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战豆 - 第7章-全.时空倒流

狐狸仙人≪战豆≫  - 发布于2019-01-18 8:00:35am

奇幻·玄幻


这一拳,把吾迪拉入了状态,想到爸爸妈妈、想到爷爷,吾迪冒出了无尽的想念,而更加多的,是想要追逐他们的脚步。原来吾迪一直不知道自己未来的道路该如何走,但在此刻他找到了目标,自己有着武功、内功、豆能力,又何甘做一个普通平民?但作为一个武者,连打抱不平的一件事,连想要保护两个小女孩的事,都做不到吗?

而自己的爸爸妈妈,似乎也已经到另一个层次了,自己现在又达到什么程度了呢?虽然肯定没有能力战胜眼前这位尊师级别的武者,但有没有几分力量能够对抗呢?如果这事过了,是不是该踏上追寻父母的道路,在这豆时代刚刚崛起的初期,自己是不是该累计更多实战经验,才不枉第一个成为豆能力者呢?

风豆能力者往后飞出约十米才稳住脚步,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不错不错,有意思。”

吾迪甩了甩手,这一拳的攻击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但打在一块钢板上,自己拳头也疼啊。风豆能力者的左手缓缓升起,接着插在小女孩手臂的剑就被风豆能力者给吸过去了。两个小女孩依旧躺在哪里,不知道是因为风豆能力者的气流压力还在,还是两个小女孩已经昏了过去。

风豆能力者握着剑,上下挥了一下,把上面的血液甩掉,说道:“我叫赵吡义,联合军风豆能力者,高尊师级剑士,玖剑岭。你有资格在我动手之前,了解我的来历,并且明白你是怎么死的。我现在以你妨碍军人行事为理,就地正法。”

吾迪右脚往后一踏,说道:“吾迪,反弹豆能力者,大师级武者,深渊道。”

如果新战生的几位在场的话,就会发现吾迪此时的站法,就是准备使用脚功的姿势了。赵吡义却微皱眉,问道:“在知道我们之间的实力有多遥远后,你还不束手就擒吗?先不说武功的实力等级,难道你认为绿色的能力可以对抗我七彩的能力吗?”

吾迪说道:“多说无用。”

赵吡义不削的笑了笑,接着脸色一变,说道:“好,有勇气,但没实力,去死吧。”

赵吡义手中的剑往前一指,往吾迪冲刺过去。虽然相隔约十米的距离,但此时吾迪依旧能感受到赵吡义剑上的锋利。吾迪没有动,就在原地蓄力。借助对风的控制,十米的距离在几次呼吸间就拉近了,这一次赵吡义没有特意提防吾迪的斥力或者引力,因为他不认为吾迪的斥力有办法推开自己的剑锋。

‘一往无前!’

还有三米的距离,吡义一个招式,剑瞬间就要刺到吾迪的额头。

‘深渊区域!’+‘反弹!’

吾迪的左脚猛的往地上一跺,直径一米的地面瞬间上升约半米的高度,深渊领域这一招同时包含了斥力和引力,再加上吾迪的反弹。直径一米的深渊区域从上空传来强烈的引力,而地面则排出强烈的斥力,才导致这直径一米的地面往上升,如果要反过来也是可以。

这区域对赵吡义的剑一拉一斥,吾迪绝对是用了全力,却只让赵吡义的剑往移上不到两毫米,几乎所有的斥力和引力都被剑锋给破开了。

虽然吾迪早有心理准备,毕竟自己的实力和对方的实力差距甚多,但仅仅从一击看来,根本只有被碾压的份。眼看剑就在眼前,吾迪心里暗喊不妙,躲避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抗了。

‘深渊龙爪!’+‘反弹!’

刹那间,数个撞击声响起,仔细数的话,总共是六声。深渊龙爪,吾迪第一次用这个招式对付外人,哪怕是当初学院里切磋,吾迪也没动用过这招,因为吾迪还没办法控制这脚功的力道,一个不好就怕伤到朋友。

深渊龙爪在一瞬间攻击三次,脚尖往上刺,脚背往侧拍,脚跟往下顶。接着利用引力,把三个攻击同时集中在一个点。而有六个撞击声的原因,是吾迪加了反弹能力。

吾迪这六次攻击全都点在对手剑身的同一个地方,让赵吡义的剑二次往上,掠过吾迪的头。一击没得逞,赵吡义往后退了一段距离,这是一位尊师级别的本能。就在在刚才的碰撞中,以赵吡义的修为,既然感受到了一丝寒气,就在吾迪发动的深渊区域和深渊龙爪里。赵吡义再次吃惊了,现在的年轻人实力都那么不容小视了吗?

