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六十四黑章 黑之迴避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9-01-11 7:56:04pm

奇幻·玄幻


經過了昨晚那【事件】后的第二天,我打開妹妹的房門看見她正躺床上那溫暖的被窩中睡得正香。

看她那張幸福的臉蛋想必正在做著一場美夢,讓人不忍打擾她的休息。

換作平常我應該會讓妹妹繼續睡,但畢竟勁過了昨天的事情我也不想讓妹妹醒來時發現人都見不到而感到寂寞於是打破了妹妹的美夢,讓她起身更衣準備吃我為她準備早餐。

「嗯…再讓人睡多一……咻…」妹妹她睡得迷迷糊糊的,現在已經九點了還睡成這種樣子對身體可不好。小孩就好好早起早睡比較好吧?

下定決心之後我立刻掀開被子讓她感到寒冷逼她起身。

畢竟還要去河邊那裡和隊長他們繼續練習殺意掌握。

話說回來,家裡被炸了的我們失去了幾乎所有的日常用品包括刷牙衣服之類的已經造成了困擾。但畢竟我平常可是有把多餘的錢存進銀行內,而銀行卡也好好帶在身上所以資金上並沒有任何問題東西只要再買就好。

但比起我妹妹她對失去房子更加傷心。畢竟是從小住到現在的房子在一夜之間完全被燒光,房間內那些各類的娃娃也一同被燒個精光一件也沒留下。為了讓失去了那些玩偶的妹妹一些安慰,我還特地打了電話給國外的老媽拜託她做一個新的玩偶快遞給妹妹好讓她能在睡覺的時候不會沒東西抱而感到寂寞。

當然這麼做的代價就是被迫聽老媽嘮叨之類的一直在電話的對面講的不停還在我的面前和老爸曬恩愛什麼的真是夠了!

為了避免麻煩,我在這通話中將家裡被炸了的事情隱瞞了起來。

至於昨天家裡被炸之後,我就先暫時在找到新住所前住在女醫生家中。

為什麼住在那裡?理由很簡單。

亞晴以沒我可以用的房間加上她一個女生所以拒絕了、旋契沒理由就拒絕了我、不想讓妹妹去石能的家所以我拒絕了石能的好意。隊長不想曝露自己家的位置所以拒絕了、人妖叔叔沒有家基本都是睡在新基地所以也拒絕了。

但人妖叔叔拒絕之際也給我一個選擇就是女醫生家中有幾個空房間,和她商量一下說不定可以暫時住下來。

結果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簡單來說就是這裡有空房間所以就暫時住這裡了。

「只要不添麻煩暫時住也不是不行的。」

她這麼說,所以我們就住了下來。

也能順便照顧那和我們一樣暫時住在女醫生家的御那所以我也沒任何意見。

仔細想想最近好像一直受到女醫生的種種幫助。

之後買些東西送給她好好答謝一番比較好。

「看你這幅德行但煮出來的東西還蠻好吃的嘛。」女醫生吃著我準備給她的早餐邊給出了好評

「如果和妳胃口的話就再好不過了。」畢竟這也是住在女醫生家的其中一個【條件】至於其他條件呢就只是幫忙做點家務就行了,畢竟女醫生就算在家行為檢點也並不好,家中許多地方不過是隨便搞搞就休息去了完全沒在打理。

如果除去那份治療任何傷勢的黑魔使能力外我想她就只剩下【廢大人】一個特征了吧?

很快御那和妹妹換好了衣服從各自的房間走出來一起享用我精心準備的早餐。

由於我太過空閒而早已吃了,所以我不過是坐在她們兩的對面看著她們用餐。

不知是不是太過無聊我突然想起了昨天和亞晴接吻的事情。

由於回想起來不知為何還記憶猶新,就連唇上都好像聞到了亞晴的香味。

我當場被這些自己做出來的錯覺搞得臉紅心跳還一個不穩從椅子上跌了下去真是丟臉!

「哥哥!」妹妹還因此擔心得喊道

不過真正讓我感到心裡不舒服的是我那行為完全就是【性騷擾】,那之後也沒有好好和亞晴道歉我作為一名男人真失敗。

等下見面一定要好好道歉!

