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五:巨人來襲 - 1-3 神秘人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9-01-03 10:11:29pm

奇幻·玄幻


瞬間解決三個巨人的現實讓現場籠罩在膛目結舌的沉默當中,唯獨……

「有我在就算來一百個巨人也沒有在怕的啦,哈哈哈哈!來啊,過來啊!」

真狂妄啊……

拉瑞斯心裡這麼想著,隨即揮走這個念頭,畢竟克洛伊確實有這個本事狂妄。不過直到剛才她都悶不吭聲……該不會是來到陌生地方她感到害怕,順利幹掉巨人後才讓她稍微安心下來?

想到這,拉瑞斯心情有點複雜。一方面是對克洛伊的狂妄感到不安,另一方面則是覺得來到陌生環境而害怕的她,倒是蠻符合她看起來十二三歲的年紀。

說起來近幾個月剛進入叛逆期的女兒年紀也和克洛伊差不多……想起可愛的女兒,拉瑞斯臉上有了此刻並不恰當的微笑。

突如其來的危機感稍稍淡化後,拉瑞斯這下才有時間仔細打量第四個巨人。巨人至少五米高,膚色隱隱透著藍光,手持棍棒,棍棒前端插滿削尖了的魔物骨頭,骨頭大小不一卻根根尖銳無比,透露著讓人不安的暴戾狂氣。龐大卻有著些許肌肉線條的上身一絲不掛,腰部纏著巨大獸皮,赤腳踩地。

他沒有發狂地衝過來為同伴報仇,反而佇立原地,雙眼警戒著克洛伊。

克洛伊也沒有乘勝追擊發動那招暴力又迅速的空間魔法奪去巨人的性命,為什麼?

拉瑞斯疑惑之餘感覺到大量的魔素圍繞在克洛伊身旁,蓄勢待發。

……等等,不是不追擊,而是那種逆天的攻擊有距離限制?

為了確認自身想法,拉瑞斯下令騎士在維持陣型的情況下,步步趨近。

果不其然,拉瑞斯可以明顯感受到圍繞在克洛伊身旁的魔素量又增加了。那就慢慢往前直到可以實施攻擊的距離吧。拉瑞斯指示部屬繼續前進,他則繃緊神經提防或許有從暗處偷襲的敵人出現。但接下來發生的事,依然超出了拉瑞斯的預料。

「稀客啊,這裡竟然會有人呢。」

拉瑞斯迅速環顧四周,但無法鎖定聲音來源,但應該不是巨人的同伴,因為巨人似乎也對聲音來源感到困惑。

「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呢?巨人雖然又笨又慢,但單體實力至少都有等級B+的喔~」

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加上洞窟的回音,想要聽音分辨該人所在根本是天方夜譚。

率先不耐煩的是最後一隻巨人,他狂躁地用棍棒敲打山壁,碎石再次落下,不斷大喊「滾出來」、「小蟲子」之類的話語,接著怒吼在下一秒中斷。

咚——!砰——!

巨人打赤膊的上身與下體分離,上身落地發出巨大聲響,兩秒後站立的下半身仿佛斷了線繩的娃娃失去重心倒下。然後,一道刺耳銳利的聲響隨著“嗒”一聲消失。

那是,收劍還鞘的聲音。

接著,巨人的屍體無聲地分裂成無數肉塊鋪滿在粘稠的血水上。

一個身影漸漸從陰暗處現身。身高目測165公分左右,體型偏瘦,頭上有著一對捲曲的白色羊角。

宛如註冊商標的羊角,讓拉瑞斯一瞬間就在腦海中想到,這是羊之獸人。

羊之獸人踩過血水,絲毫不在意濺起的碎肉與腥血,往拉瑞斯等人走來。空氣中油然而生一股強大的壓迫感,那是充滿殺意的壓迫,仿佛要讓獵物失去逃生念頭的殺意。

拉瑞斯艱難地吐了口重氣,頑力抵抗如同颱風席捲而來的殺意。此時,一股魔力匯聚在拉瑞斯胸前形成橘光,接著橘光擴散至全身上下。仔細一看,部屬身上也散發著淡淡橘光。光芒消失的同時,那股壓迫感也隨之消散。

羊之獸人浮誇地鼓掌,讚歎:「哇~~是增強勇氣抵抗恐懼的狀態魔法『獅子心』耶~不錯不錯!」

一般情況下,拉瑞斯早就出聲制止對方繼續往前進,但那股施展空間魔法的魔力始終環繞在克洛伊身上,不曾解除。想到克洛伊或許要實行的計劃,拉瑞斯也毅然按兵不動,但——

羊之獸人忽地停下腳步,不再往前。

克洛伊明顯的咂嘴聲。

「嘻嘻,再往前一步我就會死了吧?雖然妳實力好像還不錯,但似乎太~~缺乏實戰經驗,殺意太明顯了喔。」

你也好意思說人殺意明顯……既然計劃被發現了,那就——

「你是誰?」拉瑞斯站在小隊面前問道。

「大叔,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是從那個方向來的嗎?那方向只通向一個地方而已,這意味時空門起作用了?你們是從未來來的?但光看你們的服裝似乎和我們這個年代沒什麼差別,頂多就華麗些,難道是從過去來的?不過不可能,人類騎士早就被我們從歷史上抹殺了,現在身穿鎧甲的只有光榮又強健的獸人騎士。你們怎麼看都是人類,所以一定是從未來來的吧?對吧對吧!我這職位剛坐不久,必須有點業績才能讓大家承認我。趕快趕快,回答我,你們那邊是什麼年份?」

