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83.决战前夜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9-01-20 6:31:03pm

奇幻·玄幻


地下暗室的入口,关上了。直到里面的人离开为止,不会欢迎任何人的来临。

闪耀的水晶灯,颠覆了古代暗室应有的样相。如此耀眼,处理事务十分方便,睡觉的话不太合适。

宙扬身体呈“大”字形,躺在地上。地面散发的凉意,穿过被汗水浸湿的衬衫,渗入宙扬的心扉。宙扬感觉自己身在安装有空调的房间里头,疲惫感转个头就消失,脸上净是满足感。

“咕噜噜——”

放松下来,饥饿感立马占据脑海,向宙扬发出抗议的声音。

“还好背包里藏有三粒叉烧包。”宙扬知道躺着吃东西对胃不好,立刻坐直身子,手往背包里摸索,不一会儿功夫就把备用粮食给掏出来。

扁了,馅料没漏出来,还能吃。

“从三粒变成三片了。话说,有食物就早说嘛!你就不用饿着肚子跑那么久了!”

“没办法,一边跑一边吃有可能会掉在地上,安全起见还是停下来才吃。”

宙扬言之有理,让黎空发现了不曾想过的事情。

“吃完后能帮忙画一幅地图?我要发给大龙,让他需要带着艺朝他们到达我们原本要去的地下室休息。”食物的问题解决后,黎空切入正题。

宙扬吃得狼吞虎咽地,嘴巴瞬间塞满了包子,只能竖起拇指,表示这不是问题。

黎空亦竖起拇指。

黎空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抽出一张废纸,连同一支铅笔放在宙扬伸手可及之处。尔后,黎空的视线再次落在手机上,手指不停地跳动,处理从各个帮手身上取得的信息。

时喜,时忧,战场各处发生的事情,难以猜想。

等待新指令当儿,宙扬能做的,是尽全力休息,恢复体力。

地图画好,暗室的讯号良好,顺利将影像传输给大龙。接下来,黎空就要等待大龙和艺朝他们汇合、成功逃脱的好消息。

至于巴卡立那方面,桑晴看似平息了下来,睡着了。

“我稍后发一张地图给你,你送桑晴和伊丽莎白去地下室休息。钥匙在晓晨手上,你让伊丽莎白和她联络就行了。”黎空给巴卡立发送语音信息。

数秒后,马上收到回信。

“明白了。那我呢?没有理由让我跟女生一起休息吧!”

“你?你当然是继续去解决圆桌骑士阵营的杂兵啊!”黎空贼笑道。

“天啊,你开我玩笑是吗?我也很累啊!为了拦截骑士,我可是找了将近半天啊!就不能给我找一个地方休息吗?”这封信息充满惊慌失措的气息。

整蛊成功。黎空很想放声狂笑,但这样可能会惊动到对方,忍下来了。

“当然是开玩笑的。这城镇还有另一个地下室,会给你发另一张地图。你去和大龙汇合就行了。你可是重要的兵力,少了你,革命不成功啊!”

巴卡立给黎空发了一张写有“吓死宝宝了”的贴图。

“今晚尽快睡,明天早上七点,继续革命!”

“没问题。”

黎空将另一张纸递给宙扬。只要将两张地图发给巴卡立,和他的定期联络可谓是暂告一段落。

手指往空气划一划,敌方人数变化不大;往手机划一划,信息来了,电话还弹出了“电量不足”的信息,看得黎空眉头都皱起。幸运的是,黎空携带了四个充满电量的随身充,电话还能用一段很长的时间。

那是大龙一连串发来的照片。

手指快速在荧幕上滑动,照片形成了幻灯片,黎空得以看见阿紫乱入、趁机解决一个守护灵,为天翊一行人杀出以条逃生之路的景色。

一切都很顺利,但还不是安心睡觉的时候。

“宙扬。”黎空从背包里挖出一个罐子,凭着算得上一流的投掷技巧扔给宙扬。

伸出手,一抓就抓住了。宙扬将罐子的标签面向眼眸,和想象中的物品有着天渊之别的差异。

“我就奇怪你不给我开罐器,原来是舒缓肌肉酸痛的药膏。”

“难道你以为我会带罐头食品来吗?这种事就算我变成笨蛋,也绝对不会发生。你擦了后就先睡觉吧!明天不只是需要你跑,还需要你出手帮忙打。先让你的体能恢复比较好的状态,就能更快结束革命了。”

看样子,你还不打算那么快睡啊。宙扬看穿黎空的想法,但没有打算拆穿。

“那我就先睡了。明天记得叫醒我。”

开罐子、擦药膏、管罐子、闭上眼睛睡觉,前后耗费不超过半分钟,宙扬已经打呼噜了。跑了近乎一整天,宙扬完全累垮了,躺下入睡的时间,又创新记录。

“跟英季讨论一会儿才睡吧。”

*****

火光与电光、水波与拳击波,接触、碰撞、分离,留下巨响,以及破坏。一个又一个坑洞,一堆又一堆瓦砾,战场的地形不断改变,守护灵的斗志,和主人们的战意,直到任何一方倒下为止都不会改变。

激战持续了半小时,面对两个拥有头衔,还进入次模式的守护灵,费尔斯塔完全没有要退场的迹象。

难缠,实在是太难缠了。谢夏只能如此评价费尔斯塔。

费尔斯塔的体力值,还存留着六成。

不是因为缃蕾和泉乐的攻击力不够强的缘故,而是因为费尔斯塔所拥有的技能。

虽说费尔斯塔没有学习任何通用技能,更没有回复药,可他本身的技能能弥补这所有的不足。

每当缃蕾和泉乐使用破坏力强大的技能,费尔斯塔不是用“冲锋炎星”避开,就是用“幻象火”制造火焰替身来抵挡攻击。一旦体力值低于六成,就是“回魂火”发动的时刻。通过放弃使用任何火属性的技能,体力值能在一分钟内恢复两成。而无法使用火属性技能的劣势,通过次模式“混沌双刃”习得的水属性技能来弥补。

打败费尔斯塔是可能的,但消耗的时间会超乎预想。

谢夏大可以靠着道具“伏特戒指”制造第三道障壁关住费尔斯塔,并且再度增幅电流的威力。这么做,缃蕾就不能离费尔斯塔超过十米的距离,行动范围十分有限。

放任费尔斯塔不管的话,对圆桌骑士而言绝对是坏事。

“缃蕾,第三道障壁!”

