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九、村民献祭何仙姑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1-11 2:57:00pm

奇幻·玄幻


那之后他和宁息被赶来的汪震霆和卫择言救了,原来他们在禁地度过了一夜。之后当然免不了一顿训斥,然后伤养好后在祠堂里大概跪了三天吧,其实他也就只是一边跪着一边靠着宁息偷懒,也就只有宁息那傻小子才会跪得那么正经。

至于那个白衣女子,他就再也没见过了。

夜晚降临,他们从寂雪观下来还没见到任何村庄城镇,往东北方向赶了一天路累了,附近也没个人家,只好委曲求全,就在半路的一棵果树下歇脚。

汪葬天不放弃追问真相,在宁息喂马的时候不停骚扰,还故意一副殷勤的样子跑去帮忙,尽管其实什么忙也没帮上。

「如果这是你的身体,那我们怎么会互换灵魂?你又是怎么会和我伤在同个位置?」汪葬天还是纠结,他本身是不太会留疤的体质,只有这个被九头蛇咬了一口的伤形成了疤。

而且在他印象中,宁息好像腿脚上没受过什么伤啊。

「……」宁息低头帮马梳毛,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好,不说算了。

他们是共生死过的关系,他相信宁息不会害他。

可是他还是好在意。

这种时候改变主题是最好的选择。汪葬天的话题说转就转,「你说川香县会在哪里?」

雨田尊给他们指明的路是东北的川香县。关于川香县的传闻在白语妃几十年前消失之后也跟着变淡,如今只剩下完全不可查的天方夜谭。

那地方果然没那么容易找到啊。

「谁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汪葬天想好了回复正要开口,一直温顺的白马突然骚动起来,踢蹬着蹄子,宁息同时抬手暗示汪葬天嘘声,他侧首听了一会儿,道:「阿探,有奇怪的东西。」

所谓奇怪的东西很快就现身。

首先是一行八人,前两人掌灯引路,后六人抬着个巨型的透明箱子,箱子里面全是水,浸泡着像婴儿胎但是更大型的东西,而且他们嘴里用方言唱着奇怪的歌谣。

「这是某种献祭吗?」汪葬天好奇地探头探脑,不停往那个方向看去。那个玻璃箱里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人,但定睛一看其实不是,那更像是根根畸形的大白萝卜或者说剥了皮的大白莲藕。

不过宁息这具身体的眼睛不太好,不是说看物不清,而是看不到本质,只能勉强分辨气息。妖气、灵气……这些多少能分清,只是不能再看得更仔细了。

宁息拉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汪葬天,提醒道:「莫要惹事端,待他们过去我们就离开。」

「好好好,我不惹事,绝不惹事。」汪葬天微微眯起了眼,努力想把画面看清楚。宁息肯定看到了什么,那在水里的恐怕不是普通的大白萝卜。

抬着玻璃箱的六个男人动作缓慢,行动却是完美的整齐划一,隔了太远他们没能看清男人们的脸色,只是从他们的衣着看来大概是村民。

小村通常会有些异常的信仰和习俗,这大概是他们的传统之一,养出个人形萝卜人形莲藕就要献给谁之类的,这种事情其实不算罕见,上古就有了雕个人形当作生人献给恶神的事情,这大概是一样的道理。

说真的,那些白花花的太像人了,要不是没有一点人的灵气生气,他可能都会认为那是活生生的人被浸在水里。汪葬天眼珠子一转,开玩笑道:「萝卜怪成精了吗?」

没有意识到汪葬天是在套话,宁息正经地回答道:「要是真的成精了哪有那么容易被人类抓到,能不伤人就不错了。」

不是精怪。

也对,是精怪的话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汪葬天特别自如地继续道:「你就不能配合我的笑话吗?干嘛这么认真?」

「你在说笑?我不是很懂这些……」

「呵呵,你个小正经。」

「嘘!」

一行人从他们前面经过,宁息在那之前放跑了唯一显眼的白马,以至于他们没被发现到。那白马也不知道是在畏惧什么,逃得极快,还懂得照顾他们,跑在森林里愣是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八人缓缓走过,汪葬天压抑不住好奇,一直盯着那水里的白萝卜。白萝卜没有沉在水底也没有浮着,而是在水中浸着,因为底下六个人不平静的走动动作左右摇摆着。他还惊讶地发现白萝卜长着人的脸,五官俱全,不得不说长得还挺俊俏的。

