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五:巨人來襲 - 1-4 迷茫與破壞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9-01-16 9:56:16pm

奇幻·玄幻


空氣瞬間凝結。

拉瑞斯以電光雷鳴之速舉起盾牌擋在克洛伊面前,部屬也以最快的速度反應過來,迅速在拉瑞斯左右兩邊擺出防守架勢,轉眼間便形成了一堵人墻將克洛伊護在身後。

「哎呀哎呀,剛才說話不是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殺氣騰騰啦?嘻嘻嘻!」

羊之獸人抽出身後的雙刃劍,劍身在光線不足的洞窟裡隱隱透著白光。他臉上露出狂妄的笑容,釋出的殺意化作無形蟒蛇纏住拉瑞斯等人的雙腳,眾人動彈不得,現場氣氛宛如暴風雨前的大海,平靜卻又暗潮洶湧。

他以劍尖指着拉瑞斯,可问话对象却是其身后的克洛伊:

「誒誒,我問妳啊,妳的魔法是不是很厲害?是的話妳要不要跟我回去?我可以帶妳去見創造出這個時空門的人喔。」

克洛伊心揪了一下,一瞬而過的念頭讓她忍不住往前踏了一小步。

年僅十三歲的克洛伊是世間少有的天才魔法師,四歲精通五元素魔法、七歲熟練操作空間魔法、九歲更是開始自創魔法。但即便天才如她,依然有無法觸及的領域——時空魔法以及聖魔法。

聖魔法是個極為特殊的魔法類型,光是學會魔法理論並無法使用,必須擁有聖屬性體質再加上魔法天賦才有機會學會。而克洛伊很早便知道自己並無聖屬性體質,因此也不強求這怎麼也無法學會的魔法。

但時空魔法不一樣。

克洛伊名列九魔導後,便取得翻閱古代魔法書籍的權力。這些書籍非常珍貴且因年代久遠而脆弱不堪,是由世界公會從世界各地蒐集回來的超珍稀書籍,統一鎖在世界公會圖書館裡頭,沒有一定身份背景之人,絕無可能進入該處。從小到大都不喜歡被約束的克洛伊願意把自己的力量貢獻給世界公會,其最大理由便是這個。

加入世界公會後她三不五時便往圖書館裡去,經過兩年孜孜不倦地學習,早已將難度被譽為SS級的空間魔法摸透熟練。然而,更進一步的時空魔法,她始終無法開竅。

原因有二——相關魔法記載資料太少,以及時空魔法早在克洛伊出生的五百年前已失傳。

此時,眼前這個人說會帶自己去見時空魔法師,對克洛伊來說無疑是個巨大誘惑。

儘管未嘗太多人情世故,但克洛伊好歹也是個理性的女孩。她知道不能盡信眼前這個陌生人的話,光憑他片面之詞說自己是黑教皇的手下,不足以令克洛伊信服這裡就是一千年前。

她明知道疑點重重,她明知道有可能一去不回,但……巨人可是早在七百年前滅絕的物種啊!還有那扇時空門!每天都會利用傳送門南上北下的克洛伊比誰都還要清楚,剛剛穿越過來的那扇門,絕不可能是傳送門!門裡時間洪流的能量,在在顯示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時空門!

和內心追求時空魔法的自己鬥爭的克洛伊,再次不自覺地往前一步。她伸手欲推開拉瑞斯,但這堵騎士之牆紋風不動。

「就算是克洛伊大人,我也不會隨便讓妳跟陌生人離去。」

克洛伊停下推開的手,抬頭看向這個擁有寬厚肩膀的背影。

這時,羊之獸人的劍晃了一下。

拉瑞斯身旁部屬的額頭隨即浮現一條黑線,黑線一直來到下巴處才停下。部屬驚恐的臉往左右兩邊裂開,裂口中溢出的血液越來越多,接著雙腿再也支撐不住全身的重量,失去重心往前倒下。

身為團長,率領過的部屬自然為數不少,但追隨他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他都叫得出名字,是曾共同出生入死、擁有彼此回憶的夥伴。即便冷靜如拉瑞斯,此時此景也難免悲憤交加。

