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3:唤魂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1-06 11:54:21pm

奇幻·玄幻


无尽......

周遭一片黑暗,死寂,没有尽头。

甚至没有任何温度。

身在此处,所有的身体感官几乎与失灵无异,若不是突如起来的微风从远方徐徐吹来,她几乎快忘了自己与黑暗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她赤裸着双脚,除一身衣物身上几乎一无所有。

她很自然地朝风吹来的方向缓缓迈开脚步。

嗒......嗒......

走了两步她竟有些迟疑,脚下踩着的地面似乎漂浮不定,不怎么踏实。

她犹豫的身影在此处略显飘渺,风儿每掠过一次,身影便越渐虚弱,似乎随时就会消失这无尽的黑暗之中。

她再次迈开脚步朝那头走去,一步一步小心翼翼。

她不清楚风的源头来自哪里,不清楚风的那头会有什么在等着她,可她总有一种感觉。

感觉失去的某样东西,就在风的那头。

半晌,风尽了。

黑压压的平地无故窜起丝丝白雾,雾里无数颗点点亮光。

由于先前长时间处于黑暗中,如今即使有了亮光,她的视线依旧模糊不清。

不过她倒是勉强看出雾里有一口井。

她毅然走近那口井,往井里瞅去。

待视力恢复,井水倒映出一张女生的脸,脸上一双凤眼让人印象深刻。

不知不觉中,她飘渺的身影开始凝实,立体。

她下意识将手伸向自己的五官,指尖滑过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唇,脸颊和耳朵,顿时明白,井水里的那副模样便是自己的样子。

然后井水里的女生缓缓开口,她听不见女生说了什么,依张合的嘴形隐约猜出女生说了一句【我是谁】。

“我是谁?”

是啊,既然她不是黑暗,那么她究竟是谁?

她茫然地望着井水,开始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

雯时,井水里女生的身旁出现了另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生。

可两者间却又道不出的不同之处。

井水里的女生,后者称自己是洪逸灵,前者闻言也想起了自己是谁,称自己为墨卿云,这样的画面不停重复,然后变成一场前者与后者之间的较量。

仿佛谁说的次数多,她便是那一方。

那么究竟哪一个才是她?前者还是后者?

洪逸灵还是墨卿云?

恍惚中前者的身影与后者重叠成模糊的身影,她的脑袋里某个画面飞快地闪过。

天空风云变色,她浑身是伤躺在血泊中,绝望地动起手指,在泊油路上写下【墨卿云】三个字。

接着井水里的身影逐渐清晰成墨卿云微笑的模样,身后画面幻灯片般一幕一幕切换,从墨卿云出生一直到成为洪逸灵。

她想起了,她是墨卿云。

那个自愿成魔的墨卿云......

天界那头,夜郇向天神汇报了白魔之者一事后,偌大的房里,房门依旧虚掩。落地镜子前,夜郇背向镜子半褪去上衣,露出厚壮的肩膀和腰肢。

肩膀上的焦黑由一个中心点分裂出数条不规律的伤痕,从肩背一路延伸至腰间,这伤任旁人看了都会觉得触目惊心。

感觉就像被雷狠狠地劈中,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回。

夜郇如家常便饭般,扭头看了镜中的伤势一眼,拿下嘴里咬着的绷带,在手掌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待一个手掌缠好,又拿起竹筐里的绷带为另一个手掌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粗糙的绷带磨擦过冻得龟裂的皮肤会带来的疼痛感仿佛不存在般,夜郇依旧无动于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怀疑究竟经历过什么磨难才会造就这样的夜郇。

待双手包扎完毕,他转而从旁拿出宋恒转赠给他的灵药,反手敷在伤口上,利落的缠上绷带,最后重新穿回衣物,走出房门,思绪早已飘到在人间界重新遇到的墨卿云那处。

墨卿云不记得他是谁,亦或者应该说浑然不认识他。

对于一个想要杀害自己的存在,即使已经失忆,再次相遇多少应该还是会有恨意。

如今那人偏偏对此无感,还改了名,救了他。

至于墨卿云身边的那个男人,他始终有种在哪见过的感觉,特别是他将擎天破如此耗费体力的阵法应用自如的姿态。

像极了三百年前的那个男人。

“白发真人。”刚迈进白发真者仙居,就见白发真人恰巧也在里头,夜郇不冷不热地给白发真人点点头,打声招呼。

举手投足与平日无异,即使没了盔甲依旧威风凛凛,动作依旧灵活,可有些事还是逃不过观察入微的白发真人双眼。

“夜郇将护,仙体无碍?” 白发真人这一问,指的当然不仅仅是双手的皮外伤。他双眸未抬,手执粗大毛笔于砚台上一丝不苟地沾上墨水。

“并无大碍,白发真人有心了。”语毕,夜郇就朝中厅走去。

白发真人微微一笑,在雪白的纸上落笔,一笔未断地勾来出各种弧度,力度恰到好处,接着开口“久卧病床的紫霞仙子经已苏醒。”

言下之意,白发真者必定是带着紫霞仙子去给天神大人请安了。

原本打算来找白发真者的夜郇只好扭头在白发真人的面前坐了下来。

“白发真人,您可否记得三百年前,那个以擎天破大闹天界的男人。”

白发真者闻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一幅接近完成的画就此毁了,眼眸里除了疑惑还是疑惑“嗯,正因为那件事,魔界自此无主了好多个年头。夜郇将护为何忽然提起这事?”