电流缠绕在戒指之上,摩擦的电光招来了带电的障壁,将费尔斯塔最后的逃跑方向给封锁了。

那是三角形的牢狱,同时是擂台。

锁死的空间,对双方的行动来说都会被限制。这恰好是缃蕾所需要的。

缃蕾的技能破坏力虽强,可动作实在是太大了,不太容易命中费尔斯塔这类型攻击力和敏捷度几乎是平衡的守护灵。靠着障壁,就能减少费尔斯塔的逃跑空间了。

加上有泉乐的辅助,打败费尔斯塔,只是时间问题。

回复量跟不上体力值削减的速度,优势转向谢夏。谢夏逐渐看见胜利女神的微笑。

劣势之中,鲁瑟反而面露笑意。

“有什么好笑的?”谢夏无法理解。

“当然有。两个进入了次模式、又拥有头衔的守护灵,其中一个还使用道具,才能压制费尔斯塔。拥有与众不同的头衔,却没有与众不同的实力,实在让我发笑。”

曼棋脸色稍微转红。

谢夏的手搭在曼棋的肩膀上,抚平了起伏的火气。曼棋这才知道自己不能被挑衅。

“真遗憾,这是乱战,我不得已选择这种战胜你的手段。未来有机会的话,才让费尔斯塔和缃蕾以着最公平的形式交战。”

也许是受到了黎空无数次挑衅的缘故,谢夏不知不觉对挑衅行动产生了免疫力,甚至可以不把对手的挑衅当成一回事,凡事皆能冷静应对。

谢夏冷静的姿态,影响了曼棋。

“我才不管与众不同还是什么的,反正协助蓝黎空的人,注定要退场,注定要永远从银阳的名册中除名!你就抱着你的美学,尝尽败北的滋味吧!”曼棋尝试挑衅鲁瑟。

“哼,败北吗?对你们来说也许是可耻的,甚至会失去存在价值,所以你们才用人海战术誓死要让自己获胜,维护你们‘荣耀’。但我和你们不一样!与其当一个和别人一样的成功者,我宁愿当一个与众不同的失败者!与众不同,就是我的‘荣耀’!”

听起来,是如此疯狂的发言。

曼棋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家庭背景才能让鲁瑟产生这种人格。可以知道的仅有一点——无需在意鲁瑟的言论。

“叮咚。”

两架电话同时传出受到信息的铃声。谢夏和曼棋能名正言顺地结束和鲁瑟的对话。

好消息或是坏消息,倒要看来才知道。

“抱歉,柳艺朝一群人脱身了。”

曼棋的瞳孔下意识地扩大,拿着手机的右手不自觉地颤抖。对她而言,这何止是坏消息,根本就是恶梦。

相较之下,谢夏没有产生太激烈的反应,只是长长地叹息,手指像平日那样,在荧幕上跳动。

表面上是如此,谢夏的内心却十分地激动、愤怒。内心的情绪不是因队友失误引起的,而是谢夏认为若当初能保持冷静,不被黎空的行为所扰乱,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另一个原因,是谢夏察觉了曼棋的情绪再度产生起伏。谢夏必须装作平静,才能免于曼棋的情绪爆发。

“小事情,他们的回复药耗费得差不多才会这样做。相信他们会找个地方和蓝黎空汇合,补充回复药,我们在那之后出击,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乱发脾气也无济于事。谢夏选择暂时收起情绪,安慰美诗。

愤怒解放的时刻,是黎空再次出现在谢夏的视线范围内的时刻。

*****

夜晚终于得着安静。

绯色之柱,久违地出现了。离开的人,没有任何遗憾,满足了。对他而言,单挑两个强敌仍能打上一个小时,足够让他证明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人。

“下一次,赢的是费尔斯塔。”

目送鲁瑟离开战场,谢夏只是沉默,认为没有必要将这番话放在心上,也没有必要回应任何话语。

戒指回归数据库,雷电障壁从底部渐次消失。

看看手机,凌晨十二点。没有任何黎空的消息。

“睡着了或者在暗中待机吗?还是如此卑鄙无耻啊!”谢夏的语气中,混杂着不明显的怒意。

“要找他出来吗?”

“那家伙知道我方阵营中,绝大部分的伙伴没有休息。平时的熬夜,那倒不是大问题,可今天几乎一整天都在奔跑、耗费精神指挥战斗,相信大家的精神已经到达了极限,继续不眠不休地搜索,不是好办法。采取轮班制,组成巡逻、搜索两班,每隔一小时换一班。”

指令一来,曼棋的手指自行动起来。信息一封接着一封地传出去。不知是否因为刻意休息的缘故,圆桌骑士阵营内部的沟通更加良好,行动较为有秩序。

部队一班接着一班组织好,开始履行各自的职责。

宁静的夜,谢夏召集所有高层,商讨天亮之后,要如何以最短时间结束这场闹剧。

“蓝黎空,这是你在银阳的最后一夜,天亮后就是结束的时刻了,你就尽管起来藏吧!”