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十三、初战试身手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1-24 11:04:59am

奇幻·玄幻


隔天,鸡鸣司晨。汪葬天来到宁息房门外,连声招呼也不打便闯门而入。

房内宁息没有太大的反应,默默地抬眼看了下来者,接着又低头望向手里的茶杯。

「宁息,你还好吗?」汪葬天下意识摸了把宁息手里握着的茶杯,凉的,也不知道他这个姿势维持了多久。

嗯,不太好。

「你怎么回事?」汪葬天伸手去探宁息额头的温度,正常,不是病了。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他捏了捏对方的脸,笑道:「待会可要去和鬼修正面交锋,别这样呆呆的。」

宁息抬起头来,问:「你会去吗?」

「当然。」

「不许去!」

宁息突然炸雷,但这在汪葬天的预料之中。如果宁息表现得很平静,那汪葬天就会开始担心自己稍不留意就被打晕、绑起来,然后再像上次被关在棺材里一样被下足三十三道禁令……

「你将心比心想一想,要是我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然后不让你跟,你什么心情?」

说服宁息,其实并非难事。

「不要去。」宁息皱着眉头,他放轻了语气,用近似求饶般脆弱的口吻道:「阿探,我求你别去,我……」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汪葬天冲着他微笑,「我的这条命,就交给你来保护了。」

「你一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

「所以啊,你就别阻止了。」

宁息放弃劝阻了。比起把人留下,他认为和汪葬天在一起会比较安心,只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守护汪葬天。即使占据了汪葬天的身体,但他的本质,还是那个不稂不莠的宁息。

他们出去的时候,陆子音已经站在店门口,他除了身后背着的那把剑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行李。

「为何要带着他?」看见「宁息」跟在后面的那一刻,陆子音脸上出现一丝不满,「……算了,有祖师爷的衣袍护体,他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带去也无妨,只是碍手碍脚而已。」

和说好的一样,村民领着他们来到那日献祭的地点,前方一整排都是阴兵,但是全部都安静站着没有一点动静,眼里也没有青光。

而带路村民早已逃跑不见踪影。

「葬天,让他们都无法再行动。」

「知道。」藏海锵的一声出鞘,宁息单手捏动剑诀,他在汪葬天身边见识过无数次藏海的使用方法,自己还没乱魂错身前也曾经尝试过,但他对自己依旧抱有怀疑:他是否能够使出像汪葬天那样的威力吗?

「蛰雷!」

地上窜出蓝色的电光火焰,迅速地往那群阴兵袭去,在碰到一个阴兵后马上往它身边的扩散出去。一阵蓝光闪过,像围墙般的阴兵整个散架,不用多久便化作尘土随风飘散。

那晚的红、紫女人一左一右地冲了过来,美丽动人的脸孔依旧挂着娇媚的笑容,嘴里发出让人鸡皮疙瘩全起的笑声。

宁息将藏海剑锋一转,带足了气势准备应战,却突然听见从陆子音口中悠悠传来一句:「退下。」

陆子音拔剑时机正好,一剑利落地把扑向他的红衣女人削成一半。

女人没有喷血,从被砍出来的伤口可以看见她体内一堆不知道是棉絮还是纸张的东西。

紫衣女人身手矫捷,一见同伴有难立刻过去营救,如刀般锋利的袖子挥向陆子音,给同伴制造了机会退到安全地带。

红衣女人各一半的身体站了起来,慢慢长出另外一半,一个人分裂成了两个。

那边,陆子音的无疆被袖子给捕捉到了,两股力量在对峙,谁也不让谁。

眼看那红衣女人已经恢复,就要和同伴一起围攻陆子音,宁息不得不抛弃对陆子音的不爽,开口:「陆兄,需不需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不必。」陆子音微微眯起了眼,双眼中的黑色闪过一下金白,缠绕着无疆的袖子突然整个烧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到紫衣女人全身,连带的也烧了两个红衣女人,「区区纸人。」

烧得精光,连渣都没留下。

不是红紫女人太不争气,而是和对手实力悬殊太大。

那个鬼修把精力花在数量上,质量就没有足以让他们觉得太难应付。

陆子音的表现让汪宁两人瞪大眼睛。

「那是三昧真火?!」宁息不敢置信。陆子音已经修行到这种境界了?!

「前些日子有幸识得九重天上的火神烬天。」回答了宁息的疑问,陆子音收回剑,皱眉道:「太轻松。」

如果这第一道防线更坚固些,陆子音的脸色也不会这么难看。

不管什么情况下,通常只有越弱的人才会越需要强力的保护。

而这么松散的围墙,要嘛只是为了吓吓凡人,要嘛就是里面的正主强悍到不需要注重防守。

绝对是后者。陆子音想,能够召唤数量如此惊人的阴兵,里面那个鬼修的力量肯定无比强大,不好对付。

然后前方的路还算平静,仿佛就像暴风雨前的安宁,直到道路在他们面前出现分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