“伏击白魔之主的魔人,也将擎天破应用自如。夜郇怀疑......他与三百年前的男人有着连天界都不知道的关系。”

天界的客房内,扎着单辫子的仙婢坐在房里的桌前揉了揉快睁不开的双眼,一脸倦容。

即便如此,视线还是一刻都没敢离开房里的那张床。

因为如今时近三更,她家小姐在床上辗转难眠,最后干脆放弃睡眠,吩咐她找来了白纸,接过白纸在床上趴着似乎烦恼些什么。

眼看扎着双辫子的妹妹累得实在没办法,她只好向君幂请求让妹妹先行退下休息,而自己则守在君幂这里,以防君幂还需要些什么。

起初君幂还不同意,想让单辫子的仙婢也退下休息,可那厮是死活不肯,说必须守着君幂一直到她入眠。

无可奈何下,君幂也妥协于她的坚持。

其实君幂之所以迟迟不能入眠,皆因白发真人的那句话。

她满脑子都是各种假设,假想着墨卿云的灵魂还存在于世上,是否也意味着墨卿云还有复活的可能?

若把墨卿云的魂给唤回来了,洪逸灵那姑娘又该何去何从?

思来想去,君幂还是决定试着唤回墨卿云的灵魂,她腾地就跳了起来,于桌前坐直身躯就问“文芳,你可见过我的笔?”

文芳是君幂为单辫子女孩取得名字,而双辫子得妹妹则叫似宝。

被瞌睡虫啃咬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文芳甩开缠在颈项的辫子,总算精神了不少,毕竟干活总比坐着干等舒服“就在小姐的行囊里,文芳这就给小姐拿来。”

君幂提起笔,很快地就在纸上写字,秦岚歪着头看不懂纸上写的是什么内容,一脸不解地问道“小姐,夜深人静写家书有比较好吗?”

对于文芳的不解,君幂没有责怪的意思,淡淡地回答说“我不是在写家书,是在唤魂,算是为了救我的一位朋友而写的......嗯,一封救命书吧。”

“原来是写书啊!识字真好,如果奴婢也识字,就可以给爹娘写家书了!”一提到识字,文芳格外兴奋,拉过凳子静静地坐在君幂身旁欣赏。

君幂才想起,在以前那个时代,女生念书识字的机会少之又少,一般只有生在名门贵族的女子才有那个机会,心里不禁心疼眼前那看起来不过才年芳十六的女孩,同时想起自己愧对的父母。

小小年纪,不得不离乡背井去到一个事事以规矩为前提的天界为奴为婢。

而她自毕业后却巴不得离开父母的怀抱,去追梦,去跌倒。

“文芳,你会想家吗?”君幂写着写着,嘴角不自觉吐出这句话。

“想啊,可是奴婢已经忘了爹娘是长什么样子了。”

“要不天亮以后,我教你写字吧。”嗯,君幂也想家了,她觉得墨卿云肯定也想家,带着这个念头,在雪白的纸上写下最后几个字【墨卿云重夺身躯,醒。】

一竖落下,没来得及放下笔,金光于纸上的字由上至下一闪而过,猝不及防的力道突然从纸上爆发,将君幂,文芳给震飞,白纸连同桌子还有附近的东西都被震得四分五裂。

文芳还没落地就被震力冲击得直接昏死过去,君幂虽及时出双手挡在身前,却犹如螳臂挡车,身躯还是飞撞至柱子上。

君幂只觉得后脑勺一重,整个思绪都慢了几拍,肉眼可见的余劲还在一波接一波地继续破坏着客房里的结构。

情势所逼,君幂强撑起身躯,捡起半翼钢笔置于腰间,将文芳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想拉着文芳尽快逃离房客间。

转身的瞬间,君幂听见身后传来木枝断裂的声音。

君幂没敢往回看,也没那时间,她就怕她若是回头看,就会被压那里逃不了了。

扶紧文芳,君幂咬牙眼里只有数步之远的门槛,身后某样东西崩裂的声音越发频密大声,接着崩塌了,尖利的木枝在君幂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就往她那里弹去。

君幂腰间的半翼钢笔,躁动几下,隐隐的屏障瞬间在她的身后展开,挡下一切外来物。

乱了方寸的脚步终于在客房崩塌前跨出门槛,脚步的主人双目充血,脚下一阵无力地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