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七、禁地巨蛇与阵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1-04 12:54:22pm

奇幻·玄幻


树木森林把人包围,树叶树枝相互交叉的浓密,站在地上的汪葬天抬头发现这里根本看不见天空,几乎不透光的环境把正午化作近夜的氛围,有种时间混乱的恶心,隐隐还有一股强烈的威胁感,让人胸口发闷发慌透不过气。

「阿探!」

叫声划破了宁静,汪葬天建立起来的紧张感一下崩掉,他无语地看着追上来的人,想生气也气不上来。

「你怎么进来了?」

「担心你啊!」

「瞎担心什么,我有藏海在手。」他突然顿了一下,朝宁息伸出空着的左手,「抓着我的手,千万不可放开我,要是一个没看住你被鬼怪迷了去我可不管你!」

他当然不可能不管宁息,只是逞逞嘴快而已。

「得,你就吓唬我吧。」嘴上这么说,但宁息还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紧紧握着汪葬天的手。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越往里走白雾越是浓重,仿佛妖气四溢。

一开始他们还能看清十步之外的景色,后来不知道走了多久五步以内的轮廓都看不清楚了,真正是伸手不见五指。汪葬天一手提着剑用灵力生剑光指路,左手传来宁息的温度让他可以保持自我不乱阵脚,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是有人趁机偷袭,他们怕是扛不住的……必须快些找到那个女子然后回去。

回去?

他猛地回过头,险些就和宁息撞在一起。

「怎么了?」

「你……有记我们来时的路吗?」

「路都看不清了怎么记?」宁息道:「你不会是……」

「不是!」他才不会说他们迷路了,反正路是人走出来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不知过了多久,迷雾渐渐散开了,迷雾之后的风景居然是一片花海!

这和汪葬天想象中的禁地模样差天差地,他看着漫山遍野的花,有点蒙。花儿开得如火如茶,点绛流丹,可就是有种违和感。

宁息啥也没察觉到,看美景看得两眼发直,忍不住赞叹,「没想到禁地原来是这般的世外桃源。」

「小笨蛋。」汪葬天笑了下,提着藏海把剑当笔在空中虚画了一道破魔符,如果他没猜错,这只是个幻境而已。破魔符可以解开中、低级的幻术,应该已经足够了。

砰地一声,眼前的景色像碎掉的镜子一样出现裂痕,然后一点一点地缓缓剥落,渐渐现出原本的样子。

汪葬天握着宁息的手用力了一下,他对身边这个一脸错愕的伙伴露出坏笑,「对不住啦小傻瓜,不能让你继续享受美景。」

可是他也没能笑多久。

幻境破碎之后的现实差点让他腿软跪地。他前面的是个黑色的生物,它身上的片片鳞片随便一个都有他脑袋那么大。

黑,长,大……死定了。

这是汪葬天的第一印象。

尽管还没正面交锋,但这只未知妖兽的出现,无形地掀起一股压迫感。

汪葬天非常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绝对打不过这种怪物,要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赶快跑!这个念头一萌生,汪葬天立刻拉着宁息加快脚步往反方向走。

「我汪家禁地怎么会有这种妖物?」

没得到该有的回应,汪葬天边跑边转头,看见身后的宁息脸色铁青——宁息肯定吓坏了,毕竟汪葬天自己也被吓得不轻。

「别怕,有我在呢,你不会有事的。」汪葬天轻声安慰,加重手上的力气尽量不让宁息发现自己其实也在颤抖,「莫要惊动了它,我们悄悄过去。」

话刚说完,他回头就对上个橙金色的大珠子,里面竖着的瞳孔收缩,足足有一个人的脑袋般大的眼睛上倒映出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模样。

汪葬天倒吸一口气,没敢再动一下,身体僵得好似木头。

然后,周围开始骚动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汪葬天觉得自己要晕了,他看着九个一模一样的大蛇头逐渐靠近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在打量他们两个这从未见过的生物。

竟然有九个脑袋!

天啊!!!

基于条件反射,他当下就把藏海给掷出去。他绝对没有想要挑衅,一个都打不过了,来九个肯定稳死的啊!!

蛇身的黑鳞硬如铁甲,坚不可摧,射出的剑仿佛撞上钢板,当的一声,擦出一道火花,随即坠地。蛇兽硕大笨拙的九个肥脑袋接着凑近藏海。趁此机会,汪葬天带着宁息快跑,同时捏诀驭剑,让藏海剑身附上蓝色的剑光飞起,不停在蛇兽的周围盘旋,吸引蛇兽的注意。

「阿探,藏海!」宁息三步一回头,关注着藏海的情况,比剑主人还要担心藏海。

「闭嘴!」

汪葬天逃亡过程中只回头过一次,藏海尽责地和九头蛇周旋。宁息跟藏海……这还用比吗!他不可能留宁息一个人在这鬼地方然后自己去取回藏海!

