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七章 - 猎魔人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22 9:44:27am

灵异·鬼怪


却说鬼尸跳去空中对陈晓大师发起了攻击,可它忘了大师召唤的天兵天将并未消失,顿时间就有一个天兵出现在鬼尸眼前轻轻的挥舞了自己的武器便把鬼尸再次击退。另一边的黑无常则是和白无常打斗着,两者不分上下逼得黑无常无奈开启地狱之门以自身为诱饵跑进了地狱强行把白无常给拉回地狱以便向高层求助。

鬼尸跌落在魏晨旁边,可魏晨并无和它合作的心情。只见他阴森森的说道:“鬼尸?呵呵!来得正好!” 魏晨说完便拿出了血符用自身的怨气注入进去符纸里面顿时间整个血红色的符纸变成了黑红色的血符。

“怨鬼现世,活者安息,阴阳颠倒,怨魂令!”

说罢,符纸上此刻出现了无数的黑气。黑气隐隐约约都有些各种狰狞的脸孔,眼见一切的陈晓大师顿时着急了,怨魂令是鬼道们的禁忌所在。谁若是用了就必定付出巨大的代价召唤怨魂们,可眼前被猛鬼化的魏晨不但不担心自身安慰反倒是把凶狠的眼神看向了鬼尸。此时,张于洋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大师身边小声的说道:“大师…这两玩意我们敌不过啊……”

其实大师心里也知,鬼尸这种生物并非是佛道派的人能够阻止的。加上魏晨被鬼尸怨气影响,如今他的面具虽然没解封可怨气还是强制性的把魏晨给猛鬼化了。大师也没着急,只是点头说道:“你出去搬救兵,我负责在这里来个渔翁得利!” 这话刚出让于洋懵逼了,正想要说服大师和自己出去时冷不胜防的一个黑色影子向他们砸了过来。这黑色影子正是鬼尸,两人仔细一看便发现鬼尸的左手被砍断了。

再把视线放回魏晨身上,猛鬼化的他正呲牙咧嘴的对着大师和于洋笑着。他一个手掌放在了地上,顿时间鲜血四处流动慢慢的把鬼尸缠绕着。魏晨见鬼尸被自己的鲜血所缠着了,一个握拳的举动让那些鲜血变成了锋利的刀刃一样把鬼尸给分尸了。陈晓大师此刻吸了一口凉气,传说中的猛鬼化居然有如此的威力。可这并不是他赞叹的时候,因为魏晨正露着阴森森的笑容走向了他们。

附近的鲜血也慢慢的把于洋和大师缠绕了起来,倒是这于洋并不害怕立即大声骂道:“你若是敢过来别怪我让你魂飞魄散!” 这句话一说出口,于洋的身体周围卷起了鲜血的乱流。陈晓大师一眼得知这鲜血形成的乱流并不简单,这种血液乱流基本上已经不是普通的鲜血了而是一个液态型的刀刃。哪个傻子去碰哪个傻子就会瞬间没了手指,先别说困着于洋的血液乱流,光只是怨魂令便让陈晓大师不敢乱反抗了。

大师趁魏晨还未再次下毒手之前便淡淡的说:“阿弥陀佛……还请施主手下…” 还未说完一个怨魂便冲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准备收下大师的头部,大师召唤的天兵天将立即落地阻挡了那只怨魂。这时魏晨更加不乐意了冷冷的说道:“别以为我废了你们这群天兵天将的作用就能得寸进尺” 那群天兵也没理会魏晨,只见他们全部手持武器摆好了架势。

魏晨冷哼了一声,血刃上的煞气似乎有意识一样冲进了全部天兵天将的身子里。还未反应过来的天兵天将顿时间目露凶光,双眼发红拿起武器对着身边的天兵天将。陈晓大师更加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猛鬼化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中。魏晨冷笑了一声,只说了一字:“打!” ,全部天兵天将各自打了起来,互相残杀。如今只剩下无能为力的陈晓大师,这时候魏晨冷冷的说道:“陈大师,我从未想过你作为这一代的齐光庙庙主居然会如此的没实力!”

说完,魏晨立即举起刀刃向陈晓大师的劈了下去。“铛”的一声,一把铁剑挡在了陈晓大师的面前。那把铁剑带有符文,魏晨仔细一看立即把自身向后退了几步。他仿佛似乎很害怕铁剑上的符文,此时那把铁剑收了回去。魏晨顺着铁剑收回的方向去看,看见了一个正在盯着他看的少女。那位少女绑着马尾,表情一点也不害怕此时已经猛鬼化的魏晨。那位少女冷笑道:“猛鬼化?血面具的持有者?真有意思……”

刚说完话那位少女便拿出了一张符纸对着猛鬼化魏晨说道:“驱散吧,血魔” 说完,那张符纸仿佛顿时间散发出强烈的光芒把猛鬼化魏晨照得无法看见东西。等光芒消散后,众人只见魏晨躺在了地上血面具则是脱落了下来。张于洋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女说道:“驱魔符纸,你是猎魔人?” 那位少女也没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呲牙咧嘴的说:“不知道,反正我是收到命令要把这人带走”

说完,那位少女把魏晨绑在了自己的身上快速跑人了。原地只留下于洋和陈晓大师,两人并不知道那位少女究竟是如何背着一个人跑的,可他们也大概猜出了对方的流派。

隔天早上,魏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自己不熟悉的天花板。他正想劳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右手旁边似乎还有一个人压着,放眼望去是个少女压着了他的右手睡着了。魏晨不敢乱动只好默默的假装睡回下去,结果一句冷不丁的语气惊到了他。

“醒来了就别睡回下去了,我们猎魔人有事找你” 那位少女从魏晨的右手醒来,揉着双眼淡淡的说道。此刻,魏晨便发现眼前这位少女是个高颜值的少女。她的头发长发及腰,高颜值的五官,B罩杯的胸部,一双大长腿还有就是完美的身材,顷刻间让魏晨流出了鼻血。

少女见魏晨流出了鼻血,脸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大声骂道:“混蛋!你这是看哪里!死变态!赶紧给我起床!”

当下魏晨也不敢怠慢,立即从床上下来跟随着少女来到屋子里的大厅。只见那里聚集了无数个大佬,无论是样子还是眼神全部看起来都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这时,魏晨把目光放在了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那个老人。那个老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说:“你,就是血面具的持有者?”

魏晨也不敢慢慢吐吐,立即开口说“是” 老人继续说道:“你和徐伟是什么关系” 魏晨一听见徐伟这两个字,顿时间打起了十分精神说:“他是我爷爷”

“噢?你是他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