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章 - 血面具的秘密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19 10:50:02am

灵异·鬼怪


“齐光庙”,三个大字正摆在门口正上方。徐魏晨和张于洋已经抵达了本地最著名的神庙,两人一言不发的踏进神庙里。由于魏晨不曾进过这著名的神庙,于是他一直都以惊讶的神情看着这个本地神庙。里面非常的宽阔,每个方向都有不同的建筑物供人进入参观。

正中间前方则是摆着一尊巨型佛像,烧香的鼎也是大型的鼎里面正插着无数个香支。由于魏晨一直都带着面具,这也让其他路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魏晨。走在前面的于洋则是一言不发的领着魏晨进入佛堂也就是那尊巨型佛像的那里,他们走到佛像后面有着一个伪装成佛像素材的电子密码。这电子密码是根据指纹识别来解锁,于洋把手指放在密码上识别完成后他们身后打开了一扇门。

张于洋这波操作看呆了魏晨,在进入那扇门后便开口问:“你们佛道派都那么跟进时代的?” 这问题问得于洋满脸堆笑,于是他笑着说:“像你们么?一生都在研究养鬼驱鬼捉鬼,恐怕你也就只有手机才跟上时代吧?” 于洋这一嘲讽让魏晨尴尬得低下头,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他们这群鬼道派的驱魔人一生都在研究鬼魂,遇到一个死有余辜的鬼魂就会捉来训练成鬼将。这正是魏晨每天的生活,大约走了10分钟的通道他们进到了一间房间。里面摆放的全是驱魔的玩意,驱魔笔记,工具,武器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这房间里也摆放着一些佛教的东西,魏晨看完周围的东西后便把视线转移到了前方的身影。这身影正是于洋口中的大师―陈晓。大师背对着于洋等人,放眼望去这位陈晓大师似乎在打坐。他的造型和普通的和尚并无过多的差距,只是他身上穿的袈裟是红黄色的和外面的小和尚不同。原以为大师非常老迈的魏晨顿时间更加惊讶了,他没想过这位佛道派的大师居然是如此的年轻。

三人在一个房间里谁也没说话,场面非常尴尬。正当魏晨按耐不住性子时陈晓大师开口了。

“哈哈小子,挺有一点耐心的,不错不错,不亏是血面具选上的人”

魏晨被这突如其来的夸奖一脸懵逼,他不明白为何大师说他是被血面具选上的人。一旁的于洋则是面无表情的和大师说:“大师,这小子连一个变异猛鬼都敌不过,你确定他是被选上的人?”

那位大师也不着急,他只是淡淡的和于洋说了别那么多事:“这次地狱那里发生那么悲剧的事情,能够把那家伙制服的也就只有他了”两人一言一语,听得魏晨各种懵逼。于是插嘴道:“两位?你们把我请过来是干啥?听于洋说你们懂得如何控制这面具的力量”

大师一听便继续淡淡的说:“我们确实是知道……只是这血面具的主人能否认可你又是另外一件事”

魏晨继续说道:“面具的主人?不是我自己吗?你没逗我吧大师,能不能说清楚点”

于洋见魏晨懵逼的样子,于是自顾自的把面具的来历告诉了魏晨。这血面具原是百年前那位血色瞳孔驱魔人所拥有的,那时候他凭着这面具消灭了许多妖魔鬼怪。传闻中还说他能够使这面具让使用者猛鬼化,成为半人半鬼的存在。由于这种状态是有一定的副作用,导致后世人们一旦带上这个面具就会无法控制的被猛鬼化滥杀无辜。

后来这面具被某个名叫徐伟的家伙拿到,利用自身鬼道派的知识把这个面具大部分的力量给封印起来让其使用者不会被猛鬼化造成大量的伤害。于洋还说,由于面具被封印了大部分力量导致这小部分的力量非常挑剔,若不是有一定实力的人全部戴上后都无法使用这股力量。而徐魏晨这人,能够使用血符召出血刃证明了血面具选择了魏晨。至于面具的主人指的就是面具里的灵魂人物,如今的面具只是选择了魏晨并不代表它里面的灵魂人物认可魏晨,若想解开封印后自由自在的操控这种恐怖的力量就必须得到面具里的灵魂人物认可。

听完于洋的述说,他才恍然大悟。因为徐伟正是他死去的爷爷!他老爸由于没有驱魔天赋,爷爷从不把面具拿过出来。直到魏晨的出身,他爷爷一眼看出魏晨将来是驱魔界中的佼佼者,于是他想培养起魏晨的驱魔能力。然而那时候的徐伟正是晚年生活,已经快要过世,临死前把面具和他一生中的驱魔笔记传给了魏晨。可以说是没有爷爷的驱魔笔记,就不会有现在的魏晨。

陈晓大师继续说道:“这封印咒你虽然能够解开,可你无法控制里面的全部力量。如今大战已近,我找施主过来无非就是要让施主修心。若你心智未达最高境界,你一旦解封力量全身将被鬼化甚至心智也会逐渐被影响”

一生人之中,魏晨每日修炼自己的鬼道,此时听到大师要求他修心立即插嘴表示拒绝。他甚至表明了自己想要清楚知道大师口中的大战是指什么和如何控制面具的解封力量,可大师听见魏晨拒绝修心叹了一口气摇头表示拒绝告诉魏晨。

“施主……你若不修心,我就算告诉了你,到时候你也给予不了任何帮助……”

魏晨见大师不想说,于是告辞了一声转身走人。一旁的于洋则是低声问道:“大师…这样子放生他真的好吗?毕竟……” 还未等于洋说完大师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道:“你忘了那位预言家怎么说的?等他经历了绝望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现在不要,我们也不能强迫,这不是佛祖教我们该有的行为”

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经大师这么说于洋果然明白了为何大师放走魏晨,因为魏晨总有一天会接受修心这个旅途。离开那个通道后,魏晨稍微拿了一些香火拜了拜佛像。虽然这有犯鬼道的禁忌,可毕竟他不是完全的鬼道派偶尔拜佛祖一两次还是可以的。在回家的路上他经过了刚才的学校,看着一堆学生尸体的学校他不仅叹了一口气。

要知道,他冒充一个中学生潜入学校里只为消灭猛鬼。未料连累了全校师生,心中满是内疚。抵达家里时,他脱下了面具随手丢在一旁望着天空。

“我花了那么多年学习鬼道派,又从不正经的路途习得其他流派的本事,可为何我还是连累了无辜的人………”

说完,他靠坐在门口上随着眼泪哗啦哗啦的流下。这一刻,他只想念自己早已去世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