羊之獸人似乎意外興奮,可這股興奮也激起了同樣高昂的殺意,拉瑞斯很確定,只要回答完他的問題,自己和部屬就會變成冷冰冰的尸體。

「你說……時空門?」

「不行啊克洛伊大人!」「這傢伙很危險!」「克洛伊大人!」

克洛伊不理眾騎士的阻擾,離開圓陣的保護,越過拉瑞斯身旁,來到最前方。

「那是真的時空門嗎?」深怕對方沒聽見自己的聲音,克洛伊再次問道。

「妳先解除魔法我再告訴妳呀,不然我害怕起來什麼都忘光光了,嘻嘻!」

「克洛伊大人,小心有詐。」拉瑞斯。

「沒事,你們會保護我的對吧?」克洛伊抬起頭。

拉瑞斯一時看得入神,此時克洛伊臉上的神情不再是先前的狂妄、耍脾氣的小女孩,其雙瞳透著清澈的光芒,那是想追求某種事物的純粹之光。

「……對吧?拉瑞斯隊長?」

拉瑞斯雖面有難色,但擋下數發羊之獸人的攻擊,他自認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唉……好吧,但不可離開我半步之遙……」

「好!一言為定!」

說完,克洛伊立即解除了隨時發動的魔法狀態,拉瑞斯感受到大量的魔力消散於空中。

「嘻嘻。」

羊之獸人前腳一躍來到克洛伊面前,拉瑞斯本能閃電般舉起長槍用槍尖抵住對方咽喉,低聲道:

「就在那裡說。」

羊之獸人雙手舉起,後退一步,「好好,你們真不好玩,都那麼認真。這樣可以了吧?」

見拉瑞斯稍微放低長槍後,克洛伊開口問道:「 「好了,說吧。那是誰製造的時空門?」

「哦哦,那是我們一個階下囚造的東西,雖說也是上個月才成為階下囚就是了……現在到我問了,你們來這裡有什麼目的?逛光?探望巨人?」

「我等得知民間謠傳此處有巨人出沒,因此前來查看真偽。」拉瑞斯代克洛伊答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換我了,能帶我去見見造這傳送門的人嗎?」

拉瑞斯稍微睜大了眼睛,懷疑自己是否聽錯。

「克洛伊大人,我們此趟……」

「快!快回答我!」

「妳先告訴我,見到他妳想幹嘛?」與焦急的克洛伊相比,羊之獸人似乎對克洛伊的要求較感興趣。

「當然是學習時空之術啊!那可是一道傳送穩定的時空門啊,縱觀千年歷史上成功打開時空門的魔導士雖不出十個,但有能力開啟並穩定時空門裡的時間洪流的人,卻一個都沒有!一個都沒有!」

「哦哦~~穩定時間洪流的時空門又會怎樣嗎?」

「時間洪流不穩定的時空門,會讓穿越的人產生記憶混亂甚至失憶,且無法精細地控制出口,最後會掉入什麼年代、穿越到過去或未來、記憶是否完好無缺都無法保證,根本是超大風險。反之若能穩定時間洪流,不但能自定穿越的時間與出口,就連記憶也不會受影響,就像我們。」

「原來原來,妳懂得可真多呢。那你們是從什麼年代過來的?」

羊之獸人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對克洛伊微笑,但拉瑞斯卻隱隱感覺這是不懷好意的笑。

像是被打開了話題,克洛伊似乎完全放下了戒心,開心說道:「我們是從天鳴曆2000年來的。」

「2000年!好酷!真酷!不過你們的服裝和我們相差無幾耶,為什麼?」

「那是因為人類文明在歷史上經歷過好幾次毀滅和其他種種原因吧,千年來共有三位魔王誕生,雖然歷史書上記載每個魔王都恐怖萬分,但我覺得只有第一代魔王——黑教皇才是最恐怖、實力最強的,畢竟那可是要英雄啟人犧牲性命才殺得了的魔王啊!」

羊之獸人的眉毛挑了一下,笑容也漸漸沉了下來。敏銳的拉瑞斯自然也察覺到了這異樣。

「英雄啟人殺了黑教皇?」

「對啊,超強的雙劍士!算是我難得傾慕的英雄呢。」

羊之獸人無預警地放聲大笑,笑聲在洞窟裡迴盪,直到好一陣子才停下。

「你笑什麼!」克洛伊怒道。

「哈哈,沒啦,我只是沒辦法想像我家主子死在人家劍下的畫面。」

「你家主子?」克洛伊心感不安,不自覺後退了半步。

「對,我家主子,黑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