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5-2危機·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16 9:14:28pm

奇幻·玄幻


話一說完,細長的箭矢隨著鬆開的弦線,以雷霆之勢射向琉牛的兩眉之間。

他倆只有三步的間距,在這個距離下想要閃躲神武全力射出的箭,根本是無稽之談。但是——

琉牛以神武無法捕捉的速度,徒手一把捉住往自己眉間射來的箭,語氣輕蔑地說:『愚蠢的人類,本大爺好心放過你,你就這麼想死嗎?憑你的箭,是不可能殺得了我!』

全力射出的箭被人在近距離徒手接下,完全是超越常識的狀況,神武因此受到的精神打擊可不小。

琉牛單手折斷箭矢,隨手往旁一丟。

鏘的一聲在寬闊的空間裡迴盪,在此時此刻形成讓人心驚膽跳的回音。他俯視眼前的少年,卻看見了意想不到的景象,忽然萌生殺念。

『你是愚蠢還是固執?我不是說過沒用嗎?』

神武再次把箭架在弦上的舉動,彷彿就快要射穿琉牛最後一道名為底線的高牆了。

『就算死,有你陪葬就夠了!』

橘色亮光從箭矢尾端往箭頭處延伸。當橘光將整枚箭頭覆蓋之時,箭矢無預警地發射出去。橘箭以彷彿要貫穿琉牛腦袋的勢頭,徑直奔去——

——琉牛依然輕鬆徒手接住,像是在嘲笑神武的弓術在它面前只不過是徒勞無功。

『……?』

琉牛發現這次的箭和剛才略顯不同,即便已經徒手接下,但箭身依然持續旋轉,最後旋轉的力道掙脫敵人的束縛,沖向近在眼前的牛眼。

千鈞一發之際,琉牛往左邊閃開,可是箭頭還是碰到他頭上右邊的牛角。

嘎滋——

一小塊碎片宛如導火線從牛角上脫落,掉在柔軟的草皮上。

۞۞۞

我帶著失望可是又不感到意外的心情,默默注視視界中淡紫色邊框視窗裡的能力值。

即使升到等級19,天命依然停留在2這個數字上。

我嘆了口氣,認命地關閉視窗,視線挪到左上角的天命——綠色滿槽。

暗自慶幸最後的戰鬥沒有減損天命,也就表示不必再吃苦得要命的憂麝草。

不過這樣一來,我又再幹掉一個首領級魔物了啊……

事態發展真是越來越糟糕。

原本是來道歉,結果途中莫名其妙幹掉一頭又一頭的首領魔物,這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但,我的等級上升那麼多,要是放手一搏的話,纓牛搞不好也會成為夜行者下的亡魂?哈哈。

抱著不知哪來的自大念頭,我站在感覺搖搖欲墜的原地傻笑。

雖然想快點逃出這個地方,但四周烏漆麻黑的,我也沒辦法自由移動,夜行者在戰鬥結束的同時也恢復成平常的模樣,一點光都沒有了。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下,終於在某個角落摸到我的背包。我沿著背包凸出的紋路一直摸,摸到了白豆子。

我興奮地將白豆子摔向地面,白豆子砰的一聲爆裂,發出刺眼光芒,照亮整座洞穴。

還沒來得及仔細看清充斥明亮光芒的蝙蝠蛇洞穴,地面率先傳來一陣震動,接著無數裂痕從白豆子爆裂的地方伸展至各個角落。

我從中得到了一個真理。

——每次狠摔白豆子都不會有好下場。

嗯,下次試著溫柔點好了。

然後,地面往下坍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同一時間,一隻蝙蝠蛇搖搖晃晃飛到琉牛耳邊,窸窸窣窣,彷彿說著什麼。

琉牛不動聲色聽完,接著隨手一揮,蝙蝠蛇像是完成任務般飛走。

『小子,你那位劍士朋友剛又把我的幹部蝙蝠蛇王殺死了。它可是我旗下實力排名第三的珍貴部下啊,你說說,這筆帳誰來填?』

琉牛自顧自地說話,現場沒人回應。

草地染成鮮紅色,空氣中混著濃烈的鐵鏽味。

奄奄一息的神武面朝天地躺在琉牛面前,他身旁盡是灑滿一地的鐵箭,還有斷成兩截的后羿之弓。

神武的意識逐漸模糊,身體完全使不上力,連發出細微的聲音都覺得困難。

『怎麼不回應?沒力氣說話了嗎?人類果然是最弱小的物種,哈哈哈哈哈哈!』

——這傢伙不是我們可以挑戰的對手,千萬別來這裡……啟人……

神武使勁往天命的方向看去,雖然還剩下三成左右,但身體卻彷彿遭到電流般麻痺,無法動彈。而消失的七成天命,是琉牛揮出僅僅兩拳所做的好事。

琉牛的攻擊、速度、反應能力,在在顯示森林統治者並不是他們兩個鄉村小子可以應付的對手。

恐怖的攻擊傷害,加上精神打擊,神武只能在心裡拼命祈禱啟人千萬別過來。

這時,不遠處傳來爆炸聲,但無法分辨聲音來源。爆炸接連不斷,聲音越來越接近,數秒後,琉牛身後的岩壁炸出一個大洞,啟人就從那裡滾了出來。

『哎呀呀呀,真是一場災難……』

啟人從上方的洞穴滾了好幾分鐘,頭昏眼花,沒看見眼前的狀況,邊摸著後腦勺邊從一堆崩塌的岩塊中站起來。

琉牛瞄了一眼,轉頭對神武笑說:『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闖進來。小子,命中註定他要喪命於此了,哼哈哈哈哈哈!』

