魔。由於圍依的感情太過強烈,飛出去的力道也同等強勁於是直接飛撞上了某家的圍墻上失去了反應,看樣子是失去了意識了嗎?

看著眼前的狀況,我和亞晴確定了勝利。

可亞晴似乎就沒這麼高興了,還一眼都不向我望過來。雖然我知道【原因】。

就算亞晴她沒說我也知道她很生氣。就算我說當時候的情況只想到這方法,也不能因此原諒不禁思索就親吻了亞晴。無論是什麼女孩都好,突然被這樣強吻肯定只會覺得惡心的吧?

其實我還想過幾個方法但貌似只有這個覺得最有效。

不過回想起來亞晴的雙唇還真是柔軟,這就是女孩子的觸感嗎……不不不!我在想說什麼呢!亞晴和我只不過是朋友關係,不會在那之上的,絕對!不管怎樣我之後得和亞晴好好道歉謝罪,現在先處理好妹妹的事情比較好。

回想剛剛的接吻,我臉紅耳赤地搖了搖自己的腦袋試圖暫時忘記那件事。

「哥……哥哥親…親………!!」妹妹看起來還處在混亂之中,雖說每陪妹妹看些電腦有稍微一丁點的親熱場景都害羞地埋在我的身上。但實際出現在面前就有這麼衝擊力嗎?!更何況是我在她的面前這麼做。

看她這幅樣子,剛被獨眼幻魔附身的事情就像完全沒發生在她身上一樣,完全失去了剛剛那些崩潰的影子。

我的行為真的對她來說這麼過激嗎?!

我正安撫著妹妹的期間,亞晴走向了失去了反應的獨眼幻魔。「乖乖受死吧!」在她那毫不留情的眼神下,幻魔被她一刀砍成兩半。這次【核心】的破壞已經確定。獨眼幻魔不可能再復活了。

亞晴那邊的事情已經搞定了,而我正和妹妹確認著和那尸體的關係。

到底真的是妹妹她殺的嗎?

「哥哥…人家我……」

妹妹還沒來得及解釋,四周四面八方冒出了一個個黑魔使將我們給包圍。就連屋頂上也站有黑魔使看守以防止我們逃走。他們全都是照著任務指示衝著妹妹來的,看樣子如果強硬抵抗的話是免不了一戰的了。

雖然來殺死妹妹的黑魔使已經出現了,但從這數量來並不是全部,其餘的黑魔使應該還沒到這裡,要逃走還是有機會的!

亞晴也見到如此數量的黑魔使,立即來到我的身邊閃現出巨鐮保護圍依以防有人先發制人直接攻擊圍依!

見亞晴亮出了武器,在場的黑魔使們都認定我們打算抵抗因而一個一個發動起能力做起開戰準備。

這不是我們要的結果,但如果…真的……變成那樣的話………

「攻擊!!」某位黑魔使的一聲令下他們開始襲擊而來!

在我來不及反應時亞晴已經毫不畏懼衝前反抗對抗他們!

進攻過來的黑魔使們一個個被亞晴擊退,在這期間有著遠距離能力的黑魔使一個個做好以遠距離攻擊我們的準備。

「妹妹快躲在我後面!」我將妹妹拉進我的後方召喚出【幻牙輪刀】擋在他們炮火的面前。

用我的能力、用我的身體守護身在我的身後的妹妹!

而亞晴面對這麼多的敵人開始感到吃力,再說一個人擋著這麼多黑魔使是不可能的。沒有被亞晴擋下的黑魔使都已經突破了亞晴的防線來到我的面前!我擋下了來自遠處的攻擊后,立刻做好準備這些已經來到我面前的黑魔使。

亞晴見到我有危險,想過來幫忙但卻被眼前的多名黑魔使無力壓制著。

眼看亞晴就快要撐不住這源源不絕的攻擊,她決定使用隊長教導的新能力!

「都給我滾開!」隨著這道力量的解放,亞晴的雙瞳發出黃色亮光、巨鐮也在被黑粒子包圍之後化成全新的形態!還有力量與殺氣化成黑暗氣息在亞晴身上冒出!