一定!

經過在半小時的路程我帶著妹妹和御那總算趕到了河提旁,可在抵達的那一刻卻巧亞晴!

我們在四目交接之後各自轉向一旁,看樣子【那件事】對我們兩個影響蠻大的。

「那個亞晴昨天……那個…」

啊啊啊!明明剛剛還下定決心要道歉的為什麼現在這麼難開口啊!?

對於我即將的道歉,亞晴一言不發無視我并走向河提旁的操場,和站在那裡冒著非比尋常的殺氣的隊長集合。

(難道我被討厭了嗎?)

「哥哥你怎麼了?」見到我顯示出失落的表情妹妹擔心問道

「沒什麼,走吧過去亞晴那裡。」

說完我便帶著妹妹和御那走向隊長的方向。,雖然有點遲但隊長應該沒在生氣吧?

「嗯?」妹妹不知我在煩惱什麼而斜著頭感到奇怪

隊長見我們都集合了,於是開始了今天修行的主題。

至於石能和旋契,隊長再次交了他們任務而沒來這裡。

「今天修行的內容基本和昨天一樣,只要管好你們【殺意】的強烈與持久就差不多了。」由於昨晚的事情,妹妹也正式進入我們黑魔使的【世界】中,所以隊長也無需再掛慮不能讓我的妹妹知道關於【黑魔使】的任何事情。

雖然妹妹也聽不懂就是了……

「………你們怎麼了?」隊長問道

即使我們兩個都異口同聲地說【沒事】,當然隊長看向我和亞晴就知道我們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他看起來也不是很有興趣就是了。

「那麼開始吧。」說完隊長就帶著亞晴進入幻界中繼續修煉新的能力,那麼我就繼續練習持久力吧。

我注意了四周無人之後,黑光閃現出【幻牙輪刀】準備修行。

「妹妹能拜託妳拿石頭丟我這把刀嗎?」為了測試幻牙輪刀的耐久度,我讓妹妹來破壞幻牙輪刀

但妹妹卻聽見我這麼說后,立刻反問我「刀?」

「哈?這把刀你看不見嗎?」

「嗯。哥哥的手上沒有東西啊。」

「真的假的?」

為什麼妹妹看不見?她不是已經是黑魔使了嗎?

「……哥哥,可以和人家說實話嗎?昨天發生的【那件事】是什麼?」

看樣子妹妹她想要知道一切,關於【黑魔使】的一切

其實我一直猶豫該不該把這些事情告訴她,畢竟妹妹已經深陷下去了知道一切比較好。

再對這方面事情無知的話搞不好會因此造成危險但同時我卻因為不承認妹妹她正式加入黑魔使的行列而不想就這麼直接告訴她,像這樣矛盾的心情不斷在我內心掙扎。

「哥哥昨天不是…不是……」

妹妹她欲言又止,這也不能怪她。那種和怪物戰鬥的事情按理說是不可能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但卻又真實存在。

即使妹妹她感到無法接受也不能怪她啦。

而且她大概也沒想到後天就要和那個【男子】進行一場可怕的死鬥。畢竟這可是【黑色會議】那裡提出放過我們的條件。不過妹妹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因為我們一定會打倒他的,不需要妹妹賭上自己的性命打到【男子】!

終於,在妹妹一番猶豫之後說出了想知道的事情:

「哥哥昨天不是親了亞晴姐姐嗎?!」妹妹害羞鼓起勇氣喊道!

…………………………………………………………………………………………………………啥?

「滅哥哥這是真的嗎?」御那以非常可怕的眼神看著我

「等等御那,為什麼那樣看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不知為何我我連忙向她解釋

「哥哥,亞晴姐姐明明已經有利亞多哥哥了,哥哥還對亞晴姐姐做那種事情!」妹妹開始說些我聽不懂的事情了!

等等?利亞多?

「妹妹,你剛剛說的事情是真的嗎?」

「嗯?什麼事?」

「就是那個……利亞多是亞晴的……?」

「是男朋友。而且聽利亞多哥哥說他們還親…親嘴過了!」圍依說完便害羞得雙手掩著害羞得通紅的臉

真的假的?

