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六章 - 绝境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21 7:16:24am

灵异·鬼怪


“铛”的一声,血刃被鬼尸坚硬的皮肤给弹开。魏晨退后了几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鬼尸,他似乎不曾想过鬼尸的皮肤会如此的坚硬。一旁的于洋由于只有铜钱剑并不好对付这个鬼尸,陈晓大师更不用说了,法杖若是强迫性的打下去怕是会弄断法杖。如今他们三人只能使用符纸,物理伤害几乎对鬼尸毫无作用。

站在三人中间的鬼尸眼看前面的三个猎物都没采取行动,它露出了奸诈的笑容往于洋的方向冲了过去。于洋出乎意料的拿出符纸说:“该死!这玩意会挑选处于弱势的猎物!” 说完,他便把符纸丢了手去手摆起了拜佛的动作。

“镇妖塔!”

张于洋大喊一声,鬼尸的上空中又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高塔。这塔正是白天收服变异猛鬼的塔,如今他想要用这塔把鬼尸给收了。那鬼尸也见这塔不简单,它大喊了一声全身的怨气顿时增加了不少。原本即将被吸进塔里的它随着怨气的暴增站稳了脚,陈晓大师眼见镇妖塔也对这个鬼尸无可奈何,拿出了一个青色的符纸,纸上的符文则是金黄色。

随后大师大喊:“陈某人令武,以求退魔,急急如律令!” 说完,符纸自燃了起来身旁出现了青龙偃月刀。那把刀正是传说中关羽在世时的本命刀,死后由世人拜为关公。大师拿起青龙偃月直奔鬼尸身后往身体一捅,未料刀刃只捅进了鬼尸的外表肌肉,并无捅进深处。鬼尸见陈晓大师伤到了自己当下一怒,全身的怨气聚集在左手当下往青龙偃月刀劈了下去。原以为青龙偃月刀可以撑住鬼尸威力的陈晓大师,顿时脸露铁青。

因为他看见了青龙偃月刀被鬼尸劈成了一半,魏晨看见后更为愤怒:“大胆鬼尸!居然无视关公的武器!” 他拿出了一张血符用血刃把自己的左手轻轻一割便流出了鲜血,他以鲜血为媒介把全部流出来的血液滴在了血符上对着刀身一抹,隐隐刻在刀身身上的符文闪烁了一下随后说道:“以鲜血为媒介,加以血刃煞气!”

说完,血刃浑身上下爆发出了血红色的气体,魏晨举起刀刃对着了鬼尸。鬼尸也晓得魏晨此刻的血刃并不简单,于是它身上散发的怨气立即对着魏晨发起攻击,身子则是和陈晓大师战斗。一旁的于洋见鬼尸没冲着自己来了,他拿出了金黄色的卡。卡片上有些密密麻麻的佛文,二话不说的把卡丢去了鬼尸那里。由于卡片锋利得很,于洋所丢的卡都稳定的固定插在了鬼尸的身体上。

别看鬼尸的身体坚硬无比,可于洋的金卡也是锋利无比。细小的锋利程度让鬼尸的身体开出了细小的伤口,紧接着他把剩下的金卡摆成了某种阵势对着陈晓大师和魏晨说道:“闪开!金光佛阵已成!” 两人听见于洋摆好了阵势,立即闪到了阵外。陈晓大师则是立即把法杖插在了地上摆起拜佛手势嘴念佛经,顿时间插在地上金卡全部发出了金色光芒互相反射导致鬼尸焦虑不安。

鬼尸怒吼了一声,原本坚定不移的金卡被怨气给冲飞,破了张于洋的阵。鬼尸似乎觉得于洋非常碍事利用怨气把陈晓大师和魏晨给击飞去一旁,自己则是往于洋那儿冲了过去。鬼尸伸手就想把于洋的头给按压未料刚伸出去的手冷不丁的被勾魂锁勾着了,它顺着勾子的方向去看,原本被打飞的黑白无常此刻正在上空中用勾魂锁限制了鬼尸的行动。

黑无常大声喊道:“还愣着干啥?!难不成还要爷爷我收拾?!” 黑无常刚骂完,魏晨立即捉紧手中的血刃冲了上去使尽全力往鬼尸的身上砍了下去。出乎意料的是鬼尸身上并无大量的伤害,只是出现了一个笔直的细小疤痕。这一幕简直把于洋逼急了直接骂:“你这臭小子!看来我指望你是个错误的选择!” 说完于洋立即拿出了符纸贴在了鬼尸的额头上。由于黑无常锁着了鬼尸的行动,白无常只好负责收魂。

原本行动被限制的鬼尸,在张于洋面前它的瞳孔露出了凶光。未等于洋及时通知,鬼尸把自身的怨气原地爆炸。爆炸范围内的小草全被怨气影响枯萎了,有的甚至融化成一滩水。最靠近鬼尸的于洋影响力最深,整半边被怨气化左眼黑化瞳孔变成了浅浅的红色。至于白无常,由于它在收魂过程中来不及作出防御整个魂魄被怨气化变成了猛鬼。

没有受到怨气化的陈晓大师则是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正当他觉得事情还能继续挽回时听见了一把狂妄的笑声。

这笑声来自魏晨,由于他砍下了鬼尸后没离开过,怨气爆发的第一时间他受到了影响。从魏晨的背影来看,他所戴着的面具似乎液体化了。此时陈晓大师误以为自己眼花了,他准备再去睁大眼去看未料魏晨慢慢的把视野转向了陈晓大师。面具底下所露出的瞳孔,不是任何颜色而是血红色的瞳孔。随后魏晨戴着的面具把魏晨包裹起来,变成了一个和血红色猛鬼一样的玩意。

黑无常怪叫道:“猛鬼化?!” 这三个字出口,陈晓大师的脸顿时间阴沉了起来。对面的于洋更是担心了起来,魏晨怒吼了一声拿起了血刃走向陈晓大师说道:“呵呵……多久没有被释放出来了,真是多亏了这股强大的怨气啊!!”

陈晓大师听见这声音仿佛有某种被尘封的记忆涌上了脑袋里,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忘了血面具的另一个秘密………没让陈晓大师多想,一把血刃飞过了陈晓大师的脸颊随后狠狠的捅进了佛堂的大柱子上。虽然魏晨失手了,可他还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举起手掌比了个握拳的姿势,陈晓大师身后的佛堂大柱子瞬间粉碎。一旁的鬼尸则是挣脱了黑无常的勾魂锁往别处逃了出去,张于洋看见这鬼尸即将逃走自然想要跟上去。

无奈他半边的怨气化阻止了他的行动,他跌坐在地上看着半边的怨气逐渐吞噬自己。为了延迟怨气化的速度,他拿出了镇魂符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一旁的陈晓大师无力顾及张于洋的身体,被强制性猛鬼化的魏晨此时狂性大发拿着血刃对着陈晓大师乱剑挥砍。魏晨见陈晓大师仍然用法杖硬抗自己的攻击,立即把血刃上的煞气爆发一个劲的把刀打向了陈晓大师手上的法杖。

“咔嚓”一声,法杖顿时间断成了两个。陈晓大师也没拿着法杖不放,他立即丢掉了法杖拿出符纸默念佛文此时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群天兵天将。猛鬼化的魏晨也没害怕,一个怒吼便把自身的怨气变成了攻击瞬间把天兵天将们击退。陈晓大师也受到了波及被撞飞去墙壁上,还未等他站起身子便看见了鬼尸不知从哪里逃了回来跳上去半空中准备向陈晓大师发起了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