眼前對付亞晴的黑魔使見到這情景不禁嚇了一跳。

亞晴一個使勁揮出眼前的黑魔使全都不是對手,因為他們都被亞晴的劍氣給擊退暫時無法戰鬥!

可才沒幾秒亞晴的武器破碎,亞晴解放力量的【狀態】逐漸消失。無力按著疼痛不已的頭坐了下來。這時亞晴才明白隊長說在還沒熟悉這【力量】的情況下短時間不停使用這【力量】會具有極大的副作用是自己無法輕易承受的,這也讓她明白了自己已經勉強過頭了。

雖然變成這樣但已經處理了很多黑魔使。如果在其他黑魔使趕到前這點數量的黑魔使滅只要稍作努力大概能逃脫。

「呀啊啊啊啊啊!!」妹妹面對襲擊而來的黑魔使怕得發出了尖叫!

我立刻擋在那黑魔使的面前用幻牙輪刀對他展開攻擊!

「就憑你也想打倒我?」

面對我的黑魔使知道我是黑魔使新手得意地說道。大概知道新手不知道該怎麼操控殺意的關係吧?

但很可惜我在剛剛已經學過了!

「呼啊!」

我趁他一個大意成功擋開了他的攻擊。

「看樣子我不能小看你了啊。」見我的武器沒有破碎,他明白了我經過訓練學會了武器的保持與耐久從而認真起來

但很可惜,他已經輸了。

他剛剛被我彈開攻擊時沒有注意到被我的幻牙輪刀劃過了身體。

「我的武器……!怎麼會?!」

他的【殺意】已經被我的幻牙輪刀【吸收】了。證據就是我手中的幻牙輪刀具剛剛的消滅逐漸化成了黑色。

他不清楚我的能力,但他知道自己沒辦法再戰鬥下去。害怕自己被我殺死於是落荒而逃了。

「來啊,接下來是誰?!」我一聲氣勢怒吼,在我面前對付我的黑魔使紛紛不禁被我的氣勢嚇得退了一步

這時候的我沒有發現,在黑暗的夜空中,政府機關的無人機上裝備的槍口已經對準了我地身體同時發射出去!

子彈射穿了我的左腹!

「呃啊啊啊啊!」

我痛得按著自己的傷口跪了下來。

「哥哥!哥哥!」妹妹見我受傷哭著不停抓著我的衣服呼喚我!

我雖然感覺這不是致命傷,若不早點治好的話可能會有危險。而且也因為痛得無法回答妹妹,她一定很擔心吧。

我把手放在妹妹的頭上告訴她我沒事,但她還是不停哭著。

可惡……都是你們這幫傢伙,讓妹妹哭了!

「要是你是【必須排除對象】的話,我們老早就瞄準你的頭了。」一架中型的無人機在我的面前降下說道,看樣子就是它射穿了我的身體!

他的出現,黑魔使們紛紛停止了攻擊。它到底是什麼來頭?

「你這傢伙有種別躲在這種機器的後面啊!」

「現在說話的是我,給我閉嘴!」

他的槍口正瞄準著我的腦袋,這下子也只能聽著他的話了

「我們是政府機關最高黑魔使中心審判機構【黑色會議】。」

「黑色會議?」

「沒錯,是專門處理那些威脅性極高的黑魔使而存在的部門。同時也算是所謂你們的【上頭】。」

「我不管你們是上頭還是下頭!為什麼要殺我的妹妹!她明明什麼錯都沒有,你們卻要殺她這合理嗎?!」

「你這意思是她【沒有威脅】?你確定?毫無理由就這麼說?還是說單靠直覺罷了?」

我可是她的【哥哥】!我當讓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妹妹是無辜的!

「看了這個你還能這樣說嗎?」黑色會議說完,一台熒幕從無人機上出現之後畫面開始播放起來。

在上面出現的是妹妹剛逃命時在街上被黑魔使追上的畫面。而在黑魔使快要殺死她時,獨眼幻魔從妹妹的背部出現并瞬間將傷害妹妹的黑魔使五馬分尸!畫面到這裡就消失了。

「這樣你還能說幻神·圍依是【無害】?」黑色會議問道

「當然!」

說完他便立刻往我的身體再開了一槍!