我就奇怪亞晴為什麼和利亞多之間感覺有某種奇妙的關係,這下子就說得通了!

在經過昨天【那件事】之後變得不怎麼搭理我。

難道是因為被我那麼做了覺得自己背叛了利亞多而開始漠視我討厭我對我冷淡?!

我到底做了多麼過分的事情啊!

這可不是一個道歉就能解決的事情,我可能還破壞了她們兩個之間的感情!

我該怎麼道歉才好啊!

不過為什麼?

當我知道亞晴有男友時我會這麼失望?明明過去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沒被女同學搭理都沒這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搞不清楚啊!

算了!之後和亞晴好好道歉吧!現在還是先專注在修行比較好!

已經剩下沒多少時間了!距離和那個【男子】的決戰日只剩下不到兩天必須趕快才行!

就在此時,小幻魔克羅不知從哪裡出現在我們面前。

妹妹見到她后頓時變得開朗還打開自己雙手接下了跳往她身上的克羅開心撫摸它。

「嘿嘿嘿,克羅原來你在這裡啊。」妹妹開心說道,克羅也興奮地舔了舔妹妹的臉頰回應它喜悅的心情

看著妹妹和克羅玩鬧了一會,克羅不知為何突然盯著我。妹妹看見它盯著我之後也學他看向了我的方向。

「啊!哥哥說的【刀】見人家看到了!」

妹妹她看見了我手上的【幻牙輪刀】興奮喊道

被轉移了注意力的妹妹再也不追問下去我和亞晴之間的問題

不過妹妹能【看見】難道是克羅的關係嗎?

不管怎樣既然看見了就事不宜遲馬上開始修煉吧!

我立刻讓妹妹和克羅還有御那往我丟石頭好讓我能測試幻牙輪刀的耐久度。

【()——隊長的幻界內——()】

亞晴相比昨天,在這場與隊長的修行中受到的傷更多。

明明昨天還能以基本沒受到隊長攻擊的情況下結束了一天的修煉,但現在亞晴的狀態明顯比起昨天更加差。能躲避的攻擊卻躲不了,能反擊的時機卻做不到。

重要的是隊長教導她的那項【能力】完全展現不出原本的威力。

這樣子上場和【男子】戰鬥毫無疑問不過是去送死罷了。

「再來一次!」即使狀態不佳,亞晴也堅持繼續

隊長知亞晴的狀態不佳卻繼續進行這項可能會喪命的修行,因為他說過要變強就要賭上自己的性命。

如果因為一些小事讓自己喪命,那全都是自己的問題隊長完全沒那個責任去承當。

畢竟一開始就提好了,這是賭命的修行!

他毫不留情強化自己的能力以瞬間的速度出現在亞晴的面前并已揮出足以讓亞晴五馬分尸的拳頭!

亞晴再次讓自己進入【黃瞳】的狀態,但卻立刻被昨晚被滅親吻的畫面阻礙了這項能力的專注,發動失敗了!

眼見亞晴發動失敗,隊長也毫不留情一拳打向亞晴的臉上!

一陣拳風之後時間完全停了下來。

亞晴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經過了一會才注意到隊長的拳頭停在了她的眼前沒有攻擊她。

瞬間脫力的她立刻坐在草地上暫時使不上力。

「為什麼…留手了?」亞晴不解那認真的隊長竟會對她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哼,就以妳現在這樣的狀態,連【修行】的邊都沾不上,更別提【開始】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原來隊長不認為她在【修行】,所以既然不存在【開始】這回事,自然就沒有【手下留情】這回事了。

隊長說完便解除了幻界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亞晴?」我見到了亞晴那刻非常驚訝,因為她這麼快就結束修行了。

