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1章 [重制版] - 驱魔人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16 6:46:14pm

灵异·鬼怪


“你相信这世界有亡灵嘛?所谓亡灵就是指鬼魂,僵尸,妖精,恶魔,怪物这类生物。它们的身世无人知道,只晓得它们的存在祸害了人类许多年,每一年内都有无数个人类死于亡灵们的手上。别看这些亡灵们穷凶极恶,实际上人类也因为亡灵们的凶恶学习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绝技,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徐魏晨正不断的和同学述说着关于亡灵的历史,而听他述说的同学几乎是即将睡下去的样子,一边忍着睡意一边尴尬的和魏晨聊天。两人大概聊了两个小时,魏晨才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那个听他述说的同学见他终于走人,便叹了一声气倒头就睡。

铃声响起,同学们都各种走出班上下课,班里只剩下了魏晨和刚才谈论的同学。魏晨见班里的同学出去了,只剩下那个睡着的同学脸上的吊儿郎当样子立即收了回去变成了一副认真魔人的样子。他稍微收拾了自己的书包便背着走出班里,实际上他并非是要逃课,他是盘算着上去学校四楼里的旧绘画室。

传闻那里在每天午夜12点都会发生凶案,之前某个学生因为被人欺负要求他午夜12点进去那间绘画室被他们群殴,若他第二天能够抗着伤口出来他们便不再欺负他。可到了隔天,那位同学再也没出现在学校过,那群欺负人的家伙全部立即退学避免校方和警方查到他们身上。后来有传闻指出,每晚午夜12点,绘画室里都会鬼影橦橦而且进去班里的学生全是莫名其妙的死亡导致校方下令封锁那个绘画室无人能够进去。

徐魏晨站在课室门外,通过门的小窗口观察里面。他发现课室里充满了许多黑气,黑气围绕着那些画像,不知道是魏晨的错觉还是那些画像有问题,他隐约中发现那些画像人物的眼睛全盯着魏晨看。

“好一个凶猛的家伙,把人害死了还把他们练成厉鬼。恐怕这里面的大家伙早已怨气冲天想找无数个学生当陪伴!” 魏晨喃喃自语的打开了门,一股阴风吹向他的脸颊。随着他踏进去这个绘画室里,那个门便立即关上了。

“嗯?真认为我是普通人了?”

没见魏晨做出任何动作,那股黑气便慢慢的围绕起魏晨,似乎课室里的邪祟不想让他离开这课室。魏晨也不着急,他只是淡淡的对着空气问道:“您可知道驱魔人的存在?”

说罢,那团黑气停止不动,仿佛那只隐藏起来的邪祟似乎知道驱魔人这事。魏晨呵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血红色的符纸,符纸里的符咒正是金黄色的咒语。这种血红色的符纸我们称之为血符,据说是拿普通的符纸浸泡在鲜血里一夜就能形成煞气重重的血符。当然,这种符纸并非是任何一个驱魔流派能够使用的。

用血符的驱魔流派基本上都是个独行侠因为他们的本事都是和鬼魂有关,招鬼驱鬼养鬼全精通。可是,还有另一种就是他的绝技全是和普通人的驱魔手法一样可身上的武器却是和鬼魂有关。而这里的徐魏晨,正是那种人。他光只是拿出血符在手上乱晃,那团黑气立即不再包围他反而聚集在一个非常隐秘的画像里。

不等魏晨做出任何回应,在它周围的画像全被击飞。一股寒冷的阴气从画像里传出,画像里所画出的玩意并非是任何生命或者生物,而是被血液洒到的玩意,整个画布全是深巧克力的干固血液。魏晨看见后只是冷冷的说:“还以为是什么邪恶的画让您附身,原来是你死前用鲜血喷洒在画布上的作品罢了”

说完,他拿着血符冲了上去贴在那个画布上。随后就是听见了鬼啸声把魏晨给喊飞去后面,外面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顿时间出现了乌云遮挡了阳光。徐魏晨站在远处默默的说:“嗯?看来是成了气候………”

还没说完,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血红色的鬼面具。面具的眼神凶神恶煞,嘴巴处还露出着尖牙的笑容,面具的身子更是有意思,有着无数的黑色条纹。远远看去还以为是有人带着撒旦的面具出来吓人,却说魏晨带上面具后亮出了血红色的瞳孔再次从口袋里抽出一张血符说:“以鲜血为饵,招血刃驱鬼,急急如律令!”

说完只见血符自动燃烧了起来,手里顷刻间出现了一把血红色的刀刃。刀柄还是以穷凶极恶的猛鬼为造型所造,刀身则是血红色犹如那把刀被许多人的鲜血所沾染。与此同时,绘画室里的猛鬼从那个干固血液的画布爬了出来显现出它原本的样子。那只猛鬼的样子是个脸色苍白,带着眼镜的书呆子样貌。它的眼睛并非和其他鬼魂一样,它的眼珠子黑色瞳孔变成血红色。加上阳光明媚的天气突然被乌云遮挡,这种现象是正是猛鬼成功变异的现象。

猛鬼若是成功变异,它的灵体不再是死前受伤的样子,它会恢复成自己在生时候的样子。唯一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们的眼珠子都是黑化的,瞳孔变成血红色,张嘴就是把嘴巴裂到去耳根处。未等眼前变异猛鬼攻击,魏晨三步并做两步冲了上去向那只猛鬼砍了过去。刀光剑影间,那只猛鬼的身子出现了许多刀痕,受伤处冒着黑气代表了魂飞魄散的现象。

放眼望去,这猛鬼身上被魏晨砍了20多次,身上的刀痕有得重叠,有的距离靠近有的在其他地方。猛鬼还未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被魏晨伤得几乎魂飞魄散,于是发出了鬼啸声立即扑向了魏晨。这魏晨也不迟疑,立即抽出血符往猛鬼的额头给贴了过去。这一贴把正在扑向魏晨的猛鬼给反弹回去,那只猛鬼见自己又吃了亏便立即举手召唤之前被它害死的灵魂。

“大胆!居然敢利用冤死之人害我?!”

随着魏晨的喊话,他把刀插在了前方摆起手势念起了咒语。念完,刀身出现了金黄色符咒他拔起刀刃在冤魂还未包围他时冲向了那只猛鬼将它砍杀。随着一声细小的鬼啸声,那只变异猛鬼魂飞魄散了。随后魏晨淡定的说道:“得了吧你们这群学生,赶紧投胎去别用怨气逼我出手,我可是帮你们报了仇”

说完,那群冤魂似乎听懂了魏晨说的话全部都各散各的。整个班里只剩下魏晨一人,他脱下了血色面具放进背包,手上的血刃也和鬼魂般一样魂飞魄散去了。他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认真魔人的眼神再次变回了吊儿郎当的眼神悄悄的从绘画室里走回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