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十九黑章 黑之交涉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1-15 2:18:25pm

奇幻·玄幻


「好慘……」來到御那的房間,看著被【虛空星夜】破壞之後的房間不禁感到可惜。

昨天明明還這麼漂亮的地方現在卻被弄得殘缺不堪,整顆大樹都禿了。就連所有的草地,都被虛空星夜給侵蝕枯萎。

不過大概看了看這個地方,根本沒有什麼看似【清掃組】的人來過的證據留下。

就算有,會不會因為被【虛空星夜】的這個能力給消滅了?

「白跑一趟了嗎?」我開始崔頭喪氣

這時的亞晴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抬起頭看著房間的上方。

「不,也許可以查到什麼。」亞晴指向這個房間已經被虛空星夜弄壞了的監視器說道

「對誒,雖然現在監視器壞了,但只要去查看這個監視器記錄到的畫面也許可以發現什麼。」

「……」

「亞晴?」對於亞晴的沉默,我好奇看向了亞晴。

見亞晴用嚴肅的眼神盯著門外,我的視線也隨著她的方向看去。

在門口那正站著一位黑魔使。只過他的服裝和亞晴她們穿的黑魔使制服有著些許不同不同,

除了細節之外還有一處完全不同的就是,他的制服有個掩蓋面貌的衫帽。

在我們眼前這位黑魔使已經戴上了衫帽,因此我不能看清他到底是男是女,也無法從體型上判斷。雖然不知道他的性別,但我知道……他的敵意。

我能感覺到從他身上發出來的冰冷殺意。似乎亞晴也感覺到了,所以才提防著這位黑魔使。

「喂喂,別這麼兇嘛。我不是來找茬的。笑一笑嘛~哈哈哈。」終於聽見了這黑魔使的聲音,是男生。聲音聽起來非常輕浮,似乎是個樂天派性格。

他還雙手舉高表達自己的友好之意。說不定是個好人吧?

「身上這麼強大的殺氣,想讓人相信都難吧?」可是亞晴卻不這麼認為

「亞晴,他到底是……?」

「是【清掃組】的人。」

當我意識到他是清掃組的人的瞬間,我也和亞晴一樣開始全神貫注提防他了。

「別這樣嘛。我不是已經表示我不是來和你們吵架的嘛~。再這麼看我我可是會哭的哦~,真的會哭哦!這樣也沒關係嗎?」他見我們兩個用這麼兇狠的眼神看他。他盡力為自己辯護、解釋自己並沒有任何敵意。

可是在那殺氣下真的很難讓人信服。

亞晴懶得聽他解釋,也明白這裡沒有監視器能作為亞晴攻擊他的證據。於是立刻黑光閃出一把黑色巨鐮向他攻擊。他見到亞晴來勢洶洶嚇得動不了。

黑色巨鐮已經來到他的脖子旁,他也沒有反抗之意。只要亞晴有那個意思現在隨時都能殺死他。

在即將砍下他的首級最後一刻亞晴見他完全沒有抵抗於是放棄了殺他的念頭,將自己的黑色巨鐮收了起來,留下他的命。似乎是明白了他沒有任何敵意的關係。

這時他也鬆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畢竟他自己差一點就死在了亞晴的刀下。

我知道他並不是敵人后,立刻前去扶他起身。

「3Q,小滅滅~。」

「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還有,別叫得這麼熟。」

「沒什麼好驚訝的啦。在這基地的人的名字和資料我已經通通全部都看過也記起來了。就算是你,只要查看我們黑魔使專用的手機程序就能立刻查看所有人的資料了嘛~。」

「誒?誒————?!是真的嗎亞晴?!」我驚訝地看著亞晴喊道。亞晴抱著雙手,輕輕點了點頭。原來這個程序還有這種厲害的功能啊。

就從另一面方面來說好像沒有隱私了……。

「你看看我的資料吧。」那位黑魔使好心地拿出手機打開他自己的資料給我看。

照片:無

名字:綱帝•利亞多

年齡:22歲

能力:迷

職位:反叛黑魔使清除部隊隊員

黑魔使等級:SS級

個人資料:無可奉告

「……為什麼我覺得這個資料有和沒有一樣。」

「哈哈哈,我想說至少保著個人隱私就變成這樣了,還有,叫我利亞多就行了。」

這個人說話的語氣非常散漫、整個人的感覺給人也是一種很寬鬆、放縱的感覺。再繼續和他說話感覺我會被他影響變成那種人。

「廢話少說,你到底找我們什麼事?」亞晴瞬間爆發殺氣,我和利亞多都不禁被強烈的殺氣嚇得不敢再說半句廢話。

「也……也是呢,在這裡站著說好累啊~。不如去邊坐邊談吧?怎麼樣啊?小~滅~滅~?」利亞多邊發抖邊問道

「我是沒問題,但是直接說不好嗎?」

「哼~,如果不找地方坐的話我就不說我來找你們的目的~!」似乎想要為剛剛輸給亞晴的氣勢報仇,開始像小孩般地任性……

亞晴歎了一口氣,覺得再廢話也沒用。直接再拿出黑色巨鐮出來打算以暴力套話出來。利亞多也不打算退讓,他已經做好了就算被亞晴殺死也好,都必須要找地方坐才說出目的的奇怪堅持。

要不是我出面阻止剛剛亞晴已經準備一刀劈下去了。

「滅,別理他了,我們自己去查監視器的記錄就夠了。」

「……對哦。根本就不需要遷就他。」

我發覺我們剛剛不過是浪費時間在他的身上罷了。就算知道了他的目的也沒用

「等……等等!!」利亞多突然下跪了,看他這樣放下人的尊嚴也想要和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

可疑!太可疑了!

「你又想搞什麼把戲?」亞晴歎氣問道

「沒有什麼把戲,不過是心血來潮罷了。」

「心血來潮……那我退一步問好了,你要去哪裡談?」

「小滅滅你的家。」

「免談。亞晴,我們去查監視器吧。」

「等等!!」利亞多再一次拉著我。

說真的我已經累了,我們根本沒有理由在這裡繼續聽他廢話。

「這樣好了……如果小滅滅你帶我去你家的話………我就幫你們怎麼樣?!做什麼事情都可以!」看來他終於使用了自己的最終手段了

不過為什麼他做到這種程度都要和我們談話?不過說到我家的話這個時間妹妹可能會在誒。

我怕我們談話時不小心讓妹妹知道了黑魔使的事情。

這裡果然還是拒絕,雖然利亞多很可憐但我更加注重妹妹的安全!

「好,成交。」亞晴在我正打算拒絕的時候,擅自幫我答應了利亞多。

「啊,作為你們答應我的回報,我給你們看看我的臉吧。」

利亞多脫下衫帽。在衫帽下長著一張笑瞇瞇的表情,白色的頭髮由於脫下衫帽的關係變得有點雜亂。他嫌麻煩,結果就沒整理自己雜亂的頭髮了。果真是一位懶散的人。

我無視利亞多直接拉著亞晴的手走到角落去商量事情

「可能是陷阱不是嗎?」我警告亞晴

「可如果他說的是真的的話,我們就會有一個SS級的工具人(黑魔使)了不是嗎?這樣的話有點風險也是沒辦法的事。」

是這樣說沒錯啦。可是萬一是敵人的話我們不就危險了?!

「滅你也想快點查出是誰把御那弄成那個樣子的吧?如果他敢搞什麼小把戲的話,你以為我會這樣簡單放過他嗎?」

「額………好吧。」

在條件的誘惑還有亞晴這可怕的女人當靠山下,最終還是帶著利亞多前去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