豪邁的笑聲傳進啟人耳裡,他追尋聲音方向望去,卻看見倒在草地上的神武。原本輕鬆的笑臉頓時轉為擔憂,皺眉大喊:『神武!!』

——笨蛋……快走啊……

神武想開口叫摯友趕快逃跑,無奈嘴唇只能一開一闔,無力發出一絲聲音。

啟人這時才注意到,神武面前有個長著牛角的人,長相酷似牛,可卻雙腳站立,身軀比人類還要強壯的魔物。

他頓時明了事情經過,也明了神武滿目瘡痍的原因。

啟人憤然大怒:『你這怪物!給我從神武身邊滾開!』

『喔?』琉牛嘴角揚起,彷彿聽見引起他興趣的話題,『如果我說不要呢?』

啟人氣得咬牙切齒,雙眸流露莫大的殺意。

『我、要、殺、了、你!』

『啊哼哈哈哈哈哈!不管是你還是這個小子,人類真是不自量力的生物!』琉牛雙手捧著肚子大笑,無法停止、誇張地大笑。

啟人握緊夜行者,一步一步趨近琉牛。

琉牛拭去眼角笑出的眼淚,扭著脖子,指著神武說道:

『剛才他也是這麼說,結果?還不是躺在地上無能為力!哈哈哈哈哈哈哈!』

啟人彷彿聽見腦海中某根線啪的一聲斷了,失控咆哮:『混帳!不准羞辱神武!我絕對要殺了你!』

琉牛用小指作狀淘耳,漫不經心說道:『那……我很期待?』

『混帳啊啊啊啊啊啊!』

啟人一個箭步往前衝,淺藍光芒環繞劍身,身影突然於琉牛眼前消失。

『音速炸裂!』

就在劍尖快要抵達琉牛的心臟位置時,理應在前方的琉牛瞬間消失,下一剎那卻出現在啟人左邊。

一擊重拳打在啟人右臂,他騰空飛起,撞上遠處的山壁並牢牢陷入其中。

重拳的威力太強,啟人吐了滿地的血,天命理所當然降下至紅區。

『你小子還蠻結實的嘛,打得我手有點痛呢。』琉牛望著自己的拳頭,四個關節竟有些暗紅瘀傷。

啟人從山壁中踉蹌跌下,雙眼直盯奄奄一息的神武,無意識地一拐一拐往他走去,彷彿已經忘了琉牛的存在。

『神武……你說說話……你嚇到我了……快說話……神武……』

啟人不斷呢喃,他不相信眼前如此狼狽的弓箭手就是自己的青梅竹馬。

宛如地獄來的恐怖聲音,無情地把啟人拉回現實:『喂喂,別無視我嘛。』

琉牛一邊轉動右臂,一邊走向啟人。不詳的黃色光線在琉牛手臂上竄動,就像使出劍技前會有各種色彩包覆一樣。

即使心裡多麼焦急,但神武依然沒辦法發出一丁點聲音。

——不行……挨上這擊,啟人也會無法動彈……只能等著被宰了……快逃……快逃!

轉動的手臂驟然停下,瞄準啟人,琉牛發出勝利宣言:『去死吧人類,閃速拳拳拳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支從後方射來的箭刺穿琉牛高舉的右拳。

琉牛燃燒怒火的目光憤然轉至神武身上,呲牙裂嘴的凶狠表情彷彿要把神武撕成碎片。

『神武……』

啟人茫然看著眼前的摯友剛才用盡全身力氣,將地上的斷箭丟向琉牛。這才驚覺,要不是神武阻止,自己早已被強力的拳頭打個稀巴爛了。

神武彷彿使用自己的天命來換取一次行動的機會,徒手把箭丟出後,身體無力地往後倒下,像是陷入沉睡般閉上眼睛,失去了意識。

時間仍在流逝。

琉牛的身影從啟人面前消失,眨眼便出現在遠處的神武面前。它舉高因神武偷襲而流血的右拳,低語:『死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啟人大喊,拖著夜行者奔跑。

一道黃色閃光和重拳無情殘酷地打在神武身上,使其身體重重陷入地面。琉牛緩緩將拳頭移開,只見神武吐出大量鮮血,隨即再次進入昏迷狀態。

『竟然還有氣?是我太久沒活動身體了嗎?』

琉牛像是玩耍般,再次揮動右拳。

殺人對它來說,就像人類殺魔物那樣理所當然。

接著,再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它盯著神武的頭,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