他還真的開槍了。

沒想到他們真的這麼無情。

這就是政府機關最高黑魔使中心審判機構【黑色會議】…嗎?

「有問題的黑魔使就該處理掉。但剛剛你擋下的黑魔使攻擊中可是有著【腐蝕】、【絕對追擊】、【冰凍】等能力卻沒有發動。看來你的能力還是蠻有利用價值的,所以我避開了你的要害,在給你一次選擇!你要【相信幻神·圍依】還是【殺了幻神·圍依】。」黑色會議再次讓我選擇

「我是幻神·圍依的【哥哥】!所以要我選多少次都可以!我的選擇都是……!」

「已經夠了!」

在我還沒回答黑色會議的問題時,妹妹她突然喊道

「我已經受夠了……為什麼你們一定要吵架…一定要互相傷害……?」圍依不解地哭訴

妹妹她的眼淚沒辦法停止。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她也到了極限了

黑色會議見妹妹已經有某種的【覺悟】,決定告訴她【理由】

「很簡單,妳的能力會害死大家。」

圍依聽不明白,所以黑色會議繼續說道

「妳的能力毫無疑問是【操控幻魔】。可是你能讓幻魔完全聽令的也就妳腳邊那隻這麼小的幻魔。要是哪一天因為你這能力在哪裡失去了控制,那麼不止這個城市、這個國家,嚴重的話這個世界都會陷入危機。為了保護所有生命而決定除掉妳這的理由還不夠嗎?失去控制的幻魔會做什麼事情我們想妳應該清楚吧?」黑色會議如此對圍依問道

聽他說完,圍依沉默了下來。我擔心她胡思亂想后決定自我犧牲還是什麼而想讓她放棄那種想法。可她卻先在我說話前先說了出來

「人家…………」看她的眼神我就明白他決定犧牲自己來換取這次事件的平息

在她回答之前我立刻黑光閃現出幻牙輪刀打爆黑色會議的槍口以打斷妹妹的回答!

「妳這笨蛋,我不許妳擅自決定這種事情。」我狠狠地告訴妹妹

「哥哥……」

妹妹見我知道她剛剛在想的事情,不敢直視我的雙眼。

「可惡…你們這兩兄妹別太放肆了。機會我已經給過了,既然妳們不領情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無人機說完便高空升起,而在他後面已經集聚了相當數量的黑魔使了。看著這人數就知道我是不可能應付的了的。

但我更不可能會放棄妹妹!看著她去送死!

黑魔使們見指示一已經下搭而開始攻擊我和妹妹!

「來吧你們這群只會搖尾巴的走狗!」我挑撥那些黑魔使以讓他們的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不要對妹妹動手!

可就在我和他們刀劍碰撞的前一刻,地面突然冒出了無數的觸手將眼前的黑魔使一個個彈飛!還有些黑魔使被不知道從我身後射來的狙擊破壞了武器。才一瞬間眼前的黑魔使大量減少了許多。

不過見到這兩種攻擊方式,我立刻明白了救了我的是何許人物。

「哎呀總算趕上了,沒事吧滅?」「滅,才一陣子沒見,你就變得這麼亂來了?」

從我的身後走來的是石能和旋契!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

「沒什麼,巧合罷了。」雖然旋契這麼說,但貌似知道實情的石能正以欠扁的表情看向了旋契,這讓旋契非常不悅!

這時的亞晴也已經恢復,不知不覺來到我的身邊打開一罐黑色的藥水倒灑在我的傷口上。身上那兩槍造成的傷口瞬間神奇愈合,這樣應該就是女醫生的能力做出來的藥水吧?

雖然很感激他們但……

「亞晴、旋契、石能。這件事和妳們沒有關係,這樣下去你也可能會被政府那邊認定是敵人的。所以…」我勸亞晴她們退下

沒錯,這件事她們只要收手政府就不會針對他們。

他們現在要的是妹妹,有理由對抗他們的只有我。

因為妹妹是我重要的家人,即使拼上這條命我都要保護好妹妹。

所以拜託,這件事我不想牽扯這麼多的人進來。

「滅,你覺得我是那種為了救你而沖昏頭以全世界政府為敵站在這裡的蠢蛋嗎?」旋契突然問道

「肯定不會。」

我很清楚地回答了他。旋契是什麼性格我清楚,他不是那種熱血人士會無腦地衝動做某件事情出來。

這麼說的話難道他有什麼手段嗎?!

