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战豆 - 第5章-豆时代崛起

狐狸仙人≪战豆≫  - 发布于2019-01-16 8:00:35am

奇幻·玄幻


{吾迪问道:“俊哥,你有看过关于‘深渊道’和‘朦胧心法’的书籍吗?我想了解一下自己的武术。”

猫俊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看着吾迪,说道:“‘朦胧心法’我是没听过,但‘深渊道’在很久以前是个传说,是前无古人、后无传者的武术。你是被此功授传的人,你爷爷没有告诉过你他的故事吗?”

吾迪摇摇头,说道:“没有,爷爷只告诉我爸爸妈妈的事情,而爷爷本身的事情我知道的却是少之又少。”

猫俊点头说道:“不告诉你,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吧,既然你爷爷不说,那应该就是还没到时机,我也不好多说,‘深渊道’我能告诉你一些大概。”

猫俊在收录各种战争时代的书架上,拿出一本陈旧的书籍。吾迪看了封面,说道:“这是...大陆统一之战-三主神降世?”

猫俊点点头,摊开书,说道:“没错,这是很久以前的战争,当年大陆各国散乱、小战不断,被当年横空出世的三位大能统一了大陆。三位大能分别为:宁世渊大人、吾隐界大人还有姬无大人。三人当年统一大陆后,升华为三主神,并且把统一的大陆分为三部分-宁帝国、吾帝国以及姬帝国。”

吾迪点点头,说道:“这,和‘深渊道’有什么关系呢?”

猫俊合上书,说道:“非书生是没办法知道那么多的,因为对于更高阶的一些的隐藏资讯,是需要相对的书生等级才能知道的,你是‘深渊道’的传人,告诉你也无妨。传说的三主神之一,宁世渊大人的自创武术就是‘深渊道’。”

吾迪问道:“但俊哥你说了‘深渊道’是前无古人、后无传人的武术,又怎么会传到我爷爷那,然后再传给我呢?”

猫俊摇摇头,说道:“天机不可泄露,等你再次和爷爷见面时,我想他应该会告诉你的。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能认得‘深渊道’这套武术,毕竟是那么久以前的武术,而且宁世渊大人传闻也没有后代。

当时三位大能普升天界后,陆续出现不少自称是深渊道的后人,但都却不了了之,因为如果真的是后人,那也应该是皇室之人,因为宁国就是宁世渊大人的帝国,传也传给自家人,但对于三主神的身世都是极为隐藏得机密,不好多说。趁这个机会也和你说说,为何那么久后宁帝国、吾帝国和姬帝国只剩宁帝国还屹立在这大陆上,当年三位大能把帝国安顿好后,便把帝国交托后人,前往普升神界。

但姬无大人在途中刺杀了吾隐界大人,并且和宁世渊大人对战,最后虽被宁世渊大人击退,但让姬无大人逃走,消声觅迹。而吾帝国和姬帝国得知此事后,那是战争不断,因为没人知道姬无大人的动机,而宁世渊大人也绝口不提。

而传闻宁帝国因有宁世渊主神坐镇,所以才能屹立至今。而对于宁世渊大人身在何处,化为何人,却是最高机密了。}

听过猫俊的讲述后,吾迪心中有些推测,首先不是关于武功,而是【吾帝国】一事,宁世渊、宁帝国,也就是说当今宁国的皇室厚实宁世渊大人的后代,那么吾隐界、吾帝国,很明显是吾氏,而自己的爸爸吾亦,自己叫吾迪,是否是吾隐界的后人呢?如果真的是的话,姬氏是否也有后代?如果真的是吾隐界大人的后人,那自己的身份应该也和宁国皇室一般吧?

关于这身世,吾迪存在一些疑惑,但也无从调查。接下来是‘深渊道’,能推测出的也只是此功貌似阴属性武功,而猫俊说得不错,传也传自家人,也就是说真正的‘深渊道’应该是宁国皇室的成员才能学到,而自己并非宁氏,同时父母也不属于皇室,只能算是效劳于宁国皇室,徒平爷爷也并非宁氏,暂时能解释的就是同名武功吧?真相还得问自己的爷爷徒平,但是现在爷爷徒平身在何处,吾迪自己也不知道。

回到现在,‘寒心掌’总共只有五个招式,虽说只有五个招式,但如果把每个招式都练到满级,这每招的实力能达到尊师的级别,不过由于没有接受这武术的师傅真传,所以没办法练到极限的‘寒心掌’,而对于武功主要是‘深渊道’的吾迪来说,也足够了,毕竟只是要弥补手功的不足。

‘寒心掌’是吾迪自学的,因为有‘深渊道’同样的属阴的气息,所以吾迪能慢慢的掌握,虽然精髓是没办法掌握的了。古文字迹在俊哥的指导下,吾迪在书生这个位置等级应该有初黄金的等级了,有“私界”的帮助下,吾迪比平常人多出4倍的时间,而且在“私界”里是不会感到疲倦的。

所以一方面有“私界”的帮助,一方面有俊哥的帮助,吾迪学习古文字迹的速度在现实世界来说是很快的,但事实上到底用了多少时间去学习,只有吾迪自己知道。吾迪还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私界”有类似“护书阵法”的复制能力,能把藏书复制到“私界”里。

不论带入“私界”的什么东西,在解除“私界”后都会跟着出来,只有被复制的藏书会被保留在“私界”。或许同为书类所以能收藏吧?在里面能收集这些藏书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并没有增加什么负担。

..............................