丢了就丢了!

「操!」跑了一会儿,察觉到前面异状的他及时停下脚步还侧过身一把将宁息拉入怀中。

「怎、怎么了?」从汪葬天怀里探出头来,宁息看见眼前的场景,吓得瞪大双眼,「那——」

汪葬天捂住宁息的嘴,让他把要说的话全部吞回肚里,阻止他在这时候发挥啰嗦的本性。

他看了一下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那些人也没有扑上来咬他们,估计就只是人俑而已。

这片空地一整排都是人俑,数量可能上百了,而且和入口那两尊天女似乎是出自同个工匠之手,活动逼真,不同的是他们都点睛了。

「吓死我了,还好不是真的。」他第一眼还以为遇到了传说中的阴兵阵。

有这些东西的话多少可以阻挡大蛇。

这么想着,汪葬天拉着宁息继续往深处走。

走到深处,所有人俑背对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圆形的巨大阵法,整齐精美到不像是人画出来的,足足有一个人那么高的石碑被那个阵法占得满满,也不知道画阵人是怎么防风化的,这个阵一点岁月的痕迹也没有,新得仿佛才刚画好一样。

汪葬天对符和阵有些研究,看出这道阵是某种封印。

他脑内迅速浮现出苍羽汪家的历史,可是他想破脑袋都不晓得这个古老的大封和自家哪段历史有关系。

他家里有什么东西需要用这么强大的阵法来封印,而且还有一看就知道不是现世生物的那条大蛇。

大阵忽然好像有一道白色的流光迅速地闪了一下。

汪葬天眨眨眼,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了,正想要确认一番,宁息突然叫了一声,「阿探,他们……」

「什——」他连一个完整的问句都没说完。原本背对着他们的几百个人俑脑袋转过来,眼里冒着鬼火般的绿光,齐刷刷地看着他。

眼着绿火阴兵现!

不、不会吧?

这真的是阴兵阵?!

「糟糕!」

他难道触动了什么机关了吗?

汪葬天直呼祸不单行,接着听见旁边有种雷炸开的声音,宁息开始掏符炸人俑了。宁息虽然灵力不行,当然做不到即画即用,但是努力起来的话还是能把不稳定的灵力施加到符上面,虽然效果微弱但是胜于无。何况宁息一向准备极全,身上备着多少符篆汪葬天都不能明确说个准数。

随着越发接近的轰然巨响,那条大蛇终于也追上来了。

其中一个蛇头上插着他的藏海,想必是蛇兽一口想将藏海当作食物咬下结果被误伤了。

「回来!」

藏海回应了他的召唤,突出蛇头,那个蛇身往旁边倒下,抽搐了几下后没了动静。剩余的那些个蛇头同时动作一怔,纷纷凑到那个倒下的蛇头边。

而藏海回到他手里的时候八头蛇也彻底疯狂了。

不妙!

真真不妙!

「跑——」

八张血盆大口獠牙大开,其中一个已经到了宁息的身后!

「我操!」汪葬天一掌把宁息推开,他顾不上控制力气,本来还想立刻去查看被他推远的宁息可还好,没想到那蛇不咬到猎物不罢休,张着大嘴冲向汪葬天,接着趁汪葬天心系宁息之际狠狠咬住他的右脚。

他整个人被蛇叼起来,升到在半空中,而且蛇的上下颚的咬合力超乎他想象,他觉得自己的脚都快断了!

「混帐东西!」他举起藏海就要捅向唯一可能脆弱的眼睛,可是大蛇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心思,不停摇晃脑袋不让他得手,就在一片混乱中,他突然和宁息对上视线。

那傻小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就连其他蛇头逼近自己了也不知道,一脸的担心,「阿探!」

——你该关心的不是我!

汪葬天气得想跳脚,忙不乱地一挥手上的宝剑,剑锋一转,他输出灵力的极限,冷蓝色的剑光携带着熊熊剑气一下逼退了试图袭击宁息的邪物和那七颗蛇头,「给我离宁息远远的!!」

八头蛇吃痛,立刻放开了汪葬天的腿。

汪葬天刚刚那一下使出了全力,此刻没有余力自救。他紧紧闭眼,顺着往下掉,心想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