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章 - 鬼尸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20 9:46:42am

灵异·鬼怪


那一年,徐魏晨刚降临这世界。他对周围的东西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只要是他好奇的东西他就必须拿到那个物品,触摸到那个物品才会开心大笑。魏晨的出生,让一直愁眉苦脸的徐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他抱起自己的孙子不停的和他玩。

魏晨四岁那年,爸爸因为发生车祸去世了。正在处于单纯小孩时期的魏晨却在众人面前指着一个方向叫着爸爸,那时候徐伟便发现了自己的孙子继承了家族的驱魔能力。于是徐伟和儿媳要求了领养魏晨的权利,儿媳也没拒绝果断的把魏晨让给了徐伟。

8岁那年,徐伟身负重伤的回到家里看见自己的孙子魏晨正努力的读着鬼道派的笔记便静悄悄的走了后门整理自己的伤口。随后强颜欢笑的从家里二楼走了下来坐在魏晨身旁。

“爷爷,爷爷!你几时回来的!我怎么没看见你?”

“哈哈,是魏晨你读得太投入了没看见爷爷我进来了……”

说完,徐伟控制不到自己对着魏晨面前喷出了鲜血。那时候的魏晨惊恐的看着徐伟,徐伟并不怪魏晨立即握住他的手说道:“乖……你听爷爷说……咳咳!待会……爷爷倒地后……去爷爷房间……打开衣橱…咳咳!打开衣橱找出……面具…” 徐伟还未说完,紧紧握住魏晨的手便松了下来倒在了地上。

那一天,正是下着暴风雨。年纪8岁的魏晨没敢清理爷爷的尸体,他只是记住了爷爷的遗言进去徐伟的房间找到了面具……

多年以后,徐魏晨得知爷爷的死亡因为他用了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封印了某个厉害的邪祟。徐伟在自己的生命耗尽之前赶了回家只为见自己的孙子最后一面。如今,徐魏晨实现了当初徐伟所相信的事实。他确实继承了徐家的鬼道,可由于没有鬼道派的人能教会魏晨导致他成了徐家鬼道派的半桶水。实力远远不够徐伟。尽管如此,他还是尽自己的能力帮人驱鬼。

此时,坐在家门外的他站起了身子擦干了眼泪,拿起面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哭一时未来几年又是个好汉!”他踏进了家里关上了木门继续研究自家的传承。

夜晚降临,魏晨再次从家里出去了外面。不为别的,只因他察觉到今天的夜晚有些异常。明月高挂在夜晚的空中,心里隐约觉得齐光庙有些不对劲的魏晨加快了脚步前往神庙。过了30分钟,他抵达了神庙的入口处。只见地上躺满着一堆和尚的尸体,并且流着鲜血。这也让魏晨着急了起来跑进了佛堂里想查个究竟,未料他被某个手掌绊倒在地上。

“靠!这是诈尸了?!” 魏晨大骂道。反倒是伸手捉着魏晨脚的那位和尚凭着奄奄一息的生命开门见山说道:“救………救……大师…” 也没理会魏晨是否听见,那位和尚便吐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正式宣布死亡。当然,一旁的魏晨是听见了和尚的拜托立即准备向前查看。

突然间,佛堂旁边的墙壁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浓浓的烟里还飞出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正是张于洋,只见他额头流血脸部表情也显得非常难受。魏晨急忙跑了过来问于洋发生了什么事,却听见了陈晓大师的喊叫声:“大胆!你这鬼尸居然赶来齐光庙叫嚣!” 鬼尸这两个字一出,魏晨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鬼尸,这种亡灵是个特殊的存在。它是由一个怨气冲天的变异猛鬼附身与一个僵尸而形成的。经过7天,猛鬼和僵尸的意识将会融合在一起形成鬼尸。鬼尸的攻击力非常强大,若是普通的驱魔人遇上至少需要10个来帮忙。可若是有实力的驱魔人遇上,鬼尸这玩意至少需要2-3个驱魔人解决。

张于洋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立即捉着魏晨的手冷笑道:“菜鸡!赶紧过去帮忙了!” 魏晨也知道这是于洋求救的手段,立即戴上了面具拿出两张血色纸人往浓烟里一丢:“鬼娃降世,用以束缚!” 两张血色纸人幻化出了两个鬼娃张开双手抱住了鬼尸的双脚,陈晓大师眼看魏晨前来帮助了立即把法杖插在了地上拿出符纸快速的冲向鬼尸的额头贴了上去。

未等大师来得及念起咒语,鬼尸身上爆发出了怨气把贴在额头上的符纸给腐蚀了。徐魏晨大叫一声:“快闪!这家伙的怨气有腐蚀效果!” 在鬼尸身旁的陈晓大师也赶紧躲去了不远处。浓烟散去,在月光的照亮之下鬼尸的眼睛露出了凶光随后把怨气聚集在双手里往陈晓大师那里施展了攻击,大师也不是好欺负的,直接滚在了地上闪开鬼尸的怨气攻击拿起法杖就是当头一敲。

“咚”的一声,法杖被鬼尸头部的僵硬度给弹开。陈晓大师冷笑道:“千年冰尸?好家伙!” 所谓千年冰尸就是指人死后令其他人用冰封住自己的尸体,避免肉体被自然界腐蚀。随着岁月的流失,冰住的肉体会变得和石头一样僵硬,冰得越久僵硬度越高。若没尸变这也还好,一旦尸变只要破冰而出,这类僵尸的防御力都非常强势毕竟全身肌肉早已被冷冻得死死犹如一块石头。

魏晨并不在意这眼前的尸体是什么,他默默的拿出了普通的符纸用中指的阳刚之血在纸上滴了一滴,嘴里念道:“邪祟在世,还请黑白前辈降世,急急如律令!” 顿时间阴风吹起,周围的空气降温了起来。随着浓烟的驱散完毕,两只猛鬼出现在魏晨的身前。一个身穿全黑的衣服,一个责是身穿全白衣服。这时元气恢复的于洋匆匆赶了过来惊讶的说:“黑白无常?!好家伙!究竟是谁有能力请来的?”

黑白无常并没理会于洋的惊讶,而是一脸冷漠的向鬼尸那处甩出了锁链,似乎想把鬼尸给勾过来把它拖进地府。然而鬼尸的力气异常巨大,双手一挥立即把黑白无常给抛去了空中。黑无常大骂道:“大胆!汝敢反抗吾

的勾魂锁!” 一旁的白无常责是淡淡的说:“找死!”

黑白无常双手放开锁链,在空中拿出了哭丧棒对着鬼尸的头部给打了下去。要说这哭丧棒别看是个娘炮的玩意,可鬼魂一旦被敲到了会影响到自身的魂魄,连续被敲到了5次将会魂飞魄散。可鬼尸并不是渣渣角色,当下立即用怨气把黑白无常给冲飞去不远处。

魏晨见这鬼尸连黑白无常也无所畏惧,只好拿出血符召出血刃向它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