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4:魂,归来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1-06 11:58:39pm

奇幻·玄幻


人间界,夜已降临,如阴霾逼近而来,黑暗随着夜色,从各方天际倾斜而下。

华光初上的城市,一如既往地喧闹,处处可见火树银花。

元旦倒数的气氛弥漫着这繁华的城市,城里最中央的的地区,各种大厦的外墙纷纷上演起灯光秀,造成万人空巷的现象。

被大厦围绕的广场上人口聚集,人们的脸上或身体上均画着自己喜欢的人体彩绘图样,视线不时往另一头的天际望去,等待即将到来的烟火秀。

没有人发现,这一夜与平日有异的夜色。

广场角落的洪逸灵,察觉了其中的任何异样,无动于衷。毕竟她是魔,只要不打扰她看烟火的兴致,其他端儿也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已经在人间界混得小有名气的她,身旁置了一些零食和饮料,默默地等待一向神出鬼没的颜无天赴约。

洪逸灵吃不了食物,那些零食和饮料自然是给颜无天的。

期间不时有粉丝认出洪逸灵,上前要求合照和签名。

至于人间界另一角的颜无天,当然也有相同的想法,人间界若出现浩劫反而更中他的下怀,压根儿不必去理会。

洪逸灵在人间界站稳脚步虽然是他的计划之一,可身为万恶的黑魔,她竟然还尚存一抹良知这点完全是他意料之外。

她的良知,理应随上古妖神那名号一同消失才对。

等待总是漫长的,迟迟不见颜无天的踪影,洪逸灵单百无聊赖,单手拧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瓶盖。

“三,二,一......”

倒数的余音落下,夜半十二点钟声响起,只听见几声沉闷的声响,一个个烟花拖着着火的尾巴冲上天空,于空中绽放成璀璨的花儿,更把天空下人儿的脸照得五彩缤纷,接着在夜幕中一点一点隐退。

“元旦快乐!”广场内的人儿,不论相识与否,开始拥抱起身边的同伴,互相祝福。

洪逸灵呆在原位,脚边的饮料却洒了一地。

任凭夜空被照得五光十色,她眼里的世界,颜色被一点一点地剥夺,只剩下黑色无彩。

广场内,欢呼声依旧,洪逸灵忽感胸口处一片闷热,后背仿若有颗重石压得她开始喘不过气。

强而有力的双手不知为何无故发抖,总觉得头重脚浮。

洪逸灵怀疑人口密集导致空气的不足才造成种种不适。她站起了身子,还没迈开脚步就被匆匆走过的路人给狠狠撞着,失去平衡,同时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格外地不适。

她感觉自己浑身如火焰在烧,非常热。

也好悃。

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就睡着,可若不睡着,浑身肌肤便滚烫得难以忍受所以她双眼一闭立刻失去了意识。

洪逸灵软趴的身躯倒地前,身旁白光一闪,一道身影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专注于烟火秀时凭空出现,及时扶住她一把。

“洪逸灵!”触及洪逸灵,颜无天不禁皱起了眉头。

魔族天生属寒,一般体温比常人低,而且魔族格外怕热,洪逸灵突然热如熔岩,并不正常。

颜无天肌肤上的水分甚至一点一点地被蒸发掉,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俩人的身体冒出一丝雾气,引起少数路人的注意。

“先生,需要给您叫救护车吗?您的朋友看起来不太舒服。”

结果原本热切的关心自迎上颜无天的艳红双眼立马荡然无存。

路人装做若无其事,吞了吞口水,脚底抹油地跑了。

颜无天当机立断,运起内息,助洪逸灵调节体温。

须臾,洪逸灵的体温恢复正常,眼皮底下的眼珠子转动了几下,缓缓睁开。

朝颜无天望去的眼神有些许不同。

又似曾相识。

那是厌恶嫌弃的眼神。

“我,回来了。”

“洪逸灵”从颜无天的怀里睁开,撇嘴一笑,幽幽的话中透出的满是意犹未尽。

颜无天先是自愈了严重缺水的肌肤,站直身躯仰头大笑。

有意思。

眼神一如既往地厌恶他啊。

“墨卿云,你是如何找到回来的路的?”

“这点你不必知道,我倒好奇,属于我的身躯为何就变成他人的?”她差点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如今能够回来,实属幸运。

墨卿云凝视着颜无天,一副要他好好解释的样子。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当时你求我救你,我也履行诺言还赐了你一个不凡的机遇。如今你这躯体虽为血肉之躯,却甚比魔族。”颜无天背起双手,围着墨卿云缓缓打转压根儿不怕凡人发现他那双与众不同的双眼。

接着回到墨卿云的面前站定,又道“可惜一躯不带二魂同时使用,你和黑魔皆有灵魂,较强的一方苏醒,另一方自然得陷入沉睡。”