亞晴不發一言,站起身面對隊長,要求繼續修行。

當然,知道憑現在的亞晴是沒有資格與能力繼續與其修行所以隊長很乾脆就拒絕了。

亞晴聽見隊長拒絕之後也不再反駁,畢竟她也清楚現在被心中某事所困擾的自己是無法繼續修行的。

隊長不管亞晴清不清楚自己的能耐,馬上轉眼看向了我。

「滅,你又自學到什麼程度了?」

雖然昨天對我說了這麼過分的話,但沒想到隊長還蠻關心我的嘛

說來可笑,因為……

「這個嘛……」

到現在為止每次都因亞晴的事情無法集中精神,妹妹她們隨便往幻牙輪刀一丟石頭幻牙輪刀就消失了。

所以說那個…………

就是……………

「就是說沒有進展嗎?」隊長一針見血直說了我的結果

就因為是事實所以這句話對我的打擊蠻大的。

他看了我們現在兩個人的狀態都不適合修行,乾脆下了一個決定。

「從現在開始,你們兩個人的修行就此【結束】。要是我發現在明天結束之前你們有任何修行的跡象的話,我會毫不猶豫【殺了】你們。」

我和亞晴原以為隊長是在開玩笑,但在他的口氣與殺氣下,我和亞晴都明白他不是在開玩笑。

他是認真的!

「可…可是如果不修行的話,我們怎樣才能和那個【男子】戰鬥啊?!」我驚慌問道

「話我已經說了,如果你們不清楚的話,就以【死】去體會吧。」

見隊長開始顯得不耐煩了,我立刻住嘴以免遭到隊長的死刑。

「總之,你們就像平常一樣過著自己生活的作息就行了,做好覺悟之後後天到那個【男子】放【球】的地方等待,散會。」

說完隊長便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們想反駁都已經做不到。

而妹妹完全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只是覺得隊長能以神速離開而感到驚奇。

而冷靜之後亞晴直接拿出手機打給了人妖叔叔以聯繫隊長。

「【自己的生活作息】?隊長真的這麼說嗎?」人妖叔叔再三確認隊長說的話是不是那樣,當然結果就是那樣

人妖叔叔在電話後面思考了一會之後,笑了笑回答「事情我清楚了。就照隊長說的那樣吧,你們平常該做什麼就做什麼。維持原樣就行了。該上學的就上學,該工作就工作。這樣也就能達到隊長要的效果了吧?」

「【效果】?什麼意思?」

「啊~沒事沒事,那麼就這樣啦。媽媽我現在很忙~呢。愛妳哦~掰掰~。」說完人妖叔叔便掛了電話

唯一清楚的是貌似隊長要我們這麼做事有特別【原因】…………吧?

「上……上學………」

妹妹突然臉色大變,貌似想起了什麼

「哥哥,學校停學之後已經開始了嗎?」

「你問我我也……」我拿出手機上網看看之前因為【男子】的襲擊導致停學了的妹妹學校,是否已經重新再開了

結果是

老早就開始了……

「哥哥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妹妹驚慌抱著我的身體大哭喊道

「沒問題的!就……就說我們家被燒了所以去不了怎麼樣?!我也會陪妳去解釋的!OK?別哭了好嗎?」隨便給了妹妹一個理由和學校說

況且那是事實啊,家裡被燒個精光,妹妹的書包課本那些鐵定也已經被燒光了。

而亞晴卻安靜站在原地思考著事情。

「我先回去了。」說完亞晴便安靜離開

我雖然有話想對亞晴道歉,但不知為何亞晴這時候給我的感覺并不宜接近。

這也難怪,畢竟我對她做了【那種事情】,一定很生氣吧?

明天………我能好好地道歉嗎?

【()——亞晴家——()】

亞晴回到了家中,立刻跑到浴室的洗手盆前不斷拿水噴灑自己的臉。

原來亞晴因為昨天的【事情】搞得整晚都睡不好,就連調好的鬧鐘也叫不醒她才在這么遲的時間才抵達河提那裡。

打算喘口氣的亞晴立馬脫下衣服走進浴室洗上一個熱水澡。

洗澡途中,亞晴的臉部變得微紅。

那不是因為浴室的蒸汽或是熱氣而讓她變得這麼紅。

這是因為她待頭腦冷靜下來之後想起昨天被我強迫接吻的畫面。

她迅速拿起了裝了水的桶子往自己臉上不斷沖洗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終於在一番功夫之後洗好了澡,但奇怪的是在她心中那奇妙又強烈的心情卻遲遲無法冷靜下來?

亞晴看向鏡子觸摸自己的下唇反問自己

「明明昨天也沒什麼在意,為什麼現在……我會如此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