「你就看著吧。」

黑色會議見旋契他們過分幫助我還來不及理解,就有一道道黑色雷電在四周降下下了他一跳!

「這【黑色雷電】!難道是!?」

果然【轟雷神的魔將】從一旁走向這邊。

他的身上還殘留著剛剛發射的雷電在身上不斷徘徊。戴著鬼神面具的他充滿了滿滿的壓迫感。

這就是亞晴今天對我說的【轟雷神的魔將】吧?

「難道你們加入了【轟雷神魔軍】嗎?!」黑色會議驚訝說出了他的猜測

但好像不是那樣。因為【魔將】他……

「不是啦,那種【小事】怎麼樣都好。」立刻否決了黑色會議的猜疑

「小事?算了,現在不過是要處理的人變多罷了。出來吧,【黑魔使清除部隊】。」說完,幾名光看殺氣就知道不簡單的數名黑魔使出現,看樣子那就是【清掃組】的暗殺精英了!

「哥哥……」

妹妹見情勢越來越可怕,不安地躲在我的身後,我也為了不讓她感到害怕一句「別怕。」并緊緊地抓著她的手希望以此能減輕她的恐懼。

現場的人紛紛變得緊張起來,畢竟全城市的黑魔使幾乎都在這裡。戰況肯定會一瞬間變得非常激烈!

黑色會議要處理妹妹;而我們要保護妹妹。

就算有反政府組織的魔將在讓黑色會議想要幹掉他,但事件的中心其實還是完全在圍繞著妹妹轉。

要平息難道真的只能讓妹妹去死嗎?

難道就沒有避免戰鬥的辦法嗎?

拜託,誰都好!拜託請平息這場紛爭吧!再不停止的話雙方都會因為妹妹而兩敗俱傷的!妹妹也肯定無法接受這種事情而不斷自責。

到最後,最痛苦的可是妹妹啊!

「停止愚蠢的事情吧。」

一道聲音落下,人妖叔叔在我和黑色會議的中間出現。

「人妖叔叔?」我驚訝地看著他,口中叫出的不是他喜歡的稱呼【媽媽】而是心理一直這麼稱呼他的方式

「清一流,你也想造反嗎?!」

黑色會議不敢相信德高望重的人妖叔叔會造反,畢竟人妖叔叔對這個分部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人,如果失去他將會是一大損失。

「造反?沒有這種事,我只不過是來【平息】這鬧劇罷了。」

說完人妖叔叔便黑光閃現出一把西洋劍用劍氣在地面製造了一條線并說「雙方誰越過這條線就等於和我過不去!」

黑色會議以為他會說什麼,身為他下屬的人妖叔叔是無法威脅他的。所以他便得意起來。

「我以為你會說什麼清一流。和你過不去這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吧?全員!攻擊他們!」

黑色會議認為自己已經贏了。

但過了一會卻完全沒有動靜。

無人機的攝像頭轉向身後一看,全員黑魔使已經沒有了戰意、殺意。看上去絲毫不想動手。

就連清掃組的黑魔使都無視命令不行動。

「喂!你們怎麼了?」黑色會議不解他們在想什麼

「我們…沒辦法對抗【媽媽】。」其中一名黑魔使如此回答。其他的黑魔使也因為這句話開始一個個讚同了這句話。

因為他們全都是和人妖叔叔交流過的人都知道人妖叔叔對待他們就如同家人、如同【媽媽】一樣溫暖。

在他們有難時人妖叔叔發自內心幫助他們,在他們痛苦時人妖叔叔他理解他們。

在人妖叔叔他的面前,只感受到絕無虛假滿滿的愛。

尊敬,他們所有人對待人妖叔叔的內心只有這兩個字。

正因為尊敬,所以他們才無法違抗他

正因為尊敬,所以他們才能違抗上頭

正因為尊敬,所以他們放棄了任務。

「你們聽好了!」

見他們還有迷茫,人妖叔叔開始說清楚現在必須要做的事情引導他們!

