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一卷,笨系统懒主角 - 小灾星加入队伍

一派胡写≪咸鱼大侠≫  - 发布于2019-01-01 4:27:52pm

武侠·仙侠


跑去泡温泉半个时辰后,外穿黑色道袍内穿红边黑衣的周方舟盘膝坐在客房里的床上和脑里的系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至于他们的聊天内容大概就是口才不好的债主和相比之下舌绽莲花口才好得能把死人说成活人的欠债者之间的对话吧:

“您老啥时候解决那欠的一个任务啊……”。

“别急,我这不就是正在养精蓄锐吗”。

“可是您老这养精蓄锐说了半天都没看到您老有想解任务的想法啊!”。

“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快解任务就好”。

“原来之前说的都是敷衍吗?!”。

“愚者千虑,看来你终于有一得了”。

“……”。

周方舟,完胜!

好啦,玩笑开完了就要做正事了,老实说周方舟不太喜欢欠人东西的感觉,哪怕他的债主是一个没智商的系统也一样,所以他打算去找老龟告辞离开这里,毕竟他来这里也就只是为了送小鲤鱼回家而已。

而这次意外的收获了别人这么多东西就已经是很不好意思了,他可没脸再去打扰别人清净了。

当然,更主要的是周方舟那连续前世今生都没去掉的习惯,那就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是不会留在陌生而且人多的地方太久的。

就因为他的这个习惯,周方舟除非遇到了人迹罕至甚至没人知道的地方,不然他都会是流浪的状态。

而也正是因为破庙没人知道没人回来他才会把那边当成居所定居下来,换句话说,他就是个会动的宅,不善交际也懒得交际的那种。

不过,就在周方舟前往老龟府邸的路上,一道熟悉的金光又一次往他冲了过来,但周方舟这都看第三次了,如果眼睛还是跟不上而闪不掉的话也太废了,所以这次他很机灵的一个侧游闪过了金光。

可是金光尽管被周方舟闪了过去,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法术不会追踪啊,这可是一条鱼!

所以,结局就是那道金光在被周方舟闪过之后就在周方舟目瞪口呆的眼神下转了个弯然后直击他的后背!

嘎啦一声响,周方舟也不知道自己后背的脊椎还能不能继续用……。

周方舟脸色苍白挺着胸口弓着背的抬头看着在他头上被撞得晕头转向的小鲤鱼,现在他想开口说话却因为肺部被震到了说不出话来……。

“大……大,大哥哥,小鲤鱼想跟着你去外面!”。

小鲤鱼毕竟还是有多次前科经验的,晕头转向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恢复了,不过倒是可怜了现在还没几次脊椎快断掉经验的周方舟了……。

现在周方舟连话都不敢说,生怕说话的时候肺部一震就把快完蛋的脊椎给真的完蛋,到时候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不过,周方舟尽管是三个完蛋后背超级痛也没有忽略掉小鲤鱼说出的惊天话语,这三番四次让他在残疾和健全之间徘徊的小灾星居然想和他一起走?

本宝宝还没活够啊!退货行不行?!不接受免费退货的话那花钱让你退回去也是可以的啊!

就在周方舟想开口拒绝的时候,小鲤鱼后面就来了一只慢悠悠游过来的老龟,而悟性超绝的周方舟理所当然的瞬间理解为何小鲤鱼会说出如此惊人的话语了……。

说好的统一战线呢?!

说好的被仰望星空残害之后的战友情谊呢?!

说好的义气呢?!

上了年纪的龟不可信啊,不是雷队友就是捅刀手!

“……”。

“小友怎么了?”。

这就是老龟对周方舟的怒目的回应……。

“……”

“想必小友已经从小孙女中得知她打算离开小老儿的庇护出去闯荡一番的打算了吧?小老儿好感动啊,孙女长大了……”。

您老的眼泪好真实啊,我只差天和地之间的距离就信了您老是真情显露了!

“……”。

“小友对这件事做不回答,应该代表着小友默认了小孙女的请求了吧,实在太感谢了……”。

“叛……,徒……”。

“大哥哥答应小鲤鱼了!小鲤鱼好开心!”。

“……”。

周方舟脸上挂着一张认命脸的接受了事实,毕竟老龟不来软的可以来硬的,他又打不过老龟……。

“为了报答小友,小老儿就送小友一样东西,顺便将小友与小孙女送出外界”。

老龟手一挥,周方舟的手里就被塞了一块不用感应就能感觉其中蕴含着极为庞大精纯的天地灵气的水晶。

同时,周方舟眼前一黑,黑白两色的光芒再次充斥了他的视野,而身边的感觉也从水变成了一片空空落落毫无实感的……。

为什么会有种极度不妙的感觉呢?

因为……,周方舟就在半空中而且他正在下坠啊啊啊啊啊!

“我不会飞啊啊啊啊啊!”。

随着周方舟那雌雄难分只听出雌听不出雄的声音响起和停止,如同镜子般平静的清湖在停止的瞬间被掀起了滔天巨浪,不过是淹不死半个人的那种……。

过了一小会儿,周方舟才自然而然的面朝水底背朝上的浮上了水面,而他身边的是一脸兴奋的小鲤鱼。

“好棒好棒,大哥哥,刚刚那样可以再来一次吗?好好玩哦!”。

“我……”。

周方舟只来得及把在右手第三根手指就在湖里昏了过去,他在昏过去之前很应该的没忘记在心里咒骂老龟把他送回来的方式。

这倒不是在指从空中坠下去这件事,而是在说他刚刚是脸朝水面坠入水底的,在水与脸接触的瞬间他感觉脸皮都要烂掉了,那感觉差点没被他当场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