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十八章 - 绝命逃亡

第220个路人≪绝命逃亡记≫  - 发布于2019-01-12 10:40:15pm

灵异·鬼怪


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一群鬼婴,鬼男孩鬼女孩,全用着怨恨的眼神盯着我看。眼前的李健更不用说,不知怎么的他死后成了这里的统治者,似乎能够随着召唤亡魂们前来杀死活人。也不等它们对我做出任何动作,身后的影立即冲了出来盘算着把我大卸八块。

由于这城镇的街非常大,前后左右各有一路。我左手旁的小路突然出现了一只人手把我给拐跑了,我正想立即反击天晓得那个人立即把我摔倒在地。我扶着疼痛的身体站起身子想看清楚这人是谁,结果是老爸板着脸盯着我。

老爸把周围的气氛看了一遍后立即开口说:“我们得赶紧跑人了,这城镇比我以前来得时候还要凶猛!”

就冲老爸这句话,我不顾双手是否废了直接开跑。当然,爸爸也没傻得留在原地为我断后。这一子一父逃出这高深莫测的城镇,想想都觉得感动,有哪个孩子是有机会和父亲一起出生入死的?

当然,这逃亡的过程一点也不简单。率先阻拦我们的正是之前的动物僵尸,可此刻的它看起来身负重伤。原本破烂不堪的老鹰翅膀此刻直接没了,除了那双翅膀,老虎头的眼睛惨遭攻击此刻的它已经没有了眼珠子。还有就是那个蝎子尾巴,活生生的不见了一大截。这一幕实在让我惊讶,真心好奇老爸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够把这玩意打成这幅模样。

老爸见这头僵尸还敢出来阻拦,自然毫不客气的对它说道:“刚才让你溜走了,现在还想要我打死你?”

说完这句,那玩意似乎听懂人语默默的把身子移在一旁,把逃生的路让给了我们。别看这僵尸一开始凶猛十足,可它组合的尸体是动物的,凡是动物都会害怕比它们凶猛的生物。而爸爸在跟它打斗过程中大概是暴露了自己凶猛的一面,导致现在这头不伦不类的动物僵尸对他非常尊敬。

然而那个似乎只是它的套路,我们走到前方时猛然发现一群鬼婴正堵着路口。于是我们再次拐进另一条路,尝试找到门口逃出去。可要找到门口的过程可不简单,一时鬼婴围堵一时影发起攻击。反正就是这城镇有多少个鬼怪就来多少个鬼怪阻止我们父子俩逃出去,当然,影发起攻击只是个后话。

此刻的我们是被鬼婴围堵的,原本能够以最快速度逃出这儿的路全被鬼婴占领导致我们只能绕个大远路逃跑。这群鬼婴从未对我们发起攻击,它们也就随着我们跑动它们也跟着跑动。反正就是无论我们怎么跑也跑不出这群鬼婴的盘算。

“卧槽,老爸这该不会是人工鬼打墙吧?”

一旁的爸爸没理会什么,他也就淡定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堆黄纸一边说:“这没什么,硬闯就是了”

我没听错,老爸说的是硬闯。既然老爸如此放胆的说硬闯,想必他是要用阴阳笔记里的玩意杀出一条活路。只见他嘴里默念某种复杂的咒语,随后把手中的黄色符纸人抛入空中。这些符人说来也怪,它们在空中燃烧后眼前的鬼婴自动让开了路。我们见这群鬼婴瑟瑟发抖的让开路,自然也不敢待留在原地多一分钟。

“爸,那些纸人是什么啊?为啥那群鬼婴会如此的害怕?”

老爸也没瞒着我说:“那是招鬼神的纸人,专门请一些鬼神降临人世对付那些怨气冲天的鬼魂。我刚请的都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还有一堆钩魂的鬼差,那群怨气冲天的鬼婴见鬼差降临自然不敢找我们麻烦”

不得不说老爸退休冒险的过去几年里专心研究阴阳笔记的努力不是白费的,虽然身体始终不支持他一直使用阴阳术可他还是能用一些简单和基础的阴阳术躲灾难。说到灾难,影再次冲出右边的小路来个急刹车正面阻拦我们。

“血尸?!”

只听见爸爸一声血尸,他的脸立即苍白了。我就不明白了,什么是血尸?可这问题我还是吞回肚子里去了,眼前这问题不是血尸这玩意,而是如何对付这玩意。暂且别说影这家伙,我们还隐约看见了身后出现了鬼医生。最让老爸害怕的就是鬼医生身后有着许多肉碎在空中飞奔过来!虽然我从未见过肉碎出现,可这三个家伙聚集在这阻拦我们逃跑,恐怕是要斗个你死我活了。

正当我还在思考着如何打斗时,我听见了爸爸脱口而出的两个字:“晓东”

我去?晓东?他该不会被阴风砍成了肉碎怨气冲天复活了吧?此时,那个肉碎停留在影的旁边把全部碎块拼凑在一起,正如爸爸所说的一样,是晓东!还未等我们拔腿就跑那个鬼医生率先对我们发起攻击,这攻击也并不简单。它的身手灵敏,我还没逃离它的攻击范围便被它给拉回去刚才的站位里殴打一顿。

之前说了,我的双手肩膀已经被影给捉破骨了。此时又被这医生缠着,我根本使不出力气。眼看我快要被掐脖子掐死了,这医生立即露出笑容似乎在告诉我没人能够离开这城镇。虽说手无法动弹,可我还有嘴巴!默念一声护法咒语,身体再次散发出金色光芒把医生给照得双手消失,魂体后退。

当然,这只是个开胃菜。见鬼医生撤退影直接冲了上来把想要起来的我给压回下去。这玩意是血尸,念那个护法咒语恐怕是没屁用了,顿时间我再次抬起双脚把他给踢开。未料他紧捉着我的头导致我连自己也和他一起滚去一旁。随后我身后的鬼医生冲了上来仿佛是想要附身与我,我并不是吃素的,于是我死马当活马医把身旁的影给翻了过去我位置。果不其然,这鬼医生由于被我刚才的护法咒语激怒一心只想把我害死然后附身我的肉体,谁知我冷不丁的把影给推了过去让他附身。

当然,这只是前提。这两玩意合体后怨气瞬间笼罩整个城镇,原本还有月亮供给的月光此刻间被怨气所挡,毫无亮光。这个时候我就听见老爸急了大声喊着:“我的坑儿子啊!你这是干了什么?!血尸被猛鬼附身将会是全新的不尸不鬼啊!”

卧槽,不尸不鬼是啥玩意?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就连我身旁的影消失了。至于老爸那里,他似乎不忍对当初的朋友下手,一直都在躲避攻击。可那个晓东的怨魂并非好意,虽然整身肉碎,可他能够凭空把老爸的右脚撕出一小块血肉。也就是说,这晓东死后没啥能力,唯一恐怖的能力就是能够把活人给撕碎如同他生前被阴风给撕碎一样。

正当我看老爸他们的战斗看得津津有味时,一个充满腐臭味并且带着满是血洞的尸手从黑暗中伸了出来再次掐住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