「可惡啊!」「利奇!」「這傢伙剛做了什麼!」

此起彼落的怒吼與疑問在洞窟裡迴蕩。

「冷靜!這傢伙動作很快,捉牢盾牌注意突襲,用『槍雨陣』迎擊!」滿腔怒火的拉瑞斯沒有失去冷靜,反而迅速給出指令,讓動搖的部屬做出適當的動作。

八支長槍從各方位、速度各不相同地朝羊之獸人攻去,看似毫無規律實則有條不紊的出擊正是槍雨陣的優勢,身處攻擊風暴中心的敵人往往捉不住長槍擊出的節奏而自亂陣腳。

然而,羊之獸人以悠然之態輕鬆擋下每支長槍,臉上笑意漸深。

「哈哈,這就是被圍毆的感覺嗎?好棒好棒!再快點!再快點啊!」

回擊的力道逐漸加深,被雙刃劍彈開而來不及回防的長槍越來越多。拉瑞斯毅然下達命令,部屬以熟練的動作,不讓攻勢中斷且巧妙地讓拉瑞斯加入戰局。

羊之獸人感到陣型出現些微變化,四面八方的槍擊依然,但有支特別沉重的長槍招招均精準捉住自己的回防空隙再施加追擊。

「不愧是領隊的,確實有一手,哈哈哈!」

站在遠處的克洛伊想要幫忙,但她與騎士團未曾合作過,理性告知她貿然加入戰局只會打亂騎士團的攻擊節奏,而在此之前她從未參與這種團體戰,因此該如何支援她也不曉得。

「我只是個包袱……」克洛伊此時只能得到這個結論。

劍光忽閃,兩名部屬應聲倒下,陣型瞬間出現缺口。

「決定了嘻嘻,我要殺光你們再把那女的帶回去!」

「休想!」

拉瑞斯的長槍再次彈開宛如猛虎出籠的劍,炫目火花頻頻爆出。

雖不是什麼頂尖高手,但經過數回合攻防,拉瑞斯也得以判斷對方實力遠高於自己。先前若不是對方抱著玩樂的心態,已方說不定早已滅團。現在對方放出豪言,戰況相當不樂觀。

「克洛伊大人!」奮力架開來到眉間的劍尖,拉瑞斯顧不及上下屬禮儀,吼道:「我無法確定這裡是不是一千年前,也無法確認這傢伙是否真的就是黑教皇的手下,但若一切屬實,這傢伙就是確確實實的惡勢力!他在那個讓世間民不聊生的黑教皇手下效力,是世界公會必須肅清的惡勢力!克洛伊大人,請別忘記妳的身份!」

拉瑞斯這番咆哮震懾了克洛伊。她低下頭,思緒開始迷茫。

克洛伊加入世界公會的時間不長,對自身身份並不如拉瑞斯般有如此深刻的認知,理性知道自己不應該助紂為虐,不該投身到惡勢力的那方,可是心底深處那股對時空魔法的求知欲卻不願意善罷甘休。

這時,羊之獸人臉上的從容笑意消失了,「羅哩叭嗦煩死了,你們人類果然都是些優柔寡斷的傢伙。」

猝不及防的劍光再閃!

鏘!

連同拉瑞斯,三支長槍徹底防下了兇猛的雙刃劍,將羊之獸人壓往地面。其他騎士見機不可失,連忙朝羊之獸人露出破綻的背部刺去。

「別!」

太遲了。

羊之獸人一個使力將壓在劍上的三支長槍彈開,迅速回身就是一斬,三名騎士立即身首異處。

「哇哈哈哈!愚蠢愚蠢愚蠢!故意露出破綻引誘你們攻擊,那麼容易就上當了!」

轉眼間八名部屬就只剩兩個,拉瑞斯當機立斷,喊道:

「羅傑!格爾夫!帶克洛伊大人回去,由我來爭取時間……這是命令!」見部屬沒有離去的意思,拉瑞斯轉而命令道。

「是!」兩名部屬悲憤回應。

拉瑞斯以刺擊做佯攻,引誘羊之獸人一記斜斬落空後,拉瑞斯迅速回防並在長槍上灌注魔力,接著由左至右大力一揮,槍刃燃起熊熊烈火在地面劃出一個半圓火墻,羊之獸人見狀條件反射地往後跳去。

兩名部屬趁機一左一右將克洛伊架起,以最快的速度往時空門的方向跑去。

「克洛伊大人!」

克洛伊回頭看去,那個擁有寬厚肩膀的男人依然背對著她。

「千萬不可讓這傢伙,甚至是黑教皇去到我們的時代!請妳務必要破壞那道時空門!」

破壞……?

「那你該怎麼辦!」

「犧牲我一人就可換來成千上萬條的性命,賺翻了!」

一陣狂妄霸道的劍氣襲來,火牆隨即消失。羊之獸人疾走欺近,一個上段斬將準備迎擊的長槍彈開,接著無視眼前的深紅鎧甲徑直將劍刃插入拉瑞斯的腹部。

「團長!」兩名部屬大驚。

瞪著大眼的拉瑞斯隨即丟掉長槍與盾牌,雙手拼了命地捉住鋒利的雙刃劍,紅水流過劍刃滴落在地。

「滾!」

充滿必死決心的咆哮,成了拉瑞斯的最後一句話。

三人踉踉蹌蹌穿過時空門,克洛伊刻不容緩地施咒,將她畢生所學的破壞魔法均用在時空門上,而另兩個騎士則擺出迎戰姿勢,在克洛伊身旁一左一右地戒備時空門。

留在原地待命的騎士與咒術師們一臉茫然,但沒人敢上前詢問殺氣騰騰的三人。

自古以來破壞比建設容易,雖然克洛伊還未學會開啟時空門的方法,但以破壞為前提的話,倒沒想像中的困難。

眼見門裡的時間洪流逐漸流失,克洛伊心中毫無感覺。換作是三十分鐘前的她,絕對想不到自己會親手破壞這道她朝思暮想的時空門。此時此刻的她,腦海裡想的全是拉瑞斯的背影。

終於,原本閃爍著七彩光芒的時空門暗了下來。克洛伊雙眼依然停留在前方,彷彿可以從這裡看到千年前的景象。

不知過了多久,克洛伊終於有了動作。她運起魔力施加數個偽裝結界,將這裡徹底封印起來,就算未來有人誤闖此處也只會被魔法送回洞窟入口。

如此大費周章不為其他,只因她不想有閒雜人等看到這堵曾經的時空門。同時也是為了未來著想……不,確切地說,是為了未來的自己著想。

回到世界公會的克洛伊仿佛變了個人,成日醉心於研究時空魔法。

歲月如梭,時間飛逝至十年後,外界給了克洛伊一個稱號——

世間唯一的時空魔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