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十五章 - 冤魂森林

第220个路人≪绝命逃亡记≫  - 发布于2019-01-09 6:53:47pm

灵异·鬼怪


随着我们身后那只鬼魂的笑声,我突然间被某种强大的神秘力量给拉进去了森林深处。由于此刻正是半夜三更,我被拉进深处不远后就立即消失在爸爸和影的视线范围内。

“宇!”

在我被拉进深处时,最后一次听见的声音正是爸爸叫我的声音。紧接着,影和爸爸往我被拉去的地方前进,为的是把我从鬼魂的手中救出来。可捉我的那只鬼似乎并不在意他们俩,那只鬼魂只是稍微对他们施加了障眼法就让他们各自分开了,如今他们俩都是独自一人前来救我。

至于我,则是被那只鬼魂狠狠的丢在树身上。随后就是上前来用手掐着我脖子说:“哈哈!给我你的身体你就能获得自由了,呵呵呵!”

自由?所谓的自由怕是我的灵魂当你的替死鬼吧?

“滚!老子才不是你的替死鬼!”

这鬼见我死到临头还如此的倔脾气,于是它二话不说的把我的右手逐渐扭曲。硬是把我的食指给扭成90°向上,别看我形容得非常精彩,实际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痛!

紧接着,那只鬼又再次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再次的不服气把它骂得狗血淋头。然而这一骂似乎激怒了它,它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锋利木枝直接把我手掌给刺出了一个血洞。

“啊啊啊!!!你这家伙…!”

我强忍着痛楚,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它。也不知道它生前是个杀人犯还是什么,我每不服它一次就会被它折磨一次。原本好好的右手,经过我的不服后已经被这鬼给弄得千苍百孔。果然…人是不能作死的。如今我的右手全是血洞,流出的鲜血已经把整个手掌给染红了。

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我看着眼前的鬼,它似乎在等待着我说出“好吧” 这两个字。过程虽然不是很久,可从它手上被折磨的我倒是觉得这过程已经历经了类似2或者3小时。由于手负重伤,脖子还被这鬼魂给掐住,我早已快撑不下去了。

此时,影不知如何的找到了我。由于他救人心切,想也没想立即让自己冲了出去把我给撞倒在地上。摆脱鬼魂控制的我,跌在地上不停的咳漱。那只鬼见影破坏了他的计划,立即对影动手。把影给击退得不知道去了森林哪处,顷刻间,我又再次和这鬼魂单独相处。

当然,我也没蠢到不赶紧逃走。早在它把注意力放在影的身上时,我躲进了附近的草丛里。由于早前我灭了身上的三把火,如今我躲起来装死人它也并未发现。我见它在我这附近徘徊了几分钟,就气急败坏的抱怨影随后就往别处去找。

我见看不到它了,便起身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各种洞的右手手掌,心里是百般无奈。死里逃生后,我往刚才影被击飞的方向走去。走了一阵子的路,我总算遇到了影,此时他正在昏睡中。我顾不上叫醒他,便坐在他的身旁从背包里拿出绷带包扎我这个右手手掌。这才刚包扎好,洁白的绷带立即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绷带。

“它孙子的……这折磨可以说是和别的厉鬼与众不同了”

说话间,我注意到了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起了白眼并且还露出了笑容。不放心的我伸手去碰了碰他,谁晓得他突然捉住了我的左手用强大的力度把我的左手给按得血液阻塞,手掌处麻痹起来。

“啊啊!你这小子赶紧……给我滚!”

我没理会被他捉住的手,立即用脚把影给踢开。未料他被踢开之时也不忘了紧捉着我的脚跟,我又一次受到了痛感。我见影如此的反常,就知道他这是被怨魂附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连续的喊叫声让老爸知道了我的地点,我旁边的草丛只是动了一下就有一个人影冲了出来挥舞着拳头向影的脸颊打了过去。

只见影似乎并不在意脸颊上的拳印再次朝我们这儿冲了过来。我家老爸也不是吃素的,眼见自家儿子被鬼魂欺负能不生气?他拉着我闪去了旁边躲过影的攻击,随后用手掌大力的往他脖子后面一打,影立即晕倒在地上。

“赶紧走进去神石镇救人,这森林似乎变得不太平了” 老爸说完便背起影,和我一起赶往神石镇的路上。没跑多久,我们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类似城镇入口的玩意。我拿出手电筒一照,那个入口上方正挂着“神石镇”这三个名字。

“爸!城镇就在前面!”

正当我们即将抵达门口时,原本刚才攻击我们的僵尸从天而降,发出老虎的低吼声。似乎在警告着我们不得进入。也不晓得是身上的三把火重新燃烧了起来还是它已经发现了我们,它站在门口未等我们接近便摆出了攻击姿势。

我再次从背包里赶紧拿出铁棍,不晓得是那头僵尸是学聪明了还是它之前没认真攻击,它见我拿出铁棍便立即抬起蝎子尾巴朝我的铁棍射出了毒液。眨眼间我的铁棍便被毒液融化得没了,我赶紧丢了手上的铁棍忙问:“爸!我们怎么办?!”

结果爸爸很淡定的回答说:“冲进去!”

卧槽?冲进去?刚才都打不过那玩意现在我们要怎么冲进去?正当我们快要接近那玩意时,爸爸纵横一跳踩在了老虎尸头上跳了进去城镇随口说:“赶紧的!进去后找个地方躲!”

我学老爸的方法,人是跳了进去可我差点就当场扑街了。我连忙找个地方躲藏起来,由于我躲得地方不是非常隐秘,我只能盖住嘴巴和鼻子尽量不发出呼吸声。当那头僵尸路过时,它只是朝屋里闻了闻味道就走了。

见它走人后,我小心翼翼的露出头往外看。不看还好,这一看压根没有任何影子。这城镇充满了非常浓的雾气,这些雾气还自带冷气机效果,凉飕飕的。这半夜三更的城镇哪来会出现凉飕飕的雾气?这怕是阴气太多造成的雾气吧!

我从屋内走了出去,小声的叫着爸爸和影,可没人给我回复。我一路上都仔细的估量着城镇里的木屋,全是破烂不堪的玩意。正当我走到了某个角落处时,我发现某个木屋旁的一间屋子变成了木粉。全洒落在地上,也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来这儿了。我看着地上的木粉,这恐怕就是老爸当年躲阴风的屋子了。

此时,我身后传来了跑步的声音。我连忙转身往后问道:“李健?是你吗?” 可整个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仿佛刚才的跑步声并不存在。正当我想追上去时,我的余光看到了一个微笑的婴儿。苍白的皮肤,双眼黑漆漆的,脸部充满了黑色的青筋,它似乎发现我看见了它便立即从我的视线内凭空消失。

“卧槽?!刚才那是鬼婴??”

我慌慌张张的退后了几步看着鬼婴刚才站着的地方。我就这样子盯住那个地方几分钟,见没有异样便继续追上刚才听见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