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前传-天骄之子 - 第8章-宁国帝皇

狐狸仙人≪战豆≫  - 发布于2019-01-08 8:11:18am

奇幻·玄幻


吾迪道:“原来如此,所以是爸爸妈妈救过皇子,而受惠的是没有对皇室贡献的我,所以现在要去道谢吗?”

徒平点点头,说道:“没错,你能这样想我很意外,说不上道谢,就是去见个面,让你见见帝皇和皇子,也让他们看看自己爱将的后代,算是打个招呼吧。好了,吃也差不多吃好了,我们启程吧。”

也不需要带上什么,徒平手里握着的资源足够多,换句话说,有那些宁国军暗中保护,基本上不需要愁吃住,两人就这样说走就走踏上前往皇室的路途。路上,徒平给吾迪说他父母以前的事,也说这世界的历史战事,帝国之间的战争为世界大战,而帝国没有插手的小战争称为“时代”,没有帝国插手的战争就像是武者们之间的打斗,战战停停,从没有结束过。

几天的路程,终于到了宁国的皇宫外,真不愧是皇宫,吾迪从外面扫视了一下,皇宫大约有光辉镇一半大。围城外有许多护卫在巡逻,门口站了四个护卫,手握长枪,站姿一样整齐的守着皇宫大门。

吾迪和徒平靠近门口,其中诶护卫上前,挡着两人,问道:“有什么能帮两位的?”

护卫的态度出乎吾迪的预料,因为他以为这些外围的护卫大多数品行较差,看见不认识的人会大声吼或者赶走,但连护卫都被训练得比吾迪想得好太多了。徒平摸了摸身上,翻找着东西,一会后拿出一块金色的小牌子,递给那位护卫,说道:“我们想见帝皇和皇子。”

护卫没有接过徒平手上的金色牌子,只是看了一眼,原本打算跪下的身子被徒平扶着,徒平说道:“免礼,让我们进去吧。”

护卫连忙开了门,让出一条路,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我给两位带路吧,能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徒平点点头,说道:“走吧。”

皇宫范围大,要去主皇室是需要一点路程,皇宫内的巡逻护卫也不少。护卫把路带到了主皇室,说道:“两位里面稍等,君王应该就快来了。”

护卫说完便走了,徒平和吾迪进到主皇室,中间的龙椅是空的,里面有不少人,从着装看得出一些是将军,一些则是大臣之类的。有几位年纪较老的大臣看到徒平和吾迪,马上走了过来,就在同时徒平单手托起,说道:“各位大臣好久不见啊,哈哈哈,你们又老了许多呢。”

其中一位站在最接近中间龙椅的大臣,年纪大约8、90岁,开口道:“哈哈哈,前辈见笑了,这一去也十多年了,老臣们自然是抵挡不住岁月啊。”

徒平点点头,说道:“是啊,壹老,转眼间就是十多年了,十二宫主也换了几张新脸孔呢。”

十二宫,也就是宁国皇室内的主要的支柱,由十二个族门组成,维护皇室。另一位战在壹老旁边,年纪相仿的大臣说道:“确实啊,年纪大就想要清静的生活了,位子也都该让让了。前辈这次来可否有什么交代吗?”

徒平把身后的吾迪拉到了身前,说道:“我这次来是带孙子来见见帝皇和皇子的。吾迪,这几位都是你的长辈,壹老、贰老。”

吾迪冲两位大臣微微笑、鞠躬,然后说道:“壹老前辈好,贰老前辈好。”

壹老瞪大眼睛看了看吾迪,问道:“孙子?前辈的孙子?”

贰老没好气的推了推壹老,说道:“就是战皇战帝的孩子啊。”

壹老顿时醒悟,连忙点点头说道:“啊!是啊!瞧我这记性,两位战将的孩子都那么大了啊,哈哈哈。”

听到战皇和战帝,在座的每一位都把目光看向吾迪,当年皇室的内斗外界不懂,但是皇室内却无人不晓,再加上打下宁国大江山一战,没人不认识这战皇战帝。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呼声:“帝皇到~~皇子到~~~”

这时所有的人都站开了两排,帝皇入座,皇子站在他旁边,大家跪下:“帝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诸侯王。”

一片跪倒的人,包括跟着人群一起跪的吾迪,此时挺直腰站立的徒平就显得格外显眼。帝皇先是朝徒平微微点头,皇子则是向徒平鞠躬。

宁国帝皇,宁天。

宁国皇子,诸侯王,宁市颖。

宁天道:“众爱卿起身吧。”

“谢帝皇。”

大家都起身后,有位中年人指着徒平,怒道:“为何见了帝皇还不跪?敢问你是何人?”

这一吼,大家都转过头来,壹老连忙骂道:“小拾!不得无礼!”