一年半后。

在这一年半里,由于雕像没有威胁到人类的生活,所以原本是恐惧,再来是疑惑,接下来大家就习惯了雕像的存在。在这现实世界的一年半里,吾迪已经在“私界”待了4年半,对于古文的学习,‘寒心掌’和‘深渊道’还有能力的运用,以及‘朦胧心法’的提升都有不少的进步,至少因为无属性带来的修炼缓慢渐渐的赶上了进度,连猫俊都惊讶吾迪的古文学习能力。

这么一算,现实世界中的‘豆能力’已经在吾迪的体内2年了。除了2年前得到的第一个能力之外,也没有再出现其他的技能了,之前豆能力说过,豆待在宿主的体内时间越长、成长越多,宿主会得到能力的提升。

在“私界”待了4年多之久,能力却没有提升,其一是‘豆能力’不受“私界”的时间影响,其二就是绿色豆能力的成长速度确实很慢,又或者说少了什么契机。这天,又是那位老员工前来开门,吾迪心里顿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雕像又有什么消息了?

这或许就是豆能力和豆雕像之间有着那么一丝丝的联系,吾迪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事实证明吾迪猜测没错,猫俊回来后,带回了一条消息-‘全世界的雕像在一时间内全部消失’。

当初豆雕像凭空出现,成为大事件,如今豆雕像再次凭空消失,再一次成为重大的消息,吾迪连忙发动“私界”,没问题。“时空之籍”没有消失,反弹豆能力依旧还有。吾迪回想起豆雕像说过的,‘当时限到达时将会随机寻找宿主’,也就是说着时限是两年吧?

雕像消失之时,也出现了第一个公开有武术之外超能力的人,是一位年轻人。据消息描述,这个拥有特异功能的人,能把碰触到的东西变成沙,并且这能力是不曾在武术上出现过的。由于年轻人出生在不富之家,在贪念的催使下,用自己能把东西变成沙的能力去夺取钱财。

由于拥有特异功能的情况,所以军方派出了较为可靠的武者军前来降服。基于身手问题,能力者不敌军方武者,最终被降服。能力者双手被五花大绑,手不得动弹,手掌碰不到东西的前提下,没办法发动能力。

在‘第一位公开能力者’事件还没平息,世界各地陆陆续续的出现了许多自称为‘豆能力者’的人,当然也有军方的人成为‘豆能力者’。一时间人类分成了两派,一边是反对‘豆能力者’的存在,认为应该被区分开来,一边是赞同‘豆能力者’的存在,这或许只是新一类的武者,军方也存在着‘豆能力者’,就代表有更大的能力保护平民。

在几国的商量后决定:不对任何出现异常的人类进行捕抓,但若是出现使用豆能力不当,造成威胁、危险存在的,联合军将会出动前往降服。

就在此时,【苍穹帝国】则发表通告,表示非常欢迎豆能力者们的加入。而这一事件,正是拉开新时代的序幕-‘豆时代’,崛起了。

..............................

半年后。

从‘豆能力者’的出现开始,已经过了半年。而吾迪命运的转折点,就此出现。

半年时间的磨合期,豆能力者渐渐的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就像从古至今的各类武者,一套武功的鼻祖,能飞檐走壁,也是特殊的存在,但随着武者越来越多,人们也就接受了这一类较为高阶的存在。如今豆能力者亦是,他们也是是人类,被誉为‘新武者’,虽然还有些地方称他们为‘异类’,同时也有被排斥的倾向,但不妨碍豆能力者能和武者身份平起平坐。

早晨,用过早饭后,吾迪在前往藏书阁上班的路途中,原本一片安详的大街上,突然从天而降几个人。在这群人里面,吾迪顿时感受到一位有着“豆气”。从天而降四个男人,分为两方,一方三人,三个中年大叔,穿着联合军的制服。另一方是一位二十出岁的青年,豆气正是来自这位青年。

原本路上的行人就不多,四人一落地,周围的路人纷纷闪得远远,但因为好奇心在一旁观看。联合军制服中的其中一位男子说道:“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军队豆能力者很快就会赶到这里,趁事情还没变得更严重之前乖乖束手就擒!”

豆能力者道:“乖乖束手就擒,我不就到此结束了吗,谁会那么蠢?!”

说着,豆能力者伸手抓了一个因被吓得不知所措跌坐在地上的小女孩,说道:“不让我走,我就把她锈化!你们追击我那么久,应该知道我的能力吧?难道你们军队也想背上杀害无辜的罪名吗?!”

此时吾迪也站在围观的人群中,站在吾迪隔壁的一个小女孩嚎啕大哭起来:“哇呜呜呜…姐姐…呜…”

哭喊着,小女孩就要冲了出去,吾迪连忙一把拉着,这个情况若是贸然跑出去,说不定两姐妹就没命了。

联合军的那位男子说道:“锈豆能力者,我说过,我们的军队豆能力者很快就会赶到,一个人和一群人的生命威胁相比起来,我们会优先保护一群人的生命,这么说的意思,你明白吗?”

锈豆能力者说道:“一群人的生命威胁?你们正运输着的那批物资,不正是将会威胁到大批人的生命威胁的存在吗?”

联合军男子说道:“军事武器,是每个帝国会有的后备。”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小女孩在吾迪的手中挣扎:“哇呜呜呜…姐姐…呜呜呜…大哥哥,你能救救我姐姐吗…呜呜呜…”

似乎是说不过对方,锈豆能力者,转向吾迪手中哭闹的小女孩,说道:“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们如何保护平民!‘锈炮’!”

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是挟持小女孩的锈豆能力者,他全身周围散发淡淡的黑色,那是豆能力者的其中之一特征。接着他手掌飞出一个棕褐色,类似炮弹的东西,飞向吾迪手中那个嚎啕大哭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