在自己的感知里,赵吡义认为刚才那一击,就算无法击毙吾迪,也该让他重伤了。可眼前的情况和自己想象的情况不同,吾迪的右腿上除了多出一道伤口之外,没有什么重伤的情况。

没错,这一下碰撞,赵吡义吃惊是吃惊,但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吾迪头部的重伤是闪避掉了,但右小腿上多了一道长约20厘米的伤,伤口是直接穿透小腿骨,开了一个洞,血就在短短的时间内流了一地。

此时吾迪只能用左脚发力站着,因为右脚已经完全没知觉了。一次的碰撞,已成定局,吾迪引以为豪的脚功,就这么被破了,而且右腿骨破裂、没知觉、无法发力,基本上是不可能再使用脚功了。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站在对立两方,敌人不会因为你年纪小就放过你,年龄不能代表什么,用实力说话才是这世道。赵吡义看了看自己的剑,再抬头看着吾迪身上发出墨绿色的光,说道:“不错,既然能接下我一击,不过你的反弹能力,对风没效果吧?”

可不是么?吾迪在碰撞的那一瞬间,确确实实发动了反弹能力,附加在攻击上,同时也附加在脚的皮肤表面,但还是被伤到了。赵吡义的剑上没沾到一滴血,因为伤到吾迪的不是剑身,而是剑锋,或者说是赵吡义附加在剑上的风能力。

赵吡义的剑身,的确是被反弹能力给阻挡了下来。吾迪叹气道:“这就是豆能力级别的差距吗?也太不公平了吧,你既然能有那么多能力招式,而我只有一个。”

赵吡义剑尖斜指着地,一步步朝吾迪走来,说道:“多招式?不是的,我得到的能力招式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控风,至于为什么...一个将死之人就不需要知道了。”

跑是跑不过了,而自己真的会丧命于此吗?这时吾迪脑中出现一道声音:“明知道打不过就别打啊,真是的...”

看着飞奔而来的赵吡义,吾迪也踢出了全力一脚。

‘一往无前!’

‘深渊龙爪!’+‘反弹!’

‘叮!’‘噗呲!’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这一击赵吡义没有任何留手,吾迪只有三次攻击碰到剑身上而已,反弹的攻击还没来得及击中赵吡义,赵吡义的剑就抵在吾迪的胸口前,没有刺进去,因为吾迪的反弹能力把剑挡了下来,但剑锋却已经刺穿吾迪的心脏了。

赵吡义微微点头,说道:“在最后时刻,你依旧没有任何退缩,是很好的精神。不过唯一错的,就是对抗联合军。死吧。”

赵吡义的剑收回剑鞘,转身朝两个小女孩的方向走去,也不看身后倒下的吾迪一眼。吾迪躺在血泊中,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但体内的‘朦胧心法’却在急速的吸收着周围的各种元素,想要补充到这幅身躯,可惜周围没有浓厚的生命元素,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太逊了吧?什么‘新战生’队长,也不过如此,什么第一位豆能力者?能力也不过如此,我就这样完了吗?为什么我非得遇到这种事?为什么实力强的就能不讲道理?我做错了什么?错的是我吗?不,不!错的是这世道!我不甘心!

“喂喂,我说你别赖在能力豆上啊,不过幸好有这本书,不然真的是还没出场就嗝屁了。”

就在吾迪最后一丝生命力即将流逝之时,脑中又浮现一句话,同时吾迪的背包发出了一个长方形的光芒,是一个书的形状。接着光芒飘散,凝聚在吾迪的头上,书本的样子显现出来,正是“时空之籍”。此时吾迪的最后一丝生命力和豆力都被“时空之籍”给引导过去。赵吡义似乎也感受到了“时空之籍”的气息,停下脚步回头看。

不看没关系,这一回头,“时空之籍”的光芒突然变得强烈,既然开始吸收赵吡义的豆力。赵吡义一愣,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豆力就在快速的消耗着,直到发现到不对劲时,才连忙往后退,试图避开这诡异的情况。

退了一大段距离,终于豆力不再被吸收了,但赵吡义同时也纳闷,前后短短不到十秒的时间,自己的豆力既然消失了三分之一,而这一刻,时间停止了。在后退着的赵吡义,周围躲得远远观看战争的路人们,躺在地面断了两只手的锈豆能力者、两个小女孩、还有吾迪这一刻全都被定格了。

…………

“我说,你也太差了吧?”

“怎么还不醒来?吸收了那么多豆力不应该还不醒啊,装睡吗?”

“喂!醒醒啊!”

“啪”的一声,一个年轻人缓缓睁开眼睛爬了起来,手摸着不知道被谁踢了一脚的屁股,有点艰难的说道:“疼...”

“你也太烂了吧?第一个成为豆能力者、第一个得到豆神器,却第一个死?”

坐在地上的正是第一个成为豆能力者,反弹豆能力的吾迪。吾迪看了看四周,问道:“这是哪?诶?你是...”

吾迪此时才看到眼前的人,或者说是生物,正是吾迪得到豆能力后,在冥想界里见到的墨绿色的人形豆。不同的是,第一次看到它时是墨绿色的,现在颜色反而有点浅了。反弹豆坐在吾迪面前,抱胸说道:“这是你的冥想界,没错,我就是你的能力豆,你也太没出息了吧。”

吾迪抓了抓头,似乎有什么破碎的记忆在慢慢的恢复。片刻之后,吾迪脸色大变,连忙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但是上面却没任何伤口。反弹豆说道:“嗯嗯,看来你回想起来了。你的恢复能力不错。”

吾迪脸色有点差,沉沉问道:“我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