明显地,墨卿云的灵魂属于较弱的一方。

“我就想问问,随着时间的推磨,沉睡的那一方是否会落得消失的下场?”她还记得,在那里她的灵魂差点融于黑暗之中。

颜无天的脸在墨卿云的眸子里无限放大,只见他贴近的脸阴测测一笑,笑容里有种无法隐藏的兴奋感“不错,沉睡的那方会成为另一方最好的养分。”

那表情,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甚至陶醉。

颜无天在想,这场肉体的争夺战不管最后由哪方胜出,都会非常有趣,也非常有利。

他要的,不是慈悲,不是怜悯之心,是让人间界乱成一团的决心。

“嘘~别说话,我懂你,也知道你要问些什么。憎恨、绝望、嫉妒、悲伤,都是魔的食物......若想夺回主权,就要足够黑暗。”颜无天竖起食指,打断正想发问的墨卿云,朝她望了一眼,眼神从她的头顶飘过,接着缓缓往墨卿云的反方向走去,又道“你已不受人间界的规矩管束,尽情享受为魔的生活吧。”

颜无天若近若远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墨卿云赫然扭头发现那头颜无天早已离去。

墨卿云先是在外办了点事,才打道回府。

徒步走到之前居住的祖屋区时已接近上午九点正。

待电梯门打开后她走了进去,按下十五楼的按钮,来到了她姨的家。

掏出钥匙,就见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开门的人一见着墨卿云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不过还是对她勾起一抹假笑“墨卿云,你终于回来啦?都好几个月不回家,我们还以为你在外面出了事呢。”

墨卿云看向她家表妹——曾亦儿,那吃得一身是福的身材,微塌的鼻梁,嘴角不禁挂上一丝冷笑。

以往她还算是寄人篱下,就算看穿这一家人脸上挂着的面具有多虚伪,都得装做糊涂,对他们依旧客客气气的。

如今,墨卿云已不屑再陪他们扮演快乐一家子的戏码,所以她只看了曾亦儿一眼就收回目光,不慌不忙地走进屋里,脱下鞋子。

“妈,妈!墨卿云回来了!”对于墨卿云的无视,曾亦儿的脸上微微有些僵硬,改变主意不出门了,而是关上门转身喊了她正在下厨的妈妈,秦秀。

她家穷鬼表姐失去联系好久,终于回来了。

更重要的是,她如今已是小有名气的艺人,身上穿的戴的和以往都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秦秀清早就得为她姨丈的便当忙着做饭,被曾亦儿这么一喊有些不耐烦,端出刚煮好的咖喱鸡,嘴里絮叨“来了来了,大清早的提那穷鬼干嘛,人都不见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

秦秀一踏出就看见墨卿云果真回来了,怪不好意思,把说到嘴边的“回来”二字硬生生给吞回肚子里,换上知冷知热的嘴脸,“卿云啊,你可算回来了。阿姨煮了你最爱的咖喱鸡,快来吃吧。”

说起这一家人变脸的绝技,恐怕就连四川的变脸杂技都该自叹不如。

“不了,我已经吃过早餐。我住着的那间公寓正在装修,所以回来住住几日便走。”墨卿云毫不客气得拒绝,拎着手上的包包在厅内软硬适中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打开电视。

墨卿云手上的包包,不久前才推出,全国限量五十个,是曾亦儿梦想中的品牌。

曾亦儿在一旁看着,一股深深的嫉妒在心里升起。

就凭墨卿云那穷鬼也配拥有那个包包?论气质论样貌,曾亦儿始终觉得自己更适合那个名牌包包。

于是她给秦秀使了一个眼神,表示想要那个包包。

那眼神的用意,墨卿云自然也明白。

秦秀是个见钱眼开的人,一见墨卿云的名牌包包态度比起从前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这样啊,那阿姨给你沏茶解解腻。”

曾亦儿听自己的亲妈要给后辈沏茶,不甘心地大喊“妈!墨卿云是何德何能让你这个长者给她沏茶,这杯茶她受到起吗!”

秦秀大吼一声,瞪了曾亦儿一眼要她闭嘴“亦儿!”接着一把拉过曾亦儿要她给墨卿云道歉。

“亦儿你太没分寸了,卿云辈分比你大,怎么着你也得喊她一声姐,谁教你可以连名带姓称呼人的,快道歉!”家里难得有人发了财,别说是为了那包包,秦秀这么做也是为了日后可以讨讨好处。

“我就不!”

“够了。”假惺惺的戏码墨卿云看够了,犯恶心,关起电视扭头冷冷地道“这名牌包既然亦儿想要,就给她吧。别说我这个做姐的不照顾妹妹。”

“还是卿云大方,不跟亦儿一般计较。那啊姨先去忙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告诉阿姨便是。”

曾亦儿乐透了,自顾自走到墨卿云那处把墨卿云包里的东西全拿出来,不再搭理家里的二人,提着新包包快乐地上班去。

而所有人都没看见的空间里,墨卿云此刻面如冰霜,嘴角竟竟扬起一抹格格不入的笑容。

曾亦儿出门后的数小时后,秦秀那边接到了曾亦儿上头的电话,说曾亦儿被警方带回警局协助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