「我們現在這座城市有個危機存在你們當然都知道!就是那個【男子】!但知道這件事的你們現在在做什麼?在這裡互相殘殺?在這裡浪費時間?在這裡準備殺死一個這麼幼小的孩子?都不是!你們不過是在這裡當上頭那些人的傀儡被玩弄罷了!!現在真正【正確】的是什麼?真正該做的是什麼媽媽我不用說你們應該都很清楚吧?!沒錯!就是做好【打到男子】的準備!如果還有不清楚的人就越過這條線并打到我繼續做【錯誤的事情】出來啊!還有人不清楚嗎?!」

人妖叔叔一番氣勢說完,黑魔使都紛紛解除了自己的能力

「呃呃呃呃…你這臭人妖…如果放任【幻神·圍依】的話搞不好會有危險你知道嗎?!」聽黑色會議的聲音好像很生氣

「你是指她無法操控幻魔的事情吧?那現看上去有危險嗎?」人妖叔叔反問黑色會議

「這……」黑色會議答不出來

「你指的危險是那種大型幻魔被操控的情況下吧?那麼現在完全沒有這種事情發生當然一點危險都沒有了吧?」人妖叔叔說的頭頭是道

「那【轟雷神的魔將】呢?!反政府組織的首腦一定要除根吧!」既然無法對付圍依,就把矛頭指向了魔將!

「他是我讓旋契和石能去找來幫助這次【消滅男子】的事情的。所以他現在是為了【幫助】我們而來的。」人妖叔叔說出了他的計劃。

「什麼?!怎麼可能我不相信!」黑色會議聽見反政府勢力會幫忙完全不敢相信,魔將見他不相信於是冷冷地說了句「不要的話也行,我就離開這裡看著你們被那所謂的【男子】殺光吧。」這樣嘲笑黑色會議

「沒錯,我們不知道憑我們現在的戰力能不能打倒【男子】。所以強大的戰力是不可或缺的。即使是曾經的敵人都好我們也要一起合作。」人妖叔叔說出了他的見解

人妖叔叔再次深吸了一口氣對黑色會議鄭重地說了一句:

「現在不是在這裡做些蠢事削減我們戰力的時候,請以【大局為重】。」

一句話使黑色會議完全答不上來。

因為憑他們那么膚淺的眼光是沒有想到這麼遠的。他們只知道交給黑魔使去處理那些危險的事情完全不把黑魔使放在眼裡。誰有危險就把誰處理,沒有利用價值就丟棄加上平常只顧著保著自己的面子將危險和醜事一個個隱藏起來的他們是無法理解的。

「………好!我們收手,但有個條件。違抗了我們的你們這小隊。幻神·滅、亞晴、旋契、石能還有你們都被開除了!我們將不再給你們任何資金幫助但我們還是會繼續交任務個你們,你們也必須跟著任務去解決幻魔!還有幾天後的【男子攻略戰】只有你們包括幻神·圍依要第一個上陣直到你們全都陣亡我們才會出動!如果違抗了這個條件的話,到時候我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輕易收手給我好好記著了!」終於知道自己說不過人妖叔叔,黑色會議說了些保護面子的話后便讓無人機飛離了這裡

而其他黑魔使見事情已經結束,在與人妖叔叔打了聲招呼道歉之後紛紛離開了這裡

還有些黑魔使特地和妹妹道歉,看來不是所有的黑魔使都是壞人呢。

「那麼按照約定,三天后你們和那個【男子】戰鬥時我會來幫忙。時間也不早我就先走咯。」

魔將說完便一個雷電降下之後失去了身影

「滅,圍依妹妹沒事嗎?」人妖叔叔擔心問道

「嗯,這次真的多虧了你們。要不是你們的話恐怕我已經……」要是沒他們幫忙的話我和妹妹早就死了吧?

這次真的……非常感謝他們的幫忙。

一下放鬆了下來,圍依直接累倒在我的懷中睡了過去。

「妳也累了啊妹妹。辛苦妳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難免妹妹也到了極限。

雖然有很多問題要先問個清楚,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晚安,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