安静的夜突然被一段短促的声音划破,宁息下意识看向声音发源处,夜里黑糊糊的一片什么也没见着,那似乎是鸟的叫声,可是却又非常违和。

「是鬼哨。」

汪葬天示意宁息小心警惕,随时准备拔剑迎击。

他还以为这些村民最多是在拜山神,不过鬼哨一出就让他把事情给大致理明白了。

此地有鬼道修士。

「除?」宁息和汪葬天想到一处去,他的手已经搭在藏海上了。

汪葬天摇头,「先静观其变。」鬼道修士不好解决,要是碰上些狐假虎威、没本事的倒还好,若是有真本领的鬼修在,单单是他施展的邪门歪道就足够棘手了,还没正面对决大概就会被杀个片甲不留。

见村民渐渐走远,宁息问:「跟不跟?」

「跟,必须跟啊!」注意到宁息不放心的眼神,汪葬天三指朝天,道:「我向你保证,绝不生事端。」

「……你这次也是在说笑吧?」他在汪葬天眼里看不到半点认真。

「知我者宁息也。」

宁息倍感无奈,他还想说两句,但看在情况不对的份上,他硬是把话全部吞进肚里,和汪葬天悄悄跟上那群人。

他们二人的尾行行动并没有持续太久,前方的八人停下了脚步,然后掌灯的两人跪了下来,五体投地的那种,其中一人开口,「何仙姑,这是这个月的祭品。」

在他们前方,有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她们踩着精致的绣花鞋,一紫一红的身影动作划一地用轻飘飘的袖子掩着嘴,嘴里发出呵呵呵呵的尖锐笑声。

那娇媚的笑声回荡在空中,令人毛骨悚然。

两人背后是整齐排列的士兵,无一不身披破烂的兵甲,而且眼里清一色的是鬼火般的绿光。

「阴兵守门。」汪葬天默念了这一句。这场景就和当年在禁地里他和宁息面对的几乎相同。不过和禁地的石头人俑不同,这里的阴兵邪气更重,而且材质应该不是石头。

这阵势真大。

他们没有贸然行动果然是正确的。

两个女人好像没有语言能力,只是呵呵地笑,接着左边那个紫衣的女人将自己的袖子一挥,轻飘飘的两条袖子托起需要六个壮汉才能扛起的水箱。

能驱使使魔,还能召唤阴兵。

这里的鬼修可不简单。

汪葬天瞥了宁息一眼,故作轻松地道:「哈,这是我们第二次遇到阴兵阵吧?」

宁息问:「这也是阴兵阵?」

「是啊,我记得鬼道修士的基本就是将幽冥请来的阴兵附身在媒介上,数量越多代表那个修士越厉害,有时候还会请来鬼将。绿色眼睛的是阴兵,全白眼的是鬼将,鬼将之上还有高级的鬼族,据说是幽冥的居民,不过关于他们的消息少之又少。」

「幽冥真是神秘。」

汪葬天解释道:「过去幽冥之主领百万阴兵鬼将在人界肆虐,被九重天上的天道严惩,之后幽冥居民就被禁足在自己领域了。他们十恶不赦,天地不容。天道让他们出不来幽冥,所以才会变成个传说的存在。」

那边的紫衣女人把袖子一拉,箱子依照惯性直直飞向红衣女子的方向,然后恐怖的事情来了,红衣女子长大了嘴,大到完全不是正常人可以做到的程度,接着一口把箱子给吞、吞了。

汪葬天目瞪口呆。

红衣女子继续呵呵呵地笑,吐着蛇信一般的舌头舔了下嘴唇。

「何仙姑收下献祭,这一个月里请莫要拜访我们小村。」

那些村民又拜又念属于他们的方言经,一刻钟后才舍得离开。

汪葬天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道:「继续跟着他们吧,说不定能找到个客栈休息。」

宁息以为他有什么鬼主意,便朝他摇摇头,无声警告他别冲动。

「我最有自知之明了,绝对不乱来,我发誓!」

宁息叹气。就算汪葬天糊弄他他又能怎样反应,忍着、宠着呗,总不能揍人一顿吧?

他们跟着村民回到一个村落,却为了避嫌而在村外呆了一宿。宁息作息规律,该睡就睡,汪葬天却因为经历了诡事,如没安全感的小动物般,一点风吹草动都要张开眼去查看一番。

隔天一早他们就找到一个小店住宿,汪葬天一进房门便直奔床,躺下就不醒了,睡到了下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