男子皱了眉头,被壹老这么一骂,他也是莫名其妙,说道:“壹老前辈,晚辈不明白。”

这时徒平上前,走到男子前面,摸出那块金色的小牌子,递了过去,说道:“那就让你明白吧。”

男子一看那金色牌子,连忙再次跪下,说道:“晚辈无礼!晚辈该死!请前辈赐罚!”

徒平道:“免礼。”

这时宁天开口道:“哈哈哈,小拾是嫌跪一次不够,还要跪多一次是吧?哈哈哈。”

男子站回自己的位子,脸红的说道:“君王您就别损晚辈了,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啊!”

宁天说道:“的确,小拾上位不久,不认识徒平也是正常。好啦,一场闹剧,徒平今天为何而来?”

徒平道:“让这位孩子见见皇帝和皇子。”

吾迪朝皇帝和皇子点点头,宁天一脸疑惑的看着吾迪,问道:“这位是...?”

徒平说道:“吾亦和惠晴的孩子,吾迪。”

帝皇恍然大悟,说道:“哦哦,这样啊,孩子也都那么大了啊,两位爱将可否安好?”

徒平说道:“他俩前去考验了。”

考验这两字,若不是吾迪事先听徒平说爸爸妈妈的事情,估计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在场的,也就几位听得出考验两字的意思,就是前往修罗界考验突破人界。宁天点头道:“是啊,当年朕一时糊涂,耽误了两位爱将,算算他们也该到那样的境界了,那就静待佳音了。说起来朕这一生都无法触摸到那个门槛,真是羡慕啊。”

徒平微微笑道,没有说什么。确实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那个境界,除了自身天赋、运气、命运也同样占了不少的成分,有些事情,并非努力了就有结果。徒平拍了拍吾迪的肩膀,说道:“去吧。”

吾迪点头,走到中央,跪下,磕了个头,说道:“谢君王,诸侯王对吾迪的恩赐。”

宁天看向宁市颖,点点头,接着宁市颖起身,两三个健步已经到了吾迪的面前,可见这位约二十岁的皇子身手不凡。宁市颖连忙扶起了吾迪,说道:“吾迪小兄弟不必多礼,当年令、尊令堂出手救下本王小命,救命大于天,入境对尔等做的那些小事根本不足挂齿。”

宁天笑着说道:“对啊,你的父母拒绝了封爵、金银珠宝,只接受赐予的生活津贴,这都是皇室应该给的。哦,对了,今天召集十二宫主前来,其实是因为天山宫的宫主,捌老的孩子去接受测试了。捌老,测试的结果如何?”

一位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牵了身边的男孩,同样走到中间,和吾迪隔了一段距离,说道:“谢过君王关心,犬子今天通过测试,已经达到了黑金级。”

宁天说道:“哦哦哦,真厉害啊,年纪轻轻就达到了黑金呢,教导有方、教导有方啊,哈哈哈哈,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在场的各位也都是惊叹连连,而这时捌老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既然今日和战皇战帝两位战将的后裔有缘,不知可否让犬子领教领教?”

说着,捌老别过头,看了看吾迪,然后再看看徒平。宁天皱眉说道:“这...不妥吧?梅冯奕年纪12岁达到黑金级别确实厉害,但是吾迪今年也不过7岁吧...这...”

宁天也看了徒平,徒平依旧双手背后,淡淡的说道:“无妨,切磋对两位孩子都是好的经验。”

“不,不是吧?7岁的孩子要挑战黑金级别的?这不是被虐吗?欺负人吧?”

议声论起,但是捌老似乎没有一丝犹豫,拍了拍身边的孩子,说道:“那犬子就领教了。”

接着,捌老便回到自己的位置,宁市颖也拍了拍吾迪的肩膀表示鼓励,然后回到帝皇身边。中间剩下吾迪,和捌老的孩子梅冯奕。宁天说道:“那就开始吧,让朕看看年轻一辈都达到什么实力了,哈哈哈。”

在场的十二宫主无不是强大的武者,加上帝皇、诸侯王、徒平,还有几位护卫将军,并不需要害怕两位小孩的切磋是否出现受伤。捌老的孩子双手抱拳,对吾迪微微鞠躬,说道:“梅冯奕,12岁,天山折梅法。”

两人距离不到三米,吾迪转身往后跳了几步,让之间的距离约五米,然后吾迪也学冯奕双手抱拳,微微鞠躬说道:“吾迪,7岁,深渊道,请指教。”

接着,吾迪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冯奕一愣,别说冯奕,在场的除了徒平之外,每一位也是愣了一下。切磋时,通常较强势的一方会让对手先出招,可现在竟是吾迪想让冯奕先手。但冯奕也毫不客气,微微一愣后,说道:“请指教,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